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语言偏好: 简体 正體 telegram Icon Facebook Icon Twitter Icon RSS订阅禁闻

中国经济放缓 原因一大堆

2019年03月15日 7:06 PDF版 分享转发

文章转自网络,旨在为读者提供多元信息,文章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和观点。

  

万维读者网林孟编译报道:《外交事务》网站发表胡志明市“越南富布赖特大学”(Fulbright University Vietnam)副教授鲍尔丁(Christopher Balding)的文章说,2018年,中国经历了近三十年来最缓慢的经济增长。的问题主要来自几年前,在某些情况下甚至几十年前作出的决定。

赞助商链接
赞助商链接

中国经济放缓 原因一大堆

的原因不止一个。迅速老化的人口、低落的出生率、美国联邦储备局收紧银根、全球经济放缓等因素,一起为踩刹车。以前中国经济得益于年轻充足的劳动力。但从2012年开始,1979年强制推行的一胎化政策恶果显现,适龄劳动人口开始萎缩。

对工厂、机械设备、办公楼、住宅公寓等固定资产的投资,传统上是中国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但2017年的固定资产投资,已经从2016年占GDP的82%,跌落到71%。鉴于中国的公寓单位有四分之一空置,汽车制造业开工率只略超产能的50%,今后几年固定资产投资预料将进一步下跌。

赞助商链接
赞助商链接

推动中国经济增长的动力近几年正在萎缩。美国利率调升和,可能使这两大经济体脱钩。现在美国一年期国库券的利率略高于中国债券,意味着不再能指望,那些希望从美国低利率环境之外获得回报的投资者资金流入。

2008年以来,中国靠举债带动经济增长。现在,北京这种方式已经达到了极限。中国的家庭和国家债务,已经达到与最发达国家类似的水平,其债务增长速度超过了名义上的GDP增速。这种高债务水平使中国成为负债最多的大新兴市场经济体。庞大债务的大多数并不是由政府背负,而是家庭和饱受高利率之苦的公司负担。所以偿债成本现在比GDP还高20%。相比之下,其他高债务水平国家如日本、美国等,其偿债成本只相当于GDP的低至中个位数百分比。

似乎认识到继续快速举债的危险性,并开始抑制债务成长。2018年底,新的社会融资总量萎缩了15%。尽管中国银行业监管机构想抑制信贷增长的做法可能是对的,但这样做增加了中国的经济困难。

赞助商链接
赞助商链接

中国经济很大程度上依赖中央政府的政策,那是其他经济体做不到的。中国政府正式或非正式的信号,从业务开张到投资场所,给了机构和个人各种暗示。如果北京继续抑制信贷成长,真正的经济痛苦可能降临。

中国政府增加借贷的决策并不令人惊讶。近些年来,中国政府在困难时刻总是靠借贷刺激经济。只要北京政府保持借贷增长快于通常的GDP,经济很可能继续扩展。北京似乎想用更多的债务,换取经济更高地增长。

然而,北京刺激消费的努力却受到了限制。和许多发达国家包括美国相比,中国家庭欠下的债务,相对于收入来说更高。这种情况压抑了消费。一些研究显示,可能要到下一个10年初,中国的汽车购买量才会恢复到以前的水平。甚至一些基本采购,如购买电话和耐用消费品,都将由于工资增长滞后而受到抑制。

赞助商链接
赞助商链接

当经济萧条打击一个民主国家,选民可以踢开执政党。在中国,为这意味着经济衰退可能推翻整个政权,选民不可能有这种选择。但北京当局承受不起经济衰退的风险,宁愿为未来积累更多问题,也不会允许经济增长大幅放缓。中共政府依靠经济能力作为合法性的主要来源,因此不能允许经济出现大萧条。
_(网文转载)

喜欢、支持,请转发分享↓禁闻网责任编辑:赵凌云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