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语言偏好: 简体 正體 telegram Icon Facebook Icon Twitter Icon Google+ Icon RSS订阅禁闻

法轮功在大连高校洪传的传奇故事

2018年07月07日 18:56  PDF版 分享到微信

法轮大法(也称法轮功),是由李洪志师父于一九九二年五月十三日,在吉林长春正式传出的佛家修炼大法。法轮大法教人按照“真善忍”标准修炼心性,辅之以动作优美的五套功法,又修又炼,性命双修,简单易学,功效神奇。因此,李洪志师父当时被邀请到全国各地,举办五十六期讲法传功班,迅速将法轮大到神州大地。一九九四年三月至十二月,李洪志师父三次来到大连举办学习班、报告会,也将法轮到滨城大连。

(一)大连第一期讲法传功班在外语学院举办

一九九四年三月二十七日,大连第一期法轮功学习班就在大连外国语学院南院礼堂举办,大约六百人参加了为期九天的学习班。此后,学员们很快将法轮大法“真善忍”的美好,和他的神奇功效,迅速传给了亲朋好友,此后,学炼法轮功的人数迅猛增加。

同年七月一日,李洪志师父在大连机车体育馆举办第二期法轮功学习班时,约一千五百名学员参加;十二月三十日,李洪志师父第三次来大连在体育馆做报告时,参加人数已经达到六千六百人。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前,短短五年多的时间,在大连已有十几万百姓学炼,在高校也有成千上万人学炼法轮功。

下面是几位参加外院班学员的珍贵回忆:

1、“我找到师父了!”

一位曾参加大连第一期传法班的学员回忆说:

“一九九三年十月我到山东安丘出差,一天中午,在宾馆客房中,我看见一道银亮的白光奔我而来,并射向我的前额,当时就感到我被一股巨大的吸引力往前拉着,眼前的一切都在飞速的向后移动。这时我又突然看到一位慈悲祥和的佛,我被眼前的真实情景惊呆了,原来这世界上真的有神佛存在呀!当时,我带着惊奇和疑惑跑出去打长途,问我熟悉的人这是怎么回事,都告诉我,见到佛是好事,信佛如佛在。”

“从那以后我开始系统的读佛教经书,还背《道德经》。在气功高潮中我还到不少气功班去寻找,但都失望而归。奇怪的是,无论我参加哪个气功班,总有一位大佛在我身旁,佛很大很大,我只能看到佛脸的一部份。现在看来,当时是师父的法身在看护着我这个迷途中的弟子,慈悲伟大的师尊为弟子们得法回归真的历尽千辛。”

“大连第一期法轮功学习班……第一天,我坐在后排,虽然看不清师尊,但师尊讲的高深法理一下就入我心里,我情不自禁的流着热泪,整个身心沐浴在佛法的慈悲之中,感受到从未有过的清新玄妙,当时还感觉右手背血管里有一个东西被抓了出去,得到了净化。第二天,我坐在前面第二排,准备好录音机等着听课,一抬头不知什么时候师尊已经在讲台上了,这时我猛的一惊,这不是我在安丘见到的大佛吗,这是多少年的寻找,多少代的期盼呀!热泪夺眶而出,边听法边流泪,怎么也控制不住。下课后,我激动的向师父奔去,心里反复喊着:‘师父,我可找到您了!’当时师父正在同外地来大连跟班的老弟子谈话,我冒冒失失的拨开人群来到师父身旁,当时还不知道佛家的合十礼,就伸出手说:‘师父,您好’。师尊打量了我一眼,伸出手跟我握手,这时我望着师父,有一种被定住了几个世纪的感觉,等回过神来后,我二话没说,拨开人群就跑出了礼堂,向着天空和大地喊:‘我找到师父了!我见到真佛了!’多年来佛缘一直牵着我的心,师尊一直在指引着我走入大法修炼。”

2、师尊为学员净化身体展神迹

有一位学员回忆说:师父第一次来大连传法时,我同师父谈到了我的身体情况,我说,“我浑身上下全是病,什么风湿性心脏病、颈椎病……等等,我已经死过去好几次了。”师父当时并没有说什么,不一会,师父起身从我身后经过时,对着我在空中抓了一把,就出去了。回来后,师父问我:“有什么感觉?”我说,“没什么感觉,就是腿有点热乎乎的。”此后,我的心脏病再没犯过,再没吃过一粒药。

一位从事科技工作的学员,回忆当年师尊为她净化身体的神迹时说 “一天,我正在写试验报告,突然头晕眼花、呕吐、不能写字。住院后,脑CT检查诊断为脑血栓。之后几年,病情不断发展,多次住院,又作了多次CT检查,均未查出脑血栓病灶,却仍按脑血栓治疗,最后病情发展到影响走路。后来,经骨科会诊和颈椎CT检查,才确诊为颈椎管狭窄,需手术治疗……”“一九九一年七月九日,由当地(大连)最好的骨科主任主刀做了三至七节椎管减压大手术。”“术后,颈、肩、背严重受压、出现疼痛。核磁检查为椎间盘脱出、凸起、粘连(手术后遗症)。”“真是旧病刚去,又添新病。”“反复住院,终因受风寒后,彻底病倒。各种方法全用上均无效。整天躺在床上煎熬着,无路可走。”

“正当我走投无路时,我有幸参加了师尊来大连传功讲法第一期学习班,这是我终生难忘的日子。那是一九九四年三月二十七日,先生把我从三楼背下来,乘从单位租来的小轿车到讲法班礼堂门口,下车后又背我進去,躺在第一排前自带的躺椅上。我身穿大衣,盖着毯子,围着围巾,一看就是个重病人。

“当师尊走到我跟前时,我就站了起来,师尊叫我坐下,并立即在我脖子上拍了两掌,又在头顶上拍了两下,接下来是清理双肩和手臂。然后叫我站起来走,当我走到台前中间时,师父又为我净化双腿,前后不到两分钟。我在台前走了两圈,在场的很多学员都站起来鼓掌。

“在讲法结束后的学功时间,师尊又亲切的问我:‘是不是脖子好转动了?象上了油一样?’我说‘是’。师尊又说:‘本来也不用手术,遭那么大的罪。要是早,早就好了。’

“当日课结束后,先生要背我。我站起来一走,两条腿轻快了,我就自己一直走出礼堂,乘汽车回家。到家门口,先生又要背我上楼,我说:‘不用,我自己走。’结果,我真的走上了三楼。当时我自己都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这一切太神奇了,师尊神了!现代医学束手无策,连想都不敢想的事情,师尊瞬间就解决了,真是神迹!简直不可思议?! ”

这位学员的先生亲眼见证了这个神迹,从此也走上了法轮大法修炼的路。这看的见的惊喜,迅速在大连百姓中广泛传播,人们争相传颂着:法轮功有奇效!有奇效啊!

还有一位学员参加学习班后,曾经的病、腿关节的四级残废、胃病都好了,真是尝到了无病一身轻的滋味。绝处逢生的喜悦,让他总想谢谢师父,思前想后,就请了一个比较贵重的精致的玉佛像想送给李洪志师父。当他让辅导员转交时,辅导员不收。当时这位学员急得坐在地上哭。后来他才知道李洪志先生根本不收礼,不要学员的一分钱。……这位学员说:“转眼间十八年过去了。如果当年我不是遇到师尊和法轮大法,就不会有我的今天。慈悲的师尊为我净化身体的神迹,至今历历在目。这件事在当地迅速传开,引起很大反响,使很多人走入大法修炼,知道法轮大法是正法。”

赞助商链接
赞助商链接

3、师尊为学员展现大法的神奇与超常

一位学员在听师父讲法时,看到了满天的天兵天将,还有象韦驮菩萨那样打扮的许多护法神,当时由于激动兴奋,流出了幸福的眼泪。这位学员回忆说:“师父讲法深入浅出,博大精深。过去我曾看过一些经书,也练过一些其它功,从来没有听过这么深刻的法理。关于真、善、忍是宇宙的根本大法,关于法无定法和不同层次有不同层次的法,关于生命的来源,关于修炼心性和生命境界提高等等,都是我闻所未闻的法理。其它的功法从来没有把人和人生讲的这样明白,更没有把生命和宇宙讲的如此深刻,师父讲的话句句是天机,使我心灵震撼,师父讲的理字字是天理,直接打入我的心灵深处。这样一部高德大法绝不是其它气功和修炼法门能够同日而语的。”

“听了师父的讲法,使我心里变亮,心胸开阔,生命越来越大,境界越来越高,真是神奇的功法呀,从而增强了我在大法中修炼的坚定信念。……和师尊在一起的时候,我就象孩子一样,什么都讲,什么都问,无论什么问题,师尊都会给我一个满意的答案,无论什么难事,师尊都能给我解开,我深深的感到师尊无所不知,大法无所不能,师尊给予我们的全是美好!”

一位学员回忆说:“师父在大连办的第一期班时,一天,我们几位学员在一起看师父的教功录像带,有的人看到录像上莲花瓣在跳动,一跳一跳的特别好看,但我看不见,很着急。这时,师父走進来了,大家跟师父讲了自己看到的情景。我说:‘师父,我怎么看不见呢?’师父亲切的安慰我说:‘看不见不要紧,现在我让你看看。’师父顺手从桌子上拿一个西红柿在两手中间捂了一下,放在一个饮料罐上,这时在西红柿上就出现一个不大的小婴孩,他一跳一跳的真好看,小婴孩头上还有一股绿色的光束,直通天顶,其实,这小婴孩是另外空间的生命,师父特意给我们展现在这个空间了。”

一位学员回忆说:“一九九四年四月四日,大连第一期传法班结束后,我们送师父去锦州。在我送师父去锦州的路上,师父对我说,其实神每时每刻都在看着人,但人看神不是想见就能见到的。当车开到瓦房店时,路两旁是山,师父指着旁边的山上让我看,只见一些古装打扮的一米左右高的人,我问,‘这些人是谁?’师父说这是当地的土地神,一方土地一方神。我问他们是干什么的?师父说,‘他们就象人世间的居民组长一样,各管一片。’其实,浩瀚的宇宙并不是我们人这一个空间,还有许许多多的空间,其它空间也到处都是生命,只是人看不见,而且许多其它空间的生命都是更高级的生命,也就是古人说的佛、道、神。这件事对我原有的无神论观念是一个很大的冲击,从此我的世界观发生了根本的改变……”

(二)校园里学炼法轮功的人多、效果好、最受欢迎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前,在大连高校校园里,有很多种气功在传,可是,最受欢迎,人数最多的是法轮功。当时,法轮功随处可见,学员们聚集在一起伴随着悠扬的炼功音乐一起晨炼,这在当时成了校园里一道道亮丽的风景线。与此同时,在校园里,看师父讲法录像,定期举办九天学法学功录像班;组织大组、小组集体学法交流;举办一年一度的学法修炼心得体会法会;在校内外开展弘法活动等已经蔚然成风,大法修炼形式在校园里普遍开花。

杨素华,大连数学系副教授,因向学生讲真相,被迫流离失所。后来移民到加拿大的杨教授,在她的“从地狱到天堂”回忆文章中,回忆了自己刻骨铭心的得法经历,当她回首走过的修炼道路,感慨万千的说:“当年法轮功在国内知识界很普及,各大学校园每天早晚都有成百上千的师生集体炼功。但是,早已尝试过各种气功而心灰意冷的我却对此视而不见,直到一场变故突如其来。九六年四月的一天,我收到在中科大念书的儿子发来的近十页的长信。儿子全身疼痛,整夜无法入眠已久,书读不下去了!……我觉的天都塌了!我担心他承受不住而走极端,那段时间我一直以泪洗面,满脑子想的都是为儿子找条活路。

“那天我去学校传达室,见一位女士在炼功,心里感觉很舒服。事后打听,传达室师傅说:‘那就是法轮功,很多人都在炼啊,你不知道吗?’当晚我就迫不及待地找炼功点,后来又请到转法轮……二十多天后,我的身心发生了脱胎换骨般的变化,全身各种痼疾,如萎缩性胃炎、眩晕症等,都不翼而飞了。

“这时我给儿子写信:‘儿子不必惊慌,妈妈已有良方。’我让他再坚持一个月,回来我就教他炼功。一月后儿子回信说,中科大很多老师都在炼法轮功,他已经去学功了……

“七月,儿子放假回家,我去接他。他下车的那一刻,看到他的精神面貌,那真是满天乌云都散尽了!本来儿子在大三就坚持不下去了,可修炼后,儿子以优异成绩顺利毕业,后来又拿到国外名校奖学金,出国继续深造。是师父救了我们全家!对这从地狱到天堂般的变化,我心里就四个字 ——‘师恩浩荡’。”

明慧网二零零四年五月十四日发表的《聚焦大连理工大学》小册子上,在 “致大连理工大学师生及家属”公开信中写道:“谈起法轮功,相信您并不陌生。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前,在理工大学校园里那片静谧的树林中,每天清晨,都可以看见法轮功学员们,伴着祥和的音乐在炼功。”“通过学炼法轮功,身心受益的事例层出不穷。”“几年来,理工大学的法轮功学员,不仅为国家节省了数目可观的医药费,而且他们不断提升的道德境界也深深感染着周围的环境。这一点,理工大学的各级领导及广大师生有目共睹。”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前,法轮功神奇的健身效果,和倡导人们“真善忍”的高尚境界,吸引了亿万人得法修炼。当时东北财经大学炼功点上的修炼人数,也由十几人迅速增加到几百人。这几百修炼人中有教授、高职务干部,有校党委副书记、工会主席、分院长等,还有上百名学生;不但有校内教职工家属,还有校外附近的居民。

孟庆学,曾经是东北财经大学教授、经济研究所所长,是一九九六年初开始得法修炼的。他在一次大连市召开的万人法会上,曾经发言交流说:“我开始听到一位同事向我好时,我没在意,认为不过是一般功法。当又有几位同修,再一次向我弘传法轮功,并在一位同修家放了师父教功录像给我看时,我看到电视上金光闪闪的法轮在不停地旋转,就象宇宙中各个天体在运行一样,当时,就觉的这门功法不同于一般的气功,可能同天体、宇宙有关,于是便产生了修炼法轮功的愿望。通过初次学法 ,认识发生了重大变化,认识到法轮功并不是一般的气功,而是关于宇宙的大法,是往高层次带人、度人的功法。一九九六年三月九日,我第一次参加师父讲法录像班时(辅导分站在大连医学院举办),有亲临其境感觉,头几天就觉的身心舒服 ,身上一些部位发痒,走路轻松。到第七天就出现了较大反应,开始便血,一直持续半个月,从此身体得到清理与净化,曾经患有胆囊炎、胃炎、神经衰弱消失。”他还戒掉了多年吸烟的陋习。

当时孟教授为了把全部精力和时间投入修炼救人,做好辅导站协调工作,提前两年从经济研究所、所长岗位上退休回家。他当时已经是学校的著名教授,具有渊博的专业学识、出类拔萃的教学科研能力,如果不退下来,还可以担当硕士、博士生导师,享受国家级特殊津贴,有名有利。可是他放下名利,心中唯有大法、修炼和救人,义无反顾的走在大法修炼路上不动摇!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大连市薄熙来等人也紧跟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开始迫害。因孟教授曾经是大连市辅导站协调人之一,被大连市“六一零”、公安局等列入被绑架迫害的黑名单。当时,由市公安局某局长带着警察来到学校,并和学校领导一起办了迫害孟教授的九天九夜洗脑班。孟教授虽然受到难以想象的折磨,但是,由于他信师信法,不被他们软硬兼施的伎俩所欺骗,并且慈善的、祥和的和他们讲了九天九夜法轮功好真相。

一九九八年二月,东北财经大学炼功点一百零二人,参加了大连地区辅导站,对二百三十四个炼功点、六千四百七十八人,修炼法轮功后的健康统计调查。调查统计资料显示:

修炼前,这些修炼人中,绝大多数人都患有各种常见病,有的患有解决不了的疑难症。患有心血管系统病的18人次,占16%;神经系统(脑血管)47人次,占27.6%,比重较大;消化系统23人次,占13.5%;呼吸系统15人次,占8.8%;泌尿系统9人次,占5.3%;骨及关节系统20人次,占11.8%;五官科疾患12人次,占7.1%。还有的人修炼前名利私心重,人际关系紧张,有的沾染抽烟、喝酒、打麻将等陋习。

修炼后,身体都得到净化,世界观发生了根本改变,思想道德素质迅速提升。

赞助商链接
赞助商链接

法轮功学员都把“修炼心性”放在首位,即修心向善,按着“真善忍”标准要求做人做事,坚持炼五套功法。使大多数人身心健康、走路一身轻;家庭和睦、邻里融洽、在社会上遵纪守法、工作上精力充沛,兢兢业业,教学科研工作上都完成得很好。并且改掉了抽烟、喝酒、打麻将等陋习。因此,疾病症状完全消失者为72人,占70.6%;疾病症状好转者29人,占28.4%。总体上疾病消失好转占99.0%。

一百零二人每年节省医疗费达13.642万元,人均1337元,医疗费节省数额显著。

在法轮功学员身上还出现很多神奇事,在社会上做的好事层出不穷,比比皆是。例如:袁红存是大连海军舰艇学院修炼二年的法轮功学员,当时他曾经从大连自由河冰下三米深,救出一名掉進冰窟窿的儿童。一九九八年二月二十一日,《大连晚报》报导了他的事迹,学院为他荣记二等功。

法轮大法洪传大连高校期间,有多名校内外专家教授亲身实践,修炼法轮功身心受益,在他们身上都发生过不平凡的经历和神奇的故事;有的教授虽然没有亲身修炼,但他们以身边周围所见所闻的有目共睹的事实,以及看到大法弟子发的真相材料,都发出肺腑之言:法轮大法好。

孙海滨,曾经是大连理工大学机械系副教授,大连市辅导站副站长,他和老伴修炼法轮功后,不仅得到了健康的身体,而且明白了人生的意义,懂得了“真善忍”的伟大内涵,他们以健康的身体、充沛的精力、积极的人生态度,在教学、科研中,积极工作,团结他人,处处以“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迫害发生后,他遭到两次非法关押折磨,从邪恶迫害黑窝回家后,大连市“六一零”等恶人一直监控他、骚扰他,使他经常居无定所,有家不能回,但他依然修炼如初,八十多岁的他,红光满面,走路生风,理智的做着三件事。二零一四年五月,在师父的呵护下,他顺利的来到美国,在宽松安全环境中,继续做好三件事。

在《聚焦大连理工大学》小册子上,还报导了这样一则消息:一日,大法弟子去看望大连某高校退休的一位老教授,落座寒暄后,教授从一个精致的盒子里取出一摞材料说:这都是大法弟子送到我报箱里的,每份我都仔细的看,国家欺骗百姓违背天理呀!古代贤明的皇帝讲“爱民如子”,如今,人们连讲真话的权利都没有,法轮功学员给我们送这些材料,多不容易呀,我从不扔,都存在这个盒子里,经常拿出来看。你们一定要注意安全哪!

(三)几位毕业于大连高校大法弟子的修炼故事

1、“走上法轮大法修炼道路是我生命的最大幸福!”

杨靖霞,一九五七年毕业于大连工学院(现名大连理工大学)化工系,是四川大学建筑与环境保护学院退休老教授,在国际上有一定知名度的世界环保专家。他不仅在学术上颇有建树,而且作为世界环保专家,出访过很多国家。

二零零三年十一月,杨教授被非法关押在成都市看守所11-07室,在恶劣的环境和条件下,老人以祥和慈悲的心态,写下了上万言的文字,向检察院及世人讲述自己的经历,从事实、法律等角度分析法轮大法及大法弟子遭受的无端迫害,并用感人肺腑的真诚劝诫世人为自己选择美好的未来。她在狱中写的万言书中写道:“走上法轮大法修炼道路是我生命的最大幸福”。

“1995年底,正当我想挑选一门最好的气功于晚年练习与研究时,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得到一本《转法轮》。正是这本旷世奇书引导我走上了法轮大法修炼道路,开始我新的人生。第一次阅读《转法轮》时,我就被牢牢的吸引,字字句句都扣我心弦。我意识到自己与法轮大法心灵相通。一口气读完后,我真的有如获至宝的感觉。所以,立即明白,这就是我要找的最好的气功!朦胧中感到这就是我生生世世寻求的带我回归的法宝。”

“通过对《转法轮》的反复学习和领悟,我知道了许多原来不知道的道理。 首先,我知道了法轮大法不是一般的气功,而是真正的修炼,是可以使人提高生命层次的大法,是度人的大法。虽然我当初想练气功的目地只是为了祛病健身,晚年得善终,并不知道世间真有可以度人的师父。而现在,眼前就有这样高超的大法和师父,真令我喜出望外!

“我知道了法轮大法修炼的最高准则是‘真善忍’。这是最高法理,是宇宙的特性。这三个字联在一起,我首次知道,我觉的他完美无缺,无懈可击。任何生命也不敢公开反对他。所以他也是至高无上的;我知道了法轮大法修炼的方式非常好。修炼者就在常人社会中修炼,不必出家,不会影响本职工作,而且还有助于事业的成就;修和炼两个字,以‘修’为主,以‘炼’为辅。‘修’是修心性,自己通过学法去理解和领悟法理,用大法指导自己的思想,修掉一切不好的心,使之符合‘真善忍’,做好人中的好人。这是思想领域的事,所以主要由修炼者自己做。而‘炼’呢,则是为了改变本体,这是一件非常复杂、玄奥、超常的事情,只有师父才能做。

“……我还知道了法轮大法是世界上一切学说中最玄奥超常的科学,而绝不是那些无知的人所攻击的‘迷信’。人类对微观世界的了解是非常肤浅的,用庞大的加速器去寻找到的也只是原子核中的个别粒子,却无法探测到微观空间的景象,而无量无计的庞大生命群体存在于微观空间的事实,人类科学却无法证实。然而法轮大法修炼人从师父那里所获得的一切帮助都是在微观空间实施却又反映到人体的表观变化上显现出来。修炼以后我身体上过去的一切病痛奇迹般的消失了,无病的现象就是一个典型超常的神迹,也是超常科学的例证。任何人世间的医生都不可能使一个人九年不生病!

“在政府支持、赞扬的七年中,我实实在在的修炼了四年(95-99年)。尽管我从未见过师父,也很少参加集体活动,只是自己在家自学自修自炼,却仍然获得了神奇的效果。师父对学员的承诺在我身上都有真切的感受和体现,例如:净化身体,下气机和法轮,灌顶,法身保护 ,消业现象等等。在这修炼的四年中,我确实达到了‘无病一身轻’的状态,就连许多小毛病都不翼而飞,永远告别了病痛,这是多大的幸福啊!而且走路轻快,可与年轻人同速步行。心情十分舒畅,无忧无虑,无愁无苦。真是象神仙一样的自在啊!在工作方面,人际关系日益友好、祥和,在利益面前能谦让,为对方考虑,合作者认为我有值得尊敬的人格力量。技术服务项目也源源不断的主动找上门来,顺利签订合同,个人经济状况也日益好转。我整个人似乎溶浸在法轮大法赐给我的福份之中。我深感自己走上法轮大法修炼道路是我生命的最大幸福!”

2、生活充实而快乐的双胞胎姐妹

潘奇和姐姐潘岭是同日出生的双胞胎姐妹,她俩形影不离,生一样的病,喜爱一种活动,喜好吃一种东西,小学、初中、高中,都在一个学校上学,同时考入大学。潘奇考入大连医科大学,一九九九年毕业,是大连医科大学医院原主治医生;姐姐潘岭考入大连师范大学,毕业后在一所高中教学。

潘奇说:“出生后我经常生病,出入医院都是常事,因为父母要上班,不能经常请假,很小的时候,有病我就自己去医院看病,我就想如果能做一个为别人解除痛苦的医生就好了,一九九三年我在大连医科大学读临床医学,当时社会上有气功热,我们校园也出现很多气功,气功作为一种疾病的辅助治疗方法,被大多数人承认,而炼法轮功的人数越来越多,他的效果最好,也是人们公认的。一九九六年我开始修炼法轮功,感到自己非常幸运,非常高兴,我买了很多《转法轮》,送人看,有人说好,想学,我就送给他们,我的身体也好起来。不用吃药了。”

姐姐潘岭九六年时,被同学不小心撞了一下, 拍CT片确认为腰椎间盘突出,卧床八周,吃药、打针效果不佳,学校提出请假超过一个月要休学。有人介绍法轮功祛病健身奇效,潘奇将同学送的一本书给姐姐看,她看书一周就站起来上学了,而且还参加了长跑比赛。

潘奇回忆:“那年我上大学三年级,我认为这很神奇,我的学校旁边是星海公园,早上有许多人炼法轮功,有的人有很重的病,癌症,结缔组织病,心脏病,多方医治无法改善,修炼法轮功以后也都有奇效甚至痊愈了。给家庭、个人生活带来了很多意想不到的好处。我也很惊喜,中国有这样的瑰宝,修炼人都按真善忍做个好人,人们道德高尚,和睦相处,这真是人间一片净土,修炼法轮功利国利民,对任何国家任何社会都有百利而无一害。”

赞助商链接
赞助商链接

“我与姐姐在九六年相继开始修炼法轮功,那段时光是那样珍贵,生活充实而快乐,大学生活繁忙,每天坚持学法炼功,修炼不但没有耽误我的学习,九九年反而我以较好的成绩毕业,姐姐在毕业后在一所高中教学,那时弟弟也毕业面临分配,我们全家人也都松了口气,妈妈为供我们上学而卖货、進货,操劳的未老先衰,也准备停下来了,我们一家人对未来的生活充满希望。”

一九九九年潘奇大学毕业后,分配在大连医科大学附属二院,全家人都为此高兴。潘奇在医院工作期间,还遇到这样一件神奇事:“我认识的一个阿姨,她在我们的大连医科大学附属二院,做过一些检查,得的是癌症,做过化疗还有手术呀,最后就是,我们医院的医生都对她无能为力(没救了)。”“所有的方法我们都不能再采用了,她回家以后,当我们觉的这个人就是没有了的时候,然后她突然有一天,很精神的来看我,说,我好了,她又拍了片子,那个片子就像她这个人没有得过病一样,她跟我说这件事情的时候,让我非常的震惊,我头一次这么震惊,我就觉的有一个神秘的力量,他在拯救人类,而且,就是说可以解决人们想要解决而解决不了的问题,这就是我也想修炼并开始步入修炼的一个力量吧。”

3、法轮大法改变了优秀护士的命运

周艳波,一九九六年喜得大法。从此,使她的暗无天日的人生重见了光明。她说:得法修炼后,“我知道了人生真正的意义,我活得如此充实……然而九九年邪恶的迫害夺走了我人中的所有,可是它永远夺不走我坚修大法的那颗心。”

“一九八六年七月我毕业于大连医科大学附属卫校,由国家统一分配到大连开发区医院工作,从事临床护理专业。由于童年的营养不良和心灵的创伤造成成年后身体的不健康;婚后的体弱多病更使我苦不堪言;繁忙的护士工作使我难以支撑。那时孩子幼小,家里家外的整天疲惫不堪、愁眉不展。

“正当我身体状况处于最低谷的时候,我有幸得到了一本《转法轮》这本宝书,看完这本书内心受到了极大的震撼,被那深奥的法理所折服,知道了人受苦受难的原因;知道了人应该怎样活着,做一个好人,做一个符合‘真善忍’更好的人。

“伴随着五套功法优美动作的演炼,短短的两个月的时间,我的身心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多年的顽疾如胃肠炎、胆囊炎、胰腺炎、卵巢囊肿、贫血、风湿病、神经衰弱等多种疾病都不翼而飞了。原来不足九十斤的体重增长到一百一十多斤;精力充沛了许多,而且智力大增,看书看报过目不忘。当时有一种感受,如果现在读高中参加高考,一定能考上重点大学,遗憾的是时过境迁。真的连我自己都不敢相信会这么神奇。因为用现在的医学根本解释不通的,然而这是千真万确的。

“丈夫看我变化这么大也很高兴,逢人就讲我媳妇炼法轮功怎么怎么好,并且非常支持我,因我每天下班坐通勤车回家晚,他为了不耽误我集体炼功和学法,他每天晚上都保证在我下班回家之前把晚饭做好,我回家吃了饭能赶上去炼功点的时间。那时虽然时间紧但感觉非常充实、井井有条。由于我身心的巨大变化给家里带来了幸福祥和的气氛。我激动的想蹦、想跳,走在路上象燕子一样轻盈、欢快,真感觉到了无病一身轻是什么滋味。感觉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沐浴在佛恩浩荡中。”

“那时正值医院在扩建,方方面面都在走向正规化,自然工作量也在加大,然而护理人员紧缺,时常加班,只要工作需要我随叫随到,从不计较个人得失。以‘真善忍’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不断净化自己的思想。工作勤勤恳恳、任劳任怨。在矛盾面前找自己的不是,严于律己宽以待人,善对他人不求回报,得到了单位领导和同事的好评,作为开发区医院的元老和大外科的创始人之一,为医院的扩建和护理事业的发展做出了突出的贡献,完成了一批又一批的带教工作,培养出很多优秀护士。曾被评为‘优秀带教老师’、‘优秀护士、先進工作者’等荣誉称号,还多次把‘先進工作者’的荣誉让给了别人。”

“五年多的时间没开过一分钱的药(因为从炼法轮功再没有得过病),为医院节省了上万元的医药费。家里人有病我从不在自己公费医疗上开药给家人用,更不在病人身上带药。有人笑我说:你怎么那么傻,干啥吃啥。我说:公费医疗是职工自己享用的,不包括家属,病人的钱不是我的。我得用‘真善忍’严格要求自己。”

4、得法修炼后的好医生

明慧网二零零五年一月二十三日,“大连医生自述得法修炼和遭受迫害的经历”一文,心明医生写道:

“我从小就喜欢医书,记得在我还没上学的时候,爸爸买了本《赤脚医生手册》,我就经常看。后来考大学,爸爸要我学医,我报的所有志愿都是医学院。我被大连医科大学录取。在校期间,我集中精力学习。二年级时学院开始教气功,我也很喜欢,最喜欢的是太极拳。为了学习更多的气功方面的知识,我查阅了图书馆中所有的关于气功和中医经络方面的书,又看了许多气功杂志,总觉的不解渴,不是我需要的。”

“我以优秀成绩毕业留校。后来我去了鞍钢铁西医院,在那里我被选为第三梯队,一九九四年脱产去党校学习三个月,还公费去广州、深圳实地考察。我的名利心越来越重。身体状况越来越不好。工作不到一年,就开始咳脓痰。我不抽烟却咳脓痰是什么原因?不少同事也都如此,他们说,在医院待得时间长了,咽部就被院内的细菌感染了。我也没办法,吃点消炎药就好了,药一停就又犯。从工作第二年开始,我每年年底都发烧,第一次是38.5.C左右持续1~2天,第二次是3~4天,一九九四年年底那次持续近10天,每天体温38.5~39.5.C,内衣被汗水浸透了一套又一套。即使是用消炎药也不见好,一点食欲也没有,只是懒懒的躺着,心里不断在想,现在我年纪还轻,身体还好,以后病情年年加重,身体会越来越不好,那么总有一天我会抗不住病的袭击,可能用不上几年就会死。”

“一九九五年我开始往大连调转。四月份我在鞍钢体育馆正门旁发现了一群炼功人。优美的音乐、高深的解说深深的吸引住了我,我一直等到他们炼完功,才向领头的打听,炼的什么功?怎么学?他给我作了解答。我觉的还不够,向辅导员借书看。第二天她给我带来一本《法轮功》。我不认识她,她也没问我叫什么名,就放心的把书交给了我。这份信任就使我震动。我告诉她第二天晚上还书。回家后我几乎一宿没睡,把书看了一遍又一遍,真是太好了,太令人兴奋了。我的心情无法用语言形容,我思想深处所有的问题都有了答案!第二天一大早四点我就出门了,去参加四点三十分的早晨炼功,就这样我开始了修炼。第二天晚上我又参加炼功,并把书带去。可我还没看够,又向辅导员续借一天。第三天晚还书的时候我们互通了姓名。这时我才知道辅导员的名字。她建议我看《转法轮》。我麻烦她给我请了一本。这回看得我心花怒放,太好了!我还从来没看过这么高深的书。

“再后来参加集体学法、交流,看教功录像,我的心境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自从得法后,我不再收患者钱、物,不再接受患者吃请。”

经亿万人的修炼实践证明,法轮大法是大法大道,在把真正修炼的人带到高层次的同时,对稳定社会、提高人们的身体素质和道德水准,也起到了不可估量的正面作用。1998年10月20日,中国国家体育总局派到长春和哈尔滨的调研组组长在对法轮功進行调查后肯定了法轮功的健身效果及对社会稳定和精神文明的促進作用。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在大陆发动了一场对法轮功和广大法轮功学员的全面迫害。从那时起,中共媒体长期对法轮功進行造谣、魔化和仇恨宣传。为了不让世人在中共的谎言宣传中上当、受污染、随波逐流,为了制止迫害,世界各地(包括中国大陆的)法轮功学员开始了讲清真相的努力。正面讲清真相,主要包括讲法轮功究竟是什么,“真、善、忍”让个人、家庭、社会受益的真实情况,法轮功在中国大陆受中共迫害的真相。近年来,法轮功学员也在向受中共影响而不听真相的世人揭露中共的本质。

来源:明慧网

相关文章:

欢迎您发表评论:

手机分享和访问:

禁闻网 二维码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