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语言偏好: 简体 正體 telegram Icon Facebook Icon Twitter Icon RSS订阅禁闻

安徽省界首市人民活在人间地狱中

2019年08月23日 9:32 PDF版 分享转发


界首市非法行政系列报道之一
省界首市人民活

北京农业大学农学系毕业的徐会东和何逢阳依靠他们上面有关系,将政府当成他们俩的外交部,将阜阳市政府等部门当成他们的聚义堂,他们对界首市人民任意欺凌、胡作非为。徐会东、何逢阳讨厌中共出台的一系列政策,这些政策严重影响了他们的官商合作,他们指令下属自订规矩,采取流氓手段,残害界首市人民。

一、拒绝执行中共国家的政策法规

2008年5月1日实施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到现在还没有在界首市政府实施,界首人民向市政府申请公开政府信息,何逢阳都推给其下属去应付。如丁玉喜向界首市政府公开房屋征收的信息时,其推给颍南街道办事处来忽悠,颍南街道办事处当然是不答理丁玉喜的(见附图1)。

2011年1月19日施行的《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国务院令第590号),明确规定国有土地的房屋拆迁要依法进行,而徐会东、何逢阳采取流氓手法将人民的合法房产非法强拆、非法定为险房强拆、定为非法建筑强拆,下面举三个事例说明。
二、非法强拆丁玉喜唯一住房,逼死丁玉喜的父亲丁相才

2018年6月23日,徐会东、何逢阳指使界首市公安局、市容管理局、、颖南办事处、太和社区干部,组织100多名黑社会打手,带着二辆120救护车。在没有任何法律拆迁手续的情况下,将丁玉喜家未经评估、未给分文补偿、也没有给丁玉喜家老少进行安置的房屋进行暴力违法强拆。警察拉起警戒线,歹徒强行破门而入,群众比喻很象当年的日本兵。他们对年过七旬的丁相才等进行威胁恐吓,并将丁相才强行拉出。暴徒们强行拆除了丁玉喜家的合法房屋,抢光了丁玉喜家的全部财产。丁相才被折腾的发生入院,连续治疗数月,后不治而亡!

丁玉喜拿着1995年取得的国有土地使用证起诉到法院,何逢阳却无耻的说丁相才25年前花高价买到的国有土地是集体土地(见附图2、3)。

三、将银家崭新的五层新楼捏造成险房强拆

2019年7月23日自称是界首市应急管理局执法人员的赵金柱,向李家下达了《责令改正指令书》,命令李白银家自行拆除房屋。7月24日9时多开始,大批暴徒开始盗抢李白银门市部中的商品,李白银两次向打110求救,界首市公安局拒绝出警。在光天化日之下,这批暴徒不但抢李白银家的财物,还毁坏李白银的房屋。李白银在7月25日再次打110求救,界首市公安局仍拒绝出警。最后眼睁睁看着数十万元的商品被洗劫、房屋被毁灭。参加该起恶性违法犯罪活动的暴徒有界首市解放社区的闫玲玲、邢凤侠,还有西城办事处的徐鑫等。

李白银事后申请界首市应急管理局公开认定其门市部是险房的事实依据,该局答复:赵金柱不是该单位的人员。并说应急管理局不知情,公章也不对。以上的发生的事,是人能做出来的事吗(见附图4)

四、将石勇奇有营业执照的家具生产厂定性为非法建筑进行强拆

石勇奇已经合法生产家具10多年了,他家生产的厂房在这次的拆迁的范围内。因为官方仅补偿他家70万元,不及成本的5分之一。他找到了北京的京平律师事务所的律师咨询,律师保证可以帮他要到150万元以上,石勇奇信以为真就交了10万元的律师费。没有想到律师仅帮他家打了个电业局停电违法,不但没有一点作用,还得罪了官方。惹恼了徐会东、何逢阳后,就将他的厂方定为违法建筑进行强拆(见附图5)。

从上以事实看出:界首市人民生在的红旗下,实际却活在中。

受害人丁玉喜的手机:13645589777
受害人李白银的手机:18955857969
受害人 石勇奇 的手机: 13349286518

喜欢、支持,请转发分享↓禁闻网责任编辑:赵凌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