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语言偏好: 简体 正體 telegram Icon Facebook Icon Twitter Icon Google+ Icon RSS订阅禁闻

蔺其磊律师:秦永敏先生案情记录:一系列没想到之一

2017年10月12日 21:00  PDF版 分享到微信

著名人权先生,1953年8月生人,在有限的生涯中,已经因“反革命罪”和“颠覆国家政权罪”分别于1982年,1998年被市中级判刑8年、12年,并服刑完毕。这次因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于2015年3月30日被武汉市公安局刑事拘留,2016年6月17日武汉市检察院到武汉市中级法院中级至今还未开庭,其原来聘请的马连顺律师、李春华律师因受到多方多次多重压力而被“无法履行人职责”。

         

在此境况下,我有点不劳而获地摘了“马连顺律师、李春华律师辛勤付出而几乎成熟的辩护果实”
,秦永敏先生(其妻子赵素利女士和其同时被失去自由后至今没有音讯不知生死)的三哥秦永昶先生委托我作为后续辩护人,介入了本案的诉讼活动,刚刚开始不久,我就经历了一系列的“没想到”,拙见以“没想到系列”记载如下,供记之念之:

【场景:提交辩护手续时】

       

没想到提交辩护手续用时之长:我是9月18日10时许,和秦永昶先生见到承办人员,但只接受秦永昶先生的“变更辩护人通知书”,不接我的辩护手续,说“要找秦永敏确认后才能定”,直到十多天后告知可以预约前来法院。

       

没想到秦永昶先生说“没想到法院这么快通知你可以来交手续啊”,我不解,秦永昶先生说“更换的前一个律师刘正清律师,法院几乎两个月才收了辩护手续的”,我有得了便宜的感觉!

        

没想到我2017年10月9日一上班赶到武汉中院见到案件承办人员交上辩护手续,刚想问阅卷的事情,被告知“我们要拿你的手续找秦永敏,还是不能会见”,我喃喃说能不能快一点啊,告知我等电话吧。下午快下班了我就打电话联系告知“可以了明天上午来拿起诉书吧”,闲散了一天的我顿时一切负面情绪都没有了,感恩地一下子抽了两根烟,庆幸地(真的)想:没想到接了这个案件,学会了武汉中院的“辩护手续连续确认工作法”啊,估计中国大陆的特大律师和大律师们没人经历过的。

【场景:2017年10月10日九时许拿到起诉书后赶往路上】

       

没想到落款为2016年6月17日起诉书,武汉中院到2017年10月10日还没有开庭,看来真是一个大案啊。

         

没想到起诉书的内容初步看都是秦永敏先生公开发表的文章言论,但该案经历了“退回补充侦查两次”“延长审查起诉期限三次”等法律规定所有的能延长期限的程序。

       

没想到秦永敏先生的几篇祭奠敌对组织(起诉书语)“中国民主党”已故成员的唁电、悼词,也是一种犯罪行为。(起诉书中的没想到应该很多,熟悉内容后再说啊)

【场景:2017年10月10日10点到13:30在武汉市第二看守所会见期间】

       

没想到在办案自助系统填写时,我猜想的事情终于还是发生了:秦永敏三个字在“被羁押人”一栏中根本不显示。另一点也发生了:秦永敏先生说他在里面用的是其他名字。

       

没想到专门关押“死缓无”的武汉第二看守所,律师会见室竟然是一个大房间中的六个会见窗口,中间用一人高的透明玻璃隔开,会见律师们就像是在共同会见。

        

没想到我看到六个会见窗口有三个律师是站起来把耳朵贴着铁丝网听里面的人说话,难道他们听不到里面说的话还是做久了起来活动身体呀?很是疑惑。

       

没想到会见窗口是很小网眼的铁丝网与里面的被会见人隔开的,外面的律师互相看的很清,而看不清里面的被会见人,以至于秦永敏先生进来就向我打招呼我竟然上下左右的看不清他的面孔,原来这样的铁丝网是两层啊,我来回移动自己的视线角度才看出一个大概:有着白色短须的精神开朗的秦永敏先生。会见期间,我也不得不站起来凑近铁丝网和秦永敏先生说话,要不然,要不然听不清啊。

没想到已经做过20年牢监的秦永敏先生,面对即将又是很长刑期的现实,心态是如此平静镇定不屑 ,把坐牢当成了工作,没有一点不安,没有一点怨恨。

       

没想到已经64岁的秦永敏先生比我几年前见到的他更显年轻,他说自己在里面读书思考之余坚持锻炼身体,肩宽腰细,生活十分规律。如此状态,让我汗颜啊。

      

没想到秦永敏先生的记忆力很好,谈起他的经历和主张,思维很有逻辑性。他细说起多年来帮助过的人一块共事的人,从南到北依省而分,国内国外按事来查,足足有200多个人名、机构组织名称,竟娓娓道来,偶有三四个人名稍作了思索停顿。我惊叹之余竟生出幻觉:这是不是真的啊,记的如此清晰准确。

       

没想到秦永敏先生针对武汉市检察院的起诉书,已经写好了14万多字的自我陈词辩护意见,我以后见到这些材料再说吧!

       

没想到武汉第二看守所能给予会见便利,以致我们谈完后,我出去告诉管教警察结束时,已经是下午1:30分了,虽然管教警察抱怨我们影响了他的工作安排,但是我还是对武汉市第二看守所的工作人员表达我的谢意。

……

不知道关于秦永敏先生的案件,以后还有没有,还有多少“没想到”,我都要坦然面对,顺势而为吧。暂记此。

来源:维权网, 文章取自网络,文章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欢迎您发表评论:

手机分享和访问:

禁闻网 二维码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