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語言偏好: 簡體 正體 Facebook Icon Twitter Icon Google+ Icon RSS訂閱禁聞

劉爾目:政治犯不是罪犯

2016年12月16日 16:13  PDF版 分享到微信

前天被尋釁滋事傳喚一事,在朋友們多方聲援下,現在已經安全。有朋友讓我把過程寫一下。

轄區派出所民警讓我簽署傳喚證,名目是涉嫌尋釁滋事。隨後我被送到訊問室,徹底失去了行動自由。到了訊問室之後,裡面讓我坐老虎凳,我以自己是犯拒絕,讓我面壁站著,我再次以名義拒絕,他們沒有過分刁難,所以整個晚上都是坐的椅子。

第二天在他們的強逼之下,我拍照錄了指紋,當時已經天亮換班。在做指紋的時候,我聽到我在外面和讓他們吵,我多次申請出去給老婆做一個交代,不用那麼吵,但是他們拒絕。我告訴他們做事要有底線,保不了他們一輩子。

和我關一起的有一個涉嫌的小兄弟,尿檢陽性,所以快中午的時候他們給我做了一次尿檢看我是否吸毒,我全部是陰性。

到了下午之後,他們說為了給我負責,想給我再次做尿檢。這讓我很警惕,我感覺他們想陷害我吸毒了。因為那個涉嫌吸毒的小兄弟一直說自己沒有吸毒,要求做二次尿檢,警察一直說規矩是只做一次,相信科學。怎麼到了我這裡就要壞規矩,可以做二次,唯一的解釋就是想陷害我,所以我告訴他們打死不會做二次尿檢。

一次一個警察衝進來抱怨全國到處打來,我知道朋友們在聲援我。

他找我要我老婆電話,估計是想威脅我老婆幫他們澄清。

下午另外過來一個警察,和我討論思想,說他也是一個有思想的人,還關注了我的公號。討論最後還是涉及到體制的問題,我告訴他們判我多長我都認,不過永遠不會認罪,因為我無罪,也不會上訴,因為上訴代表我承認這個體制的合法性。

到了下午三點的時候,有個警察告訴我,按照領導最新的指示,對我進行訓誡,可以回家了,回去之後好好掙錢,不要找麻煩。

出來之後見到我老婆,她說警察確實告訴她我可能涉嫌吸毒,而且網上的無眠大姐打電話過來也得到這個信息。

我重點談一下政治犯的自我定位問題——政治犯不是罪犯,無罪。

政治犯,是極權社會的特有現象,是那些明確的政治反抗者,或者其他非明確政治反抗行為但是被統治者當成威脅統治需要靠暴力機關強制打壓的這麼一個群體。在現代文明社會,有正常的更替機制,四年五年或者七年都有,所以不存在顛覆政權這麼一說,不會有政治犯。只有極權社會,統治者為了長期的享有專制帶來的特權,或者已經犯下種種罪惡擔心失去政權之後被審判,所以才對所有的政治反抗重拳出手。追求自由人權是人的天性,再強大的極權都阻止不了,於是各類政治犯接踵而至。

極權社會以各種的方式,對政治反抗者設置各種罪名,試圖威懾政治反抗。

中國目前從事政治反抗的人很少,但是為什麼會讓統治者如此草木皆兵欲除之而後快呢?因為這個統治建立幾十年以來,給這片土地和這裡的人們帶來了深重的災難,其災難未必被全民知曉。但是現在的各種切實的對國民的侵犯行動,還有體制內的整體貪腐,已經讓這個統治失去了任何道義上的權威性,唯一可以依託的只有槍杆子威懾,同時在此基礎上的經濟收買,即使收買進體制的未必是真心認可。對於一個完全失去道義上權威的統治來說,確實任何一點風吹草動都可以讓它以非常戲劇性的崩盤,所以才會那麼草木皆兵。

他們任何一個官員被抓,不管官至什麼崗位,官僚體系中的任何人都不會有人站出來發聲,民間也不會有人為他們發聲,只會幸災樂禍當戲看。而不管是前不久的江天勇,還是熊飛駿,還是我,在國內外網路都引發了廣泛的關注聲援,如此他們如何不恐懼?

我希望所有的政治犯和潛在的政治犯朋友,認清自己,我們不是罪犯,我們沒有違反法律,我們違反的是政治條例。而真正有罪的,正是那些以法律的名義在你面前審問你的狗腿子。我們要昂著頭,用目光盯著他們,看他們如何不心虛地完成審查!我們更勇敢地爭取,更勇敢地面對,做一名政治犯,不丟人,是榮耀。

劉爾目 2016年12月15日 13:04

來源:新公民運動

分享到微信

分享頁面

手機分享和訪問:

禁聞網 二維碼

打開微信掃一掃[Scan QR Code],打開網頁後點擊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