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语言偏好: 简体 正體 telegram Icon Facebook Icon Twitter Icon RSS订阅禁闻

人行大放水9000亿 专家:经济到什么程度自己去想

2019年09月09日 10:38 PDF版 分享转发

中国学者贺江兵评论说,这次全面的和定向的都用上了。针对城商行。对于城商行,贺江兵早就认为这是金融体系中最危险的,比村镇还危险。降准对其它银行是为了刺激经济,对城商行则是救命的。贺江兵表示,降准本来是用来应对不时之需的,这都用上了,经济到什么程度,你们自己去想吧。

中共9000亿元。

中共央行9月6日发布全面降准和定向降准的消息,预计总计释放长期资金9000亿元人民币。中国金融学者贺江兵评论说,降准本来是应对不时之需的手段,这都用上了,经济到什么程度,你们自己去想吧。中共央行表示,降准措施是为支持实体经济发展,降低社会融资成本。然而,中共官僚体制和中国金融机构本身就对政策传导构成阻力,令政策的初衷与实际效果相差甚远。

中共央行全面降准+定向降准大放水9000亿元

9月6日(周五)傍晚中共央行宣布了全面降准和定向降准措施。全面降准在16日实施,下调金融机构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不含财务公司、金融租赁公司和汽车金融公司)。定向降准将在10月15日和11月15日分两次实施,将额外对于省籍行政区域内经营的城市商业银行定向下调存准率1个百分点。

中共央行表示,此举将释放放长期资金9000亿元人民币,其中包含全面降准8000亿元及定向降准1000亿元。

此举应该是因应中共国务院常务会议的降准要求。据中共政府网消息,中共国务院常务会议(国常会)9月4日要求“及时”全面和定向降准以救经济。

贺江兵:降准都用上了 经济到什么程度自己去想

中国金融学者贺江兵评论说,中共这次降准全面的和定向的都用上了。定向降准针对城商行。

对于城商行,贺江兵早就认为这是中国金融体系中最危险的,比村镇银行还危险。降准对其它银行是为了刺激经济,对城商行则是救命的。

贺江兵表示,降准本来是用来应对不时之需的,这都用上了,经济到什么程度,你们自己去想吧。

旅美政经观察人士秦鹏分析认为,降准其实就是放水。由于中共政府不肯做结构性改革,不肯缩减政府规模再度真正的减税降费,也不敢降低利率进一步推高房价,中共只能采取所谓的定向降准这种勉为其难的手段。实际上真正的定向是很难的,而且放水的结果还会加快通涨、人民币更不值钱。

另有分析师认为,中共全面降准与定向降准一起出台,显示下行压力加大,需要更强力度的逆周期调节措施。

交行金研中心首席金融分析师鄂永健表示,对于中共决策层来说,当前主要面临三个问题。首先,内外环境不佳,8月制造业PMI环比回落,从高频数据来看,8月经济指标仍不乐观,而贸易战僵持不下,不确定性加大,这些都是导致经济进一步下行的因素;其次,实体经济融资成本、特别是小微企业融资成本仍有待进一步降低,定向降准仍意在精准滴灌;第三,全球降息潮来临,预计9月美联储可能还会降息,央行预先通过降准释放流动性,也是为了给下一步调降MLF利率提供条件。

两方面因素或导致中共宽松政策难起作用

中共央行表示,为支持实体经济发展,降低社会融资实际成本,以及促进加大对小微、民营企业的支持力度,因此推出全面降准和定向降准措施。

中国实体经济尤其是民营企业流动性紧张是一个老问题,中共一再强调降低实体经济融资成本,并从政策上针对性的推出定向措施,但实际效果总是差强人意。

这里存在两方面因素,一个来自中共官僚体制,另一个来自中国金融机构对民企的歧视,来自这两方面的阻力令任何宽松政策的传导均无法通畅。

从中共官僚体制而言,路透9月5日的分析文章说,中共体制机制渐趋固化的弊端突现改革滞后,让许多政策的效果大打折扣。

文章引述中共发改委下属研究机构一位专家的观点说,中共现行人事制度和财税体制中的财权和事权不匹配,很多工作就是面子工程,就是给上级看,只是为了完成工作量,至于是不是老百姓真正需要的并不关心。

一位不愿具名的专家称,改革到了深水区继续推进确实难度在增加,尤其是很多现行体制机制的弊端正成为政策落地的阻力,使很多政策难以下沉落地。

除了中共官僚体系存在的固有弊端之外,中国金融机构对民企与国企区别对待,这也让降低企业融资成本、助困小微民企的努力与政策初衷差距很大。

《华尔街日报》8月21日报道指,小微企业是中国经济的薄弱环节,这个领域受经济放缓冲击最为严重。中共央行近期对中资银行实施降准措施,以鼓励其贷款给小微企业,但银行对这些企业的放贷意愿很低,因为在银行看来,民企风险高于国企。尽管中共央行已向金融体系注入数十亿元人民币,但小微企业的融资成本并没有大幅降低。中资银行自身也疲于应对大量不良债务。

中信银行杭州分行的一位贷款业务负责人表示,尽管有最近的改革举措,该行依然不会调降贷款利率,因大多数发放给小企业的贷款基本上都无法赚钱。他说,银行在政府命令下不得不向这些小企业发放贷款。

贷款回报率的降低预计将进一步挤压银行利润率,面对更激烈的竞争环境,银行发现难以降低存款利率。

德国商业银行亚洲高级经济学家周浩8月21日在英国《金融时报》撰文表示,对于融资贵和融资难的问题,长期以来商业银行往往几乎一致的抱怨,中小企业信用差、报表不全、规模效应差、一旦出现违约客户经理要终身负责。

周浩认为,在中共政策的压力下,商业银行可能被迫向制造业和中小企业发放贷款,但银行内部可以通过定价机制来保持对这些行业的高利率,某种程度上会造成政策空转。这个所谓的资金转移定价机制(Fund transfer pricing)在某种程度上保证了银行的利差,即银行可以以存定贷,或者以贷定存,目的是在存贷款之间保证一定的价差,那么最终货币政策的效果将会被打折扣。

周浩说,另一个问题是,如果商业银行不愿意向实体经济发放贷款,最终大量资金会集中在银行间市场,并压低债券收益率,最终要么是财政发力、要么是鼓励高评级企业发债,这仍然会导致结构性问题的存在。

中国经济进一步下行风险增加

近期中共官方公布的数据验证了中国经济进一步下滑的状况:贸易战升温使中国企业经营遇到更多困难,供应链的外移、企业破产数量增加以及由此造成的工作机会的流失,社会需求和消费下滑,中国经济前景堪忧,进一步下行的风险上升。多家机构预测,中国经济增速将大幅度放缓,难以保持6%的高速。

标普全球评级(S&P Global Ratings)标普全球评级亚太区首席经济学家罗奇(Shaun Roache)发表报告指出,中国人口结构恶化及生产力成长下滑,中国经济未来10年放缓的概率几乎是“百分之百”。加上与美国在贸易及科技上的“大博弈”,中国经济减速成为更加难以解决的难题;若美中冲突进一步升高,未来10年,中国经济成长率恐腰斩到仅剩3.7%。

牛津经济研究院(Oxford Economics)首席亚洲经济学家高路易(Louis Kuijs)近期在一份报告指出,即使中共当局增加刺激措施,中国经济增长估计在第四季会放缓到5.7%,且2020年会维持这一水平。

高路易表示,去年底以来中共实施的政策宽松已经不足以有效减缓经济下行。在中国经济增速走低、贸易摩擦升级和全球贸易势头疲弱的背景下,只有更进一步的放松政策才可能有助于稳定经济。

摩根士丹利也认为,8月官方制造业PMI数据疲弱,进一步显示今年第三季中国经济增长动力不振,近期贸易紧张局势升级,亦增加经济下行风险。

摩根士丹利估计,中国第四季GDP增长将放缓至5.8%,明显较原预期6%水平为低。

来源:希望之声 记者賀景田综合报道

喜欢、支持,请转发分享↓禁闻网责任编辑:叶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