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语言偏好: 简体 正體 telegram Icon Facebook Icon Twitter Icon Google+ Icon RSS订阅禁闻

四川省民代幼教师近两百人到省教育厅上访维权(图)

2018年05月14日 23:49  PDF版 分享到微信

(维权网信息员姚立法报道)今天(2018年5月14日)上午八点多钟,四川省各市县被下岗的原民办、代课和幼儿园教师近两,冒着高温集体到该省上访维权

这些中有的人已是八十多岁的老人了,他们中有的人离成都市很远,为了今天准时达到现场,于昨天就赶到了成都市区。

上午九点半钟,老师们以市为上访单位,列队在教育厅信访办前。最前一排拉着长长的横幅。横幅上书写着――强烈要求贯彻落实中央和省府文件精神“妥善解决民办教师遗留问题”。

横幅后面是各市团的展牌。上访团有十多个单位,他们是宜宾市上访团、 泸州市上访团、遂宁市上访团、广元市上访团、绵阳市上访团、雅安市上访团、眉山市上访团、广安市上访团、南充市上访团和达州市上访团。

老师们在高温下还集体不断呼喊口号,领喊人是南充市的一位七十五岁的丁富贵老师。“要求省委 ! 严惩贪官! 
维权到底 !”的口号声,在四川省教育厅的上空回荡。

有一位女老师为老师们朗诵了民师集体创作的诗《那一年》。

代妻维权的绵阳市的陈定泉老师,在维权现场用扩音器向老师们宣读了《十问教育厅》,陈老师还即兴进行了演讲。

民、代、幼老师们比喻为维权“后方”的数以十计的各省市的教师很是活跃。特别是四川省教师为主的多个微信群,发起了给“前方”“勇士”发红包的“送军粮”活动。

微信群里信息量很大,争先恐后发言。比如一位宜宾市的老师的短信是:宜宾县古罗小学的厕所门都是防盗门,真寒心啊。教了几十年书,自己交了六万多买养老保险,每月仅领几百元。老师们要上访,就要抓住他们的鳃!

比如一位眉山市的老师发的短信是:亲爱的全省老师们,今天四川全省教师含冤在省教厅联合维权,终于完成了全国联合维权代表会布置的任务,全体参加维权到场的代表,在代表的引领下,怀着愤怒的心情,高喊口号,齐唱红哥,大涨了教师们的志气,大灭了腐败贪官员们的威风,教育厅的书记和处长接待了我们的5名代表,对代表们所提出的诉求,他们要根据相关的法规认真讨论,表态在十五日内作出书面回复。否则,我们要去北京向中央告他们不作为,至少四川不低于一万人北上进京。

今天的活动在下午三点半钟结束。

附:陈定泉给姚立法的信

姚立法老师:晚上好!

我叫陈定泉,带病回乡复退军人,中共党员,在部队历任付班长,班长、带理排长。退伍后当过教师,历任村党支部书记等职务,加上军龄为党工作了24年,老无所养。是国家重点优抚对象。

妻子羊惠芳,现年65岁,75年高中毕业在公立学校任小学教师至2004年7月,学校校长沈官长以不是大学文凭为借口非法宣布下岗,被剥夺就业权和生存权,由民办教师整成代课教师,已52岁了又被腐败分子赶出校门,不发救命钱。因羊惠芳本人杂病缠身,我受其书面委托邦忙维权,依法依规讨尊严和人权。十几年的维权路上,被教育局保安打成内伤(吐血),被教育局纪委书记林杰推下楼梯,摔成重伤(脑震荡)。

2009年相关部门领导对我口头承诺,只要三年之内不上访解决好我妻子的遗留问题,以前对我承诺的领导早已全部调走,后面的领导不理旧帐,我的维权工作又回到了原来的起点。

去年4月18日我同全省的老师在省教厅维权,我没有丝毫的违法依据,被本县公安局非法拒留我十天,他们非法整我的黑材料,给我莫须有的罪名。

镇党委对我作出留党察看两年的处分决定,我向法院诉讼,一审和二审驳回上诉,维持原判,但二审已作出终审判决,我打算向高院上诉,由于我患病,在上月29日就住进了医院,现还在治疗之中。

为了维护的光辉形象和法律的尊严,我决定官司打到北京,维权到底,直到生命最后一刻。

来源:维权网, 文章取自网络,文章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欢迎您发表评论:

手机分享和访问:

禁闻网 二维码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