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语言偏好: 简体 正體 telegram Icon Facebook Icon Twitter Icon Google+ Icon RSS订阅禁闻

疑似王全璋案即将开庭 曾经当事人李蔚被长期上岗

2017年05月19日 21:45  PDF版 分享到微信

注:自4月29日开始,北京维权人士就被北京海淀北太平庄派出所人员上岗。“一带一路”高峰论坛之后也没有结束,国保说是要到“六四”之后,但种种迹象表明并非针对“六四”。 

我是北京人士李蔚,行事一直低调,但自2012年12月至2013年4月要求官员公开期间在网络上除外。 

2017年4月29日上午,我接到北太平庄派出所副所长电话,约见。见完才知要被上岗。好在我没固定,宅男一枚,知道习总的“一带一路”高峰论坛即将召开,配合维稳,少给政府添麻烦,也算我识相。然而,高峰论坛结束之后,上岗还在继续,国保称“铁定要到六四以后。” 

我知道,限制公民人身自由非法,然而控告也不会有地方受理。国保虽然只是公安的一个分支,但它们的权力超越检察院、法院。为此,不得不公开说两句,向网友吐吐槽。 

1.被上岗影响我收入 

目前,我没有工作,生活依靠和家人接济。 

最近,偶尔有个过去的朋友找我,参与一个企业信息化的项目。本来很高兴的事情,不管怎样,能赚点钱。不巧,被上岗! 

做项目,就需要与公司同事、客户方多交流,然而行动受到限制,诸多不便。看来,赚钱的营生又要泡汤! 

2.被上岗影响低保资格的保持

吃低保,几百块钱一个月,加上占点家人便宜,我的生活也还能维持。不过,低保资格半年审核就要审核一次,其中,需要有找工作不成的证明。

为找工作,或为了拿到证明,也需要出门跑。不出门,哪里去找工作?! 

3.为什么给我单独上岗

我问国保,为什么给看我这么长时间?我保证今年“六四”不做什么,你们就解除上岗吧,也让派出所警察歇歇。国保回答,这是领导的命令。 

4.不是因为“六四”? 

原本以为,派警察看着我是因为去年纪念“六四”的一张照片中有我,今年要看紧些。由此,问了一下去年的所谓同案赵常青,结果他4月18日就已经自由了。他可是“六四”骨干,老牌民运分子。

没有看着他,难道 “六四”只是一个借口? 

5.雷洋事件后北京公安执范性没有明显改进

说到“六四”,就不得不提北京市公安局执法规范的问题了。雷洋案就不提了,只说我自己遇到的问题。 

2016年5月30日,因“纪念六四 勿忘国殇”的几张照片我与几个人同时被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名。随身带的两部手机被扣押。

当年6月30日取保释放后,才得知家中也被抄了一遍,电脑、移动硬盘、U盘以及其他几部手机等等被扣押。所有被扣押的物品都没有给我和家人扣押物品清单。 

自从我取保出来后,一直就直接或通过国保所要扣押物品清单。 

2016年7月1日,海淀国保郭队长和白先生找我谈话,我请他们协调给我扣押物品清单。郭队长当时说:“过一个月就给你了,一个月等不了?”打电话给丰台预审,他们答复说,东西是在他们那里,但是东西不是他们执行扣押的,应该由执行部门给。他们已经与交给他们物品的部门有手续,不能再出第二遍手续给我。 

2016年8月至9月,每周又找一次海淀国保,他们说,我们向上面反映了,但没有结果。国保老邓和白先生说:“你写个东西申请吧,我们好协调。”为了要扣押物品清单,没有法律法规,我也配合一次,给他们写了一个申请。然而,迟迟没有结果。 

海淀国保说:“虽然抓你和抄你家的是有海淀国保和海淀北太平庄派出所的人,但扣押你东西的是市局国保。我们也不能要求他们。” 

知道公安是强势部门,向检察院控告无用。没办法,只好求助“人民内部矛盾”解决热线12345。2016年11月底,给12345北京市政府非紧急救助热线打去电话,反映了这一情况。1个多月后,公安海淀分局有人给我打了电话询问了情况。2017年3月初,丰台分局预审王先生给我打了个电话,说我反映的事情他们知道了,正在上报领导,申请撤案,估计很快东西就发还了。 

我想,如此最好,等等吧。 

没成想,这一等,5月份就要过去了,还要被非法长期限制人身自由!  依照法律法规,就应该给我扣押物品清单,然而我要了11个月却要不到! 

到今天,才恍然大悟,我这个所谓“老江湖”也上当了。 

至于北京市公安执法规范性的问题,在经历新老两任局长,特别是雷洋事件后还没有得到改善这是不争的事实。 

不规范不仅是针对我们这些所谓涉及“敏感”事件的人。有实例为证: 2017年2月27日下午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广播说:北京丰台洋桥派出所“奇葩”自行规定说,办理居住卡的人员,需要先到“京东”网购买360水滴型摄像头。经记者曝光后,该规定取消。 

注意,这是媒体监督的力量。不过,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播报负面新闻,不算“煽动颠覆”或“颠覆”国家政权吧? 

6.为什么不给扣押物品清单? 

难道,是要非法扣留我的一些东西不还了?比如:要求官员公开财产签名表若干张(2013年因放在其他朋友处幸免被抄走)、“我爱台湾”文化衫(台湾商品,朋友赠与,全新)。 

要求官员财产公示签名已经作古,现实意义不大了。对于我个人有意义,对于社会影响,几乎没有太大价值了。至于“我爱台湾”文化衫,那是台湾夜市和小商店经常卖的商品,打算不还它给我?破坏我对台湾岛和台湾人民的感情?想不透。 

再琢磨一下,感觉又有点不对。据我所知,因围观浦志强案庭审被刑拘的渠红霞、王素娥等人被扣押物品后也没有接到扣押物品清单,连刑拘通知书和取保通知书都没有给,但是被扣押的物品后来都归还了。也许我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7.案给我上岗? 

为什么给我长期上岗呢?给我上岗是要花纳税人缴纳的税款的,还要派警察和保安轮班倒,24小时楼下车里不离人。 

想来想去,只有一种可能,709! 

709被关押的王全璋是我的律师,我也曾经给被关押中的他写过公开信。  有人可能想,你写公开信就是为了炒作!对此,我只能说,快两年了,亲属聘请的律师都见不到,他能收到我写的信吗?

我服刑期间,我的家信还长期不允许邮寄呢! 

我的律师,我不关注,我还是人吗?! 

看来,709王全璋案可能要在5月底6月初解决。不过,对此猜测,我不负责。没人通报我,我只是猜的。就是您心里认为因我“被上岗借709王全璋炒作”也别说,千万别拍我砖!要是猜对了,也只能说是国保通过这种特殊方式通知了我,谢谢啊!

来源:维权网

评论已关闭。

手机分享和访问:

禁闻网 二维码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