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语言偏好: 简体 正體 telegram Icon Facebook Icon Twitter Icon RSS订阅禁闻

前新州工党书记曾与黄向墨同坐私人飞机出行 反腐听证继续

2019年12月09日 22:05 PDF版 分享转发

Clements先生与黄先生之间的密切联系,包括飞行,在ICAC的一次调查听证会上披露,这项调查是关于黄先生非法向捐出的10万澳元后来被掩盖的指陈。

前新南威尔士州工党总Jamie Clements曾与亿万富翁,中国房地产开发商(Yang Xiangmo)一同多次搭乘墨尔本皇冠赌场的私人,今日继续的听证会上获知。

曾担任黄先生的私人助理三年半之久的Tim Xu周一对新南威尔士州独立反腐败委员会(ICAC)表示,Clements先生接受过黄先生的邀请,飞往墨尔本参加会议和娱乐活动,包括网球公开赛。

Clements先生与黄先生之间的密切联系,包括私人飞机飞行,在ICAC的一次调查听证会上披露,这项调查是关于黄先生非法向新州工党捐出的10万澳元后来被掩盖的指陈。

由于澳大利亚安全情报组织(ASIO)向Morrison政府建议称,黄先生因为与中国领导层的一致关系而具有外国干涉风险,黄先生失去了在澳大利亚的居留签证,现在居住在香港。

黄先生拒绝了ICAC要求他在香港通过视频链接协助调查的请求,但他已发表声明否认他提供的政治捐款违反了选举法,并驳回了他可能是北京影响力代理人的说法。

Clements,先生周一出席了ICAC的听证,并旁观了徐先生作证。后来,Clements先生在听证室外面证实,他在担任党书记时曾于2015年7月与黄先生乘坐皇冠赌场的私人飞机一同出行。

他说,这次飞行是应黄先生的要求从悉尼的Mascot机场起飞飞往墨尔本的,目的是“建立关系”。

Clements先生告诉《澳大利亚人报》,他也在许多其他场合接受过邀请加入黄先生乘坐皇冠的私人飞机,但他说,(后来的)这些飞行是在他于2016年1月离开新州工党总书记的职位并开始为这名房地产开发商工作后发生的。作为黄的顾问,他在三年中的收入超过60万澳元。

Clements先生第一次与黄先生搭乘私人飞机出游是在2015年7月,是在黄据称走进他当时位于悉尼Sussex街的新州工党总书记办公室并亲自交给他一个装有10万澳元现金的Aldi购物袋的四个月之后。

ICAC在此前的听证中获知,尽管法律禁止房地产开发商向新州政党提供资金,但这些现金捐款原本是打算用于工党在当年三月份新州大选的活动。房地产开发商可以合法地向政党参加联邦选举进行捐款。

Clements先生否认曾从黄先生那里收到过一个装有10万现金的袋子。

但已经证实的是,在悉尼唐人街举行的华人工党之友晚宴一个月之后,有两笔各5万澳元的现金分别存入新州工党及其乡村实体乡村工党的账户中。据称,黄是在这顿晚宴上交出的现金,或同意这样做。

而在较早的ICAC证据中,Clements先生承认在3月份筹款晚宴后的几个月内,他确实向这名房地产开发商索要并接受了10,000澳元的现金,以帮助一名工会官员开展竞选活动。

Clements先生因涉及性骚扰指控的丑闻而于2016年1月被迫辞去党书记的职位,他也承认,他曾在2015年8月份处于“困境”并即将因为性侵指控失去工作时,接受了来自黄先生放在酒盒中的35,000澳元现金。他曾表示,他将这些钱用于法律账单和其他个人物品。

周一,ICAC的助理律师Scott Robertson向徐先生询问了黄先生培养像Clements.先生这样的人的“模式”。

黄先生于2012年来到澳大利亚以扩大他的房地产开发公司,但他不会说英语。他的前个人助理和翻译徐先生说,对于黄先生来说,向Clements先生等人提供帮助并期望得到回报是很平常的。

徐先生同意ICAC专员Peter Hall QC,当黄先生要求Clements先生利用他作为新州工党书记的影响力,让维多利亚州长Daniel Andrews与一个到访的中国代表团签署一项与维州之间的正式商业合作伙伴协议时,这是“很大的一个要求”。

他承认Clements先生当时同意“试一下”并“实现它”,但维州州长当时并没有签署任何此类协议。

许先生说,他对黄先生在提供帮助后期望得到回报的方式越来越“不舒服”,以至于在担任他的私人助理三年半后他决定辞职。

根据徐先生的说法,他从报纸上关于黄先生的文章中“了解到一些东西”,而这些是他在为这名房地产开发商工作时并不了解的。

其中包括黄先生为也担任过新州工党老板的前参议员Sam Dastyari支付法律费用,以及Dastyari随后的“个人观点”有效地支持了中共政府的政策,而且与政府和工党自己的政策背道而驰。

当被问及他是否认为黄先生的方式“不道德”时,徐先生表示同意。他称黄先生不理解在中国得到容忍的做法在澳大利亚是不合适的。

徐先生在回答Robertson先生的一个提问时同意,黄先生2015年在时任新州工党书记Clements先生的办公室里给后者的一个信封里“可能是”现金,但他表示他并没有看到过任何钱。

他说,他后来才知道黄先生于2015年8月在黄的Mosman豪宅中给Clements先生的一个酒盒里装了现金,因为这名前工党老板告诉了他。

ICAC于今年十月举行了为期七周的公开听证调查,以调查装在这笔对工党的十万澳元的捐款。ICAC本周再次举行听证会,从徐先生和包括前新州工党上议员王国忠等人那里获得听取证据。

在ICAC此前的听证中,王先生被控对皇帝酒楼的低薪服务生施压,要求他们签署声明宣称对新州工党捐出大笔钱的是他们,而不是黄先生。全部餐厅员工和其他相关人员后来已确认他们并没有捐钱。

来源:澳大利亚人报

喜欢、支持,请转发分享↓Follow Us 责任编辑:刘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