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语言偏好: 简体 正體 telegram Icon Facebook Icon Twitter Icon RSS订阅禁闻

中共大危机靠什么续命? 货币战开打 北京只有挨揍? 习近平中央为何连连误判?

2019年08月09日 10:12 PDF版 分享转发

2019年上半年以来,突然为各大发行券大开绿灯,引起外界关注。中外3位专家分析,永续债是个一直存在的无底洞,是中共为了给银行等大国企续命。中共这样做,很可能是它们觉得已经陷入一种巨大危机,永续债一般是服务于战争的目的。

法广有文章评论,美中贸易战从最初几百亿美元的惩罚性关税,到最近升级到,出于的一系列误判。对此,新唐人报道,贸易战不断激化升级,还有中南海内斗因素。事实上,中共金融底子脆弱,不具备与美国打战的条件。2019年上半年以来,中共突然为各大银行发行永续债券大开绿灯,引起外界关注。中外3位专家分析,永续债是个一直存在的无底洞,是中共为了给银行等大国企续命。中共这样做,很可能是它们觉得已经陷入一种巨大危机,永续债一般是服务于战争的目的。

习近平误判连连中国卷入更凶恶厮杀

法广一篇评论文章说,美中贸易战从最初的几百亿惩罚性关税,到所有的产品都被将被加征关税,这是习近平一系列误判的结果。如果习近平履行去年12月1日“川习会”上的承诺,不要在今年5月份悔棋,或许川普就不会对2000亿美元产品加征25%的关税。

而如果习近平履行6月底大阪“川习会”上的承诺,川普可能也不会宣布对全部中国产品从9月1日起加征10%的关税。面对川普施压,中共宣布停止购买美国农产品,同时允许人民币汇率跌破7的心理关口,以抵销美方加征10%关税的压力。

美国财政部当天即把中共列为了汇率操纵国。而中共央行在汇率破“7”后,发表声明指责美国,这被美方抓到中方操纵货币报复美国的把柄。

外界担心,美中货币战如果全面爆发,会转化为金融战,后果将无法估量。

旅居美国的中国经济学家何清涟说,从当前世界贸易结算体系来看,美国拥有可掌控贸易支付的全球金融控制系统和兑换交易的金融支付结算系统,美财政部可实施金融制裁。如果贸易战延伸到金融,资本市场的制裁甚至汇率战,可能出现资产被冻结和特定商品的世界贸易被禁止等情况。

金融时报的Jonathan Wheatley分析认为,货币贬值的潜在风险很大。不但招来外币炒作大鳄的狙击,更有可能触发国际金融风暴,加速下跌的人民币,同时也会引发资金逃亡潮,进入人民币贬值的恶性循环。

另一个更大的危险是中国国内银行的倒闭问题,如果四大银行出了事,引出的金融危机,会撼动中共政权。

美中贸易战为何在一周内变成货币战?

既然货币战后果如此严重,中共为什么还以人民币贬值应对美国的关税制裁呢?

事实上,中共对贸易谈判一直没有诚意,贸易战升级为货币战可以说是中共自食其果。

美国福克斯商业新闻引述消息人士报道,在上海谈判中,中共团队并没有打算达成协议,反而使用了强硬手段。中共商务部长钟山向莱特希泽就[被中共翻盘的]贸易协议,逐行提出问题。

前财政部官员、Evercore投资公司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罗杰?奥特曼告诉CNBC,中共没有表现出改革技术转让、知识产权盗窃和网络攻击的迹象。他说:“除非这种情况发生变化,否则我们将走向与中国(中共)形成的冷战形式。”

另一方面,中国经济以出口为导向,这决定了中共在贸易谈判中不可能占有优势,正如川普总统所言,中共非常需要这份贸易协议。

前美驻华大使骆家辉8月6日对CNBC表示,“中国仍然非常依赖出口,尤其是对美国的出口。他们向美国出口的数量超过了所有欧盟国家的总和。百分之二十的中国经济依赖出口。”

英国经济研究机构凯投宏观(Capital Economincs)资深中国经济学家朱利安·埃文斯−普理查德(Julian Evans-Pritchard)表示,中共的选择“基本上很少”,因为“如果(中共)要直接打击美国,很难不伤到自己”。

然而,贸易战对中国的这份伤害,被中共转移到普通消费者头上,允许人民币贬值,首先受损害的也是中国普通消费者和民营企业,因此中共不惜利用人民币贬值、以汇率这个“重型武器”武器反制美国的加征关税。

自由亚洲电台专栏作家胡少江曾经表示,中共目前的立场“不想打,也不怕打”表明,其仍在对贸易战的后果进行利弊权衡。可有一点是肯定不变的:若让步对中国生产者和消费者有好处,给中共权力带来致命伤害,中共一定会拒绝任何让步;若暂时的让步有利于稳住阵脚,可能会同意一些让步,但当其缓过气来时,便会撕毁协议、加倍反扑。

习近平为什么连连误判?

胡少江分析说,造成习近平误判的根源,在于体制内外的“舆论一律”,在中共党内,官媒和习近平的所谓智囊,到处宣传贸易战美方损失更大,中共体制的所谓优越性,决定了中共对贸易战有巨大的承受能力,让习近平政权“陶醉在一个自我营造的幻觉中”。

新唐人报道分析认为,美中贸易战开打之初,坊间就有传闻称,中共党内因贸易战斗得你死我活,习近平是被江系误导进入贸易战,随着贸易战的升级,中共内部陷入更为凶恶的厮杀。

其中,有中共大脑之称的王沪宁一直给习近平下套,频频“误导”习近平,激化贸易战。而江派常委韩正给习近平设局,港台多个消息来源说,韩正在政治局会议上,一手搅黄了即将达成的美中贸易协议。同时,主管香港事务的韩正又以《送中条例》修订,激起港人怒火,掀起了声势浩大的香港反送中运动。

香港立场新闻曾刊文说,在习近平“定于一尊”的前提下,已令中共其他势力不满,各方都在努力寻找机会把习近平扳倒。

中共为各大银行大举发行永续债开绿灯

中共与美国打贸易战以致打货币战,但中共的金融底子实际很薄弱。2019年上半年以来,中共突然加快速度发行永续债券,引起外界关注。

中共将此举包装为“补充其他一级资本的新型资本工具”,但专家指出,这是陷入危机的中共试图给银行等大型国企续命,背后则隐藏着巨大风险。

所谓永续债,又称永久债券,是一种永恒的、没有到期日期的债券。即债券发行方不需要清偿本金,可以只派利息。

永续债的票息通常比较高,由此吸引投资者。如本次中国银行发行4.50%的票面利率,而民生银行、华夏银行的永续债票面利率上升到4.85%。浦发银行的票面利率为4.73%。

中共这次为永续债大开绿灯,央行、银保监会和税务三方全力支撑永继债:保险资金对永续债开放;财政部门明确了对永续债的会计处理,还将明确税收处理。

永续债券被认为具有持续的信用风险,债券发行人可能会遇到财务问题或倒闭。如,今年4月,中信国安集团无法偿还1.95亿元的利息,宣布永续债违约。

华尔街日报一篇关于永续债劵的文章介绍,对于财政保守派来说,永久性并不一定是个好兆头,这使得债务永无止境。此外,它标志着一种绝望的策略。

华裔独立经济学者冷山指出,地方债在今年对个体投资者放开后,跌破面值,很多投资者都被套了。他预测永续债会和地方债有一样的命运。

中共陷入危机发永续债续命

美国南卡罗莱纳大学艾肯商学院教授谢田接受大纪元采访表示,永续债券因为没有债券到期日期,一般做为一个资产而不是做为一个债务,对于发行永续债的银行来说,只付利息,不需要归还本金。也就是说,对中共银行发行的这些永续债来说,只能进入它们的资产,而不是做为银行的债务。

谢田指出,问题在于,虽然永续债类似于股权,但是投资者没有投票权。换句话说,投资者贡献他们的很多资产给国有银行,但是投资大众没有办法监督和管控银行的行为,这就是最关键的问题。

谢田表示,永续债在西方确实有,但是并不是特别的流行。以前在英国和美国用过的时候,都是国家来发行的,是服务于战争的目的。因为那时候国家特别需要这些钱。实际上中共这些银行在发这些永续债券,正好显示了它们自身坏帐问题的严重,在房地产泡沫和股市泡沫风险之下,中共是出于“稳金融”的目的。

谢田说,“现在中国不少银行透支倒闭,有的已经进入债券违约、破产保护了。现在它发布永续债券就是换一个方式,从西方拉来一个新的名词、新的方式,来给它们自己筹款、筹钱,让民众的钱来帮助它们过关。”

谢田认为,中共这样做的话,很可能是它们觉得已经陷入一种非常大的危机。这种永续债对老百姓来说,他们投入的本金可能永远拿不出来,实际上帮助来银行满足资本的需求。虽然银行这些债券过多少年之后是可以兑换的,但是最早5年之后才可以,也是在用5年的期限来保护中共的银行。

冷山对大纪元表示,发永续债是中共为了给银行等大国企续命。目前发行永续债的主要是国有商业银行、大型国企,比如电力、城铁、地产企业等。企业股权融资成本高,会稀释股东的股份;而债权融资存在到期还本付息的问题。发债的企业通过发行永续债既筹到了钱,增加了企业的净资本,又没有提高企业的资本负债率,是为了解决企业的债务危机。

独立经济学家巩胜利向也向大纪元表示,(1)差钱,是中国现在及未来的大势所趋。中国发展是成本最高的大国,党政成本之高,全球绝无仅有。永续债是个一直存在的无底洞;(2)永续债,不符合大自然的生生死死法则,一直产出怎么可以、可能?一旦形成规模,社会就无法承受之重,成为压垮债务危机的最后一根稻草;(3)负债发展,不是无本之木,必须有一定、社会承受的起产出,那才能持续的发展、生存、有生态环境的延伸;(4)一个国家的总债务超过它GDP总产出的30%之后,那么危机时代就逼来了……

阿波罗网陆凡客综合报道

来源:阿波罗网陆凡客综合报道

喜欢、支持,请转发分享↓禁闻网责任编辑:唐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