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语言偏好: 简体 正體 telegram Icon Facebook Icon Twitter Icon Google+ Icon RSS订阅禁闻

廖祖笙:习近平莫非只是一个替身?“倒习联盟”正戳向你的软肋

2017年03月20日 9:08  PDF版 分享到微信

作者:廖祖笙

习近平先生,我有时会突发奇想:常在电视上、报纸上说话的这个习近平,莫非只是习近平的一个?之所以会有这样的突发奇想,是因为常露面的这个习近平,与常理中的那个习近平,更多的时候判若两人,二者之间往往难于划得上等号。

常露面的这个习近平是怎样的?是明知共党是个“迎风臭万里”的邪党,其丑无比,还在将这个党说得好比是赛西施;明知百姓苦不堪言,国家已在日渐迈向化,还在碎碎念,说得中国百姓似乎有多么幸福,这个国家好像已走向了文明和法治······

常理中的那个习近平是怎样的?是在被株连中深味了这个党已是恶极,乃中国苦难的根源所在,因为自身也曾深受其害,所以不可能为这般兽党再百般擦脂抹粉,对于人民正在经受的各种苦难,会感同身受,会本能地多一分怜惜,会做梦都想着怎么去解民倒悬······

习近平先生,我会有习近平莫非只是一个替身的突发奇想,也是情有可原的。中国是个人口大国,现在的整容技术又这么发达,无所不用其极的“倒习”,要弄出一个在外貌上与你毫无二致的替身来,大抵也不是一件特别困难的事情。我观察到“倒习联盟”在以种种下作的方式,对你进行包围圈日趋缩小的合围,意在人为将你变成中国的齐奥塞斯库,于是常为你捏着一把冷汗。

迫害在中共治下是一种常态。胡锦涛家也是遭受过迫害的,他上台之后,我以为中国再也不会有迫害的存在了,结果一如既往,形形色色的几乎无处不在;先生你家也是遭受过迫害的,我以为你上台后,该不会再有迫害这档子事存在了,结果迫害面反而更广,迫害的手段更是阴毒和下作,迫害也来得更加公开化······谁来制止迫害?胡锦涛和你都无语。

无语并不意味着迫害就不存在。因为政见不同,就或绝其之后,或困其牢笼,或饿其老小,或逼其流亡······凡此种种,是不是迫害?因为信仰不同,就或取其器官,或陷其牢狱,或迫其转化······凡此种种,是不是迫害?因为寻求公道,就或对其绑架,或对其殴打,或将其刑拘,或冻其肌体······凡此种种,是不是迫害?党国千形万状之迫害,又岂是三言两语所能尽述?

习近平先生,我上有风烛残年的老母,下有蹒跚学步的小女,我在家里本是一根顶梁柱,因为我的饭碗一再被下流打碎的问题,我从前年底就迫于无奈,陆陆续续敲打了大量的文字,向你一再申述我家被迫害的惨状,若再写些篇幅,这类文字都足以编印成一本书了。那个常理中的习近平呢?你在吗?你在哪?我怎么觉得自己只是在向风儿诉说呢?

容易让人产生迷失。在胡锦涛的任上,在你的任上,我都不同程度感受到了一种权力的傲慢。权力只是自然人的附属物,不论是敖坐高堂,还是居立檐下,一个人都免不了要吃饭喝水,要拉屎拉尿,要洗衣做饭,要尊老爱幼,要养儿育女,要过性生活······我不知道公门中人因为执掌了公权力,就有什么好傲慢的。我知道常理中的那个习近平,会更愿意和苦难的人民同呼吸共命运,不可能一阔脸就变,已有的人生经历,决定了他是不愿意傲慢的。

习近平首先得是一个鲜活的人,而后才可能是一个位处权力巅峰者。只要是一个鲜活的人,在遭受过被迫害之后,就会知道迫害的歹毒,会深知不论是哪种形式的迫害,在本质上都是属于反人类的兽行,即会对迫害深恶痛绝,就会对别人所经受的痛,感同身受,不会愿意再转而去迫害他人。当有了终于可以改变国家民运和人民民运的契机时,就会珍惜契机,会出自本能地把握契机,去想方设法救民于水火。

这是我对常理中的习近平,所具有的理解之一。可这种理解,在残酷的现实面前却一再被粉碎。时至今天,我看不到那个常理中的习近平在哪,我只看到一个让权力迷失了方向和本性的习近平,在碎碎念一些党八股和党套子,在极力维护一党专政,在无视形形色色的残酷迫害,为苦难的百姓什么都做不了······长此以往,形同替身的习近平,无非也只是过了一把坐首席的瘾,让其家人多享了一些福,仅此而已。

习近平先生,前些日子我在文中和你说及你所面临的三个,其中的一个问题,就是温情一面不足的问题。这一问题不可小觑,这是一个大问题,它不但事关你的执政安全,也事关你的方方面面。这个问题不知不觉已成了你的一处软肋,正在被“倒习联盟”时刻盯紧,并在有意放大和利用。不能妥善解决温情一面不足的问题,“倒习联盟”就有了可利用的民意基础。在任何时候,民意都更喜欢具有温情一面的,而不会是冷血无情的老大,当然也不喜欢高高在上的老大,仅只是一个某种意义上的替身。善意的忠告,在你宜听取。

长夜漫漫。作家以我手写我心,被匪国纳粹整得家破人亡,被不断下流敲掉饭碗······万般无奈,于公元2017年3月19日,向习近平先生象征性借一分钱吃饭,以此记录一段黑暗的历史。此据。

写于2017年3月19日(廖祖笙之子廖梦君在罗干担任中央政法委书记期间、周永康担任公安部部长期间、刘云山担任中宣部部长期间、周济担任教育部部长期间、张德江担任省委书记期间,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和杀人犯同穿连裆裤的流氓集团“统一宣传口径”,指鹿为马,放任绝人之后者逍遥法外第3899天!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相关照片及“破案”卷宗全是不可示人的国家机密!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匪帮全面非法剥夺,生存权同时也被新纳粹们以下流手段一再剥夺!被“执法”机关明确告知只有在十年之内不写政论性文字,才能享有出境自由,被连续非法断网2200天,被公然带有凌辱性质地置于监控探头之下!廖祖笙被迫颠沛流离期间,风烛残年的母亲和岳母蹊跷被摔至大腿骨折、股骨碎裂······在令人发指的残酷迫害中,幕后迫害的操纵者能非法控制全国的媒体和网络,能控制公检法,能控制广东和福建,能控制电信,能控制银行,能控制学校,能禁止廖祖笙使用谷歌和推特账号,能任意操弄无脊梁的百度······为国防事业奉献了青春年华并立过军功的廖祖笙,因在文字层面坚持为国家前程和百姓福祉呼号,遭到法西斯新变种疯狂迫害,呼天不应,叫地不灵,蛇鼠一窝、寡廉鲜耻的反动当局从上到下装聋作哑!)

廖祖笙邮箱:曾有的谷歌邮箱、雅虎邮箱、微软邮箱全部被禁用

廖祖笙电话:13062499969

来源:来稿

欢迎您发表评论:

手机分享和访问:

禁闻网 二维码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