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祖康《来生不做中国人》

政治禁书版提供中国大陆政治禁书下载阅读分享,所有跟中国政治、经济、人权、民主自由、文革六四等相关的所有政治禁书下载阅读和分享。
  • Advertisement
本贴由热心网友分享,或收集于网络,如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如发现其它问题,请点帖子右上角的倒三角图标举报该帖。

钟祖康《来生不做中国人》

帖子大话西游 » 2013-02-18 13:42

[01].jpg

二○○六年九月四日,中国三大门户网站之一的网易旗下的网易文化在网上开始了一项中共统治五十多年来最为敏感的调查,题目是:“如果有来生,你愿不愿意再做中国人?”截至九月十五日下午六时的投票结果是,在一万一千二百七十一名投票者中,竟然有高达百分之六十五称来生不愿意再做中国人!选择来世再做中国人的只约有百分之三十五!这个初段投票结果即时引发轩然大波,投票原定于十月十一日结束,但投票连同非常热烈的网友讨论随即于九月十五日被强行终止,而且有关网页也被删除。九月十六日,网易新闻频道主编唐岩及评论频道主编刘湘晖同被解雇。

调查共给出十个选项,“不愿意”和“愿意”各五个。在那百分之六十五称来生不愿意再做中国人的投票者中,有百分之三十七点六是因为“做一个中国人缺乏人的尊严”,有百分之十七点一是因为“在中国买不起房子,幸福离我很遥远”,有百分之七点八称就是不愿意,没有给出理由,有百分之零点七是因为“在中国不能恶搞”,有百分之零点四是因为“在中国看不到好的动画片”。至于在那约只有百分之三十五称来生愿意再做中国人的投票者中,有百分之十八是因为“我爱我的祖国,没有别的原因”,有百分之六点六是因为“中国悠久的历史和博大的文化给我自豪感”,有百分之六点二是因为“我要做龙的传人”,有百分之二点七是因为“我现在过得很幸福,相信来生也会这样”,有百分之六是因为“中国经济发展很快,前景看好”。

被虐狂病患者上亿计

在一个自信可以睥睨全球、号称是英明领导爱民如子的所谓共产主义天堂||中国,居然有百分之六十称来生不愿意再做中国人,这无论如何都是个大笑话、大丑闻,极大的国家机密。特别是,尽管中共几十年来倾全国之力强制全民洗脑和封锁资讯,但依然有百分之六十的人称来生不愿意再做中国人,并深深感受到“做一个中国人缺乏人的尊严”,这确是令我颇感意外,也肯定令中共领导人更感意外,而且面目无光。来自中国的朋友说,他对投票结果不感意外,只对有人有胆量做这个调查感到惊奇。我就希望不是因为他们天真地以为中共领导只想控制人民的今生,不管来世。

当然,说百分之六十的比率高,也只是以中国人的特有标准而言。若按一般文明人的标准,以中国大陆民众被奴役的悲惨程度,按理起码有百分之九十九说来生不愿意再做中国人才算合理。这也提醒我们,在中国,无药可救的被虐狂病患者已上亿计。

如果再看看这些网民的留言,你就看到这些来生不愿意再做中国人的人并非戏言,而是态度相当认真,他们对中国人这个身份感到无限讨厌、无奈、苦涩,对中共领导有咬牙切齿的愤恨。

请细读:“我是上辈子做了坏事才被罚做中国人的,罚做受XXX的愚弄和欺骗的……哭……”

“不用来生,如果现在有机会我现在就不愿意做中国人,我爱中国,但是我无法继续去爱,这个社会正在走向一个极端。”

“中国的贪官比哪都多,两级分化太严重了,如果有可能,现在就不愿做中国人!!!”

“来世做猪,都不做中国人!”

“制度不好,但愿来世的时候,中国是民主制度,我深爱生我养我的地方。但愿那些成天说谎言的人,以人民为敌的人,早日死去。”

“做中国人感觉活着很憋屈。”

“生为中国人,我没有尊严我感到悲哀!中国的文化都是虚伪的文化!我连最基本的生存权都不存在,更不要说发展权了!!!”

“我找不到爱这个中国的理由!请指教。”

“愿意不愿意我还是中国人,但我会叫我的下一代不要做这个国家的人。”

“来生我决不做中国人,这个国家不爱自己的人民,你有没有理由要求自己的人民爱这个国家。”

“为什么不愿意来生作中国人,因为不愿意被奴役是人的本性。”

“我痛恨我为什么是个中国人。为什么生我的土地却要我办暂住证?”

“多少人都是这样,这是无可奈何,命中注定。”

“在我们所住的这个苹果里,发表言论说其他苹果比我们的社会主义苹果要好,属于非法行为。根据这个事实,请问其他苹果是更好的可能性大,还是更坏的可能性大?”

“我都快三十了,没有钱,没有房子,没有女友,一天到晚在工作压力中麻木度日,到公司快三年了,老板没有给我们加过一次工资,物价却在飞涨,我已经没有了年轻时的那些不切实际的梦想,如果我还有梦也许就只剩下期望下辈子不再生在中国!”

“想想自己在中国降生后所走过的五十多年的人生历程,我所经历的不幸,所有同龄人都能够一听就明白:刚刚学会说话就天天喊‘饿’喊了三年,刚刚懂得‘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的意思,就天天喊‘万岁’喊了十多年。再后来,我赶上了伟大的‘改革开放’新时代,却上错了车而被载到一个又一个没有权势的小衙门里,如今成了一个标准的穷人……幸好,中国也有了互联网,我不必像前辈陶县令那样消失在荒野,而能够作为一个现实世界的失败者,隐遁到虚拟世界去打发自己余下的垃圾人生。说来令人可笑的是,我在无望的现实人生中一败涂地,却在虚拟的世界里找到了自认为有意义的生存方式,所以,我真的很感谢发明互联网的美国人。但也仅此而已……”。

实在是字字含悲凝恨。如此彻底绝望的悲号在一个民族或文明当中此起彼伏,这样的一个民族或文明确确实实是彻底失败、原是不该存于世上,涂炭生灵的了,就像其他多个老朽不堪的所谓古文明永远消逝那样。但中国却大抵是靠着惊人的繁殖欲和繁殖力,和长期“无耻当道”( survival of the meanest)和不择手段而得以死拖活拉的苟延残喘下来。这样一个该死而不死、人多势众、论量而不论质的颓败末路文明,是很难再有任何出路的。更坏的是,这样的颓败末路文明,一方面通过贸易全球化扰乱全球的经济秩序,要全球无限量分担中国人的大毒瘤,并以不合规格的中国式劣货残害全球民众健康,而且由于全国民众都厌恶再做中国人,都只希望逃到自由文明的地方重新做人。长此下去,玉石俱焚怕会早于和平演变的实现。

看来,一切都已太迟

这些网友的的悲愤之情,令我想起香港歌手卢巧音的名曲《好心分手》里的经典歌词:

“曾给你驯服到就像绵羊,何解会反咬你一下,你知吗?回头望,伴你走,从来未曾幸福过。赴过汤,蹈过火,沿途为何没爱河。下半生,陪住你,怀疑快乐也不多。没有心,别再拖,好心一早放开我,从头努力也坎坷。”

现在,相信越来越多中国民众的梦想,再不会希望领导人改邪归正,或希望国人重拾失落已久的人性,因为这是没有可能的,而且看来一切都已太迟了。他们的梦想就如这调查中的另一些网民说的那样:

“生在如瑞典、瑞士、奥地利、法国、意大利、荷兰等等欧洲宁静的小国,并且有一个舒适的白领工作。然后一直和家人朋友们幸福地生活到老!”其实,这些地方不像中国,即使蓝领工作也是舒适的。

“我下半辈子很想找个安静有人性的小地方生活,看到亲切的笑脸,过上自然的生活,和不同人种肤色的人打交道,有多元化的文化生活。我恨透了我现在不得已生活在中国杭州,我去了国外回来后,就越来越看不顺眼这里了。”中国人能够终于摆脱做“大国奴才”的虚荣,而宁愿作个蕞尔小邦的自由民,难能可贵。

“我爱我的祖国,爱她博大精深的文化,爱她的历史。但是如果有来生我不想再做一个中国人,因为现在的中国人都带着虚伪的面具,高尚的外表下却是肮脏的灵魂,我要学着辨认每个面具后面的嘴脸,以防被暗剑所伤,在这样一种社会氛围下,人活得太累。如果有来生我想做一个澳大利亚人,到一个坦率的、充满爱心的国度渡过幸福浪漫的一生。”很抱歉,只要你还是迷信中国的文化“博大精深”,你还是不可能深刻反省,你的灵魂还是要在苦海飘零的。
作者:钟祖康
《开放》2006年10号

钟祖康-来生不做中国人 下载
相关禁书:
中国比小说更离奇    
头像
大话西游
禁书达人
 
帖子: 1363
注册: 2011-12-01 13:08
手头现金: 12,997.00

Re: 钟祖康-来生不做中国人

帖子老蒋当年剿匪不力 » 2015-04-22 13:57

司徒華對《來世不做中國人》的一席話
作者: 李大立



更新於︰2015-04-09
陳破空著《不受歡迎的中國人》出版後,引起各方爭議。這一組網上評論包括已故香港民主派領袖司徒華、獨立中文筆會張裕和大陸網友查建國等人。
金鐘兄及各位:
看了查建國兄轉來金鐘兄「中國人,還有沒有救藥?」及各位跟貼,本人無語。但想起已故香港著名民運前輩司徒華先生關於鍾祖康「來生不做中國人」一席話,不吐不快,一來覺得自己有責任將己故華叔的看法公諸於世;二來這也是代表了我的心聲,一吐為快。
記得約是2010年1月25日周日晚上,香港各民主團體,在中環原立法會大樓旁發起「要求釋放劉曉波抗議集會」,發起及參加的團體有香港支聯會、獨 立中文筆會等,會場上響徹激越的粵語民主歌聲:「但有一個夢,不會死記著吧!......」。我與女會員謝少霞代表國際筆會香港中國筆會參加,我並被推選 代表筆會作了簡短發言。記憶中曾在會場邊花壇與華叔有過較深入的交談,其中談及當時在香港影響頗大的香港人鍾祖康暢銷新作「來生不做中國人」,華叔看法如 下(筆者完全贊同):
1、中國人非生來就有這許多劣根性,更非「劣等民族」,漫長五千年文明中直至不久前的民國時代,湧現無數偉大的思想家、科學家、文學家……中華民族 向以禮儀之邦聞名於世,只是近代被馬列邪教入侵,毛痞子「砸爛舊世界」、共產實驗、「文化大革命」才把全民族弄至今天道德倫喪、禮崩樂壞的地步。
2、理解鍾祖康對民族劣根性深惡痛絕、恨鐵不成鋼的心情,但不應採用「來生不做中國人」這種消極逃避的方式來表達,能像鍾祖康這樣有條件移民入籍外 國的中國人只佔極少數,十幾億不能移民的同胞怎麼辦?有志氣有責任感和民族自尊心的中國人不應逃避而應該投身到偉大的民主運動,同時亦即民族復興運動中 去:驅除馬列、復興中華、剷除專制,創建民主,只有這樣,民族才能復興「自立於世界民族之林」,做一個文明進步的優秀民族,到那時,做一個中國人將如今天 做一個美國人一樣令人自豪。
香港李大立 9/4/2015HK
jiaguo zha <[email protected]>2015-04-08: 我講“靠被人殖民或分裂而改國民性是不現實而可笑的”是未來式而非過去式。時代不同了,中國被殖民或分裂的可能性基本歸零。講西化是被殖民,地方自治是分 裂過於牽強。因此改造國民性主要靠制度革新,新文化再造。對中國不分裂而實現一個大國民主我充滿信心。 北京查建國
胡蜂<[email protected]>2015年2月25日(星期三) 晚上8:48
張 裕所言甚是,咱先不說當年被殖民的印度,印度本身如種姓制男尊女卑等等醜聞,為世人詬病。看看民國的上海吧,只是有了租界,上海人視野和意識,甚至是談吐 穿著打扮飲食與娛樂方式都與世界接軌,老客拉便是其衍生物之一。一般而言,上海的“海派”,不僅在形式上,更多的指精神層面,在民國時代,上海在方方面 面,都領先於這個老大帝國。

大一統的分裂與國民性的變異
Yu Zhang張裕<[email protected]> 2015年2月25日寫道:
人性和國民性是兩個層次的問題,前者是指人類的普遍共性,後者只是指某個國家國民的特殊共性,而強調這個分類更在於各國國民之間的不同所在,於是就 歸納出某種國民性是否有利或有礙於制度變更,比如進入更文明的自由民主社會的難易或快慢程度。人性還包括人的天然屬性在內,而國民性只是指國民的社會屬 性,尤其是廣義的文化即文明屬性,與天然屬性方面的人種和種族當然毫無關係。
就共同人性而言,當然可以說全人類都有一致追求,因此無論哪個國家最後都必然進入自由民主社會。但這樣的自信與自豪,並沒有解決國民性研究者歸納 的難易或快慢程度問題,以及是否和如何改變國民性,從而使得可以由難而易、由慢而快的這類實際問題。比如,歐洲人就通過文藝復興改變了國民性,但並沒有改 變任何人性,從而在一定程度上改變了難易快慢的問題,比其他國家率先進入自由民主社會。
建國說“靠被人殖民或分裂而改國民性是不現實而可笑的”,其實本身就不是事實判斷。雖然人們可以認為“被人殖民或分裂而改國民性”的歸納非常可笑 (或可悲、可鄙),但難以否認這是事實歸納——其現實性幾百年來至今仍不斷在證實,而且也是很多人包括建國自己以臺灣、香港為例來證明中國人也具有同樣前 途的現實依據。其實不但華人社會目前只有這一種現實歸納,而且在全世界罕有例外,否則誰能在世界上尤其歐洲以外找幾個,不是“被人殖民或分裂而改國民性” 進入自由民主社會的例外嗎?
印象中至今好像有人只找到唯一例外,那就是日本。雖然日本可以不算是嚴格的“被殖民或分裂”,但誰都清楚,日本的國民性在美國佔領後有極大的改 變,而且是在美國的大量制度移植的條件下改變的,本質上就是人們常說的“文化殖民”。此外,如果根據大中華文化的論點,日本文化本來就是中國文化的流亡和 分裂而來,更說明了大帝國一統天下的國民性要同時改變的不現實性,以及因分裂而先後改變的現實性,其結果實際上就是原來的同一個國民性不斷縮小以至消亡, 新的更多不同的國家及其國民性不斷形成。對於原來的中國傳統文化的國民性而言,即使不算早已分出而不屬於華人的日本、韓國等,現代也已經因流亡和“靠被人 殖民或分裂”產生了兩個新的華人國家——新加坡和臺灣,具有與中國人專制文化下非常不同的國民性,港澳其實也類似,只是在所謂“回歸”後重新淪入“大醬 缸”,前途渺茫而已。但估計任何人都難以不承認,如果讓香港獨立,香港人的國民性不會變得和大陸人有很多根本不同。
我這裏並不主張更不鼓吹“被殖民或分裂”,也不做價值判斷,只是講事實,即歷史和現實是如何展示給我們看的。是否發生“被殖民或分裂”,其實也不 以任何個人或一小群人的意願而轉移,現實問題對於個人只是如果發生該怎麼看,因此決定自己怎麼做。如果我以上所引的歸納不錯,那麼起碼我們可以至少不必那 麼在乎“被殖民或分裂”,既然結果無非是一個大帝國消失,各地獨立後進入自由民主社會的早晚不同而已,就像過去歐洲和現在的前蘇各國那樣,有何不好?比 如,已經在分裂後加入了歐盟的波羅的海三國,比保持過去被俄羅斯同化的國民性當然好多了。
從中國大陸的現有條件而言,“被殖民或分裂”的極端選擇當然不現實,比如達賴喇嘛為首的藏人目前也無此追求,但向這個方向發展到一定程度不但現實 而且必然,那其實就是“西化和地方自治”,這個趨勢一直在發生並發展,因此繼續強化是不可避免的,誰也攔不住。雖然到底最後走到何種程度很難判斷,但是在 道理上與是否走到極端沒有本質差別。
張裕
Feb 25, 2015, jiaguo zha wrote:謝丹兄說得對。中國人與外國人在人性、國民性上的最大、本質、核心的一致就是對自由、平等的追求。我們對這點充滿自信與自豪,因此對中國民主 前途充滿了信心。請不要老拿中國人隨地吐痰說事,多看看幾千年中國人反壓迫,和一百年來中國人前赴後繼追求民主的歷史吧! 北京查建國
謝丹 <[email protected]>2015 年2月25日寫道:中國和中國人,當然有很大的問題。但是,跟西方現代文明社會也並沒有不可逾越的天壤之別。制度之變,是首要需解決的問題。有識之士,應 以更大的耐性,來包容和協調同道中間的各方力量,也更多地開啟蒙昧的民眾,也爭取越來越多的體制內人士。一旦做到這些,就會發現,道路就在那裏,而且越走 越寬。
佐羅(謝丹) 於重慶
jiaguo zha <[email protected]> 2015年2月24日寫道:我是贊同陳破兄觀點的。人性不能治本,治標靠制度來揚善抑惡。中國人劣根性確常令人無奈和感慨,但中國人同樣追求自由、平等,這普世人性引導中國走向光明。 北京查建國
老蒋当年剿匪不力
维权战士
 
帖子: 357
注册: 2013-12-23 13:17
手头现金: 642.00


 


  • 相关禁书禁片:
    回复总数
    阅读次数
    最新文章

回到 政治禁书

国际长途电话 中国禁闻安卓应用 中國禁聞安卓應用 安卓手机禁书 中南海厚黑学
 

在线用户

正在浏览此版面的用户:Google [Bot] 和 1 位游客

  • Advertisement
安卓禁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