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语言偏好: 简体 正體 telegram Icon Facebook Icon Twitter Icon Google+ Icon RSS订阅禁闻

山东公民张磷被控“组织他人偷越国境罪”案在西双版纳勐海县法院开庭审理

2018年10月10日 21:36 PDF版 二维码分享

维权网信息中心报道)2018年10月10日,本网获悉:昨天(10月9日)被控涉嫌组织他人偷越国边境罪的枣庄张磷案,在勐海县法院

上午九时许开庭,张磷被 配戴沉重脚镣戒具出庭。其代理律师要求审判长解除张磷戒具未果;要求审判长回避亦未遂。王律师为张磷进行了无罪辩护,张磷亦坚称自己无罪!开理时,要解除被告人戴的戒具,这是最高法院司法解释的规定。但没想到,最高法院的司法解释,在勐海县法院成了一张废纸。

2018年1月6日早晨,西双版纳指派13名警察突然闯进张磷居所将其抓捕,以涉嫌“组织他人偷越国(边)境罪”刑事拘留,并于2018年2月9日批捕。现被关押在西双版纳勐海县

张磷,六十年代生人,籍贯山东枣庄。其性格耿直,为人低调。2009年曾因言论被湖南当局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劳教两年。出狱后不久便定居云南西双版纳,以送纯净水、送快递等打零工为生。

赞助商链接
赞助商链接

张磷被关押两个多月后,家属聘请了贵州律师王宗跃为其辩护律师。3月21日,王律师成功会见了张磷。其间亦有张磷的朋友前往勐海县看守所为他存钱及衣物。据知情人士透露,目前在看守所里的张磷略显憔悴,但精神状态还可以。

张磷在山东的父母都八十多岁,疾患缠身;他在版纳的爱人也同样体弱多病。以往张磷两边兼顾,哪边都离不开。如今身陷囹圄,张磷深感焦虑。鉴于张磷家庭情况,王宗跃律师到勐海县公安局找办案单位为张磷欲提交“取保候审”手续,但找遍了刑警大队均称没有张磷的名字。几番周折,最后得知抓捕张磷的办案单位是勐海县国保大队。

据悉,此次勐海当局抓捕张磷的“罪行”是,2015年有四位通过朋友介绍的人到西双版纳找他帮忙办理手续,张磷便带他们到本地相关部门办理出境证,当时有两位成功办理了出境证,另两位没有办理成功。之后张磷便与四人分开,并不知他们是否出境。时隔几年勐海当局又以此事将他抓捕,让张磷感觉莫名其妙。张磷认为带朋友到相关部门办理出境手续完全合法,此次勐海当局以涉嫌“组织他人偷越国(边)境罪”将他治罪实在荒谬之极。

赞助商链接
赞助商链接

了解张磷的著名民主维权人士王荔蕻是这样介绍张磷的:

前年在版纳过冬,某天朋友来访,带一汉子,肩扛桶纯净水,往地上一墩,说在版纳这些日子,水我包了,没水打电话。这汉子就是张磷。后知他山东人,09年在湖南因发表「不当言论」曾被「山巅罪」劳教。失业后来版纳,以送水维生。人皆知其性格耿直,点火就着,却不喜啸聚醉酒,唯愿顾家助人。

版纳很小,有时路遇,见路荫下,坐三轮送水车上,或馒头就咸菜,或烙饼卷大葱,凉热白水,解决午餐。短聊几句,知送水利润极薄,仅够维生而已。后来却知此人,但闻他人有难,即三百五百甚或一千的捐出去,眼也不眨。你心下感动,他却将这视为生活之必须部分。

有次送水,距下家送水尚有空闲,便坐下喝茶「吹吹牛」。笔记本计算机打开着,正写篇文章。张磷说拜读一下~提了两条意见,竟很专业。遗憾当时有要水电话进来,未及细问之前职业,但那时确知,此人是一对文字绝不马虎之人。

赞助商链接
赞助商链接

张磷最「可恶」之处,即每次交往,都要占点「便宜」——让你或多或少欠他点人情。真是「可恶」之极!所以这次听说他被以「吧啦吧啦罪」逮捕,不由心下发狠:哼哼,这次趁你无还手之力,必把欠你的人情,加倍地扔还给你!可奈得我何?哈哈哈哈!(是不是有点「恶毒」?)

张磷的爱情故事也很感人。他现在的爱人,是因为某次路遇流氓贱人欺负一病弱女子,张磷挺身而出打抱不平,就此结识、相爱⋯⋯ 听说有人以他貌不惊人衣着马虎,卖力维生为由,将他划入「低端人口」,我却从点点滴滴细节认识,觉得他是条堂堂正正汉子。比某些衣着光鲜内心猥琐之辈,高到九霄去了。

听说张磷的「吧啦吧啦罪」叫做「组织他人偷越⋯⋯罪」。办案国保正在罗织「罪证」。支国惯例,觉得你是反贼,先抓起来,再慢慢找「罪证」,找不着就编。#王全璋律师 被抓了987天了,不是还没编好「罪证」吗?它编不圆,我们的挚爱亲朋就得那么熬着。当然,编好了还得熬着。他们只是想做人而已。

赞助商链接
赞助商链接

对张磷的狱中境况,本网将持续关注。

来源:维权网, 文章转自网络,文章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禁闻网责任编辑:叶华

手机分享和访问:

禁闻网 二维码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