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语言偏好: 简体 正體 telegram Icon Facebook Icon Twitter Icon Google+ Icon RSS订阅禁闻

一位西方法轮功学员经历的一系列神奇事

2017年08月13日 4:57  PDF版 分享到微信

澳大利亚法轮功学员恭祝李洪志师父新年好
澳大利亚法轮功学员恭祝李洪志师父新年好

记者/主持人:陈克江

【编者按】自从1995年3月12日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师父应邀到法国巴黎举行第一次报告会起,法轮功便从东方传到西方,至今已传遍整个西方世界,修炼法轮功的西方学员越来越多。虽然东西方文化的差异很大,但是,不少西方学员一遇到就从心底表现出与中国传统文化有一种奇特的缘分,很多人的修炼故事既动人又神奇。今天,我们就来听一听一位从土耳其移居澳大利亚墨尔本的西方法轮功学员的修炼故事。

我是1994年从土耳其移民到澳大利亚墨尔本定居的,在一家专门接待国际的语言学校教授英语。我是从2001年9月28日开始修炼法轮功的。我清楚的记得,在收看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师父的讲法录像时,一见到师父,我就情不自禁的开始流泪,当时的我弄不明白,就这样止不住的流泪,持续了七、八个小时!

我现在当然知道为什么那时会如此感动了,因为在很久远的年代以前,我就跟师父结过缘,经过不知道多少世的轮回转生,我终于在人世间再次与师父重续前缘。师父是在释迦牟尼佛讲的末法末劫时期,也就是人类的道德一日千里往下滑的万难时刻,下世传大法,救众生的伟大觉者。我再次见到了能够真正带我重回天国世界的师父,能不激动的热泪盈眶吗?

得法前的我,患有一种非常罕见的、现代医学无法治愈的心脏病,导致心脏无法正常工作,还有慢性偏头痛、胃溃疡、抑郁症以及其它各种各样因为药物的副作用导致的疾病。但是,修炼法轮功仅三个月之后,我的所有病痛全部消失,大法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我们全家人都走上了法轮大法的修炼之路。

一、到土耳其洪扬法轮大法

为了让我故乡的亲人——土耳其的民众早日听闻法轮大法,在李洪志师父的加持下,2004年,我完成了将《转法轮》翻译成土耳其文的工作,紧接着,我和我的丈夫、儿子一起回到土耳其,开始在那里洪扬法轮大法。我们帮助土耳其的朋友成立了土耳其法轮大法佛学会,很多新学员很快入道得法。土耳其文的《转法轮》翻译稿,经过多次修改完善,于2006年在土耳其正式出版发行。

2007年,我们全家又回到澳大利亚墨尔本,并第一次观赏了神韵艺术团的精彩演出。观赏对我来说又是一次刻骨铭心的记忆。当神韵的大幕拉开,我仿佛置身天国世界,好像回到了久别的家园,内心的激动无以言表。当时,我没有错过一场演出,而且每次观赏时都止不住的流泪。在澳大利亚看到神韵,我又立即想到我的家乡土耳其,并且非常期待能让我的家乡的民众观赏神韵。2010年,我便对自己说,我一定要回土耳其,邀请神韵到那里演出!我提出主办神韵演出的申请,但神韵办公室一开始没有批准。然而,几个月后,我收到电子邮件得知,我最尊敬的李洪志师父在看神韵巡回演出的国家名单时问起,为什么没有土耳其,还说,师父非常关心神韵在土耳其的巡演。我感恩师父再次赐予我一生中又一段最美丽的时刻。

于是,我向任职的语言学校提出请6个月的长假,校方两天就批准了我的请求,批准的过程实在让人惊讶。我的上司说,她同意我的要求,条件是让她和我一起去土耳其。所以,我就带着我的老板回到土耳其,并带她见到了那里的所有法轮功学员,进一步了解了法轮大法的美好。在土耳其首都伊斯坦布尔,我和很少的几个当地学员和同修凭着对师父对大法的坚信,对各级政府部门和媒体讲清法轮功真相,消除了中共邪党的干扰,在周边国家同修的协助下,在土耳其成功举办了神韵的演出。

二、向中国学生讲清法轮功真相

我在墨尔本一所大学附属的语言学校教授英语,所以,我有很多来自的学生。这也成为我2001年得法后最好的讲真相的机会。

我曾经教一个初级班,共有20个学生,一半来自中国大陆,他们基本不会说英语。一天,我问他们周末都做些什么,我也让他们问我这个问题。我告诉他们,每个周末,我都到公园里炼习一种来自中国的气功,我在白板上写下了“法轮大法”四个字。立即,所有变得非常安静和不自在,有一个学生离开了教室,另外几个开始用中文嘀咕。其它国家的学生都感到很奇怪,希望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于是,我又用英文写下了“被禁止”。我解释说,我炼习打坐的功法在中国大陆是被禁止的。我接着写下了大法网站的网址,让学生们去找自己国家语种的网页读一读为什么被禁止。他们立即开始搜索。我注意到中国学生也在笔记本上记下了网址。我还在白板上用大写字母写下,我很难过,说谎的是中共,我之所以告诉你们真相,是因为我很关心你们。你们现在在澳洲有机会了解真相了。

我的上司有一个中国秘书,负责管理照顾年轻的中国学生。我知道这些学生也许会告诉这位秘书课堂上发生的事情,但是,为了证实法,我一点也不害怕。大法永远是第一位的,真相一定要讲,无论发生什么。第二个星期,当我一进教室,让我惊喜的是,这些学生有些单盘腿坐着,有些甚至双盘腿坐在椅子上,闭着眼睛,掩饰不住的笑脸。他们用这种方式告诉我,一切都没问题。他们没有告诉任何人我在白板上写了“中共在撒谎”。

班里的这一组学生,还告诉了学校里的很多其他中国学生,有关我修炼法轮功的故事,以及法轮大法的美好。有些人后来还特意找到我,对法轮功学员表示感谢,因为法轮功学员研发的翻墙软件让中国大陆的民众能够访问被禁止的网站。

当我讲真相的时候,在内心唯一的念头就是要救度这些被谎言毒害的众生,所以,我的心总是平和的。我知道什么都不是偶然的。我班上的这些学生都应该是被救度的对象。这些年来,我总是堂堂正正的带着尊严讲真相。我很自信,作为大法徒,我没有做错任何事,没有什么可隐藏的,思想上也没有任何害怕他们向校长抱怨或者要转班的念头,而且这一切都没有发生过。我教过数百个学生,没有一个给我难堪过。

还有一次令人难忘的经历,那是在我儿子上高中的时候。我们申请可以接待一个需要长期寄宿的国际学生,不久就得到消息,校方安排了一个来自中国大陆的16岁的学生。当听说来自中国大陆时,我有些担心他的父母一旦知道自己的儿子寄宿在一个法轮大法修炼者的家里,会有什么反应。于是,我决定向校方的负责人说明我修炼法轮大法的情况。这位负责人对法轮大法一无所知,我就利用这个机会详细介绍了大法以及反迫害的真相。听完我的介绍,她对我说:“这里是澳大利亚,我们有权相信任何我们喜欢的东西,我不会鼓励学生去质疑任何人的信仰。因为孩子一家已经被通知将住在我们家里,所以这个决定不会变更。”

我明白这是师父法身的巧妙安排。当我第一眼见到这个孩子时,感觉他只有14岁,非常胆小,明显很担心在这个陌生的国家该怎么做。但几个星期之后,我的儿子麦克就和他成了很好的朋友。

一天,学校的那位负责人打电话问我是否已经告知这个学生有关法轮大法的事情,我说还没有,但决定当晚就告诉他。麦克和我让他转告他的父母是否愿意还继续住在我家。他的反应就象最可爱的动画片里的角色,笑着告诉我们,他的姑姑过去也修炼法轮功,但开始迫害后就不炼了,因为他的父亲是中共党内的官员。他还说家里没有一个人赞同这场迫害。

然而,他觉得暂时不告诉家里人为好,我们尊重了他的决定。6个月后,他决定和麦克一起炼功了。他说炼功的时候真的感觉很开心,而且不久他也开始读《转法轮》。

因为自己已经成为修炼人,他开始担心自己做中共官员的父亲,而且修炼人要讲真,所以决定告诉父亲这个事实。我同意了。他立即联系了家里。当时,我觉得好象经历了修炼以来最紧张的时刻,因为很担心这个孩子,心跳的很厉害。

听了父子俩的对话,我内心充满了对慈悲师父的感恩,我知道他们两人都得救了。他的父亲说:“不要让任何事情阻止你。你已经快18岁了,有权做出自己的决定。”这位父亲还要求能直接问候我。我们在Skype上见了面,他说,没有任何问题,他的儿子就是我的儿子,法轮大法好!他说找不到比法轮功学员更好的人家来照顾他的儿子。虽然一想到这个父亲不得不在邪党体制内工作就难过流泪,但他为自己的儿子做出了正确的决定。

接下来的这个经历,让我明白了中国百姓被中共谎言愚弄之深。

我有一次按课程要求学生们做个演讲,内容要包含自己民族文化中比较重要的方面。轮到一个中国学生时,他紧张的要求大家不要对班级外的人提及他演讲的内容,否则,他在大陆的家人要受到迫害。来自其它国家的学生都非常好奇。这个学生的话题是中华传统文化如何被中共系统的破坏以及“六四天安门大屠杀。他提到自己的叔叔当时遇害。他还介绍了中共的邪恶本性。他的演讲让每个人都很震惊,对他肃然起敬,也对中国民众经受的苦难感到难过。

第二天我告诉他,我很理解他,因为我是法轮功修炼者。他的第一反应和其他中国学生没什么两样,我很吃惊,甚至连他也会在某些事件上被中共洗脑。

他开始重复中共的谎言。我保持,严肃的对他说:“昨天你还揭露了中共有关天安门屠城的谎言,怎么也会这样和中共一样看待法轮功?”我再次体会到中共邪党对民众施加的毒害之深。这个了解“六四”真相的人,也相信中共对法轮功的谎言。

但正念之场让他没过多久就醒悟了,一天他对我说:“天啊,是的,我怎么这么愚蠢,怎么就相信了呢?”他向我道歉了很多次,让我吃惊的是,他还拥抱了我。这是我第一次被一个中国的年轻人拥抱!他在网上浏览了很多有关法轮功反迫害的内容。

三、正念救人显神奇

在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旅程中,我也有没做好的地方,譬如2012年在土耳其,这是8月的一天,我和丈夫以及另外两名同修来到一个著名的旅游胜地,本计划到海边发大法传单,但意识到我们中没有任何人准备传单时,大家都感到羞愧,没有做到时刻把大法放在第一位。一想到此行无法救人,我难过的都不想去海边了。

当我独自一人坐在我们租的房子里,我请求师父:“请给我展现一个不需要传单而能接触到这个旅游胜地众生的办法。”几分钟后,我听到一个人通过一个喇叭向整个的人发通知,我能清楚的听到通知的内容。几乎同时我悟到:“就是这个!这是一个向整个小镇的人通告免费教授法轮功功法的方式。”

我立即打扮好冲向海岸边,去找同修和丈夫商量具体办法。看到丈夫在和几个当地土耳其人交谈,原来他已经在洪法了,对方也很感兴趣。其中一个人说可以帮我通过小镇办公室的喇叭发布通知,只要告诉他免费教功的时间和地点。而另一个当地人是小镇上一个舞厅的老板,愿意提供舞厅和设备播放炼功音乐。而当天时机也合适,我们决定把时间定在晚上7点。

时值盛夏,天黑的晚,很多人都来了,炼功音乐的声音播放的很大,能量场很强。我含着眼泪演示,教现场的每个人炼法轮功的五套功法,内心感激师父的洪大慈悲和鼓励。甚至在我们没有做好的时候,师父的法身都时刻守护着弟子,从没有放弃我们。

但故事还没有结束,真不敢相信来学功的人中有一个是来自安卡拉大学的教授,正在撰写一个探讨人类历史上各种受迫害事件的研究论文。而最近写作的内容,就是对法轮功的迫害。当她一听到广播里通知人们可以就近学炼法轮功,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学炼了功法,问了我很多的问题。她说这次的会面非比寻常,能遇到我太幸运了。她还说大法很神奇。太对了,大法就是这么神奇!

手机分享和访问:

禁闻网 二维码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