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语言偏好: 简体 正體 telegram Icon Facebook Icon Twitter Icon Google+ Icon RSS订阅禁闻

文革奇葩!女政委被脱光推上楼顶示众(图)

2017年05月14日 9:31  PDF版 分享到微信

来源: 看中国


中共在文革中挑动群众武斗,图为武斗场景。(网络图片)

“武斗”是中共发起的文化大革命期间的特殊用语,指群众运动中的打人、殴斗等侵害人身的暴力行为,被称作中华民族一次空前的大灾难。当年一些参与者回忆当年武斗的骇人听闻的暴力片段,他们杀个人比杀只鸡还容易,在武斗中还把对方女政委脱光了示众。

《中国终结》报导说,1967年,武斗,中国几乎所有城市一夜之间陷入隆隆炮声和枪林弹雨之中。到处都是震耳欲聋的枪声和血肉横飞的场面。

有一天,宫齐领导的战斗队意外捕获到一个重要俘虏,她就是对立派组织的女政委蔺,蔺女生是单独驾车外出才落入对方埋伏圈的。蔺女生同宫齐的战斗队是死对头,双方为争夺市委领导权打了许多仗,死伤许多人。

遭抓捕后蔺女生遭宫齐的战斗队审判,但她毫不畏惧,一张利嘴像飞刀,把那些审判她的男生弄得下不了台。宫齐的战斗队恼羞成怒,不跟她辩论,开始动手打她。打耳光,抽皮带,灌凉水,坐“老虎凳”,但是她绝不屈服。

宫齐的战斗队有些心虚,他们商量给她上更厉害的刑罚,比如烧红的烙铁,往手指甲里钉竹签,灌辣椒水,上电刑,但是宫齐不同意。

女政委尽管挨了打,嘴角淌着鲜血,她还是不断奚落对手:“你们不就这点本事吗?来呀,试试看吧……”

恼羞成怒的宫齐想出一个恶毒主意,他们将女政委衣服剥光,然后推上楼顶去展览示众。当遮掩女政委美丽身体的衣服一层层剥落下来,她从楼上跳下去后自杀身亡。

作家巴金回忆道:文革武斗期间大家都像发了疯一样,看见一个熟人从高楼跳下,毫无同情,反而开会批判,高呼口号,用恶毒的言辞攻击死者。1966年8月,湖北省委召开积极份子大会,省长张体学说,有的人怕运动中死人,我看死人不要紧。你要死怪哪个?我不叫你死,你要死,死了活该。

毛泽东曾对李志绥医生说:“这次怕又要有千把人自杀。现在是天翻地覆了。我就是高兴天下大乱。”

文革忏悔录

2013年4月,年逾花甲的前红王克明撰写一本文革忏悔录《我们忏悔》,其中收集了32位作者的34篇文章,其中有西昌铁路退休职工杨里克的当红卫兵的荒唐岁月回忆。

文中说,1967年西昌地区“造反派”武斗成风。同是“造反派”却分裂成两大阵营。杨里克参加的一派被称为“地总”,对立派则被称为“打李分站”,两派争斗,从最开始的大字报、大辩论、肢体冲突、扔石头、棍棒、钢钎、藤帽,最后发展到真刀真枪的大规模武装冲突。

人命如草,红卫兵们发现杀人的方法和杀鸡差距其实不大,找准颈动脉,稳准狠的一刀下去,血流净生命也就终结。

60年代末某日夜间,杨里克一派5人,驱赶着一个对立派的成都知青,在齐腰深的荒草中走向海河,那知青拚命哀求饶命,说家里还有一个老母亲,他死后将无人照顾。知青站在海河岸边,最终身中数弹,落入水中,杨里克当时没有开枪。知青身体慢慢浮出水面,顺流向下游飘去。

杨里克突然扣动冲锋枪扳机补射,他说当时脑袋发热,不知道哪里来的意念:“别人都开了枪,我不开枪,不是显得我太胆怯了吗?”杀完人后,他们按原路返回,都不说话。中途杨里克哼了一句:“这年头,杀个人比杀只鸡还容易!”

从此杨里克一发不可收拾,冲锋在前,杀了多少人,伤了多少人,他自己也不太清楚。

那段荒诞岁月,杨里克即是害人者也是受害者,最终饮下自酿的苦酒,1977年杨里克被戴上“现行反革命”的帽子,因武斗中杀人被判刑4年。

2008年,他决定在网上写下文章反思成为“非人”的过往。他甚至开始寻找经历相同者:“谁杀过人?网上聊聊……”杨里克说:“大家默默无语,没有议论,没有叹息,这才是最大的残忍。”

他为过去忏悔,希望可以给自己,给那些逝者一个交代。起初,这样做的人很少,后随着网络的兴起,更多的人站了出来,开始讲述、反思和道歉。

中的武斗

文化大革命武斗中血淋淋的一幕,是中华民族历史上的一段惨烈悲剧。作家秦牧这样评述文革:“这真是空前的浩劫,几百万人含恨以终,多少家庭分崩离析,多少少年变成了流氓恶棍,多少书籍被付之一炬,多少名胜古迹横遭破坏,多少先贤坟墓被挖掉,多少罪恶假革命之名公开进行!”

“几百万人含恨以终”?文革中究竟死了多少人?说法不一,无从确定。正如1980年邓小平对意大利女记者法拉奇所说的那样:“永远也统计不了。因为死的原因各种各样,中国又是那样广阔。总之,人死了很多。”

评论已关闭。

手机分享和访问:

禁闻网 二维码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