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语言偏好: 简体 正體 telegram Icon Facebook Icon Twitter Icon Google+ Icon RSS订阅禁闻

黑心托养中心49天20人死 中共官员涉入

2017年03月20日 21:53  PDF版 分享到微信

雷文锋在托养中心仅45天死亡 死前瘦得皮包骨
雷文锋在托养中心仅45天 死前瘦得皮包骨

记者/主持人:董筱然

广东韶关患有智障和自闭症的15岁少年雷文锋死于新丰县,由于本案涉及警方渎职与托养中心诸多问题引发外界泛关注。陆媒20日披露,雷文锋所在的托养中心从今年1月1日至2月18日已有20人死亡,恐与恶劣的卫生条件有关。

去年8月8日早上,在深圳打工的雷洪建一觉醒来发现自己15岁的雷文锋不见了,雷洪建十分担忧从未一个人出门患有智障和自闭症的儿子会出事,几经打探询问也没有儿子下落,待他再次得知儿子消息时,是要他前去认尸。雷洪建赶到新丰县殡仪馆时,简直无法相信那具瘦得皮包骨一样的身体是自己的儿子,要不是通过儿子一段畸形的手指,雷洪建无法说服自己这是那个曾经很强健的儿子,而从儿子进了新丰县练溪托养中心仅45天就毙命了。

正值青春年龄的雷文锋为何短短几十天就毙命尚未可知,网络多数猜测是与练溪托养中心卫生环境差有关。据新丰县医院的死亡证明,确定雷文锋的死因是伤寒。

卫生实在太差

据《新京报》报道,练溪托养中心历年送去新丰县殡仪馆的死者都记录在册。登记册显示,2017年1月至2月18日,短短49天内,托养中心送来20名死者。

广东某救助站表示,2011年至今该站共向练溪托养中心送去200多人托养。截至今年3月,6年内死亡近百人。“送去的时候人基本是健康的,但是新丰(过得)实在太差。”该站工作人员表示。在他统计的死亡原因中,有数十人死于肺炎。“这和中心卫生条件不够好有很大关系”。

报导称,托养中心分为男区和女区,都是一层的平房,每个房间15平方米,里面有个半米高的水泥床,十几个人睡在上面,厕所也建在房间内,因为没有冲水系统,整个房间臭气熏天;当中大部分人更“瘦成了皮包骨头”。托养中心的卫生条件与《流浪乞讨人员机构托养工作指南》规定的“提供单人单床,床上用品根据季节配备”、“托养对像人均建筑面积不小于25㎡,人均居住面积不小于4㎡的要求明显不符。

一年盈利200万 涉入

据练溪托养中心登记资料显示,该机构从2010年开始营运,至今已有6年多时间。六年来,练溪托养中心业务范围逐年扩大,在广州、深圳、、惠州等地中标,获得当地救助站的流浪乞讨人员临时安置服务项目。练溪托养中心最初接收的托养人员仅有几十人,2016年时增加到五六百人规模,直至2017年3月被要求整改时,托养人员共733人。从2015年开始,一年更有上百万盈利。

据托养中心法人罗丽芳的亲属罗腾(化名)表示,托养中心成立时,时任新丰县民政局一名主要领导安排其姪子李志成负责中心工作,罗丽芳无权过问。至去年8月,李志成退出托养中心,民政局领导又安排时任新丰县司法局政工科科长李伟理及其妻刘玉秀处理,其中刘负责财务工作。

2016年8月,罗丽芳生病住院,原本负责财务的刘秀玉因此接管了练溪托养中心的管理工作。罗丽芳9月病好后,刘秀玉并不愿意交出管理权。罗丽芳一直在以报警、向县政府各单位投诉等方式维权,后被控涉嫌挪用资金罪,遭新丰县局刑事拘留。

该中心内部资料显示,刘秀玉目前担任中心主任。据知情人透露,财务部负责人李品鑫、中心副主任刘萍都是刘秀玉带来的人,而李品鑫正是刘秀玉的儿子。

涉渎职

据《公安机关护送流浪乞讨人员交接表》显示,去年8月15日雷文锋被发现晕倒在东莞街头,有轻伤的雷文锋经简单治疗后被转送东莞市救助站。雷文锋在接受救治时曾向医生透露自己的名字及母亲的名字,但警察对于有关线索没有重视,导致雷文锋错失了一次回家的机会,而警方给出的答复是“重名的人太多,查询讯息量太少”。

根据《关于加强生活无着流浪乞讨人员身份查询和照料安置工作的意见》规定,未能确定身份的受助人员有关部门要在7天内收集其DNA并进行比对寻亲工作,虽然公安机关分别为雷文锋父子采集了DNA,却拖延比对寻亲。面对外界质疑,万江分局指挥中心警察称,以现在科技水平不能确保100%能比对上,是个“技术问题”。

更让雷洪建难以接受的是,就因救治人员的一个“估看”,本应被被送到儿童福利机构的雷文锋被送去了托养中心,并在那里毙命。据雷文锋入站登记的《求助人员救助申请表》显示,雷文锋出生日期为1991年,比实际大了9年。救助中心人员解释,工作人员见雷将近有1.7米高,更有小胡子,便以为他91年出生。在经过重重疏忽、推脱和“估看”后,雷文锋被送到托养中心最终死亡并非偶然,而是必然。

欢迎您发表评论:

手机分享和访问:

禁闻网 二维码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