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语言偏好: 简体 正體 telegram Icon Facebook Icon Twitter Icon RSS订阅禁闻

中共威胁构成对美国的第五次生存威胁 方伟专访金里奇

2019年11月13日 13:31 PDF版 分享转发

对于现在的威胁看作是对美国的第五次威胁。在独立战争、美国内战、第二次世界大战和冷战之后,美国第五次面临来自中共的生存威胁。

:中共的威胁构成了对美国的第五次生存威胁。

最近美国著名保守派人士、前国会议长纽特·金里奇(Newt Gingrich)的新书《川普对决中国:面对美国的最大威胁》(Trump vs. China: facing America’s greatest threat),阐述了他对统治下的的看法,和为什么他认为中共的崛起对美国的持续繁荣与安全构成了最大的挑战,以及美国的应对策略和计划。他的这部书引发了各方关注,10月22日一面世便已经成为纽约时报畅销书。

金里奇是共和党籍政治人物,曾于1995年至1999年间担任美国国会众议院议长,是美国国会历史上最具权势的众议院议长之一,是2012年共和党总统候选人。他也是一位历史学家,被认为是当下美国最注重经济、社会、政治和安全事务的保守派领袖之一。10月29日,金里奇来到南加州大学,面对青年学子作出主题为“美国面临最大威胁”的精彩演讲。他以自己的亲身经历,讲述了他对中共极权统治理解的转变。

希望之声》资深节目主持人方伟对金里奇进行了专访,本系列文章将陆续为您呈现这次专访的精彩内容。本文(使用第一人称)呈现方伟对金里奇新书的观感和对相关问题的思考。

(接上文:方伟谈金里奇(6):香港问题对中共来说是一场不知如何对应的灾难)

构成美国面临的第五次生存威胁

金里奇的这本新书你如果去看的话,正文大概300多页。我都看了,我想给大家分享一下我印象最深的地方。

其实金里奇对于现在中共对美国的威胁,他看的是相当重的,在上次节目中我谈到,他把它看作是对美国的第五次生存威胁。前四次是什么呢?

第一次就是美国独立战争。当初那是面对大英帝国而争取独立的一个过程,如果那一仗输了,当然美国就不存在了,会仍然是个英属殖民地。第二次是美国的内战,又称南北战争。如果那一仗南方赢了的话,那奴隶制就会在美国延续很长时间,也不会是今天的美国,或者说不是林肯所影响下的美国,它会深刻影响美国的今天。第三次生存威胁就是第二次世界大战。面对纳粹德国那么强悍的意识形态和其那么强大的军力,如果纳粹德国和日本联手赢下世界的话,今天的世界秩序包括美国也不会是这样了。那么第四次就是美苏冷战。当苏联共产阵营在全世界推进的时候,如果在冷战中美国选择馁靖或者是退让,或者最后输掉冷战的话,那当然现在就是一个共产主义笼罩全球的一个状态。

金里奇把现在中共对美国威胁的严重程度等同前面四次,就这么严重!他说:我们面临的是一个美国的生存(Survival)问题,因为中共从高科技、贸易、智慧产权的偷窃,方方面面,就象“水漫金山”一样,象围棋布局一样地在全世界扩张中共的地盘和它的力度,而且关键是中共有一个企图心,就真的要把美国取而代之。

彭斯演讲表达了对中共附有条件的不脱钩:中共必须尊重美国的价值系统

如今美国政界、在华府里,现在有一个很强的声音,起码是一派的声音,叫做「脱钩论」(Decoupling),就是美国我可以不跟你中共做生意,我也OK。副总统彭斯在三个星期前所做的第二次对华政策演讲中,他讲了这样一句话,他说:我们是不是要跟中国脱钩呢?他说:我们很响亮地说,不是的(Resounding No)。这么看,「脱钩论」只是一个边缘门派的看法,是不是这样呢?

以我对美国的观察,我觉得上一次彭斯的演讲虽然没有说得象第一次那么硬,但是彭斯在伸出一个剩下的短短的一节橄榄枝,也就是说,中共如果接住这个橄榄枝的话,在贸易协定上双方走向一个和解,那么以后不要再象之前的那样又偷又抢这种手段的话,那双方以后还有善解之处;否则,如果这次橄榄枝不伸的话,在我看来川普当局、美国政府往下就会比之前做的更加强硬。其实彭斯所讲的不是要脱钩,但也是有条件的,强调中共必须尊重美国的价值系统。

美中对决实质是与中共的对决,美国政界剥离得很清楚:中共不是中国

我在这里想提醒我们的读者和听众朋友们,美中关系的对立,可能已经超越我们所感受到的,我们会觉得贸易战嘛,吵吵架、争一争,这个钱是你的那个钱是我的。其实不是这样的,而是象金里奇所说的。金里奇其实是很影响川普的一个人,他其实等于就是一位国策顾问一样的人,他思考的都是很大面的,叫做国策(National Strategy),所以他代表着这样一个思路,这是我想讲的第二件事情。

金里奇这本新书叫做《川普对决中国》,其实他在不同的场合,包括在这本书里,他都已经说出了一个重点,他说:我们不是针对中国人民,中美之间目前的竞争,或者是一个对决,它不是两个文明之争,也不是两个民族之争,不是的。为什么呢?

他说如果中国的政权现在变成一个良性政权的话,所有这些手段,我们这些做法都不会拿出来了,就没有这样的紧张关系。从这个角度来看,他所说的这不是两个文明之争,也不是两个种族或者民族之争,其实就是他一直说的,我们对中国人民是非常友好的,中共和中国要区分开,我们是把它分得很清楚的。其实包括很多现在在华府的人,了解中国很强的人,其实都是很热爱中国文化的人。金里奇从1958年他十四、五岁的时候就开始研究中国。这里有一个很重要的概念:就是中共和中国区分开的问题。美国政界把它剥离得很清楚。

华人当如何自处:分清中国不是中共,保持民间角色,远离中共

其实对华人来说,我觉得很多华人倒不是太清楚:有区别吗?中共、中国,中国政府,中共政权,又有什么区别吗?听到这些以后,从感情上觉得都是一回事,所以你骂中共跟骂我都差不多的。

但是你换位去想一下,在美国人来说,一个人他觉得共和党不好,有很多人现在骂共和党,但不意味着他反美;或者一个人认为民主党不好,他不意味着他反美。但在中国,不知何故我们就形成了一种概念,你骂就是反国家。这其实是中共几十年来系统地把它绑在一起,从小学生就灌输党、国家领导人,什么都是党和国家,党、政、国家、人民都混作一团。其实在金里奇看来,或者在美国今天的当政者看来,他们的看法是撕得很清楚的。

我觉得华人在这个时候如何自处,是个非常值得探讨的话题。我们自己如何自处?我觉得就是得按照该分清得分清,所以我们和中共专制政权要保持距离,包括它的使、领馆,它以后都会陷入嫌疑之地的。所以我们要保持一个民间的角色,为中美两国美好的共同未来去起作用,其实我们是可以起很好的作用的。就像金里奇讲的,我们都希望为下一代创造更好的社会。

川普最大成就:第一个与旧权威决裂、向中共迎战的总统

一位其父母为躲避中共迫害,1998年从上海移民美国的华裔学子,在金里奇演讲后提问说,知道金里奇和川普总统关系密切,川普总统目前正在和中共进行贸易谈判,面对一个在谈判桌上诡计多端、同时迫害人权的邪恶政府,美国应该如何对抗?

金里奇回答说,他认为目前就是对抗的开始,川普最大的成就是:他是第一个与旧权威决裂、向中共迎战的总统。他认为这是因为川普作为一个商人,当他听到奥巴马总统的国家情报总监说,美国每年因知识产权被盗损失四~五千亿美元时,他认为这不能再继续下去了!川普开始时不一定(对中国问题)有全面的理解,但他非常谨慎。金里奇认为,川普希望达成第一个协议,当然他明知这是不够的,他必须再争取第二、第三个协议;国会更有可能(对中共)继续施压,继续提出人权问题。

美国对决中共的策略包括对人权的表态,那是对独裁政府的致命威胁

金里奇认为美国对决中共的策略应该包括:向中国人民伸出援手,指出我们认为每个中国人都应该拥有上帝赋予的人权,包括加入气功团体的权利、讲真话的权利,而这种表态,就是对独裁政府的致命威胁。

他建议美国人去中国大陆时,在享受中国文化人文之余,可以仔细观察周围,就可以看到监视摄像头的数量,可以感受到人们跟你说话时的小心翼翼,你就会有感受,就会感受到这是一个怎样的社会。

加州政客把加州从21世纪带回到了19世纪

金里奇表示,来到加州让他感到震撼的是,这里的政客已经开始把加州变成委内瑞拉了。两百多万民众被断电,而且是重复发生。在美国,就是看怎么做可行、怎么做不可行。美国体制的精英人物,就是实用主义,就如美国最有影响力的哲学家和心理学家威廉·詹姆斯(William James)所描述的,美国的独特之处就是实用主义,也就是你找出可行之道然后就付诸于行动。加州的政客不明白,把树下的那些落叶干支除掉就可以防止火灾,他们不明白如何设立规则来激励电力公司更新输电线,以免引发火灾。他们是挺愚蠢的。

过去10-15年来,加州政客把加州从二十世纪带回到十九世纪。一方面,不允许用塑料吸管,会伤害海洋;另一方面,旧金山政府每年却把数百万个针筒放到海洋里。如果我是一条鱼,我宁愿对付吸管,也不愿意对付针筒。任何在社会主义、共产主义国家生活过的人都会告诉身边的朋友,你相信社会主义/共产主义?你是傻子吗?任何人相信的话说明他很无知,因为只要去看看那些国家就知道了,社会主义就是把权力给政府,而政府是不可避免地会腐败,最后就是贫穷的人被毁掉,而只有政府里一小部分人过着舒适的日子。

来源:希望之声制作人方伟、记者馨恬采访报道

喜欢、支持,请转发分享↓禁闻网责任编辑:叶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