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语言偏好: 简体 正體 telegram Icon Facebook Icon Twitter Icon Google+ Icon RSS订阅禁闻

昆明泛交所事件对中国政府和社会的严重危害(二)

2018年04月15日 17:47  PDF版 分享到微信

昆明泛交所事件

昆明泛交所事件对中国政府和社会的严重危害(一)

作者:王喜良

8、2015年10月泛交所给云南省金融办的报告写明:共有债权人117179个帐户,权益390亿;债务人73家企业459名个人,质押货物66361吨,收储货6800吨。

综上,泛交所显然是云南批准的社会融资平台,按1998年国务院令(第247号)第十七条非法金融机构:由批准部门、主管单位或者组建单位负责组织清理清退债权债务;

按国发(2010)19号:地方各级政府要对融资平台公司债务进行一次全面清理......妥善处理债务偿还和在建项目后续融资问题

按李总理在2015年3月26日讲话:正确处理好地方的投资担保公司债务遗留问题.....政府先注入一定的资金,按法定的利息和规定(利息四倍)退回的本金和合法的利息。

三、泛交所事件暴发后云南政府的作为

1、2015年5月起,泛交所对公开承诺的“日息日取”、“随进随出”停止全部出金,连债权人转入泛交所帐户后未出借的自由资金也不能取回,造成全国各地投资人向公安机关报案但大部分地区都不予受理,昆明经侦回答:一查就得死,上面不让查,所以不立案。

2、昆明市政府从2015年9月到12月,连发8个公告:从对投资人诉求正在核查、要督促泛交所加快整改、派工作组进驻、委托第三方审计,直到12月才对泛交所立案侦查。

3、云南政府直到2015年10月23日才通告表态:泛交所是否涉嫌“诈骗”正在取证分析,将依法定性,要经得起历史和事实检验。

昆明检察院在2015年12月对泛交所及关连单位20名被告中14人以涉嫌“合同诈骗”逮捕;另6人以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逮捕,但到2016年12月却把20名被告全部以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移交法院起诉,法律依据是:泛交所“资金受托”业务未经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批准。

4、问题在于云南省政府[2014]1号文件明确:未发现泛交件“委托受托”业务违反现行法律法规,为此我省对泛亚有色整改工作验收通过,恳请部际议尽快通过我省交易场所清理整顿工作。而是部际会议主要成员,如银监会通过了泛交所就是合法社会融资后的合同诈骗;如银监会每年都未通过,那泛交所早就应该关闭却未关而一直获云南政府批准报部际会议,云南政府岂不是知法违法成了泛交所“非吸”犯罪的批准者支持者了?

5、云南省 云清整办【2014】11号文件之二(一) 泛亚有色业务模式问题:2013年12月30日向部际联席会议办公室送了《关于昆明泛亚有色金属交易所整改现场验收情况的报告》,部际联席会议办公室后对泛亚有色未再提出质疑。

可以说明泛交所的业务是经部际会批准的地方融资,融资不还是合同诈骗应由组建部门云南政府负责债权债务行政处置,违法犯罪个人由司法处置。云南政府对泛交所只做司法处置未做行政处置是违背了中央和国务院决策,请中央督促云南尽快执行国法国策。

6、泛交所案件受害人一再向昆明市检察院要求受害人身份,昆检竟然答复:请示了最高检,非吸案没有受害人,你们是参与人。

昆明市检察院的说法违背了1995年6月30日人大常委会《关于惩治破坏金融秧序犯罪的决定》定义“非吸”罪的本意,该决定第22条明确:犯本决定规定之罪的违法所得应当予以追缴或者责令退赔受害人。

最高法院关于打击和非吸犯罪的法[2004]240号明确:集资诈骗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犯罪案件,涉案金额特别巨大,受害人员范围广。要妥善处理涉及众多的犯罪案件,及时将被骗的集资款返还被害人。

最高法2018年8月加强金融审判工作的若干意见17条 :严厉打击非法集资犯罪行为,切实保障被害人的合法权益, 有效维护社会稳定。

以上立法和执法的原则,非吸犯罪的被骗人就是法律上的被害人,法律上没有集资参与人, 何况泛交所案件是明显的社会融资后的“合同诈骗”和“集资诈骗”等数罪。(未完持续报道)

欢迎您发表评论:

手机分享和访问:

禁闻网 二维码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