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语言偏好: 简体 正體 telegram Icon Facebook Icon Twitter Icon RSS订阅禁闻

天哪!原来瘟疫的眼睛从来不…(图)

2020年02月13日 7:17 PDF版 分享转发

天哪!原来从来不…(图)

梁新



《被瘟疫侵袭的罗马城》,法国德洛内1869年作,巴黎奥塞美术馆藏。

德洛内的油画《被瘟疫侵袭的罗马城》描述的是:圣徒塞巴斯蒂安殉道之后,一位善良天使显现,祂指挥一个瘟疫之神手持长矛戳击那些助恶为虐的人家的大门,门被戳几下,家里就死几人。

【来源:人民报,文章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和观点。】2020年2月12日,在蔓延之际,明慧网刊登了一篇破迷的文章,题目是《瘟疫的眼睛》。转载文章的部份内容如下:

《圣经.旧约》讲述的瘟疫不止三次,而且都是定向、定时、定地、定约的。定向,瘟疫是指向特定人群,谁也逃不掉;定时,指瘟疫如期而至;定地,指从特定地点开始蔓延,常常是从罪业最大的地方开始;定约,指瘟神不敢攻击「授记」者(比如摩西让信徒以「羔羊血抹门楣」,就是一种授记。)

再看这次「武汉瘟疫」,何尝不是这样呢?

《陕西太白山刘伯温碑记》(以下简称《伯温碑记》)一直在民间流传,是在一场地震中被震出来的,因为事关当今的瘟疫,为了不断章取义,我们在这里全文引用:

  天有眼,地有眼,人人都有一双眼,

  天也翻,地也翻,逍遥自在乐无边。

  贫者一万留一千,富者一万留二三,

  贫富若不回心转,看看死期在眼前。

  平地无有五谷种,谨防四野绝人烟,

  若问瘟疫何时现,但看九冬十月间。

  行善之人得一见,作恶之人不得观,

  世上有人行大善,遭了此劫不上算,

  还有十愁在眼前:

  一愁天下乱纷纷,二愁东西饿死人,

  三愁湖广遭大难,四愁各省起狼烟,

  五愁人民不安然,六愁九冬十月间,

  七愁有饭无人食,八愁有人无衣穿,

  九愁尸体无人捡,十愁难过猪鼠年。

  若得过了大劫年,才算世间不老仙,

  就是铜打铁罗汉,难过七月一十三,

  任你金刚铁罗汉,除非善乃能保全,

  谨防人人艰难过,关过天番龙蛇年。

  幼儿好似朱洪武,四川更比汉中苦。

  大狮吼如雷,胜过悼百虎,

  犀牛现出尾,平地遇猛若,

  若问大平年,架桥迎新主,

  上元甲子到,人人哈哈笑,

  问他笑甚么?迎接新地主,

  上管三尺日,夜无盗贼难,

  虽是谋为主,主坐中央土,

  人民喊真主。

  银钱是个宝,看破用不了,

  果然是个宝,地下裂不倒,

  七人一路走,引诱进了口,

  三点加一勾,八王二十口,

  人人喜笑,个个平安。

一、定时:

《伯温碑记》中「若问瘟疫何时现,但看九冬十月间」,一九年黄历十月间对应的时间就是2019年10月底和11月底。武汉肺炎瘟疫病毒的出现,正是在9月29日~11月25日这个时间段。(确诊的第一例患者是12月1日发病,这比武汉卫健委通报的第一个病例的发病日期,时间早大约两周。加上现在推定的潜伏期7~14天,第1例感染者,最晚在11月就感染了,这表明病毒扩散的时间也会更早。美国乔治城大学医学中心专家丹尼尔.卢西(Daniel Lucey)认为,武汉肺炎病毒开始扩散的时间,最早可以在2019年10月。)预言的时间应验了。

其中「十愁难过猪鼠年」。瘟疫的爆发,正在2020年1月24日除夕前后,正是猪年、鼠年之交。

这两个解读告诉世人,刘伯温的预言已经开始应验了。这次的武汉肺炎瘟疫,正如约定时间而来。

二、定地:为甚么这次瘟疫爆发于武汉?

从古罗马和古埃及的历史看,瘟疫定地扩散,因为这个地方罪业最大。那么武汉究竟有甚么恶冠中华的罪业呢?

当代迫害法轮功正法修炼,这是历史上最大的一次灭佛,天大的罪业因何而起?

始作俑者之一是当时的政法委书记罗干。如果他不搞出点大事来证明自己的存在很有必要,他就不能跻身中共最高领导层(指中央政治局常委,离休年龄晚),他就该退休了,为此,他开始找最好欺负的下手,把信仰「真善忍」的当作了「任人宰割的羔羊」。1996年,他指使公安部深入调查法轮功,结果反应很好,公安部很多人开始炼法轮功。退休的前人大常委会委员长乔石,还上书中央一份调查报告《法轮功于国家百利而无一害》,当时的总理朱éF基,政协主席李瑞环等,也都很支持法轮功。罗干不甘心就此退休,孤注一掷,先给法轮功定性为「邪教」,然后让公安部去给他的定性找「证据」,把所有气功、会道门甚至神经病造成的社会危害,还有炼过法轮功又改练其它气功的人出现的偏差,都强加给法轮功。

另一方面,罗干对江泽民由于妒嫉失去了理智,一心要镇压法轮功,心领神会,罗干暗中唆使武汉电视台台长赵致真,拍摄一部恶意栽赃法轮功的电视片(简称「武汉台赵片」),声情并茂地罗列那些伪证,长达六个小时。中央开会酝酿、讨论是否取缔法轮功的会议上,就播放了这部片子,该片以假乱真的造谣手段迷惑了所有的人,为中共最终决议镇压起到了决定性作用。罗干也因此被重用。2002年,67岁的罗干以第9名挤进了最高权力层──中央政治局常委(常规为7人,为罗干扩为9人),得以又干了5年才退。

1999年7月20日,中共开始镇压法轮功,7月22日在全国滚动式播出「武汉台赵片」,中共强迫各机关、企业、学校、事业单位组织全体成员观看,以谎言煽起民众对法轮功的仇恨。

当年文革要批斗刘少奇时,江青命令一下,刘少奇的罪证便铺天盖地,下面的人按中共的意图造假成了政治进步的阶梯。这部「武汉台赵片」又起到这样的示范作用,看到罗干、赵致真由此飞黄腾达,各地媒体、电视台竞相效仿,编造攒凑出法轮功「危害社会1400例」。无视干部腐化危害人民14万例不止的民怨,再次大搞政治运动,以人民来邀功立威。

非典、武汉肺炎,就是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天大灭佛罪业招来的灾难。中共迫害正信修炼群体20多年,制造了无数家庭惨案,数十万人被非法抓捕坐牢,当时监狱、看守所、劳教所、戒毒所关不下,抓到精神病院迫害,大量扩建劳教所、监狱,被确认迫害致死的已有4300多人;发展到后来,中共秘密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大搞活体器官移植牟取暴利──遭到世界众多国家和正义人士的一致谴责。

而这所有的罪恶,起因的很大的一部份,是「武汉台赵片」──它给武汉和武汉人民带去了多大罪业?害人于末劫不得救赎之罪恶,很大程度起于武汉,瘟疫在这个罪恶深重之地爆发,也就毫不奇怪了。

二、定向:

对比历史先验,我们知道,古罗马的三次瘟疫,指向的是「迫害基督徒(正教信徒)」的人群;古埃及的三次瘟疫,指向的是「没有摩西授记」的人群。那么,在现代,三波瘟疫会指向哪个人群呢? 瘟疫不敢碰的又是哪些人呢?

先来说历史上有关「定向」的故事。

1)《旧约》:大劫过后,义人得救

《圣经》中多次讲到「义人」。第一次是在《创世纪》中讲:「诺亚是个义人。」所以诺亚一家要被救赎,上帝让他们造方舟,在大洪水毁灭人类的时候,存活下来,作为未来的人种。

《圣经》第二次讲「义人」,是上帝要毁灭人间的罪恶之城所多玛和蛾摩拉。亚伯拉罕请求宽赦,向上帝说:「……假若那城里有五十个义人,你还剿灭那地方吗? 」

上帝说:「我若在所多玛城里见有五十个义人,我就为他们的缘故饶恕那地方的众人。」

亚伯拉罕继续请求,把设想的「义人」数量降为45个、40个、30个、20个、10个,上帝都答应了,说:「(如果真有十个义人)为这十个的缘故,我也不毁灭那城。」

上帝派两个天使化成美少年去调查,结果发现义人只有罗得一家,老俩口和两个女儿(笃信正神,不做恶行),当地人还要群奸这两个美少年,那时人类已经败坏到流行同性恋的地步了。天使让罗得一家逃走,次日,所多玛和蛾摩拉城中的一切全被天火烧灭。

由此,我们看到,《圣经》文化中定义的「义人」是讲道义的好人,好到能够在人类大劫过后存活下来。这样的人,头上有神的授记,瘟疫等毁灭之神不会攻击他们。

那么,历史发展到今天,武汉肺炎瘟疫如约定时降临,甚么样的人才是义人?

2)易感人群:谎言中的迷失者

《圣经.启示录》中讲:「(迫害「羔羊」弟子的兽)又叫众人,无论大小贫富,自主的,为奴的,都在右手上,或是在额头上,受一个印记。除了那受印记,有了兽名或有兽名数目的,都不得做买卖。」

中共的做法没跳出这个预言,它在全国搞人人表态、个个过关,都得站在中共一边批判法轮功,否则,就是犯了政治错误,停职停薪、取消从业资格、开除学籍。举手表态,就在手上被赤龙「授记」了。当然,入队、入团、入党宣誓效忠中共的,都在头上被赤龙撒旦「授记」了,授记的标志都是镰刀斧头,中共的党章。

三、为什么平民总是先遭恶报?罪大的官员反而逍遥?

这是百姓最不解的,很多人因此而以为「恶极无恶报,天理不在」。其实这是误会天理所致。

首先:打仗是兵先死,还是将先死?通常是兵先死。

其次:如果罪大恶极的人要先得恶报而死,会形成一个「当高官的上去一个死一个、走马灯似的赶死」,那样人间就没有迷了。

苦难能让人清醒、有机会醒悟,而最后遭恶报者却没有机会醒悟和悔改了。(转载完)

在武汉肺炎蔓延还没有到高峰之际,此文章把刘伯温的预言和《圣经.启示录》的部份内容拿出来给网友们看,实在太及时了!

文章中的一段话给我留下非常深刻的印象:「《圣经》文化中定义的『义人』是讲道义的好人,好到能够在人类大劫过后存活下来。这样的人,头上有神的授记,瘟疫等毁灭之神不会攻击他们。」

「好到能够在人类大劫过后存活下来」!「瘟疫等毁灭之神不会攻击他们」!原来瘟疫也是神,毁灭谁也是按照天理行事的,也不敢乱来的。难怪,这篇文章的题目叫做《瘟疫的眼睛》。

近期,一些网站刊登过一段与「瘟疫的眼睛」相关联的历史奇迹,是亲身经历了古罗马帝国第四次瘟疫的教会历史学家伊瓦格瑞尔斯记载下来的。他这样写道:「每个人感染疾病的途径各不相同,根本不可能一一加以描述……也有一些人甚至就居住在被感染者中间,并且还不仅仅与被感染者,而且还与死者有所接触,但他们完全不被感染。还有人因为失去了所有的孩子和亲人而主动拥抱死亡,并且为了达到速死的目地而和病人紧紧靠在一起,但是,彷佛疾病不愿意让他们心想事成似的,尽管如此折腾,他们依然活着」。(文/梁新)△

(人民报首发)

喜欢、支持,请转发分享↓Follow Us 责任编辑:刘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