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语言偏好: 简体 正體 telegram Icon Facebook Icon Twitter Icon RSS订阅禁闻

记一次家长开放课

2019年11月22日 6:51 PDF版 分享转发

文: 中国大陆弟子/明慧网

我是一九九八年跟随妈妈走入大法修炼的。在大法的中,为我承受的太多,自己得到的太多,千言万语都不能表达对师父的感恩。我就以自己在二零一八年,承担课任务的一段经历,与大家分享在大法修炼中的幸福与美好。

一、法理入心,转变观念

我是一名小学教师,工作十三年了。作为一名教师,不仅要完成日常的备课、讲课、帮学生批改作业的任务,还要承担一些作研究课的任务,如:市、区教研课、接待课、家长开放课等。

随着从教时间的推移,我对于领导安排的作课任务有一些抵触情绪,内心不想承担这样的任务。我知道这样的想法是不对的,努力向内找,发现我有一颗为私为我的心:工作已经十几年了,对课的教案很熟悉,讲课想照搬教案就行了,做研究课需要创新,我不想创新,我有一颗懒惰的心。

作研究课需要一遍一遍的试讲,我们叫作“磨课” 。“磨课”过程中,对每位老师来说都很煎熬。对学生進行一次一次的课前调研、数据分析、教案一遍一遍的修改、试讲。有时精心准备的教学设计在“磨课”过程中,学生不接受,课堂效果不理想,就要推翻教案从新设计。作一节研究课要占用很多时间和精力,体力和脑力消耗很大,我认为太累了,我发现自己有怕吃苦的心。

我所在的学校社会关注度高,领导期待高,家长期待高,教学要求严格。作研究课“磨课”过程中,不管自己付出多少,课堂教学效果不理想,领导不满意就会被批评,而且当着很多的面,不留情面。因为自己有过这样的经历,“当众出丑”的滋味太不好受了。我有怕被领导批评的心,还有怕被同事嘲笑的心,而且对领导还有怨恨心。这种负面情绪干扰我很长时间,工作时内心不踏实,怕见到领导,怕领导给我安排任务。

我加强学法,学法时努力做到字字入心,在法理中提升修炼状态。师父的法点醒了我、激励着我。针对作研究课,我也進行了反思:领导让我作课,就是信任我,这不正是魔炼意志、提高心性、展现大法弟子风貌的好时机吗。我应该用善心对待每一个人,我怎么能对领导有怨恨情绪呢?

心里装着师父的法,在日常生活中,我努力抓住“为私”的观念,转变观念,遇事学会先替他人着想,自己的心态在发生变化,自己的课堂在发生改变。二零一八年,领导安排我在五月中旬的“家长开放日”活动中,承担“家长开放课”任务,这一次我欣然接受,心里没有任何抵触情绪,认真备课。

离“家长开放日”还有一周的时间,我的眼睛突然开始红,先是左眼,后是右眼,眼睛里有灼烧的感觉,不时还有黄色的液体从眼内流出来。开始,我心里有些不稳:还有一周就要上家长开放课了,我眼睛这样怎么上课呢?但我马上想到:我是修炼人,师父已经把我的身体清理干净了,怎么会有病呢?这一定是旧势力制造的假相,干扰我。向内找,反思这周妈妈给我提出修炼上的问题时,我心里不接受,生气了,我没有做到忍,更没做到善,让旧势力钻了空子。我跟妈妈说了我的情况,妈妈鼓励我不承认旧势力安排,好好学法、好好工作。我加强发正念清除干扰因素。上班了,我的眼睛还是红,但也有所好转。我心里虽然不承认这是病,但学生如果看到我眼睛是红的,也会告诉家长,引起不必要的误会。我就找到校医,看看这种情况怎么处理?校医建议我到医院开具不传染的证明。领导安排同事先帮我代课,让我去医院检查。医院八点上班,我八点半还有课,我就赶紧赶到医院,心里求师父加持,让我能正常上课,不给同事添麻烦。我顺利的挂了的号,没有等,医生就帮我会诊。医生用仪器照了我的眼睛,检查后,说是慢性炎症,不传染,帮我开了不传染的证明。这样,八点半前我顺利的赶到学校,没有耽误上课,同事们也为我松了口气。

周三早上,我想:下午没课,到图书馆看看书,顺道歇歇眼睛。我这一念还是承认“病”的存在,还隐藏着一颗求安逸的私心。结果,早上,我刚到教室,准备上课,同事就跟我说:她这两天准备“家长开放日”,很晚才睡,身体有些低烧,今天早上流鼻血了。她想下午到医院看看病,请我给她代班。我心里想:自己是大法弟子,身体没问题,就毫不犹豫的答应了同事的请求。这一次,念正了,第二天眼睛一点事都没有了,我心里特别感谢师父帮我排除“病业”干扰。

二、纯净内心,传递善良

“家长开放日”的早上,我准备好教具,心里默默的过教案。上课前,内心还是有些紧张,甚至有一些怕,因为每节课家长都要给上课的老师打分,我怕家长给我打不好的分数。我认识到这是名利心,我纯净自己的内心:我要对学生真诚的微笑,真诚的表现,不为名、不为利,就是要把大法弟子的善传递给我的学生、我的学生的家长、我的同事。

走進教室,我仿佛感觉到师父在教室里下了一个大法轮,大法轮在教室里转,我的心一下就踏实了。

开始上课了,课堂引入环节的问题比较简单,我看到小刘忐忑的举起了小手,小刘的父母很忙,他从小由爷爷、奶奶带大,父母与他交流少,对小刘的教育通常就是打骂。今天小刘的妈妈来了,我看到小刘特别想向妈妈展示自己努力的一面,我微笑的叫起了小刘,他回答了问题,不大自信,我说:“你回答的特别棒!以前的知识都记的,在家里妈妈一定特别关心你的学习。”小刘点点头,微笑的坐下了,小腰板也挺直了。

接下来的问题开始有梯度,小吴的思维比较发散,回答问题超出了我的预设,我肯定他:“谢谢你的答案,你又帮老师和同学们打开这个问题的另一扇窗。”小吴自信满满的坐下了。

小唐是一个注意力比较分散的孩子,听课过程中,往往别人都答了这个问题,他还要重复一遍。这次上课,我准备环节小结时,问问孩子们还有没有其它方法,小唐又高高的举起了小手,我请他补充。他坚持要到讲台上向大家说出他的想法,我请学生耐心的听他说完,结果他还是把以前学生回答的答案重复了一遍,我摸摸他的头说:“你一定觉的这个方法很重要,想带着大家再熟悉一遍。”他骄傲的点点头,在场的家长看到孩子天真无邪的样子,也都笑了。

小雯爸爸一直在国外工作,课上的一个环节,我用小雯爸爸从国外带来的教具,進行教学,孩子们感觉很新奇,小雯也很自豪,家长们也鼓掌表示感谢……就这样,一节家长开放课在赞美声、鼓励声、笑声、掌声中结束了。

在评课环节,小程的爸爸先站起来,他感动的说:我家的小程内向,这次开家长会前我也很紧张,但我看到孩子主动参与了课堂发言,我很感动,感谢老师的鼓励!其他家长也纷纷表示:老师有耐心,能尊重孩子不同的意见;教学功底扎实,课堂关注面广,每一位学生都有展示自己的机会;家长们也学到辅导孩子的不少方法……

会后,参与听课的教学主任也发来了表扬短信:为我努力认真、对待孩子诚恳的态度点赞,还推荐其他老师学习我的家长会发言稿,我也把自己家长会的所有材料毫无保留的分享给同事。最后,在家长匿名的调查表中,这次“家长开放课”的好评率是百分之百。

在大法的修炼中,我才懂得什么是真正的善,深深体会到善心的力量。感谢师父的加持,帮助弟子圆满完成这次教学任务。在近二十一年的修炼路上,师父一直看护着我、鼓励着我,我只是想说:师父最伟大!师父真好!作为修炼人,我离师父要求的“无私我无”的标准差的很远,我会好好学法,做好三件事,做师父合格的弟子!

个人修炼体会,不对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相关文章:

喜欢、支持,请转发分享↓禁闻网责任编辑:石方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