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语言偏好: 简体 正體 telegram Icon Facebook Icon Twitter Icon RSS订阅禁闻

越查疑点越多!希拉里电邮转到一个中国公司账号里了吗?

2019年08月30日 12:57 PDF版 分享转发

虽然康贝塔的这个地址很早就被发现了,但直到2019年8月14日,围绕这个电邮地址的许多问题才被联邦参议院的财经委员会主席格拉斯利(Chuck Grassley)发布的有关文件揭露出来,比如,这个电邮地址为什么如此奇怪。但似乎没有人知道,甚至司法部和情报界总长办公室都不知道:是否康贝塔与该中国机构有关?

2016年2月18日,美国情报界(the Intelligence Community Inspector General)办公室的调查员儒克(Frank Rucker)和同来的律师麦克米兰(Jeanette McMillian)来到联邦调查局()的总部,向FBI的同事通报他们在门调查中的一些发现。接待的FBI特工、部门负责人斯佐克(Peter Strzok)显得很冷漠,似乎对话题不屑一顾。

就在几天前,儒克发现,在希拉里的助手提供给国会的3万多个电邮的原始数据中,几乎全部都带有一个陌生的收件地址:[emailprotected],就是说,几乎所有经过希拉里的私人电邮服务器的电邮都自动转发了一份到这个地址。儒克用谷歌搜索了一下,一个同样名字的公司跳了出来。儒克警惕起来,并把这些问题通报给了FBI。

就在同一天,FBI特工在科罗拉多州的丹佛市约谈了希拉里的IT助理康贝塔(Paul Combetta)。康贝塔据称是建立这个神秘电邮账号的人。康贝塔告诉特工,2014年2月份,他用这个电邮账号转移了希拉里在任国务卿期间的一些电邮的存档到希拉里的私人电邮服务器上,这个私人的服务器由他管理,所以那些电邮的原始数据里就保留了这个地址。

虽然康贝塔的这个电邮地址很早就被发现了,但直到2019年8月14日,围绕这个电邮地址的许多问题才被联邦参议院的财经委员会主席格拉斯利(Chuck Grassley)发布的有关文件揭露出来,比如,这个电邮地址为什么如此奇怪。但似乎没有人知道,甚至司法部和情报界总监察长办公室都不知道:是否康贝塔与该中国机构有关?

“我还是好奇,他是怎么起的这个地址名呢?FBI针对康贝塔与中国之间的关系做过哪些调查?”德州联邦众议员葛莫特(Louie Gohmert)告诉大纪元。葛莫特甚至怀疑FBI已经知道但就是不说出来。

格拉斯利的报告虽然揭示了一些问题的答案,但同时,揭露了更多的问题。比如,希拉里和她的幕僚在处理机密资讯的时候公然违反安全守则。

在康贝塔通过那个电邮账号替希拉里转移的电邮中,有8个系列的电邮被确定为顶级机密,既美国政府的最高秘密信息。如果落入对手手中将会给美国国家安全造成极其严重的伤害。另外36个系列电邮含机密信息,如果被未获授权的人得到,就会对国家安全造成严重伤害。而且,情报界总监察长麦库洛(Charles McCullough)说希拉里电邮中有一些甚至是超过顶级机密的秘密信息,这些信息连一般的国会议员都不让看。

格拉斯利的报告说,康贝塔2012年建立了这个账号。2016年2月28日他告诉FBI调查员,他还使用同一个电邮账号为他其它的客户测试电邮,就是说,还有其它的电邮服务器与该账号有联系。FBI和总监察长都没说还有谁在2015年之前能够进入该电邮信箱。政府也没有证明在康贝塔帮助希拉里做存档时,是否还有别的服务器与该电邮账号有联系。

尽管知道康贝塔通过该电邮账号转移希拉里的全部电邮存档,FBI却等了一个月才申请针对康贝塔账号的搜查令。直到FBI局长科米(James Comey)越权宣布不会起诉希拉里之前约2周,搜查令才获批准。搜查时FBI发现,希拉里的820个电邮还存在那个电邮信箱里,其中一些还是机密的。这时已经是情报界总监察长办公室的调查员儒克通报FBI的4个月之后了。

没有公开信息说明为什么申请搜查令那么晚,人们只知道领导该调查的斯佐克对川普有极度的偏见,而且非常支持希拉里。这种偏见为调查制造障碍。而且,司法部总监察长也没有解释希拉里的律师萨缪森(Heather Samuelson)和米尔斯(Cheryl Mills)如何得到的经由该电邮账号存档的那些电邮。

2016年5月3日,康贝塔与FBI第三次会面时(当时已有免责协议),康贝塔告诉FBI,他没有使用以该电邮账号建立的存档信箱给希拉里的律师输出电邮,他推测有人把存档的电邮输入到邮箱中,或者有人进入存档电邮中把所有存档的电邮都传到国务院,之后传到FBI,希拉里的律师最后得到了它们。但萨缪森和米尔斯说,她们从来没有得到进入存档电邮的权力。

在回答FBI调查员关于何时他为萨缪森和米尔斯建立的电邮存档,以及他是否使用了该电邮的存档信箱的问题时,康贝塔前后几次的说法不一。2015年9月15日第一次,他说米尔斯2014年9月电话告诉他要把希拉里的电邮从政府的一个邮箱传出来,然后再传回另一个政府邮箱。2016年2月28日第二次,他承认米尔斯找了他,然后他替米尔斯把电邮做了存档并在2014年7月23日输出给了米尔斯。

康贝塔日期上的模糊很值得注意。因为在2014年7月22日,国会班加西恐怖袭击调查委员会与国务院达成一个关于电邮的协议。而康贝塔在7月23日以网名“stonetear”在IT技术交流网站“Reddit”上寻求帮助,他希望能从存档的电邮中删除或代替一些“VIP”的电邮地址。

康贝塔还在使用了哪个电邮信箱建立的存档这个问题上前后回答不一。同时,米尔斯、萨缪森在传输存档电邮这个问题上答案不一。米尔斯告诉FBI是自己联络的康贝塔,萨缪森告诉FBI是自己联络的康贝塔。

此外,为了彻底清洗希拉里电邮的输出痕迹,康贝塔还在他管理的希拉里私人电邮服务器上、米尔斯和萨缪森的笔记本电脑上使用了清除文件的软件“BleachBit”。

2015年3月,康贝塔突然发现他还没删除存放存档电邮的邮箱,尽管当时他已经知道国会下令要重新得到希拉里的电邮,他还是最后删除了该邮箱。

FBI目前披露的文件太少也限制了解开这众多疑团的能力。德州联邦众议员葛莫特说,现任FBI局长是特别检察官穆勒(Robert Mueller)的好朋友,也是前任FBI局长科米的好朋友,他似乎刻意保持低调,希望FBI赢回往日的信誉。而不是彻底清除犯错误的人。

来源:希望之声记者季云综合编译

喜欢、支持,请转发分享↓禁闻网责任编辑:唐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