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语言偏好: 简体 正體 telegram Icon Facebook Icon Twitter Icon RSS订阅禁闻

要澳大利亚听话 中国外交官“很嚣张”

2019年04月16日 0:41 PDF版 分享转发

来源: 博谈网 作者: 苏智敏

(博谈网记者苏智敏报道)当局迫害人权、镇压信仰变本加厉,总希望其他国家和媒体的行为能和其保持一样的口径,近期又有新的一例。

在2019年4月11日的中国部例行记者会上,有外媒提问说,澳媒谴责驻悉尼总领馆多次警告悉尼南部乔治河市议会,要求其禁止报纸《看中国》赞助当地新年活动,是因该报纸与有联系,报导质疑此事为中方“干涉”澳内政。

对此,中国外交部发言人陆慷当场要“有关媒体”不要与法轮功有任何关系,停止发表“涉华虚假言论”。

陆慷的发言被意大利宗教社会学家马西莫.英特罗维吉(Massimo Introvigne)批评为“很嚣张”

比“干涉内政”还严重

马西莫.英特罗维吉曾在意大利外交部设立的宗教自由观察站担任主席,他还自行创立新兴宗教研究中心(CESNUR)并担任主任。意大利媒体《寒冬》在4月14日刊登他的这番评论

英特罗维吉在文中指出,11日中国外交部例行记者会的目的,基本上就是要告诉澳大利亚:对于被中共定为“邪教”的团体,外国不应接纳,也不应与其有任何形式的合作。他直言,这样的记者会在中国外交史上“鲜有先例”。

文章续指,陆慷要求澳大利亚各界不得与法轮功合作,因为法轮功是被中国政府“依法公开取缔的组织”,“中国驻外使领馆提醒驻在国有关方面认清‘法轮功’邪教本质,不要被其误导和利用,这是完全正当合理的行为,同‘干涉内政’毫无关系。”英特罗维吉批评中国表现得很嚣张,令人感到不可思议。

这篇评论文章的标题〈中国正告澳大利亚:我说他们是邪教,你就不能与之合作!〉也颇有凸显中共当局“很嚣张”的意味在

英特罗维吉指出,事实上,这比“干涉内政”性质还要严重。“中共是无神论政党,却宣称自己有权确定哪些宗教属于正教,哪些属于‘邪教’,被其定为‘邪教’的团体就会列入‘邪教’名单,遭受残酷迫害。而如今,中共变本加厉,竟然宣称外国政府也应同意其对‘邪教’的划定,并在各自国家采取相应措施。”

文章最后指出,中共应该知道,现代民主的世俗国家并不歧视“邪教”,他们不会抓捕所谓的“邪教分子”,更不会对其施以酷刑或将其杀害,但中国则不同。很显然,民主国家是不会向中国请教哪些人是“邪教分子”的。

从无任何法律依据

澳洲广播公司(ABC)在日前揭露独立华文报《看中国》因对中国多所批判,中国领事馆连续两年施压澳洲地方政府,要求他们将这家报纸排除于新年活动外。事件曝光后,使中共政府长期干涉澳洲内政一事受到议论,也引发上述中国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的“攻防”。

澳大利亚学者韩家亮在事后向美国之音表示,陆慷对澳大利亚媒体的激烈批评是基于中国中宣部管理媒体的模式。这模式反应出的言论就显得“很嚣张”,马西莫.英特罗维吉在文中谴责意味十足,并指出中共政权与民主国家的差别。

他还同时道出十分讽刺的一点:一个主张无神论的政党,却认为自己有权判定哪些宗教属于正教,哪些属于“邪教”。

结合打坐等5套缓慢功法,并以“真、善、忍”作为言行指导的法轮功,在中国传出后,让许多人得到身心健康,使其在中国社会广泛流行开来,发展到有上亿中国人学炼此功法,也成了中共系统控制之外的一个最大规模的群体。快速的发展规模让前中共领导人江泽民感到害怕,因此在1999年7月20日下令开始镇压。

今年是法轮功被迫害20周年。这20年来,据海外独立媒体明慧网的不完全统计,已至少有4296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而造成成千上万家庭家破人亡的镇压政策,竟没有任何法律依据。

多年来,很多维权律师发现,从1999年开始镇压以来,从民政部通告到公安部通告,再到全国人大的决定以及之后两高院的司法解释,均没有定性法轮功是“邪教”。

江西维权律师郭莲辉曾向媒体指出,据公开的资料显示,法轮功是“邪教”的说法最早来自1999年10月25日法国《费加罗报》记者采访江泽民时,这位中共前党魁的一言之词。因此,中国媒体一直以来都是在重复江泽民为镇压法轮功的说辞,并非法律明文。

北京维权律师莫少平也曾表示,“法轮功是邪教”的说法仅在两高颁布司法解释的内部通知里出现过,但这一内部通知本身并不符合中国立法的规定。

2014年中共当局曾列出一张所谓“邪教”清单,但法轮功并没有在这名单里。维权律师江天勇当时在推特上痛批:“无数修炼者被跟踪、抓捕、关押、抄家、劳教、判刑、关洗脑班等等,但却居然不在14种所谓邪教名单里!这么多年残酷血腥打压的法律依据何在?!”。

江天勇还在推特上尖锐的指责中共当局:“其实,在任何法治国家,世俗政府都无权认定所谓邪教,除非政权本身就是邪教!”

喜欢、支持,请转发分享↓禁闻网责任编辑:周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