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语言偏好: 简体 正體 telegram Icon Facebook Icon Twitter Icon Google+ Icon RSS订阅禁闻

【石涛纵横】习近平经济学解决不了经济危机

2018年01月13日 11:23  PDF版 分享到微信

记者/主持人:石涛

应该是前天,看了一个故事,那故事蛮有趣的。它说的是70多岁的一个老人,我一直在找那段视频还没有找到,70多岁的老人在讲他从16岁的时候,就开始被外星人。他是个男的,被女外星人强暴。他到了年过古稀了嘛,70多岁了,他愿意把这段故事,他的人生经历给画出来,他就用笔画。画当时外星人长什么样,怎么强暴他,都画出来了。他说大概跟外星人生了80多个孩子,他里面描绘的大概意思就是一个女的外星人,长得不太好看,但是身材很好,然后这女的外星人只要看着她,就给他看傻了,他就完全失控了,完全不知道自己是谁了,那种生理上的需要骤然高涨,他是以这样的方式被外星人给蹂躏了。但是和那个女的外星人,他没说有多少,因为我没有看到他的原作,但是他说大概有80多个孩子。

类似的故事,我没有看过是男的被女外星人强暴,类似的故事我看过很多,应该是女的人被男的外星人给强暴。但那个状况就是女的地球人她就更茫然了,就是在一种毫无抵抗力的情况下,她没有任何办法。但这种事情大多都出现在它不是在市中心,听了一些故事都不在市中心,相对偏远一些。当然听到这种故事,在北美比较多,但我们没有听到过中国人被这样,欧洲人好像这种故事也少,它集中在北美。但是它共同的特点,我看过那个女的地球人被强暴之后,她去见过她的孩子,在UFO里面,但是她的概念就是她也不知道怎么进入的UFO,基本上人是被操纵的情况下。而孩子跟她之间,同样表现出类似情感的一些东西,可是她的孩子也不会说人话。

所以,在我里,当我看到这种故事的时候,我曾经跟大家分享过,我说你注意到狐黄白柳都是乱七八糟东西附在人身体上,从来没有人附在乱七八糟的蛇啊黄鼠狼,说这个人变成一个驴,变成一个马,说附在驴、马身上,没有吧?都是那些动物附在人身上。

我认识的一个人,很熟了,太熟的一个人,就在我居住的城市里,有一回跟他一块开车,他说,嗨,那旁边是只牛啊。旁边一个开车的老爷们,他说是只牛。我能意识到他说的是另外一个空间。原来在一些工厂,我自己打过工了,认识一个人,那都是在一个班里头上班的。这个伊朗人自己就说,他见过鱼,他说有些人是鱼,有人是驴。我个人认为他没瞎说,那个伊朗人有个特征,说这个单位里谁怀孕了,他一看,他说这是男的,这是女的,什么时候怀的孕,他都能说出来。

你不信没关系啊,咱说笑话。我强调的一点,都是这些东西附在人身上,换个角度来讲,抢人的身体。外星人也抢人的身体,狐黄白柳也抢人的身体。当今的中国江泽民是只蛤蟆,连《纽约时报》什么的都登了,曾庆红是只螃蟹,这大家都是公认的。它们的国师叫王林,王林是玩蛇的,王林已经死了。我那天节目说,你看玩在王林手里面的:江泽民的妹妹,贾庆林、钱学森、吴官正,很多的高官都曾经去过他那儿。有钱的人像马云,有名的人像李连杰,这些都有照片了,女演员就更不用说了,更多了对不对?你现在能看到的,王林跟女演员照像的照片,几乎他一定搂着这女人。搂一个搂仨,没关系,那狐狸还有公的。那外星人弄那个男的,那个男的是没有办法的,那个男的抵抗不了那个女外星人,这东西有一比咧。

这里面共同的特点,所有乱七八糟的用它的本事去窃取人的身体,而人本身却是最软弱的,可以被它们任意蹂躏,但它们不会杀人,它们要人的身体。反衬过来,无论那有本事的王林,还是那有更大本事的外星人,还是那动物狐黄白柳,它们都可以任意把人杀掉,但它们不杀,它们留着你用,你比它珍贵,你比它高贵,你拥有的东西是它们没有的,而对它们而言却是有着无尽的价值。而人呢,现实中的人,却以无神论的概念,任意糟蹋自己千年万年得不到一次的人体,而这个人体,在中国人的祖宗眼睛里——轩辕黄帝的眼睛里——他却能修成神仙。

所以在我眼睛里,跟大家说,2018,是瞠目结舌的一年。放在现实利益上,就是利益喽。利益上就得说利益上的话,而利益的本身,你就看到人的可怜,甚至下贱。

《苹果日报》今天登了一篇文章,是林和立写的,是比较有名的在香港的中国问题专家:《习近平解决不了》。

习近平经济学已经被人拿出来,实际他在大概两个星期之前,政治局本身召开的中国经济会议的时候,习近平有自己一套的说法,所以被称为“习近平经济学”。

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经济思想,这被称为经济学,所以当时被人们看起来比较特别吧,只能这么说。

习近平经济学的核心在林和立的眼睛里就是政治干预经济,实际就变成了跟自由经济本身出现了一种完全对立的说法。我个人以为,他前面冠了一个“新时代”,所以在习近平主政的目前的状况,十九大之后,我们透过他在十九大跟江泽民体系当中之间官员的妥协,人事安排的妥协,而他比较主动的是把“习近平思想”进入党章,而在有关经济管理上,他又拿出了“习近平经济思想”,所以他用“习近平经济思想”和“习近平思想”在党章里的地位,来压制在十九大时他的人员搭配上的这种妥协,所以大家会看起来这叫政治来领导经济。实质他的核心就在于在整个中共中央和中共本身官场层面,习近平拿不下他的官场的官位,也就是说,他完全靠一种共产党式的统治方式来进行控制中共党的内部的权力机构,不是他的人马,而他里面对立的核心思想,就是放纵欲望。

中共官场在8964江泽民上台以来,它是以个体者的贪腐、淫荡作为它整个中共官场的内在的生命核心。而习近平呢,表面上还带着中共的旗子,可是内心里面呢他又以反腐的方式扼杀掉具体人——内心贪婪的自然属性,所以就跟党的利益集团出现对立。而今天中共党的利益集团,习近平没办法选择必须还要使用人家,就出现了今天的场面。

早年如假包换的经济沙皇朱镕基说过,中国假如保不住GDP年增长7%,便会引发社会骚乱。当不成经济沙皇、一直靠边站的总理李克强,后来把“GDP增长安全系数”降到6%,但不幸“中国经济奇迹”在习近平登基前已烟消云散,近年维系经济增长的主要板斧是各级政府、国有企业与获党政支撑的私营企业在基建、国防、房产、社福等领域的庞大投资,但大量投入的后果是债台高筑。

我说了,所有这些屎盆子都给了习近平了,今天习近平就是人家把驴都偷走了,给他留下了一大堆拴驴的橛子,他得把这事处理了,就是今天的场面。

党牢牢控制,央企难盘活。但万众期待的中央工作会议并没有对债务问题开重炮!会议通报说要“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攻坚战,重点是防控金融风险……坚决打击违法违规金融活动”云云。但工作会议有关国务院三申五令的大规模“去杠杆化”(即彻底减少负债)落墨很少。

我们在节目中跟大家讲述过,在他的经济工作会议的工作报告当中,故意回避了“去杠杆化”和债务,而是强调了向外扩展,所以,应该讲,对习近平而言,他的解读,就是今天中国的经济状况,债务状况,他已经没有能力解决了,他面对债务状况只能另辟蹊径。这么说吧,人渴了,要喝水,水也没了,但他渴得很厉害,怎么办?找啤酒喝,他不再谈论去寻找水源,变成改喝别的东西了。我觉得就这么个概念。

当然,习近平经济学一定要提出“新意”。但习的智囊如有传出任副总理的刘鹤最近提出的“高质量发展”只不过是旧酒新瓶!所谓高质量增长无非是发展高科技、加强市场支配资源的力度、处置“僵尸企业”等等。但不要忘记,习近平经济学不会动摇他“党牢牢控制经济”的规条。党的“顶层设置”既然远高于市场的力量。

他现在不敢放开市场,因为市场被控制在中共高层的权贵资本家族手里,他把市场开放了,就等于他把命根又交给了人家。我觉得关键问题是在那儿,根本不是什么市场。现代学者就是市场说市场,社会说社会,他都分着说,切豆腐。但实际人是整体的,我们说了这么一大堆东西,都是来自于人的内在的贪婪和欲望衍生出来的外在的东西,所以你不从人上下手,其它都是瞎掰。而习近平党牢牢控制一切,是因为党的最上层的利益集团可以随时要他的命,而利益集团却控制着这个社会整个经济层面,习近平想自己拿回家,没用,还得仰仗着人家。所以出现这种场面。

中国经济唯一的看点是某些高科技领域,如人工智能、机械人、大数据、生物工程与绿色科技已接近国际水平。但这些高端工业问题也不少。首先,它们出口潜力受到以美国为首的新保护主义打击;而且高科技相对雇用较少工人,解决不了中国越发严重的失业问题。更严重的是,中国是沿用苏联的“社会主义创新模式”,高科技发展依赖大量国家部委与国防系统的投入。

所以它整个状况处于一种猴吃麻花——满拧的状况,这就是他今天说的这篇文章的标题,解决不了经济危机。

我以为,中国今天真正的经济危机是天灭中共走到现实状况,当你抱着共产党的时候,经济危机就存在,共产党解体了,经济危机也就不是问题了。

而中共的权力的做法伸到哪里,因为中共权力的本身代表着允许你最大限度的放纵欲望和满足欲望,它带到哪里,它就会摧毁到哪里,带到哪里就扼杀掉人之初性本善,从而焕发出人的恶的欲望的一面,它就是欲望的动力。

在香港出现了新的状况,英国《金融时报》的文章《香港律政司司长违建风波揭示港府困境》。围绕新任律政司司长郑若骅宅邸违建的争论,突显了政治不和的严重程度。哀叹有才华的人士很少愿意献身公职。

因为你是助纣为虐的,在一个正常的社会,人们认为自己是一个正常的人,非要到你政府里面,为什么要把自己正常的人变成叫高级动物呢?你有什么感叹的?所以高级动物的理念当进入一个正常的人的社会之后,它会吸引那些放纵利益的,放纵欲望的,甭管他有没有宗教背景。这些人一定是唯利是图,出卖良知的。

我跟大家说进了庙宇,进了道观,你是敬仰神明的,结果他带着欲望去,他要神明为他打工,说给你钱了,我刚才给了你8毛8,你怎么得还我8块8毛8,起码等价交换,他跟神仙有交换的概念。说我到神仙那儿磕个头,你得给我娶个好媳妇,那神仙要给你找不着好媳妇,神仙下来给你做媳妇。这就是人的欲望。

但是也同样在那个环境中,有人不愿意把自己作贱,他不愿意屈从于权力,那就看到今天的场面。

香港新任律政司司长郑若骅(Teresa Cheng)豪宅中未经许可的屋顶扩建及其它违反建筑法规情况引发的争议,乍看上去不过是一场典型的杯中风暴。

然而,这场围绕郑若骅宅邸违建的争论,突显了这片中国领土上政治不和的严重程度。北京方面正在加强对这座半自治城市的控制,使得行政长官林郑月娥(Carrie Lam)哀叹有才华的人士很少愿意献身公职。

我觉得这只是很总结性的反映出现实的场面,问题的出现,就出现在中共体制,当新任律政司司长被揭示出违章建筑,要求他辞职的时候,他不辞职,北京人话叫耍赖皮。利益的人见到利益的时候,他一定耍赖皮,因为他已经缺失了人正常的廉耻,而拥有正常廉耻的人,就不会在中共环境下,出卖自己的良知。而林郑月娥说为什么有才华的人不愿意献身公职,他不愿意像你那样任意去糟蹋自己,把自己称为一种,所谓为香港人来献出自己才华的,实际背后却是个人毫无节制的满足自己的私欲。而你又为什么去要求其他有才干的人希望到你这儿来呢?你希望别人都是雷锋,服务自己,所以你同样是贪婪的。

欢迎您发表评论:

手机分享和访问:

禁闻网 二维码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