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语言偏好: 简体 正體 telegram Icon Facebook Icon Twitter Icon RSS订阅禁闻

【锺乐伟书评】新韩国人:从稻田跃进矽谷的现代奇迹创造者

2019年03月01日 21:31 PDF版 二维码分享

近年成为全球最具影响力的一队流行音乐(K-Pop)男团组合,叫来自世界各地不同背景的粉丝为之疯狂。在连续两年获得美国Billboard Music Award颁发的「最佳社交媒体艺人(Top Social Media Artist)」奖后,上年9月底他们一行七人也受大会邀请,出席「联合国儿童基金会(UNICEF)」青年议题《Generation Unlimited》会议,席间发表了一篇约六分钟激动人心的演说。其后,他们更被美国《时代杂志》亚洲版,选为2018年的年度风云人物,并成为当月第36期的封面主角,人气一时无两——他们的名字叫「BTS」,中文称为「防弹少年团」。

不少当下年轻一代会说,想挑选出他们心目中今天最能代表著「韩国」印象的公众人物,「BTS」绝对是毫无异议的选择。因为他们主唱的歌曲,虽然大都只是韩语为主,但却不但能唱出韩国时下的心声,甚至可以跨越国界,辐射至欧美以至非洲等地,叫远在数万公里以外的新一代青年人,都纷纷成为他们忠实的粉丝,无私地翻译著他们的歌曲与社交平台短讯。另外,歌曲以外,「BTS」也成就了一直以来梦寐以求希望达成的梦想,就是可以把他们引以为傲的流行音乐,立足在当下最庞大的荷里活音乐市场内,并且取得全球首屈一指的市场,为他们颁发肯定他们地位的奖项。望著这些建树,因而也有人称「BTS」是新韩国人的典范。

赞助商链接
赞助商链接

谈到「新韩国人」这个名词,不其然会令人想到甚么是「新」,而「旧」又是甚么意思?对不少留意并关心韩国问题的观察家而言,韩国从来不是一个容易研究的,皆因它无论在国家政治演变、民族创伤、经济转型与社会文化冲突等面向上,都有著内里数之不尽的矛盾与角力。而且,韩国社会迄今为止仍算是一个未有全盘开放的国家,本地人与的文化圈子依旧存在,隔阂以外非韩国人根本难以深入其社会底蕴下,理解他们内心的世界。所以,在多种外观修饰的包装下,要细致领会「新」或「旧」的韩国实际面貌,绝对是一大难题。

新近翻译成中文,由著名并拥有深厚居韩经验的英国记者麦可?布林撰写的作品《新韩国人:从跃进矽谷的现代创造者》,正好就是那本能够为我们一众非韩国人,可以从文化、历史与社会心理角度,更深入理解从「旧」韩国转化为「新」韩国的过程中,韩国人民内心深层变化的最佳作品。作者麦可?布林自80年代开始踏入韩国,并以记者身份撰写大量有关韩国政治与社会文化的报导文章。后来,他决定定居韩国,亦开始把自己对韩国数十年来的观察,撰写成书。而这本《新韩国人:从稻田跃进矽谷的现代奇迹创造者》就是他近年的新作。

赞助商链接
赞助商链接

作品《新韩国人:从稻田跃进矽谷的现代奇迹创造者》全书分为五大部份,并以「样儿」、「根」、「财富」、「权力」与「接下来」的五大命题,把28篇长文章分类。确实如此,正如书中作者所说,韩国之所以成为他著魔感兴趣深入研究的国家,在于他正好亲身地目睹并经历了韩国过去数十年间最引人入胜的那段历史,亦即韩国由一个只是颓垣败瓦的国家,在短短二十年间可以透过全国总动员的力量参与,建成了犹如外界所说「汉江奇迹」般的经济起飞神话。而在人民享受更好物质生活的同时,他们同样亦以血与汗水,成就了从独裁演变成民主国家的另一个「奇迹」。那数十年的韩国社会变化,可说是从「旧」变「新」,韩国人亦踏进了新时代的开端。

要了解韩国人的内心性格转变,「外貌」与「根源」绝对是两大最主要引入的题旨,也是作者麦可?布林把这两个篇幅放在全书开首两个命题的因由。

赞助商链接
赞助商链接

说韩国人的外观,不是我们直观认为是指他们表面的面孔而已,而是深层次地从国族意识地透视出他们的民族轮廓。如麦可?布林所说,韩国是一个富有国族意识的国家,而他们亦爱以种族区分自己与他人的分野。好像书中引述了一名朝鲜军官跟韩国军官谈起,担心韩国人现在会跟外国人通婚,会破坏韩国人独有的血统,而那位韩国军官却不是如我们所想地,以「全球化世代」作回应,反而是以一句「这只是汉江里的一滴墨水」回答,可见不分南北,韩国人仍牢牢坚守种族这条展露韩国人差异性的底线。

此外,因为多次被外国战事波及,并曾经成为日本殖民地,韩国因而内心世界建立了一份「」心态,也是他们「外观」上的另一大特征。而正因为拥有这种经常认为自己是「受害者」的理解,韩国人亦因而萌生了欠缺自信的外表特质。失去应有的民族自信,韩国人也往往建立了「隐恶扬善」的惯性,只能接受把美好的历史片段,摆放在外国人的眼前,却不能面对民族内部昔日发生过的种种阴暗历史。这种矛盾的包袱,便形成了今天韩国人的民族轮廓模样。

赞助商链接
赞助商链接

至于「根源」方面,争取「独立」一直是韩国人近代最热衷成就的国家根源目标,当然要争取的对象就是其殖民者「日本」。只是,这种「反日」倾向在韩国国族建立的过程中,却出现两种矛盾的心理状态。一是较明显的主流反抗日本侵略的历史,但另一方面日本在朝鲜半岛建立的发展贡献,也有部份韩国人不甚绝对视日本为敌人。这种矛盾,同样在另一条「根源」,亦即「南北韩」的关系上,也能体现出来。例如主流论述是支持民族统一,但同时也有人重提当年韩战时朝鲜军人竟然对同属同一种族的韩国人,能以如此心狠手辣方式杀害。这种难以整理的内心混乱感,其实正好反映出韩国人的「根」,是充满著角力与冲突。

要从「旧」迈向「新」的韩国人身份出发,作者曾经提出「经济奇迹」与「政治奇迹」是两大成功指标。至于第三大目标,亦即「民族统一」能否达成,还是要看往下来两韩关系的演化,才能作下一步的判断。

来源:RFA 版权归RFA所有, 文章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经 Radio Free Asia, 2025 M St. NW, Suite 300, Washington DC 20036 许可进行再版。

喜欢、支持,请转发分享↓禁闻网责任编辑:周枫

热门标签

手机分享和访问:

禁闻网 二维码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