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语言偏好: 简体 正體 telegram Icon Facebook Icon Twitter Icon Google+ Icon RSS订阅禁闻

一个山村教师因讲了个故事而家破人亡

2017年07月17日 12:04  PDF版 分享到微信

一个山村教师,因为讲了这个故事而坐牢八年,妻子拾纸救夫却最终家破人亡
一个山村教师,因为讲了这个八年,妻子拾纸救夫却最终家破人亡

记者/主持人:孙凯丽

有的冤案叫你想都想不出来。这个故事我简称之为拾纸救夫吧。

有一个李,是离县城三四十里路、紧挨着潘金莲老家的一个公社小学的语文教师。此人善讲故事,无论听来的还是从书上看来的故事,全能记住,装满一肚子,张口就来,很少重样儿。

一九六五年搞社会主义教育运动,人们翻箱倒柜,查找有哪些对不忠的人和事。有位教师提出,一次他听李老师讲过,毛主席当年在浏阳被白军追得趴在水沟里藏身,这是赤裸裸诬蔑毛主席!故意歪曲毛主席的伟大形象!

翻遍们的书本,查看听课记录,终于在一个学生的语文课本里找到当时听这故事时记下的一行字:毛主席藏身水沟,摆脱敌人尾追的机警故事。

证据确凿,于是以特大现行反革命案上报县委。

马上县公安局来人把李老师捕走。他说:我讲这个故事是为了说明毛主席胆略过人,机警智谋,我是真心歌颂毛主席呀!再说这故事又不是我瞎编的,是从书上看来的。公安局叫他说出是哪本书,他却怎么也想不起来了。

很快,很简单,判他八年刑,打入监狱。

他老婆是个乡下女人,跟他结婚一年多,已有六个月的身孕,来探监时,他跟这乡下说:八年的日子可不算短了,你要受不住,跟俺离了,俺也决不怨你。可是得实话对你说,俺决没坑害你,那故事确确实实是俺从书本上看来的呀……这女人转身就跑到县里喊冤叫屈。县领导说:你去找,只要你找到这根据,我们就放人!

乡下女人心实,把这话揣在肚子里,就四处找。这时,已经开始了,县城的小书店里除去毛主席著作,别的书全没有;馆也封闭了。她找到员,图书馆员哪有胆量去揭封条。这女人就到处去找书,找不到书就拾印字的纸。她不识字,拾到纸便请亲友或小学生给她念,听听有没有那故事。

有时拾一块当时印的文革小报,也拿去请人看。当人念到什么科技的、政治的、文化的那些古怪难懂的话,她一动不动站在一边傻听,傻等,等那故事的出现。有人看烦了,草草扫一眼,就说:没有了。她也信,再去找。有人劝她:你靠拣纸,哪能拣到那故事,你又不认字,天底下那么多带字的纸,你哪能都拾来?可谁也说不动这女人,她依然天天提个破篮子在街上拾。只要发现一块带字的纸,就如获至宝。别人手里有张带字的纸,求不到手,也要请人念给她纸上写着的是什么,人家要是不肯,她就跪下来求人念给她。甚至连在茅房发现一张有字的纸也拣出来,涮干净叫人看。小时,她背着孩子拾;孩子大了,她领着孩子拾。拾到的纸,不是,就卖掉糊口。那时,水泊梁山方圆百里的人都见过这么一个带着孩子拾废纸的半疯的女人,都见过她那双总是东张西望却空茫茫的眼睛,都见过她始终提着的那装满烂纸的破草篮,但未必都知道她决非拾纸度日,而是为了一个辉煌的愿望——救夫。

春夏秋冬,雨雪风寒,从没有停过一天。她整整拾了七八年纸,可是在她爷们儿刑满前半年的一天夜里,灶膛里的火,引着了她堆满屋角的废纸。这女人和孩子活活被烧死了。

李老师在狱里听到消息,自己也不想活了。有一次,他去上厕所,看见地上有根麻绳,就拴在房梁上,他两手抓住房梁把身体拉上去,套住脖子,一松手想吊死。可是麻绳糟了,啪地断了,他摔在地上,摔得眼冒金星,但当他定住神再瞧,出现了奇迹,有张油印的纸片就在眼前地上,上边正印着那个要命的故事!

这纸片破烂不堪,故事断断续续:“……追他的人大喊起来:跑了,跑了!-……毛泽东同志急忙走下岭,躺在一个水沟里……”虽然不全,但是可以拿它证明那故事并非是他编造的了。

他拿着这纸片冲出茅房,又喊又叫:

找着文了!我的冤平了!兴奋地一蹦一蹦,蹿得老高。看守以为他疯了,把他锁进牢房,他捧着那纸片大笑,然后又大哭。

他写了一份申诉,连同这纸片递上去。可没过几天,县里说这纸片是油印品,仍然没来源和出处,不能作为依据。但这次他非但没绝望,反而更有信心。有这纸片,迟早会找到这故事。

他来找我这天,是他刑满八年刚被放出来不久。他工作过的小学校因为他是服过刑的反革命,拒绝他回校工作,没有工资,自然也没有路费去大地方找那本书,那故事。

碰巧了——这故事我读过,我知道在哪本书上。在县革委会上我把这本书拿来,放在桌上给他们看——

一本紫红色封皮的革命回忆录,文革前解放军文艺社出版,书名叫作《秋收起义和我军初创时期》。打开书,其中一篇就是这故事《浏阳遇险》,作者是谢觉哉。

一个山村教师,就因为讲了这篇歌颂毛主席的故事,被当作反对毛主席而坐牢八年,家破人亡。

终于被平反了的李老师跑到我家来,趴在地上,给我叩头,这个头叩得却是有板有眼呵,如谢救命恩人。我当时倍感惶惑,我不过正巧也看过这故事罢了,我又何德何能接受这个大不幸者叩的这个头呢?……

随后,他请求我把这本致使他妻死子丧、坐牢八年的书送给他。我知道这本书在他生命中的重量,沉甸甸放在他一双颤抖的手中。事后我听说,他把这本书烧了,将纸灰撒在了他那拾纸救夫的妻子的坟上。

摘自冯骥才《一百个人的十年

手机分享和访问:

禁闻网 二维码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