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语言偏好: 简体 正體 telegram Icon Facebook Icon Twitter Icon Google+ Icon RSS订阅禁闻

熊飞骏:中国戈培尔是如何“偷梁换柱”转移公愤焦点的?

2017年09月13日 8:11  PDF版 分享到微信

作者:熊飞骏

希特勒政权是的,悲悯苍生的真爱国志士是他们的头号敌人。

盖世太保重点打击目标是德国坚守良心说真话的真爱国志士。

坚守良心说真话的真爱国志士本来是拥戴的好公民。

可盖世太保的吹鼓手戈培尔巧舌如簧,总能成功让德国绝大多数民众对良心精英同仇敌忾。

戈培尔把德国所有坚持说真话的良心精英污为德奸卖国贼。

戈培尔对公众演讲时,宣布某某良心精英的真实“罪状”,更不会公布他们的“反动言论”,那样做等于是给良心精英打形象广告,脑子没坏的德国人都知道那些“反动言论”其实是爱国良心话。

戈培尔也不会一开始就号召听众打倒某某良心精英,那样没几个人信他,因为很多听众都知道他是个正派人。

戈培尔首先对公众发问:里通外国的卖国贼要不要打倒?

台下听众自然异口同声:打倒德奸卖国贼。

某某接受境外势力的资金,出卖德国利益,是德奸卖国贼!你们说怎么办?

台下民众自然群情激奋:打倒他!绞死他!

其实那个良心精英根本没接受过什么境外势力的资金,也没出卖过任何德国利益,他只是说了几句有利于国家民众利益、但和纳粹党私利不一致的爱国真话而已。

就算某良心精英接受过境外势力的资金,也不等于就出卖了德国利益。别忘了诺贝尔奖金也是境外势力资金。美国开国先贤在独立战争时期,也接受过很多外国资助。

戈培尔就这样把良心精英根本没有犯过的“罪行”栽赃给他们头上,巧妙转移了公愤的焦点,把人民英雄污为人民敌人,使公众对先前敬重过的良心精英同仇敌忾。

戈培尔其实在玩下面这套逻辑鬼把戏:

张三在某村开了个诊所,玩天价医疗发死人财,一个普通也要敲诈患者千元以上,一年不到就发了大财。

一年后李四来该村免费医疗救死扶伤,救了好多看不起病穷人的命。

李四维护了该村多数村民的利益,但却断了张三的非法财路。

张三有钱有势,雇了几个流氓打手把李四绑架了。

然后张三对村民说:卖假药的人要不要打死?

村民义愤填膺:打死他!

张三:现在有人在村里卖了好多假药!他的假药是慢性毒药,服用者暂时没事,但两三年后就会毒发身死。

村民怒火中烧:他是谁?把他交出来!

张三:他就是乙,给你们免费医疗的那位!因为想置我们于死地,所以他的药不要钱。

村民群情激愤:我说他怎么那么好心?连亏本营生也乐此不疲,原来居心叵测要我们命啊?打死他!别让他跑了!

此时李四已被张三的流氓打手控制,根本没机会分辩,甲的一面之词就成为真理。

…………

希特勒集团好在城市玩形象工程,进城做买卖的低端人口都得花很多钱买许可证。

城管权力急剧扩张个个如狼似虎,今天砸乱这街的小摊明天打死那街的小贩。

有个少妇拿不出钱买许可证,为了养家糊口,抱着两岁在街角摆了个小摊卖苹果。

城管来抢她的苹果筐。少妇一手抱着婴儿一手拉住筐子,那是她家活命的本钱啊。

城管放下筐子,一把抱住少妇施展看家本领,把少妇凌空摔了个筋斗,摔得对方头破血流。

少妇手中的婴儿也随之飞了出去,重重摔在水泥街面上。

围观的民众群情激奋,这城管还他妈是人吗?

坏消息一夜间飞速传播,第二天全德民众群情鼎沸,纷纷要求严惩城管凶手。

第三天全德各地的高音喇叭响起了戈培尔的声音。

同胞们!德国城市的秩序需要维护,小摊小贩随意挡道,市民开车出门将寸步难行。维护城市正常秩序是城管的责任义务,要想城管能忠于职守尽职尽责,我们就必须维护城管的必要权威。(其实戈掊尔的假设根本就不成立,纳粹党上台前德国没有城管,小摊小贩也没随意占道令市民出门寸步难行。)

某城管对抱孩少妇的行为是有点过伙,在履行职责时没有留意到少妇手中的孩子,但那个少妇难道就没错吗?你们都留意到某城管时没注意会伤害孩子,那个母亲“暴力抗法”时,在意过伤害孩子吗?请问全德国的母亲,有几人会拿自己孩子做挡剪牌“暴力抗法”城管权威?请问那个母亲称职吗?只有浪心狗肺的母亲才会拿自已孩子作“胡作非为”的挡箭牌!如果德国都是这样的母亲,我们下一代还怎么健康成长?

我们同情的是孩子,而不能听任坏分子胡作非为挑战城管权威!

…………

当戈培尔的演讲一次又一次重复,少妇又没机会在喇叭发声时,越来越多的德国民众认为他的话有理,怀抱婴孩的少妇由公众同情的对象一步步转为众矢之敌。

戈培尔在这个事件中是如此“偷梁换柱”转移公愤焦点的。

戈培尔斥责少妇“拿自己孩子做挡箭牌暴力抗法挑战城管权威”。

其实少妇的行为根本不存在“拿自己孩子做挡箭牌暴力抗法挑战城管权威”;她只是在城管粗暴侵犯她的私有财产时没有配合城管暴行而已。

如果这也算“拿自己孩子暴力抗法挑战城管权威”,下次城管强暴怀抱婴儿少妇时,少妇是不是也要积极配合不能反抗,否则就是“暴力抗法拿自己孩子挑战城管权威”?

就算抱孩少妇在维护自家财产时推打了城管一下,城管就该对一个弱不禁风的少妇下重手并重摔婴儿吗?

小孩偷条黄瓜是有错,难道因为这个把小孩打死打伤吗?

长年开车的车主哪个没违过规犯过错,是不是都要让交警给痛打一顿?

“城管权威”必须建立在合理合法适度的前提下,过伙不合法的暴行就不属“必要权威”,而是赤裸裸的执法犯法,是犯罪!

请问城管强暴弱女子时,女人反抗属“暴力抗法”吗?

“法”是保护人民安全自由的;而不是保护执法者胡作非为的!

当盖世太保的暴行引来天怒人怨,戈培尔的“偷梁换柱”仍不能发挥成功转移民愤焦点时,他就把责任推给“临时工”。

如果良心国民争论祸国殃民者不是“临时工”,那就刚好中了戈培尔的“招”上了他的套了。

问题的症结是:就算祸国殃民者真个是盖世太保雇佣的“临时工”,盖世太保难道就没责任吗?

张三是车主,自己不愿开车,雇了李四开着他的车到处跑。

李四没有驾驶执照,张三把自己的驾照给他忽悠。

不巧李四有天开车闯死了人。

张三有没有罪?

正常人都知道,张三不但有罪,而且比自己开车闯死人罪加一等。

如果是张三自己开车撞死人,情节不恶劣且是初犯,通常只罚款不担刑责。

他把车交给没驾照的李四,李四拿着他的驾照撞死了人,张三是一定要负刑责的。

如果张三是王五花钱雇佣的家庭司机,李四撞死的那人恰好又是王五的家人,张三是不是罪加二等?

一个小区的居民花钱雇了几个保安。保安没经小区居民同意,私自雇了一个流氓穿上自己的制服帮他们看门,还在小区巧立名目对居民设卡收费用以支付流氓工薪。有天该流氓把小区居民打死了一个,你说保安有没有罪责?

有些岗位是不能雇“临时工”的!尤其是纳税人豢养的公仆岗位不能绕开主人私自雇佣临时工。否则临时工犯罪,雇主罪加一等。

盖世太保私自雇佣的“临时工”犯罪,盖世太保自然罪加一等!

雇主把罪责推给临时工?完全是蔑视公众智商!

戈培尔那套“偷梁换柱”伎俩可以忽悠很多人,但在心智正常的国民那里完全无效。

二〇一七年九月三日

来源:熊飞骏冬天童话

欢迎您发表评论:

手机分享和访问:

禁闻网 二维码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