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语言偏好: 简体 正體 telegram Icon Facebook Icon Twitter Icon RSS订阅禁闻

致林郑公开信?吴傲雪:治理问题根本 取决于你一念之间

2019年11月07日 6:01 PDF版 分享转发

早前在中大和校长段崇智会面,并在会上公开自己容颜控诉针对抗争者性暴力的中大女生吴傲雪,今日(6日)就8.31被捕事件前往葵涌警署报到,其后与其他被捕者成功“踢保”。她今日较早前发表一封致特首月娥的,指现行警察机制失效,市民对警队零信任,当权者才是社会动荡的源头等

早前在中大和校长段崇智会面,并在会上公开自己容颜控诉警察针对抗争者性暴力的中大女生吴傲雪,今日(6日)就8.31被捕事件前往葵涌警署报到,其后与其他被捕者成功“踢保”。她今日较早前发表一封致特首林郑月娥的公开信,指现行投诉警察机制失效,市民对警队零信任,当权者才是社会动荡的源头等。全文转载如下。

特别行政区

林郑女士钧鉴:我曾经对应否写信给你抱有保留,我怀疑道理能否说服充耳不闻的你,我怀疑情感能否打动铁石心肠的你,但我知道我写这封信并非只为自己,而是为了其他与我有类似经历的香港人,以及香港中文大学的被捕同学。正义从来不是从天而降,而是要靠自己争取。回想起8月31日至9月2日之间约44小时的经历,那场面、那广播、那黑暗,我很害怕,但只要我一想到其他比我遭遇更恶劣的市民,我知道我绝不能放弃他们、绝不能选择沉默。

六月以来,情况失控

自6月以来,历经数不尽的痛苦、伤害和压迫,我亲历的8.31事件只不过是目前较邪恶、较疯狂、较不人道的区区一例。许多香港市民,包括开明进步的社会贤达、有教养的知识份子、各行业的专业人士,俱已理性地表达意见并指出问题症结所在,然而始终得不到政府时宜适当的回应。执笔期间,屯门区受不明催泪气体侵袭,市民因而奋起抗议,却遭以催泪弹攻击,市民的尊严和私有产权亦遭警方肆意损害。就在上星期日,更有科大同学疑因躲避催泪弹而坠楼,多番抢救后情况仍然危殆。

五个月过去了,面对市民的苦难,面对市民的呼喊,香港政府就只有袖手旁观,重复一遍又一遍的空洞说话。就以你在10月19日早上接受商业电台访问为例,作为特首,同时身为大学监督的你回应段崇智校长的公开信时,指校长“爱护学生就应该寻求真相,寻求真相是要当事人说出掌握的部份事实是甚么,然后给予机会让现行机制审视证据是甚么”。作为当事人,我经已多次说出我的受屈经历,由匿名投诉至挺身而出。挺身而出后,我得到的不是正义的彰显,而是无日无之的电话滋扰和人身恐吓。若果你认为我的经历不可信,我愿意宣誓、并以个人名誉和信用担保以确实我的供词,但我所不能接受的,是把我的经历交由一个无法伸张正义的现行机制去处理。

现行机制失效,市民对警队零信任

现行机制下,我可以找平等机会委员会,我可以找申诉专员公署,我可以找独立监察警方处理投诉委员会,我可以如同你所呼吁一样“打999”找警队辖下的警察投诉课。然而,平等机会委员会只负责执行《性别歧视条例》,它无权处理我遭警员性暴力对待的刑事案件;申诉专员公署无权调查警方防止罪案而行动时所涉及的行政失当,故我亦无法向它申诉我遭警员延误救治和侵害人权;独立监察警方处理投诉委员会则无权调查所有对警察的投诉,它只能从旁审议和观察警察投诉课的调查。

现行机制的所有申诉途径,只会引领我回到最初的起点、事件的嫌凶—一个只容许由警员调查警员的香港警队。请你认真说服我,我应当如何信任施暴者会作出公正的调查而不徇私呢?正正是因为他们,我遭受性暴力;正正是因为他们,我得不到及时的救治;正正是因为他们,我亲身遭遇到所有可怕的创伤经历,你凭什么要我信任警方呢?事到如今,我依然每晚也会因警暴的可怕场面、任人鱼肉的拘留过程、黑暗的车程及搜身室而彻夜难眠,相信任何一个有理智和恻隐之心的人也不会要求我找嫌凶主持公道。

根据《明报》于10月15日公布其委托香港中文大学所进行的民意调查报告,逾半受访者对警方的信任度给予零分,另外近七成受访者支持大规模重组警队。可见放诸社会而言,与我同样对警方抱持不信任的人,绝非少数。

当权者是社会动荡的源头

有能力弥补一切错误的你、有权力成立调查委员会的你、本应该向香港市民问责的你,恰巧是市民伸张正义的一个可能,而对很多市民而言,这是可悲且可恨的事实。成立一个独立、公正且赋权的调查委员会填补现有机制的缺失,让正义得以伸张,不只是我一个人的诉求,而是众多香港市民五大诉求的其中一项。然而,漠视机制缺失的你,漠视警队缺乏制衡的你,漠视警队滥暴成风的你,三番四次地拒绝成立调查委员会,对真正的混乱视若无睹。归根究底,全因为你这个行政长官位置并不是由一个公平、公开、公正的普选所产生,你权力的来源并不是源自香港市民的认同,你不用向香港市民问责。这同时解释为何市民要提出“立即实行真双普选”诉求的原因,从根本上完善政治和社会制度,让政府真正聆听市民的各个需要,消除行政长官的傲慢和独断。请你不要忘记,行政长官及全部立法会议员最终由普选产生,香港市民享有选举权和被选举权,亦是受到《基本法》的庄严保障,是一国两制的重要基石。

究竟甚么是社会动荡的源头?究竟甚么在摧毁香港的生活和价值观?究竟甚么在破坏香港的法治、秩序和制度?—是争取人性尊严、维护基本权利而行使受《基本法》所保障的集会自由的香港市民?是执法偏袒、纪律败坏、管理混乱、权力膨胀的香港警察?还是无须向市民问责、对一切视若无睹无动于衷、“只许警察匿名、不许市民蒙面”双重标准的香港政府?

正正是因为政府放置市民的安全与福祉于不顾,正正是因为政府打压市民的声音与诉求,正正是因为市民的各项权利被剥削,市民对制度的信心才致日渐流失。“是你教我们和平游行是没用的”赫然写在墙上,你看得见吗?假若有一天香港的制度和秩序不幸崩溃,其肇因不是警察的暴力不够血腥残酷,不是政府的掩饰不够机关算尽,而是市民的耐性和信心长久下去终会蚕食殆尽,安全与福祉不能被保障,声音与诉求不能获得聆听。

治理问题根本,回应五大诉求

香港社会有必要走到这一步吗?答案取决于你,你作为制度代表的一念之间。作为受屈人士,我要求行政长官会同行政会议根据《调查委员会条例》委任一个独立、公正且赋权的调查委员会,去寻求社会迫切需要的真相、去厘清所有事件的责任谁属、去还予我本人以及其他遭受警暴和遭剥夺人权的人士所应有的正义。作为市民,我要求行政长官撤回社会运动的暴动定性,及撤销对参与社会运动而遭政治检控人士的控罪,以促进社会的和平、稳定和团结;我要求行政长官重组警队并改革警政,使合法武装力量受到市民的监督、完善对警队的投诉制度、恢复市民对警队的信心;最后我要求行政长官开启政治改革,实现公平、公开、公正的双普选,向市民问责,令香港的政治环境恢复清明,愿荣光归香港。

我希望我的诉求和理由得到阁下的认真考虑和接纳,并于8.31事件四个月的12月31日前公开回覆。即请

??钧安!

香港市民

吴傲雪谨呈

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六日

来源:立场新闻

喜欢、支持,请转发分享↓禁闻网责任编辑:刘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