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语言偏好: 简体 正體 telegram Icon Facebook Icon Twitter Icon Google+ Icon RSS订阅禁闻

两场恐袭不同反应 伦敦穆斯林市长偏袒穆斯林?

2017年06月20日 3:13  PDF版 分享到微信

美国川普曾经推文表示对淡化,表示不满。(美联社)

伦敦市长卡恩抨击19日的为“可怕的恐怖”。(美联社)

1、是指在伦敦发生穆斯林成为恐袭后,伦敦市长卡恩(Sadiq Khan)的

这位伦敦历史上首位穆斯林市长,在案发后不久就谴责这项攻击为“可怕的恐怖攻击(horrific terrorist attack)”,这项恐袭造成一名穆斯林死亡,另8人受伤。

2、相比之下,在上一场伦敦恐袭后,卡恩的

在那场恐袭中造成7死48伤,英国军队进驻伦敦,卡恩对伦敦人说:“没有理由警觉(no reason to be alarmed)”。结果被美国总统推文批评说,如此重大,伦敦市长怎可淡化那场恐袭,说是“没有理由警觉”。

3、这两场伦敦恐袭,差别在那里?

行凶者与伤亡,都成强烈对比。19日的恐袭,嫌疑人是一名48岁白人男子,受到攻击的目标是穆斯林。前一场恐袭的凶手是三名激进伊斯兰份子,被攻击的目标是非穆斯林的异教徒。19日的伤亡总数是9人,前一场的伤亡总数是55人。

4、伦敦市长为何有如此不同的反应?

伦敦的穆斯林人口已经增加到可观的12.4%。穆斯林市长是否把他的政治前途摆在他的行政责任之前?否则,“伤亡55”对“伤亡9”的反应,如此不同,该如何解释?

5、伦敦恐袭的教训?

至少三点。第一,管制枪枝与否,都禁止不了坏人出来屠杀无辜,伦敦恐袭两次用休旅车为武器,防不胜防。第二,恐袭行动来自恐袭份子的思想,宗教领袖应该都站出来来谴责恐袭。这一点,穆斯林教长到目前为止都还默默无声。第三,穆斯林移民到任何一个接纳他们的国家,都强调他们的文化而拒绝融入当地的文化,穆斯林为保存他们的传统,而成为当地社会的边缘人,穆斯林有责任,宽容他们的当地社会,也该负起姑息的责任。只是,在一片以“多元化”为先进的世界潮流中,很少人敢像川普总统那样站出来,指出伦敦市长卡恩淡化恐袭的事实。

来源:世界日报

手机分享和访问:

禁闻网 二维码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