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语言偏好: 简体 正體 telegram Icon Facebook Icon Twitter Icon Google+ Icon RSS订阅禁闻

【郭国汀】论共产党暴政的罪恶(二十七) 中国共产党极权流氓暴政的滔天罪行(六)

2017年06月18日 3:37  PDF版 分享到微信

【郭国汀】论共产党暴政的罪恶
【郭国汀】论共产党暴政的罪恶

记者/主持人:蔡紅

听众朋友大家好,欢迎大家回到郭国汀评论,我们今天继续上一讲。

一九五八年到一九六一年期间的中国大饥荒,当时从中国整个情况来看,根本不存在所谓自然灾害,或者比往年不同的自然灾害,因为一九五四年和一九八零年的气候,都远比一九五八年到一九六一年期间要坏得多。

一九六零年全中国一百二十个气象站,只有八个有干旱后果的纪录,只有三分之一的气象站有提到干旱的问题。有个作家张曼书证明说“一九六零年风调雨顺”。一九六零年全国收获一亿四千三百万吨谷物,比一九五七年的一亿九千五百万吨少26%而已;一九五八年谷物收获量是一亿七千五百万吨,但是明知这几年发生大饥荒,中共却大量粮食。

比如一九五八年,中共出口了两百七十万吨粮食;一九五九年出口增加到四百二十万吨;一九六零年出口约三百万吨;到一九六一年,实际上没有出口,而是进口了五百八十万吨。在大饥荒期间,只有美国主动提出援助中国,但是被中共拒绝,世界上其它所有的国家都保持沉默。

而中国当时援助农村灾区的拯灾经费,总共只有四亿五千万元,换句话说就是人均零点八元,当时的中国人约六亿,每个人摊到头上只有八毛钱,而当时的自由市场大米的价格每公斤两块钱到四块钱,所以中共拨出来救灾的钱,微不足道。

中共当局把所谓三年自然灾害,归因为一是自然灾害,二是苏联逼债。不存在自然灾害前已论及,事实上当时根本不存在中共胡编乱造的苏修逼债,赫鲁晓夫不但没有逼债,反而主动减掉了中国约一半的债务,中国大量出口食品一点也没有减少,毛泽东还故意提前还债。本来按着中苏条约的规定,是十六年还清,但是毛泽东决定五年内还清,而且选择在大饥荒发生的这几年。

就在一九六零年,中国饿死了两千两百万人,这个数据有个旁证可以证明,一九六零年十一月十二日,当时的副总理李先念和中南局第一书记陶铸率队到河南南阳调查五个月后,陶铸说“我看就不要再统计下去了,已经超一百万了”。

一九九零年农业部政策法规司司长郭书田证明说,“根据八十年代初我们考察过的凤阳县等县的情况,当时饿死人的占全县的四分之一,其中一个公社每三个人当中就死两人”。一九八六年中共甘肃省第一书记李子奇说,“三年困难时期,甘肃很多人死于饥饿,其中陇中地区死亡一百三十万到两百万人”。

根据张戎女士论证:当时既不存在苏联逼债,也不存在所谓自然灾害,而纯属政治原因。由于人为的原因,由于谋杀性质的原因,导致这么多农民饿死。实际上这个大饥荒完全人为蓄意制造的。中国一九五八、五九、六零这三年还在大量出口粮食,一共出口了近一千万吨,还不包括这几年大量出口的、食油、蛋类等等。换句话说,如果中国这四年期间不出口这一千万吨粮食,不出口这些肉类、鸡蛋、食油等,中国人一个都不会饿死。在发生这一切情况的同时,中国的仓库里面屯满了等待出口的粮食和其它食品,都是由军队和民兵把守,这些仓库里面的粮食和水果成吨烂掉,但是由于中共上层有规定,饿死也不得开仓。

与此同时,中共还把粮食大量地用来提炼高纯度的酒精,用作核工业原料。一九五八年九月八日毛泽东宣布中国的粮食太多吃不完,在最高国务会议上毛说:“要给粮食找工业方面的出路,比如说搞酒精作燃料”,光是导弹试验,每一颗导弹就要消耗一千万公斤的粮食。

而且中共在大饥荒问题上长期故意欺骗,他怎么欺骗法呢?法国党领袖,后来担任总统的密特朗一九六一年访问中国,毛泽东对他说,“我再重复说一遍,中国没有饥荒”。

一九六零年,后来担任加拿大总理的特鲁多访问中国,后来他写了一本书《两个单纯的人在红色中国》,书中特别批评外界对中国大饥荒的报道,说“中国没有饥荒”;甚至联合国粮农组织的负责人波尔德沃说,“中国的粮食产量从五五年到五八年翻了整整一番,中国人看来都丰衣足食”。

另外一个是英国陆军元帅蒙戈马利,他在一九六零年、一九六一年两次访问中国后,对外宣称,“中国没有大规模的饥荒,只在有的地方粮食不足”。一九六一年彭真在天安门城楼上对全世界公然欺骗:“中国没有饿死一个人”。而根据中共自己的统计数据,在所谓大饥荒期间,人均热卡吸收量仅达一千五百三十四卡。根据中共另一个代言人韩素英(旅居英国的作家)说最高人均热卡不到一千二百卡,在大饥荒期间中共还把粮食大量援助外国共产党国家。

比如阿尔巴尼亚,一九五八年毛泽东给了霍察,也就是阿尔巴尼亚五千万卢布;一九六一年一月又给了他五亿卢布。还用外汇从加拿大买了大量小麦,送给阿尔巴尼亚。而一九五八年、一九六一年中国正是在大量饿死人的时候!

一九六零年初,中共开始在全世界宣传毛泽东思想(六零年正是大饥荒最严重的时候),要在全世界宣传毛泽东思想要花大量的钱,而毛泽东和共产党根本不在乎。所以一九六零年一月二十一号,由外交部、外贸部和中国对外经济联络总局联合成立了一个专门向外国提供现款、食品等的机构。

也就是说在大饥荒最严重的年份,对外援助急剧增加,而且对外援助是不要还的。比如,古巴革命家格瓦拉,一九六零年十一月访问中国,毛泽东批给他六千万美金贷款,周恩来特别告诉他,“这贷款可以经过谈判不用还”。另外一个典型是捷克斯洛伐克,当时捷克人实际上已经知道中国饿死人,但是他们仍然要中国向其提供粮食。彭德怀告诉捷克的代表,这个代表却无动于衷。

一九五八年,东欧和中国易货贸易,就是用中国出口粮食换取他们的机器达到最高峰;东德要中国给他提供肉食品,说他们每人每年只有八十公斤,而实际上中国当时每人每年肉类不过是一、两公斤而已,而东德人每人每年有八十公斤肉类还向中国要求提供粮食、提供肉类!

正由于上述种种原因,在大饥荒期间却向国外出口一千万吨粮食,数千万上亿元无偿援助共产党国家,本来用这些钱购买粮食来救难民的话,中国的难民一个都不会死,所以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中共故意蓄谋大规模杀人,故意谋杀中国农民。

它之所以能这么干,是因为它是一个极权暴政,极权暴政最突出的特征,在于它的极权机器,专政机器,可以渗透到社会的每一个细胞,每一个角落,令民众无处可逃,虽然中国地大,但是中国人却无处可逃,没有一个地方可以避难。

农民本来在历朝历代发生饥荒,或灾荒的时候,都可以到外面去逃荒要饭,只有在中共极权暴政下,这条路被彻底堵死,这就是为什么会出现人类历史上空前绝后的大灾难的根源。而共产党之所以这么冷血,原因也很简单,因为共产党本身是个唯物无神论者,它们对杀人抢劫放火这些罪大恶极的罪,根本不当一回事,它们根本不认为是犯罪。

而且由于它掌控了所有的国家机器,所有的权力,包括电视广播报纸、杂志网络,就是媒体监督权、没有任何外部力量能够监督制约它,所以它就能够随心所欲,采取一切手段,包括欺骗、欺诈、,骗外国人骗中国人,所以很多人,实际上在发生大饥荒的时候,中国人本身绝大多数都不知情都不知道真相。

生活在城市里的人不知道农村发生了什么事,因为他们都有定量供应,这种现象,它为什么在所有的社会主义国家在共产党国家发生呢?因为所有的共产党国家,都是从苏联学来的,都是由国家控制新闻,控制消息严厉封锁一切传媒。

也正因为如此在所有的共产党国家,除了刚才提到的三个国家没有发生大饥荒以外,其它共产党国家或多或少都发生过大饥荒,只不过在中国,苏联,越南,朝鲜,柬埔寨,阿富汗最严重,都是死亡几百万,而中共则勇夺“冠军”,饿死四千三百万人,四千万人是个什么概念?你们自己可以想象,在四年期间四千万活生生的人被活活的饿死。所以你说这个中共是不是个流氓集团?是不是个犯罪集团?我想每个人自己可以得出一个答案。

实际上中共当局还想继续否认这铁的事实的话,非常简单,它应该允许学者专家律师查阅它的档案,这是一;第二、它自己公布,自己辩护,对这么多人的指控,不是今天一个人指控,中共装作不知道,把这些信息全部封锁,但是中共的罪恶是无法掩盖,因为它无可置辩,所以它只能耍无赖,能赖多长就赖多长,想继续拖延下去。

接下来一个问题,就是中共的劳改和制度犯罪,中共强制犯人像奴隶般的长时间劳动,榨取剥削他们的血汗钱,虽然严格意义上说不是中共的创造,而是从苏联的古拉格学来的。实际上有关这个问题,著名的民运人士张林,曾经三次被中共关到监狱,看守所和劳教所,现在刚出狱。他根据自已的亲身经历,耳闻目睹,写了一本书《悲怆的灵魂》对中共的劳改和劳教制度有非常详细生动的描述,有令人信服的真实的叙述,中共的劳改和劳教场所,实质上就是人间地狱。刘晓波,在中共无罪重判他十一年徒刑时,居然莫名其妙地为中共流氓暴政的监狱大唱颂歌,这实际上就是斯德哥尔摩综合症

到1980年,中国至少有五百万人被劳改,另外有人数不详的人被劳教,实际劳教的人数绝对不亚于劳改的人数。一九五九年到一九六二年期间,中国犯人死亡人数在四百万以上,因为犯人比外面的人更容易被饿死。

一九五五年以前,中共监狱里的犯人,80%以上是,换句话说,一九五五年以前,中共关押了至少二千万政治犯,到一九六零年初,中共监狱里的政治犯仍然高达50%;一九七一年政治犯下降到33%;一九六零年代95%的劳改犯在执行完毕以后,被强制留场就业。换句话说,实际上就等于终身劳改,这种留场制度一直到毛泽东死后才取消。现在全中国到底有多少劳改犯,有多少劳教所,没有一个准确的数据,外界不知道,这都被中共当做国家秘密。当今中国到底有多少政治犯,也是一个秘密,据我估计中国现有的政治犯,至少数以万计。

在另外一个意义上来说,整个中国人实际上就是被关在一个巨大的超级监狱里,那些被关在中共劳教所和劳改所的犯人,跟在中国大陆生存的人,唯一的区别在于后者人身被囚禁,而后者实际上精神和灵魂被囚禁,这是两者之间唯一的区别,其它几乎没有什么两样。

中共的劳教和劳改制度,是古今中外最野蛮、最残酷、最惨无人道,也是最黑暗的。苏联的古拉格,跟中国的劳教劳改场所比较,根本不在一个层次,特别是甘肃省的峡边沟劳改农场,就是关押右派份子的劳教场,当年被关到这个地方的右派份子,一共三千多人,最后活着出来的不到一百人,换句话说,至少95%以上的人被折磨死,这就是中共劳改劳教制度的罪恶,而这个罪恶还在延续。

劳教当年是为了整右派份子而泡制出来的,因为右派不是犯罪,无法适用刑法,所以中共就泡制了劳教法,劳教是公安部搞的条例,一直到今天还在使用,它的对象现在就是法轮功学员,拆迁上访户,以及所有共产党看不顺眼的人,包括一些记者,作家,律师等知识分子。比如有些为法轮功辩护的人权律师也被劳教,有好多记者,包括著名的记者刘水,民运人士张林,及作家刘晓波也被多次劳教。

中共为什么拒绝废除劳教制度呢?因为劳教不需要经过正规的审判,而是由公安局决定,公安局作出实质性的决定,然后由司法局或司法厅批准,但是司法厅、司法局从来都是批准的,因为它就是一个橡皮图章。而公安局作出的决定,实质上最终是共产党的决定,也就是劳教法实际上是共产党利用这个恶法,镇压迫害异议人士和所有敢于反抗或批评批判共产党的人。

这种劳教,不构成犯罪,却可以关押人一年到三年,然后还可以延长一年,换句话说可以剥夺人身自由四年,而且被判劳教的人,不能享受诉讼程序一审二审,律师很多正常的诉讼权利都被剥夺。比如,劳教案件,经常故意放在劳教所里面开庭,因为劳教案件属于行政诉讼,公开审理它放在劳教所里,或看守所里。那看守所和劳教所戒备森严,任何外界人士,包括记者或旁听人员,全部不可能进去,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它就达到黑箱作业,秘密审判的目的,这就是中共暴政罪孽的第十三个方面的表现。

好今天我们先讲到这儿,谢谢各位收听我们下次再见。

手机分享和访问:

禁闻网 二维码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