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语言偏好: 简体 正體 telegram Icon Facebook Icon Twitter Icon RSS订阅禁闻

胡耀邦过世未有结论 引爆民怨

2019年04月16日 12:21 PDF版 分享转发

学生自发悼念。图为北大大学生在三角地抄阅大字报。(档案图片)

1989年4月15日星期六

胡耀邦4月7日晚接到的会议通知单,尽管身体不适,仍不听妻子李昭不要与会劝告,拿笔在会议通知单“到会”一栏打了个勾,因为会议主题是他历来所重视的教育。

4月8日上午9时,局会议在中南海怀仁堂,召开讨论“中共中央关于教育发展和改革若干问题的决定”草案;会议不久,胡耀邦觉得胸闷、心慌、头昏、腿软。

40分钟后,胡耀邦自知撑不住,站立举手对主持会议的中共总书记赵紫阳说:“紫阳同志,我请个假…”。有人问:“耀邦同志,是不是不舒服?”他身子摇晃着说:“是啊!可能不行了。也许是心脏的毛病。”

赵紫阳大声问:“谁带了急救盒?”政治局委员、上海市委书记江泽民说:“我有。来北京前医生给了我一个盒子,可是我不会用。”约10多分钟后,在中南海值班的中央保健处长牛福康和医生们赶到,初步判断是,病情十分危急,就地进行抢救。

为不妨碍抢救工作,会议改到勤政殿继续进行,中央书记处候补书记、中央办公厅主任温家宝留下指挥抢救。上午11时半会议结束前,温家宝向与会者报告抢救和诊断情况:心脏下壁和后壁大面积梗塞,病情危重,医生建议,待病情稍有缓解,转到医院继续治疗。

4月9日上午,胡耀邦苏醒过来,因严重的胸闷、胸痛和导尿失败而烦躁不安。4月15日是发病的第7天,即将度过危险期的胡耀邦清晨醒来后心情很好,家人帮他在床上洗脸漱口,喂了些西瓜汁。他斜倚在床上等着吃早饭。

几分钟后,心电监护仪上的心电图波形突然急促跳动,峰谷状的心电波形作了一个短暂停顿,忽然耀眼一闪,便冰雪消融般地坍塌下来,化作一条碧绿晶莹的水平线。

胡耀邦痛苦地大叫一声“啊…”被秘书李汉平握着的手突然松脱,头部猝然转向一侧。医护人员赶来急救,已无济于事。

当日上午,政治局常委会开会决定:胡耀邦治丧活动由中央办公厅负责。温家宝负责起草讣告,对国内,今晚可发消息。

原来不同意对境外发布消息,经与会新华社副社长郭超人力争,同意向境外发一条简讯,由他当场写就。中午12时20分,新华社向境外发了只有80个字的胡耀邦逝世简讯。

由于1987年初,胡耀邦在保守的中共元老以“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不力”等政治原因逼迫下,辞去中共中央总书记职务,他的猝逝在社会上引起强烈反响。因此,讣告的播出和追悼大会的转播也一波三折。

同日下午,北京一些高校学生会、研究生会决定成立胡耀邦治丧委员会,准备在校内设灵堂,派代表到胡耀邦家吊唁。

北大学生抄录悼念胡耀邦的挽联和文章。(档案照片)

北京大学不久出现发泄不满情绪的标语、挽联、大小字报,例如:“不该死的死了,该死的却没有死。国家不幸,人民不幸,民族不幸。”

晚间7时,中央电视台播出“中国中央委员会讣告”,宣告胡耀邦于1989年4月15日晨7时53分逝世,享年73岁。

晚上7时40分,天安门广场纪念碑前出现第一个悼念小花圈。北大、清华、人民大学、中央民族学院等十多所高校师生,不满讣告未对胡耀邦1987年下台一事作出,大字报和挽联强烈地表现此情绪。

挽联有:“是一身硬骨,是满腔真诚,岂有寿终正寝;这满目苍凉,这一手遮天,能不心肌梗塞”;“一生不自保,千载有英名”;“盼复出重整旧河山,不想英才早逝;想今朝你我肩重负,但愿耀邦安息”。

胡耀邦逝世的消息在官方公布前已迅速在北京传开,且传言他与李鹏在政治局会议上就教育问题发生激烈争论,导致心脏病发,是被气死的。

至于邓小平,当时则在家中与孙儿嬉戏,特邀摄影师、杨尚昆的儿子杨绍明拍摄,其中一张照片后来公开发表时注明了摄影时间:1989年4月15日。

89年4月15日胡耀邦逝世当天,邓小平邀请杨尚昆长子杨绍明到家拍摄与孙女玩乐的休闲照片。说明邓对自己最忠心部下之死没有悲伤之情,在4月25日的谈话中还大批胡耀邦。对赵紫阳也是冷酷无情。图说八九六四 pic.twitter.com/Z97Iaoy3HT

吴仁华(@wurenhua)2014年4月29日

(转载:中央社,有删节)

来源:大纪元

喜欢、支持,请转发分享↓禁闻网责任编辑:石方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