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语言偏好: 简体 正體 telegram Icon Facebook Icon Twitter Icon Google+ Icon RSS订阅禁闻

印小天首度回应被骗婚风波 感慨曾经心智幼稚

2017年07月17日 7:03  PDF版 分享到微信

结束一天戏份拍摄的印小天在傍晚时分坐下来接受了记者的采访,他前几天得了感冒一直没好,时不时咳嗽,沉默下来调整声音。话题聊了很多,从成长、现状到最近的,他坦诚地打开自己,直言曾经的晚熟、年轻与,也展露了如今更加成熟、更加看得开的自己。无论工作还是生活,他显然还有很多事情要投身其中去忙碌,还有更多的未来重新准备着开始。

采写|关敏薏(南都娱乐周刊记者)

录音整理|王书婷(南都娱乐周刊实习生)

印小天2015年微博大方公开恋情。

叹气过去太傻

“在30岁之后我才慢慢成熟”

去年10月开拍的献礼香港回归20周年的电视剧《我的1997(电视剧)》正在播出,印小天在剧中饰演男主角高建国,他直言在拍戏过程中把高中时父亲送自己的“有志者事竟成”六个字放在了角色身上,又数次了“在这部戏中能够与陈瑾合作”,“有幸在《历史转折中的邓小平》之后又跟我们的制片人、编剧合作”。他口中有很多的感谢、赞美他人的话,感谢合作过的导演、编剧、制片,感谢对戏的演员,却少于提及自己,这位24岁时便凭着《拿什么拯救你,我的爱人》而在当时大红大紫的艺人,在爆红期过后迎来一段沉潜低落期,印小天语气加重:“当时其实主要是自我膨胀,因为出名太早太容易了,没怎么吃过苦,然后赵宝刚导演选中了我演这个角色之后迅速红了,我就觉得是应该的,没有去努力地健身,保护自己的形象,包括在剧组的合作,都没有特别地去注意言行举止。”

印小天高调甜蜜。

16岁考上中戏,是当时中戏历史上最年轻的学生,又从小生长在部队家庭,家教严格,被保护得很好,印小天直言自己的“晚熟”,他不易察觉地叹气:“几次不成熟就会引起很幼稚的事情,当时确确实实是太简单了,包括心智如此幼稚。”在《拿什么拯救你,我的爱人》后,他曾长达七年没有和该片导演赵宝刚联系,“2009年的时候我都31岁了,我就想自己再也没有碰到过赵宝刚这种跟我说戏的导演了,没有遇到这么严格要求的老师了,我很想念他。”当年拍摄时,赵宝刚因事斥责他而随手砸了个杯子在地,“2009年大年初一的时候我去他家里去看他,买了一整套水晶杯还给他,他前年过生日,我又送给他二十几个杯,还是表达那种恩情,也不知道怎么用言语表达,在30岁之后我才慢慢成熟,开始觉得,他当年对我是那么好。”他怪自己太傻,“人当时都会马上送,或者隔两年(送)。我这隔了七年才送,确实是太傻了,太不成熟了,但赵宝刚导演大人有大量,要是怪我的话后来也不会来参加我的婚礼当我证婚人,找我拍戏了。”

赵宝刚当时来参加印小天婚礼。

“通过角色和戏来证明自己最重要”

如今只想“把每件事做好

印小天在2012年爱上了跑步,如今无论去哪里拍戏,都要坚持跑步。《我的1997》剧组辗转北京、佛山、深圳、香港等地拍摄,他就在佛山的河边跑,在深圳的海边跑,在香港的山上跑,还想着:“在北京找个有河的地方长期在那儿跑步。”别人跑步喜欢戴耳机听音乐,印小天听的是评书,最喜欢听《三国演义》,“袁阔成老师的评书,我听着书评跑步感觉很强壮,哈哈。因为拍戏拍了一天嘛,老在说老在讲,跑步的时候就放空大脑,就听听评书放松一下。”他喜欢在说完一段话后加上一句“哈哈”,像是放松心情,也像是与对谈者保持亲近,“我觉得我好像是有点老派,因为传统。”

没想到今年被爆离婚并遭遇骗婚。

1994年考上中戏的时候,他以为“我这一生就解决了”,“实际上人生才刚刚开始。”他带着笑称遗憾自己没有在读大学时谈一场校园恋爱,“没什么阅历,演个丈夫什么的就很不像,基本上汇报表演都没有我。感谢陶虹当年还给我排了一个戏,我演丈夫她演老婆,虽然那戏后来也被毙掉了。”学校里有老师不太记得他,“后来我毕业后拍赵宝刚导演的戏,遇见了一位老师,老师说我没见过你呀,你是那班的吗,我说是,当时很惭愧。”惭愧与遗憾这两个词常常出现在他口中,“有时候拍的戏都播不出来我觉得很遗憾”“以前太幼稚没做好很惭愧”。年轻时拍戏他会在意戏份、片酬,现在都看得很淡,被夸“演得好”就特别高兴,“去年《解密(电视剧)》我都不算男二号,因为前12集我就牺牲了,但没想到就是这个配角让圈内圈外都对我很认可,说我好,这是对我最大的肯定。所以说还是要通过角色和戏来证明自己最重要。”

印小天与父母。

前段时间,印小天年初已离婚、并同时被前妻骗婚的风波被曝光,令大家都十分关心他如今的状态。采访中提及此,印小天首次面对媒体回应了此事。他沉默了一会儿,“现在的状态有所调整,有跟导演说尽量不拍戏,前两天拍戏稍微受影响,现在拍戏正常不受影响了,状态还不是很好,希望早日见到吧。”他顿了顿:“这个事情就让它过去吧,我也不做过多评价。我现在争取化成动力,把每件事做好。”

南都娱乐 X印小天

“现在的状态有所调整”

南都娱乐:听说《我的1997》里有用唱样板戏的设计,是你自己唱的吗?

印小天:对,因为我从小也有听样板戏,会唱。高建国是那个年代的知识青年,他到香港之后学了英文嘛,硬要用英文唱《穷人的孩子早当家》,这确确实实是我觉得很好玩儿的一件事情,跟一个黑人、一个白人骑着自行车唱的。

南都娱乐:你1997年已经在中戏上大三了,那时想过自己的未来吗?

印小天:我记得我高考的作文题目是“尝试”,是记叙文,我就记叙我从头改行这么一个经历,怎么就考上中央戏剧学院。当时有过明星梦,我原以为考上中戏我这一生就解决了,实际上人生才刚刚开始。那时候看到师哥师姐们有留在北京的,我觉得是很难的,当时师哥师姐班里三分之一的人都没有留下,现在就更难了。

南都娱乐:你现在接戏的标准和要求是什么?

印小天:因为演戏是综合实力,我觉得一个剧组的综合能力强很重要,比如说导演、编剧、整个制作团队要很好。现在拍的这个戏我不是男一号,但是我能跟安建导演合作特别高兴、荣幸,还有搭档的演员,都很不错,我很开心。当然我也拍男一号的戏,拍《我的1997》很开心,因为这个戏的制片人、编剧,都是《历史转折中的邓小平》的制片和编剧,我们是二度合作,很感谢他们对我的认可,又跟王伟民导演合作,还有很多演员也是第一次合作,包括我的女神偶像陈瑾老师。我最近看中的戏,会(看)一个戏的整体水平,不像小时候觉得机会好,或是价钱好,我就去了,最后都播不出来。

南都娱乐:观众都觉得现在荧幕上都是老戏骨彻底碾压小鲜肉的演技,你怎么看?

印小天:还是需要磨练,刘德华早期演戏的时候也不是特别成熟,其实我当年也不太会演戏,对吧?现在的大环境都商业化了,当年赵宝刚导演带我们拍戏,23集的戏拍了四个半月,现在不可能了。现在的戏可能跟大环境有关系,给演员很细致地指导戏的导演越来越少了。

当初甜蜜二人,如今形同陌路。

南都娱乐:前不久,围绕着你的家庭问题发生了一些风波,你现在的状态如何?

印小天:现在的状态有所调整,有跟导演说尽量不影响拍戏,前两天拍戏稍微受影响,现在拍戏正常不受影响了,还是有点状态不是很好,希望早日见到孩子吧。

南都娱乐:当时你最担心的是什么?

印小天:怎么说呢,担心孩子吧,这个事情就让它过去吧,我也不做过多评价,就别提了。我现在争取化成动力,把每件事做好。

南都娱乐:那你觉得在生命中什么东西才是最重要的?

印小天:很多东西都应该去承担、去分担。这个婚姻呢,我也有责任,不是一个人的事儿,以后尽力吧。

来源:南都娱乐周刊

手机分享和访问:

禁闻网 二维码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