您的语言偏好: 简体 正體 telegram Icon Facebook Icon Twitter Icon RSS订阅禁闻

川普表态川习会有2种协议 就业恶化 北京上海尤其严重 大放水养灰犀牛饮鸩止渴

2019年03月14日 17:52 PDF版 分享转发

 

美国总统

早前疯传的3月底最终泡汤,美国总统唐川普周三13日针对中美贸易谈判表示,他能接受的最后协议有两种。四位经济学家上周联合撰写的一篇论文分析,中共夸大GDP数据的政治目的。国际著名猎头公司万宝盛华调查显示:中国就业状况持续恶化,尤其严重。英媒报道,中国的失业率可能达到官方数字的3倍,也就是10%以上。13日,沪深交易所上周窗口指导放松了城投公司发行公司债的申报条件,这样将导致城投债的规模继续飙升。美国经济分析人士秦鹏认为,无异于饮鸩止渴。

美国总统川普周三(3月13日)针对中美贸易谈判表示,他能接受的最后协议有两种。

川普在白宫接受采访时说,“我们可以完成一份完整的协议并签字”,或者在协商的最后,有一份“接近完成的协议”,“留下一些末尾问题等待协商”。他表示,“这是我所希望的,但这不会对(最终结果)有太多影响”。

川普当天还告诉记者,他知道主席正在担心他会因无法达成协议中途离场,而这的确可能发生。

“习近平主席认为,当我认为不应有协议时,我是一个会退场的人,你知道,这种情况总是有可能发生”,他说。

赞助商链接
赞助商链接

美媒“国家利益”评论人士,RealityChek博主阿兰·图诺森(Alan Tonelson)说,有时川普与官员们强调对协议很乐观,有时白宫官员们释放出谈判艰难的信息,有的时候则是混合信息。“尽管难以解读,它仍然可以非常有效和彻底的影响美中协商进程”。

经济学家:中共夸大GDP数据的政治目的

《华尔街日报》3月13日报道,四位研究中国经济的专家上周发表的一篇论文认为,中国自2008年以来的实际年经济增速比公布的数字低约1.7个百分点。换句话说,中国经济增长放缓的程度比官方宣布的更为严重。

这四位专家是来自芝加哥大学(University of Chicago)的谢长泰(Chang-Tai Hsieh)、香港中文大学的宋铮、Wei Chen和Xilu Chen。

四位经济学家表示,中共国家统计局从2008年开始显著高估了GDP增长数据。

谢长泰认为,在2008年全球经济崩溃时,中共推出了一项规模庞大的开支和贷款计划,避免了国内经济出现严重滑坡。当时中共面临政治压力,统计局需要通过GDP增长数据来展示中国经济的强劲实力。

例如,中共官方公布的2009年GDP增速为9.4%,这四位经济学家研究得出的实际增长率为8%。

报告还发现,中共国家统计局并没有统计到投资减少的情况

赞助商链接
赞助商链接

谢长泰解释说,中共梳理经济数据的官员经常会屈从于实权在握的省长或省委书记。在中共官场上,省长或省委书记的政绩是以促进经济增长和投资的能力来评判的。

在经济下滑压力不断增加的背景下,许多企业盈利减少,裁员行动正在进行,但目前中共官方的失业率数据仍为5%以下。而且中国从2002年到2017年整整16年间公布的失业率数字,永远在3.9%到4.3%间,使外界难以信服。

万宝盛华:中国就业状况仍持续恶化;尤其严重

据《CNBC》报导,国际著名猎头公司万宝盛华(ManPower)12日公布的数据显示,接受调查的4209间中国企业中,只有6%企业预计会在4月至6月增加招聘人数,是2017年第3季以来最低的数字;对于「是否增加招聘人数」回答「不确定」的企业也从上1季调查的19%大幅跃升到43%;万宝盛华在报告中表示,中国今年第2季整体就业环境「保守」。

调查显示,虽然中国企业仍普遍有招聘计划,然而招聘的意愿已下降,甚至在深圳及成都等中国成长最快速的都市也是如此,而北京及上海下降尤其严重,报告中以「寂静」形容北京的就业状况,而上海则是「雇主普遍看坏未来工资成长」;报告中显示广州为对就业前景最乐观的城市。

一名中国国务院研究人员向彭博表示,关税战及贸易前景不稳使广东省贸易公司受到伤害,政府必须稳定就业以确保经济。目前消费已为中国贡献76%的经济,如果就业率衰退,对中国经济是严重打击。

引鸩止渴!“”城投公司债务发放标准放松

赞助商链接
赞助商链接

3月13日,大陆多家经济类媒体报道,沪深交易所上周窗口指导放松了城投公司发行公司债的申报条件。

大陆的业内人士分析,政府此举的目的在于“缓解融资平台短期偿债压力,以时间换空间”。

地方政府的这些平台债务,过去很大程度上是倚靠卖地偿还,推友@财经真相分析“但是现在楼市不景气,收入不增还降,还要给企业减税,怎么办?继续发更多的发债,总不能债务违约吧,尽管允许城投破产,但那是万不得已的情况才行。”

从外界环境来看,去年中国经济严重下行,企业投资信心不足,因此中共中央下半年的政策风向转变,又不肯给企业真正减税降负,于是又走到要加大政府投资,让城投公司举债投资、拉动经济的老路上。

从债务形式看,放松地方债投资限制,也只是部分释放了地方融资平台的隐性债务,变成公开债务而已。

目前地方融资平台(城投债务)的规模已经很高,根据不同口径估算,总规模可能高达40-60万亿人民币。去年5月19日,前人大财经委副主任委员贺铿在谈及地方政府债务时称,中国的地方债大概是40万亿,但地方政府“就没有一个想还的“。

为了防止地方债务爆雷,去年8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发文称,允许严重资不抵债的城投公司破产倒闭。由于城投公司一直代表政府搞建设、搞融资活动,民企参与的好多政府工程项目都是和城投签的合同,政府借的很多钱也是以城投名义安排的。舆论哗然,网友纷纷质问:破产意味着什么?

另外,由于很多城投债务是以理财产品的方式销售,所以一旦允许城投公司破产,也被认为将导致中小投资者损失。

希望之声报道,经济分析人士秦鹏认为,由于地方债大多投放到没有收益或者收益极低的“铁公基”项目上,所以所谓的“时间换空间“实际上很难实现,只是把债务爆雷风险后移。“引鸩止渴罢了”。

赞助商链接
赞助商链接

阿波罗网林亿综合报道

来源:阿波罗网林亿综合报道

喜欢、支持,请转发分享↓禁闻网责任编辑:杨小婉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