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 中共高层内幕

内幕:“一号工程”为何成中共绝密中的绝密(多图)

内幕:“”为何成绝密中的绝密(多图)

姜青



「一句顶一万句」的中共红太阳没有活过万岁!

【来源:人民报,文章转自网络,旨在为读者提供多元信息,文章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被张玉凤骂为「狗」的是中共的「红太阳」,有几个人往天安门城楼那巨幅毛泽东画像上扔了些墨汁鸡蛋都被判了重刑,其中一位还被折磨成精神病。薄熙来刚任重庆市委书记几个月后,就竖起一个十米高的毛像,毛能保护他吗?不能,要能保护他,重庆就不会接二连三的出现让他毛爪儿的事,薄不过是借此向中共中央讨点儿政治资本。

别说毛泽东保护不了薄熙来,「战天斗地」的毛连自己的遗体都保护不了,毛死后中共绝密的「一号」就是为如何保存其遗体而绞尽脑汁。

有些人与毛恰恰相反,不但不「战天斗地」,而且还真心向善、敬天敬佛,结果死后肉身不腐。

举个远些的例子,据清道光《怀宁县志》载,源浦寺宋建。1730年,一位49岁的段姓篾匠在源浦寺出家修行,法号了真。了真于96岁圆寂,其弟子依嘱而行,几年后开缸发现,遗体慈容宛在,遂供奉,人们都习惯的称为「老活佛」。

2009年3月有一个新闻,是中共党网人民网报道的,《安徽死后坐化三年肉身不腐》。说的是安徽省安庆源浦寺的一件新事,生于1926年的住持释宗胜老和尚,俗名陈友阳,怀宁县凉亭乡人,1955年开始在怀宁县凉亭小学当老师,于1983年退休。由于笃信,1993年在江西庐山东林寺出家,成为复建后的源浦寺首任住持;2006年3月4日80岁时圆寂,3天后封龛入塔,2009年3月1日开缸,发现经历3年时间其肉身完好如生。

释宗胜老住持出家是「由于笃信佛法」,人民网也不得不承认,才达到了其真身不坏,而跟随中共走的等,不但不「笃信佛法」,而且还诽谤佛法、诽谤、迫害笃信佛法的信仰者,所以这种政治和尚死后一烧就见了真面目,除了黑灰什么也没留下。

虽然,出于政治目地,中共的红太阳没有被烧,但和土葬的普通老百姓没有任何区别,毛死了肉体也在不断腐烂。那凭什么要把毛捧上「神坛」,说毛「一句顶一万句」,让老百姓称其为「中国人民的大救星」呢?凭什么至今毛泽东占据北京的心脏地带,躺在「毛泽东纪念堂」里耗资惊人,而贪官污吏们为了盖度假村和别墅,老百姓入了土都不得安宁?

事实证明,毛泽东不如笃信佛法的老和尚,死后连自己的肉体都保存不下来。谁要还继续再跟着毛「战天斗地」而拒绝佛法,那就是在明明白白的害自己了。

毛泽东咽气前的故事

被中共称为「中国人民的伟大领袖和导师」在最后时刻想的是什么呢?

善良的中国人绝对想不到,在毛生命的最后岁月里,他最担心的,就是自己被推翻。正是这种担心,驱使他对邓小平等人暗示:别动他,尽可以在他死后清除江青一党。毛只求自己生前不出事,对他死后天塌地陷毫不关心。毛没有指定「接班人」。

毛其实根本就不相信他打的天下会长久。死前他只有一次对为他管事的华国锋等人说了几句关于未来的话。未来在他脑子里是「动荡」,是「血雨腥风」,是「你们怎么办,只有天知道。」

毛没有留下任何遗书,也没有向任何人交代遗言──尽管足足有一年,他知道自己死期已近,有充裕的时间预备遗嘱。

九月八日,知道自己随时不行的毛泽东没有要见什么人的欲望,其中包括自己的亲生女儿们。江青只能站在床头让毛看不见她的地方,否则毛会震怒,影响病情。毛从昏睡中醒来,喉咙一阵咯咯咯响,他想说什么话。在毛身边十七年的理发师兼服务员周福明把一支笔塞进毛的手中,毛的手抖了半天,在理发师举起的纸上艰难的画了三条歪歪扭扭的线。喘息了一会儿,他又慢慢抬起手,吃力的在木板床上点了三点。

只有理发师猜到了毛要什么,原来是毛临死前要看日本首相、自民党总裁三木武夫的消息!毛从来没见过三木,对他也没什么特殊兴趣,此时对三木的挂念,缘于自民党内正在进行一场激烈的权力斗争,要把三木赶下台。毛怕自己活着时被赶下台,所以对下台的日本首相同病相怜到疯狂的地步。

张戎写道:关于三木的材料拿来了,毛的女友兼护士孟锦云用手托着给毛看。毛看了几分钟,昏迷过去了。这份关于又一个政府首脑将要倒台的材料是毛最后的读物。

不久,毛声音微弱的对孟说:“我很难受,叫医生来。”这是毛说的最后一句话。以后他再也没从昏迷中醒过来。一九七六年九月九日零时十分,毛泽东死了。他的脑子直到临终都保持清晰,清晰的转动着一个念头:他自己,和他的权力。难怪毛泽东死后尸体腐烂。

如果人民可以知道毛泽东的真面目,知道毛从来没有考虑过老百姓的利益,还会那么热爱他吗?所以,为了维持政权,中共不能让这个美化出来的「太阳」落地,一直在编造谎言,维持着毛能挺在中共「神坛」上不倒。当毛的御医李志绥宣布准备写第二部书继续揭露真实的毛泽东时,中共国安追到美国把他暗杀了。

下面让我们看看中共绝密中的绝密「一号工程」到底是什么。

「一号工程」不是为了纪念毛

中共绝密中的绝密「一号工程」就是保存毛泽东遗体,目地是树死人骗活人,以维持中共政权。

毛在1976年9月9日凌晨10分被宣布不治,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紧急会议,为供吊唁和瞻仰,决定要保护遗体15天。毛的保健医生李志绥说,保存半个月容易做到,只需进行一般性的遗体处理。于是,毛在中南海的住室兼病室,改作了临时太平间。中国医学科学院基础医学研究所的几位解剖学和组织学专家,被连夜急召而来,为防腐烂,赶快从毛的股动脉向遗体内灌注了两升福尔马林。

然而,仅仅过了不到一天,新指示又下来了。由于江青要保住自己的保护伞,强烈要求政治局改变决定,说要对毛遗体作永久性的保存,并建立毛主席纪念堂,以供「子孙万代永远瞻仰」。政治局谁敢说个「不」字,于是医学专家们的灾难来了。

斯大林的遗体。两具遗体看起来很乾瘪,列宁的鼻子和耳朵都腐烂了,只好用腊来代替,斯大林最具其特点的浓密胡须也脱落了,看上去好像是另外一个人。苏联的防腐技术十分先进况且如此,毛的遗体又如何能保存呢?还要「万代」保存?这对于医务人员来说无疑是个天大的难题。

现在看来,中共教导党员所说的「死后去见马克思」是骗人的,马克思、恩格斯都烂没有了,你上哪儿去找他啊。列宁经过先进技术处理后依然烂的残缺不全,斯大林的命运还算好,不需要如此折腾了,被赫鲁晓夫下令从水晶棺材里送到火葬场给烧成一堆灰。

几位解剖学和组织学专家焦急的说:「万代保存,这不可能办到啊,而且也不知道用什么方法。」李志绥说:「命令下来了,没有法子也得干,先查查有没有这方面的文献。」结果,只查到一篇论述较长时间保存遗体的文献,但还不能保存「万代」。

看到这篇论文,专家们吓呆了,上面说,必须在死亡后四到八小时内,往遗体内灌注福尔马林,按体重不同,用量大约为12升到16升,灌到肢体末端摸上去饱满就可以了。但是专家们在毛死后只向遗体内灌注了两升,现在早已超过两个八小时了,用这个办法到底行不行,谁也没有把握。最后还是由李志绥请示华国锋,华说:「政治局现在不能马上开会,就是开会也没有用,大家都不懂。你们就这样做吧,没有别的方法。」

一念:我要「笃信佛法」,不相信毛泽东的鬼话,那中共来回纪念那块腐肉也就失去意义了!

「红太阳」成了一个大空壳

9月9日毛死,毛的追悼会结束后,9月20日凌晨,华国锋、汪东兴及遗体保存小组的医务人员,护送着毛的遗体到一个代号「769」的地下室。这是1969年中苏交战后挖就的。当时毛发出「深挖洞」的指示,全国大挖防空洞。北京城下也挖了一条沟通天安门、人民大会堂、中南海的秘密通道,一直通到西山,林彪生前居住的毛家湾也有一个入口。毛的尸体就是从林彪家的入口,进入这个地下世界的。地道里十分宽阔,可容纳四辆汽车并排通过。自从毛的遗体出现在那里之后,荷枪实弹的解放军三步一岗五步一哨,森严壁垒的让人感到可笑:难道谁还会来抢这一堆烂肉不行?

从1976年9月20日到1977年8月,专家们在此地下室工作了整整一年,执行这代号为「一号工程」的中共第一号任务。首先是解剖毛的遗体,专家们取出了毛的心脏、肺、胃、肾、肠、肝、胰、膀胱、胆囊和脾脏,把这些内脏分罐浸泡在福尔马林液中。此时的「红太阳」成了一个大空壳,和那些让实习外科医生练手儿的众多尸体没有任何区别。毛的躯干空腔则塞满浸泡过福尔马林的棉花。毛的脑子没有被取出,只因为专家们不想费事剖开毛的头颅。

这个遗体保护室原来是解放军301医院的地下手术室,设备完善。按照遗体保护的要求,又进行了改造,使其密封,隔氧和低温。在保护室中央,放着个巨大的金属钛容器,里面盛满了防腐液,毛的空壳遗体就被浸泡在里面。

绝密「一号工程」把专家们折腾出屎来

解剖了毛的遗体,把内脏都掏空了,「红太阳」的空壳遗体被浸泡在刺鼻的防腐液里,遗体保护组不敢休息,赶快请来了数十位北京、上海、天津和广州等地的各路专家,不但有解剖、病理、生物化学等医学专业的,还有光学、真空、空气调节,建筑等专业高手,来讨论中长期的保存方案。

为此,一批被毛泽东恨之入骨的臭老九得了实惠,有的科学家上午还在「五七干校」劳动,下午就被紧急送上飞机。被毛在文革中树立的白卷儿先生张铁生之类的此时都得靠边儿站,而被毛下放劳动的真才实学专家立即从各地被解放,到了北京他们才知道是抢救糟蹋人材、下放自己的老毛尸体,真让人啼笑皆非。

遗体保护涉及许多问题,最重要的就是防腐。为了制定保存方案,科学家们研究了许多次,常常是通宵达旦的讨论。

观点一个个提出来,又一个个被否定。不是方案都不完美,而是老毛自己有问题,不能像释宗胜老住持那样死后如生,不需要别人照顾。最后与会专家商定:把毛的头部和两只手保存在气态中,而其他部份则保存在液态中。

毛泽东死后与细菌和氧气「长期斗争」

接下去,科学家们又讨论遗体隔氧问题。为防止遗体腐烂,必须隔绝氧气。把氧气从水晶棺中100%排除是不可能的,通常最高能达到99.99%。讨论到气相保存该用哪种惰性气体时,大多数人倾向用氮气,但有一位敢开牙的提议用价格高的惊人、无人敢问津的氦气。那个恐怖年代,为了保护毛的遗体,钱是不能作为考虑因素的,一切都必须用最好的,因此没人再敢坚持用氮气。

毛主席遗体每天每时都在发生变化,这倒不是老毛有那么大本事死后还能继续折腾臭老九,而是就算一块猪肉放冰箱里时间长了也得臭。但中共中央政治局要求毛的空壳遗体不仅不能腐烂,还要能供「瞻仰」。

毛活着时说,整人运动「要七、八年再来一次」,「与天斗其乐无穷与地斗其乐无穷、与人斗其乐无穷」。毛没想到自己死后要与无时无处不在,又无孔不入的细菌和氧气进行「长期的、殊死的斗争」。老天就是这么捉弄人。1999年,毛的遗体,(说白了就是一块一直被摆弄的肉)就差点腐败变质,纪念堂不得不停止开放。经过全力抢救及修补,这块被反复折腾了二十多年的肉总算可以继续拿出来展览。

既然要展览,那么毛的遗容和神态就得栩栩如生,要栩栩如生,但脸部不能化妆,因为任何化妆品一涂上去,烂皮就得掉,所以只能将柔和略带红色的光照射到「红太阳」的面部。有的专家主张颜色要鲜艳一些,显得毛很健康。可有的专家提出异议,说人已去世了,弄的太红与事实不符。经过反覆讨论,才定下一种比较满意的颜色。

至于说如何对毛的遗体进行多方面监测,有的指标真的很难,例如面部的肤色,是深了还是浅了?深了多少浅了多少?这即使使用现代科技也难以定量。科学家们绞尽脑汁,决定采用「邮票法」,「邮票法」标准颜色簿上有各种各样的颜色,每种颜色由浅到深逐渐递进,相互间差别很细微。工作人员用这个颜色簿来核对毛的肤色,看同哪个颜色最接近。一个月后看看有什么变化;三个月后再看看有什么变化,变化大了就得赶快做处理。老毛活着时折腾人,死后也没消停多少。

这决不是简单的瞎折腾

1977年8月20日,位于天安门广场的「毛泽东纪念堂」完工,毛的遗体及几罐浸泡在福尔马林里的内脏,从地下被转运到纪念堂地下室一间无菌、无尘、恒温的密室内。经过适应性处理后,遗体被移入水晶棺内。

和毛遗体同在地下室的,还有另一位男性死者。凡是准备在毛遗体上施用的保存技术,都要先在这位实验品身上施用,成功了再用于毛身上。另外地下室里还有一个毛的腊像,看上去很像毛本人,为的是尸体烂的实在拿不出手时,以假顶真。

喜欢、支持,请转发分享↓禁闻网责任编辑:周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