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语言偏好: 简体 正體 telegram Icon Facebook Icon Twitter Icon Google+ Icon RSS订阅禁闻

“大就要有大的样子”还不行,必须得有前提(多图)

2018年07月09日 15:41  PDF版 分享到微信

“大就要有大的样子”还不行,必须得有前提(多图)

李子木

这是新华网6月28日的首页,咱再加上贵州天成藏字石的六个大字「中国共产党亡」,就全齐了!

【来源:人民报,文章取自网络,旨在为读者提供多元信息,文章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2002年5月24日去世的习仲勋曾对长子习近平说:「不管你当多大的官,不要忘记勤勤恳恳为人民服务,真真切切为百姓着想,要联系群众,要平易近人。」习仲勋没有告诉儿子如何对党忠诚,原因大家都知道。

前人大委员长万里老先生2009年回忆去深圳看望习仲勋的往事,他写道:「有一位八十年代初主持书记处工作的老同志(习仲勋),晚年在深圳住过几年,有一次我去看他,谈到他那曲折的人生经历,他说,对这个国家、对这个党,他有一大欣慰,两大遗憾。欣慰的是,他亲手推动的华南地区的改革开放成为国家发展的先行者。一个遗憾的是,没有能为党的历史上一个重大冤案平反(指高岗),另一个遗憾的是没有推动党对不同意见的容忍政策。他的话不多,说完了,我们俩只是相对无语。……那位老同志前几年已经故去了,他的夙愿还依然是个夙愿。这怎么向老百姓交代、向历史交代?」

习仲勋2002年去世,十年后,2012年11月中共十八大,习近平接胡锦涛的班,成为中共国一把手。2013年3月23日,习近平出访4国,在莫斯科说:「鞋子合不合脚,自己穿着才知道。一个国家的发展道路合不合适,只有这个国家的人民才最有发言权」。

是的,习近平的被冤屈16年的父亲应该也属于「人民」的一员吧,小近平13岁被揪到中央党校的台上戴着大铁帽子挨斗时,妈妈在台下也被迫高呼「打倒」儿子,他逃回家想吃顿饱饭,妈妈却冒着大雨去举报,他饿着肚子含着泪赶快跑了……,这个共产党体制合不合脚,他们全家都心知肚明。

再举个例子来回答中共统治的合脚问题,那就是史称「709」的绑架近300位律师的恐怖事件。

中共在2015年7月9日开始绑架良心律师,截至2015年8月21日18:00,至少276名律师(包括律所人员)等被拘留、带走、失联、约谈、传唤、短期限制人身自由与限制出境。8月28日止,总人数达到277人。9月4日止,总人数为284人。9月18日止,总人数为 286人。从7月9日到9月18日,律师界一片腥风血雨。

中共不许律师界替自己的客人打官司!律师接活儿就说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寻衅滋事罪」,就酷刑伺候!

习仲勋生前的一个愿望「党对不同意见的容忍政策」,在儿子当政后,不但没有实现,那部江集团的迫害机器反而变本加厉了。

在2016年全国「610」主任会议上,时任政治局委员、中共中央政法委书记、中央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委员会主任孟建柱明确表示,2015年「709」打击律师案就是为了不许正义律师为信奉「真、善、忍」的法轮功修炼者做辩护。说白了,习近平当政之时,从1999年7月开动的镇压佛法修炼群体的旧机器还在运转。

在709案中,王全璋是为法轮功修炼者辩护最多、最坚决的律师。从被非法绑架至今三年,既不许家属探视,也不许家属聘请的律师见王全璋律师。中共给王全璋律师定的罪名是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寻衅滋事罪」,并且酷刑侍候。

万里老先生揭露中共单独执政的一个骗局

2018年4月13日,人民日报海外版刊登了一篇署名文章《世界需要中(共)国这样的领导力量》。文章非常露骨的说「作为一个新兴大国,中(共)国是全球化规则的参与者。」

如果中共非法政权真的成为全球化规则的参与者,那么就是整个世界的灾难!

中共前人大委员长万里老先生9年前就披露说:过去那么多年的折腾,没有不起因于我们党自身的折腾的!

万里老先生说:这让我痛心,我们党的折腾殃及了国家,殃及了老百姓。这么多年了,我们告诉老百姓说,这个国家没有共产党的话,就会大乱的,老百姓真是怕折腾怕到极点了,他们对稳定的盼望,就成了我们党再单独执政下去的「民意」,这一循环什么时候能够打破呢?

一位党校年轻教授的困惑

新华社今年6月28日头版头条以《「大就要有大的样子」——献给中国共产党成立97周年》为题报道说:「中国共产党必然因其使命非凡而壮大,必然因其道路壮阔而伟大,必然因其本领高强而强大。」

下面还有3个小标题:「大抱负与大担当、大视野与大航程、大智慧与大作为」。

9年前,一位党校年轻教授就问过万里老先生:(中共)有这么大的优势,为什么还没有打算搞平等的党际竞争呢?万里说:我回答不了这个问题,但总觉得竞争选举是一个绕不过去的坎。一家政党掌控了选举机器,民意要真正表达,就是一件难事了。这是谁都看得见的。

赞助商链接
赞助商链接

纸老虎弱不禁风

新华网6月28日那篇头版头条新闻还写道:「中国共产党必然因其使命非凡而壮大,必然因其道路壮阔而伟大,必然因其本领高强而强大。」

哇,听起来铜墙铁壁、坚不可摧、前程无限!

但万里老先生2009年就说过:在90年代的那几年,我说过不止一次,政治宣传离事实太远,那叫什么?那就是不文明的,是野蛮的宣传。那几年治理码头车站上的野蛮装卸,这野蛮宣传也要治一治。

他还揭露说,中国共产党从来没有注册过,是一个非法存在的党。

这个非法存在的党1949年10月又在大地建立一个非法政权。近些年中共间接承认了这个事实。怎么承认的?中共制定的新罪名「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

海外中文媒体嫌绕嘴,报道时多简称其为「煽颠罪」,也就是弱不禁风,一煽就颠,煽已停而颠不止。这是典型的纸老虎啊,与新华网野蛮宣传的形象完全不同!

一个奇怪罪名的来历

中共国出现的新罪名「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让民主国家的人非常不理解,「国家」和「政权」怎么可以相提并论呢?他们的国家每四年或五年、六年(俄国)就要进行一次总统选举,各党派推出的竞选人向选民们申明自己党派的治国观点,如何如何可以利国利民,然后由获胜的新任总统组织新政府。这些国家每届总统选举都有可能颠覆旧政府。没听说前一届政府下台了,国家就不存在了。

从来没听说美利坚合众国进行总统选举之后,执政党换了,政府换了,就不存在了。中华民国进行总统选举之后,无论是国民党执政,还是民进党执政,中华民国(简称中国)还在。

那为什么中国共产党亡,中华人民共和国就一定亡呢?为什么中共会高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呢?因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是中共非法政权为了与各国交往而起的别名。就象一提「癞蛤蟆」「三呆婊」就都知道说的是江泽民。了解中国历史的人都知道,中国共产党非法占据中国大陆后,就象那个「IS」的极端恐怖组织给自己起名叫「伊斯兰国」一样,中共给自己的非法政权起名叫 「中华人民共和国」。

对外,中共把非法政权说成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也浑水摸鱼简称中国,对内则称CCP是「党妈」。所以,大陆沦陷区的人都会唱一首藏族曲调的民歌《唱支山歌给党听》,还有另一首《党啊,亲爱的妈妈》,反正是妈来妈去的。现在很多人都看清楚了,中共解体了,它那个非法政权的架构就没有了,它那个没有国家实体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就没有了。所以中共把「亡党亡国」连在一起提,党在前国在后是非常有道理的。

万里老先生在2009年说:我记得建国初期,几个民主党派人士给中央写信,建议把中南海还给老百姓,这个皇家园林最好作为公益文化的纪念物保存下来。80年代初,书记处又接到过类似的建议,还加了一条:党中央机关应该挂牌办公,办公厅、中组部、中宣部、统战部等,都是执政党的机关,不是非法的地下机关,这个建议转了好几个(党总)书记的手里,最后没有上会讨论。这两件事,也是六十年来没有变化的。

为什么党中央机关不挂牌办公?刚才我们说了,因为中国共产党(CCP)和「IS」一样,都不是什么国,而是一个极端恐怖组织,也就是CCP的国家即政权,政权即国家。那么CCP就得硬装成是一个「国家」,就不能一个办公室挂党政两个牌子。在前一年秋冬季CCP开XX大,转过年3月份开政协会议、人大会议。有人曾提议,反正都是这帮人,一锅烩,省时省力省钱。但在中共看来,这不是钱的问题,这是穿帮的大问题,所以提了多少年,还是不会改变。

「大就要有大的样子」还不行,必须得有前提

2012年十八大前几天,佛法修炼者呼吁停止活摘器官,现在5年多过去了,习近平主政,活摘器官反而从地下偷偷摸摸的干改为由国家统一分配!!

新华社报导说:十九大闭幕后,习近平在同中外记者见面时说:「中国共产党是世界上最大的政党。大就要有大的样子。」

世间是分好坏、善恶、黑白的。所以「大就要有大的样子」还不行,必须要有前提:是大好还是大坏、大善还是大恶、大黑还是大白。这个前提还不能是自说自话,由自己嘴巴吧嗒出来的,必须得用行为证明。

据自由亚洲电台报导,中共网络监控延至海外监控全球,中共政府部门已采用一款检测软件,可监测港澳台等境外8000多个「涉敏」信息网站,甚至可收集53种语言的舆论信息。在大陆境内置有1.8万家舆情监控据点,进行全天候不间断监控。

去年中共对新疆投580亿元监控民众,美国务院的报告说,在新疆,有数十万名维吾尔族穆斯林被关押在「再教育中心」。今年6月美国国务院宗教自由大使布朗拜克(Sam Brownback)建议川普(特朗普),在中、美进行贸易谈判之际,制裁中共反人权官员。

布朗拜克提议,川普政府可以写一个行政令,命令美国国务院和财政部冻结那些参与宗教镇压的中共官员的银行账户和其它资产。布朗拜克的首个目标是中共中央现任政治局委员、新疆书记陈全国。

一位网民贴帖子说:接近毒蛇的七寸了!!!

赞助商链接
赞助商链接

中共如此害怕敢说真话的律师

至今不知身在何方的北京人权律师高智晟2007年11月28日在被警察围困的北京家中冒着再次被酷刑的危险,写出了他在同年9月被「伟光正」电刑、烟熏、殴打,甚至更令人震惊的性器官残害。原因就是他给中央领导人写了三封信,信里讲述了他采访大陆法轮功修炼者的详情,以及希望停止这场对佛法修炼群体的迫害。

肝胆俱裂!看了就知道!中共不亡 是无天理!

高智晟律师致全国人大及吴邦国的公开信(图)

中国著名律师高智晟致胡温第一封公开信(图)

中国著名律师高智晟致胡温第二封公开信(图)

中国著名律师高智晟致胡温第三封公开信(图)

新华网歌颂中共的品格,你不能说它错,因为地狱是魔鬼的天堂!

高律师回忆道:「四支电警棍开始电击我,我感到所击之处,五脏六腑、浑身肌肉像自顾躲避似的在皮下急速跳躲。我痛苦得满地打滚,当王姓头目开始电击我的时,我向他求饶过。我的求饶换来的是一片大笑和更加疯狂的折磨。王姓头目四次电击我的生殖器,一边电击,一边狂叫不止。」「接着,我被架着跪在地上,他们用牙签捅我的生殖器。我至今无法用语言述清当时无助的痛苦与绝望。」

律师被迫害10年之后,2015年「709」绑架了近300位律师,他们都曾担任过法轮功修炼者的辩护律师。至今生死未卜的北京人权律师王全璋曾一度被传出遭电刑,「??头顶楼上的房间里,有人重重摔到地板上并轻哼一声便没了动静,似乎是动用电刑的情形??」。另外,一位被释放的律师曾说,在非法密押期间,他听过王全璋惨烈哭叫声,担心遭遇酷刑甚至成为残疾。

北京人权女律师王宇则是七天七夜被戴着手铐脚镣,五天五夜不让睡觉致休克昏厥,连续一个月在狭小的空间、强制保持同一坐姿。

北京维权律师李和平曾经被24小时加戴「工字链」连续几十天,还遭受2个月「包夹」:每天保持一种姿势站立15小时以上,晚上睡觉必须大字型睡姿。若不符合「标准」,李和平就会被殴打、辱骂。关押不到两年,出狱时李和平一头黑发变成了一头白发,从中年人变成了老年人。他弟弟李春富律师则被逼疯,被取保候审后,精神处于恐惧之中,出现「迫害妄想」和暴力等异常行为。后来,李春富透露,自己被抓之前没有高血压,在看守所医生说他是高血压,天天给他吃药。

至于吃药,北京维权律师谢燕益曾撰文表示,几乎所有709的受害者都被强制吃药,他自己也被强迫吃了近两个月的药。现仍被关押的北京律师江天勇也表示自己被强迫吃不明药丸。

除此之外,谢燕益被要求长时间坐小板凳、固定睡姿、被殴打,而令他最痛苦的是单独囚禁。「在一个小房间里,半年不见日光,也没有任何可以读的东西,除了坐在那矮凳子上,完全无事可做,这样的环境可以逼疯人的。」

湖南维权律师谢阳曾在叙述自己被酷刑中说道:「整个晚上辅警眼睛盯着我,不让我睡觉。我一闭眼睛打盹,他们就推我、拍我、训斥我,我就这样被逼睁着眼睛到天亮。」这种熬鹰的方式持续了七天,谢阳还被要求每天坐「吊吊椅」(坐在脚不能着地、四五个塑料凳子迭加后的凳子上)20小时、被殴打、被烟熏。

对于那些本身就是法轮功修炼者的律师,中共的迫害更是无以复加。下面我们举两个例子,一位是被中共迫害致死的原广州市公安管理干部学院法律讲师、二级警督、女律师赵萍;另一位是大连律师

左为被迫害致死的赵萍律师,右为王永航律师。

赵萍律师生前曾揭发中共对自己的迫害:「在失去自由的极度狭窄空间中,我每日二十四小时时时刻刻被专人夹控,随时被汇报和禁止一举一动、一言一行,不能与人说话,不能单独洗衣服、冲凉,连如厕也在旁边盯着,甚至自由走一步都不行。」「邪恶已疯狂到毫无人性这一地步,连最基本生存权也剥夺。那天我已被罚站了一天一夜直到第二天上午10点没上过厕所。」

王永航律师从2009到2016年冤狱7年。他揭露了2012年沈阳第一监狱对他连续十三个昼夜「熬鹰」迫害:「被熬鹰的头三天,他们没有给我饭吃。好在饥饿不是最大的痛苦,最大的痛苦是干渴和瞌睡??有一天,内看守杂役趁其他人不在屋的时候,用拳头猛击我的腰部和两肋,巨大的疼痛使我很快疼晕过去。」

「头三天,他们押我出房间去了两趟厕所大便。后来,这上厕所透透气的福利也被取消了,小便每二十四小时允许一次,在凳子上解决。」「那个河南籍毒犯郑杰,每次都要专门找那双臭气熏天的袜子(塞到我的嘴里)??本来袜子就臭,长期禁食、限制饮水使我嘴里的味道比袜子强不了多少,再加上循环使用、袜子绒毛不断往嘴里掉,口腔干燥导致吐都吐不掉,给我增加不少苦恼。」

对待替佛法修炼者辩护的律师如此,那么又是如何对待信奉「真、善、忍」的佛法修炼者们呢?

中共不让老百姓信神佛,让信它这个邪灵。谁宣誓信它,谁就麻烦事了。

九评》编辑部在巨著《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的第五章披露出江泽民在1999年干的一件连宇宙邪恶势力都震惊的事情。文章是这样说的:

目前世人还无法估量中共这场迫害世人良知的罪恶运动给人类造成了怎样的巨大损失。如果将来某一天,有人出来揭发,江泽民曾经利用军警,把五百名法轮功修炼者集体投入某钢厂钢水沸腾的炼钢炉,看着这些个只想修心向善,先他后我、无私无我的好人,走在道德升华的神路上的真正好人,被钢水活活烧死,五百个鲜活的人被上千度的钢水灼烧每一寸肌肤和身体,直至从人间蒸发!真是这样的话,大家会惊讶吗?当然,也不用惊讶,江妖之邪、之恶就能到如此程度!能让选择利用它的邪魔都震惊!其毒胜于蛇蝎,罄南山之竹难述其滔天罪恶之万一。以江泽民邪恶至极的本性,干出这种肆行暴虐、人神共愤的事,只有人想象不出,而没有它做不到的。

赞助商链接
赞助商链接

至今,迫害没有停止,活摘佛法修炼者器官的罪行至今没有停止。2018年6月9日、10日,上海合作组织峰会在青岛召开。峰会前3个月,山东省各地「610」(迫害法轮功专职机构)就开始监控法轮功学员的正常出行,甚至非法关押他们。仅潍坊市,4月到5月期间,至少有156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4月份中共至少绑架了377名法轮功修炼者。

新华网今年6月30日首页的图片频道,有一张图片的题目是「信仰的力量」,指的是对中共的信仰。7月4日(美国国庆日),新华网头版头条的题目是「习近平:全党努力把党建设得更加坚强有力」

中共研发出步枪专对百姓,800米内让人痛不欲生

中共研发激光步枪,专门用于针对抗议人群。这种步枪可在800米内让人灼伤到痛不欲生,被指缺德。

2017年年底,十九大连任党总书记的习近平说:「公平正义是我们党追求的一个非常崇高的价值,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决定了我们必须追求公平正义,保护人民权益、伸张正义。」

2017年12月1日,在与外国政党高层对话会,习近平说:「中国共产党是为中国人民谋幸福的党,也是为人类进步事业而奋斗的党。……中国共产党所做的一切,就是为中国人民谋幸福、为中华民族谋复兴、为人类谋和平与发展。」

近日有一个被多个媒体报道的新闻,验证了中共最高领导人赞美中共的说辞。

据香港《南华早报》、法新社和「中国数字时代」网站的报导,西安「中科中美激光科技有限公司」(ZKZM)为中共军警专门研制出一款激光突击步枪ZKZM-500,尺寸跟AK-47相似。重约3公斤,口径15毫米,靠锂电池供电,充电后可完成1000多次击打。它射出的激光,可让身处800米之外的人着火。

中共政府网站上的文件称,这种武器是「非致命的」。单次发射不会杀死目标,但它能在射击目标身上烧出一个洞,像手术刀一样切割身体,使人痛不欲生,却看不到作恶者是谁。文件建议,将其用于对付抗议人群。比如警方可以远距离点燃抗议横幅。还可以从远程点燃抗议领袖的衣服或头发。

参与研发的人员透露说,这种激光步枪造成的「疼痛难以忍受」。

据报导,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ZKZM激光技术公司经理明确表示,该武器是为中共警方镇压抗议人群所专项研发的。有网友感叹道:「造芯片不行,对付人民世界领先!」

由于ZKZM-500发射的激光不属于可视光波段,发射过程中不仅肉眼看不到,而且不产生任何声音。被攻击者很难察觉攻击来自哪里,即使被攻击,看上去也更像是意外。2018年中共国国际警用装备博览会上,就有厂商展示了一款警用「高能激光枪」。

据报导,ZKZM-500已经准备为军队和警方提供大面积生产。这岂不是在泄露中共即将灭亡前的恐惧与疯狂吗?!

重大决策终身责任制

十九大作完报告,习近平回到座位,与出卖国土的卖国贼江泽民微笑握手。回过头来跟美国防部长马蒂斯严正声明:老祖宗的领土一寸也不能丢!外媒大哗:习近平喜欢开国际玩笑!

新华网7月4日头版头条。

习近平曾在2014年警告那些「错误执行者」要小心今后拉清单,还一再告诫「重大决策终身责任制」。但是,近来没听到这个说法了。有人说,因为任期终身制了。过去习还曾对党内干部说:三尺头上有神灵。现在也不提了,新华网着魔似的歌颂和鼓吹天灭的中共。

据新华网报道,7月3日至4日,习近平在全国党组织工作会议上发表讲话,强调「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我们党一定要有新气象新作为,关键是党的建设新的伟大工程要开创新局面。伟大斗争、伟大工程、伟大事业、伟大梦想,其中起决定性作用的是党的建设新的伟大工程。」

报道有一段非常值得关注:习近平强调,党的力量来自组织。党的全面领导、党的全部工作要靠党的坚强组织体系去实现。党中央是大脑和中枢,党中央必须有定于一尊、一锤定音的权威。党的地方组织的根本任务是确保党中央决策部署贯彻落实,有令即行、有禁即止。党组在党的组织体系中具有特殊地位,要贯彻落实党中央和上级党组织决策部署。

「一尊」习近平「一锤定音」大包大揽了?!(文/李子木)△

(人民报首发)

欢迎您发表评论:

手机分享和访问:

禁闻网 二维码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