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语言偏好: 简体 正體 telegram Icon Facebook Icon Twitter Icon RSS订阅禁闻

重回修炼路 在百名军官前炼功讲九评(图)

2019年04月03日 19:32 PDF版 分享转发

(明慧记者沈容采访报道)人立于天地之间如白驹过隙,在转瞬即逝的人生里,我们可曾思考过自己为何来到这里?

还是八、九岁的年纪,陈宪琦常会在夜深人静时独自想着,为什么我会来到人间?宇宙外头是什么样?这个世界上到底有没有神?这些令他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在心头不断堆积、萦绕,他到图书馆翻看武侠小说、借阅气功书,甚至查找许多史前文明特异功能的资料,也难以解惑。

陈宪琦用亲身经历告诉大家法轮大法好
陈宪琦用亲身经历告诉大家法轮大法好

“一九九九年,我小学刚毕业,当时坊间流行气功热,我本来想学太极,后来看到报纸上登有的广告,心头一亮,便拉着妈妈说我想学,妈妈第一时间拒绝了我。过了一阵子,邻居家拉起了‘法轮功免费义务教功’的横幅,我再次喜出望外,央求妈妈让我去学。妈妈无奈下说:你先去掷杯问问家里的神明吧!”

连续三次都是圣杯,神明同意了,妈妈傻眼了,宪琦兴高采烈跟着邻居学炼五套功法。“除了,邻居也借给我整套讲法录音带。我一边写功课一边听,第一轮听下来,听不习惯,第二轮听下来,还是不懂,等到第三轮听完,刹那间我明白了,原来这就是修炼!当时那种恍然大悟的亮堂心境,现在想起来还是很震撼!”

“我知道除了《转法轮》,还有各地讲法,我拜托邻居再借我其他书籍。记得读到《美国法会讲法》时,师父博大精深的法理全面更新我的宇宙观、世界观,我的智慧开、开、开,最后整个大脑好象要炸掉了!我心想,天啊,这个宇宙也太大了!可是都已经讲到这么大了,回头一看还只是个宇宙尘埃。等看到下一本讲法,师父讲得更深更大了,当时大脑真觉得承受不住,只能先休息几个小时再继续读。”

赞助商链接
赞助商链接

学法的过程仿若脱胎换骨,难以言喻的幸福感涨满心胸。“我感到太荣幸了,怎么会有这么大的缘份可以得法。我当时真心觉得自己是全宇宙最幸福的生命!”

尽管当时年纪小,宪琦在上也不马虎。“国中三年来,常在清晨五点到家附近的炼功点炼功,炼完后精神百倍地去上学。放学一下课,也会去学法点和同修一起学法交流。”沐浴在大法的环境,宪琦将“真、善、忍”的精神实践在日常生活里,课业成绩从不耽误,总保持班上前四名。

纯净的心态、扎实的学法,为宪琦打下深厚的修炼基础。然而,考上台北第二志愿师大附中后,在卧虎藏龙、人才辈出的环境里,努力学习的他成绩反而一落千丈。他每天花上大量时间念书解题,仍时刻处于书读不好的挫败情绪中。最后,宪琦以吊车尾的分数勉强考上苗栗联合大学。

“上大学后,我忙着社团活动,忙着交女朋友,每天生活都很忙碌。可是,一天两天不学法,我还会心生警惕,几个星期、几个月不学法,我距离实修有了很大差距,渐渐的半年一年过去后,我脱离大法已经很久很远了。我内心深处在呐喊大法好,书也在旁边,我却拿不起来,翻都不想去翻。我很痛苦,也很麻痹,知道不能错过,可是举步维艰,那时我真切感受到自己失去了珍贵的至宝!”

迷途知返 判若两人

二零一一年,就读国立台北科技大学土木防灾所硕士班的宪琦,身体变得异常虚弱,在靠鸡汤鸡精滋补后,仍在夏天穿着羽绒外套,桌上摆上四、五罐药瓶,教授甚至开玩笑问他是不是卖药的。宪琦心想,为何自己人高马大,却比女同学还要不堪一击?

赞助商链接
赞助商链接

某天清晨,宪琦异常早起,此时国中端坐炼功的画面闪现脑海,他心思一动:“不然我来炼第五套功法吧!”从半小时到一小时,从静功到动功,从单盘到双盘,仅仅两个星期的时间,宪琦脱胎换骨,好象换了一个人。“那时候流行性很严重,全实验室的人都沦陷了,只有我依旧神采奕奕。大家都问我身体怎么一下子判若两人?于是,我开始逢人就说法轮大法好,还带着同学、学妹、学弟们早上一起到校园炼功。”

“我还重新回到国中时住家附近的炼功点。清晨四点半我就到了,曾经熟悉的阿姨还在那里,她问我的名字,我说阿姨你忘记我了吗?我是宪琦!阿姨看看我,想了起来。蹉跎近十年,这次我真正走回来了!”

人生能有几个十年?!这一次,宪琦决定把握分分秒秒,勇猛精進、迎头赶上,不再虚度自己的人生。

守住善念 传播真善忍

同年九月,宪琦入伍当兵,回想军中十一个月来的经历,宪琦惊呼:“一切都是师父最好的安排!”

“军中直属学长在我進去后百般刁难,不时找麻烦,直到要退伍前,我都一直被他欺负,但我知道自己是修炼人,从没有对他不好。我在军中的工作包括挖水沟、锯树、搬树木等许多粗活,好几次那位学长都把工作丢给我们,早上自顾自地睡觉或伪造文书放黑假,许多同梯义愤填膺、吵着要举报他。虽然我表面反对,但内心也开始不平衡了。”

赞助商链接
赞助商链接

“有一天晚上入睡前,他还继续讲着电话发出很大声响,那时疲惫、烦闷、委屈,他欺负我的表情、话语,所有思想中不好的念头一拥而上!当下简直要崩溃了,可以说那是我当兵以来最愤怒的一次!就在即将失控的那一刹那,我想到了师父。我问自己,我能不能真正做到信师信法?当兵这段时间,从头到尾都是他对我不好,我没有对他不好,但我能不能百分之百相信师父所说,修炼人遇到矛盾都是自己的不对?修炼人遇到的一切事情都是好事?”

“当我想着师父的法,我开始流泪,我告诉自己,不论谁是谁非,都必须信师信法向内找。我发现原来内心存有很多对他的怨恨、妒嫉,可是我是修炼人,必须放下人心,为他着想。也许他家里发生什么事让他很紧张,我为什么就不能替他想呢?当这念头一出时,明显感受到善的力量包围着我,如此巨大,包容一切,将原有的愤怒消融的无影无踪。”

尾牙活动 演示法轮功

年末尾牙活动上,士兵需要提供节目表演,同梯知道宪琦在修炼法轮功,便提出表演功法的建议,他一听喜出望外。当时有七个人要针对这个提议来投票,三个人赞成,三个人反对,最后剩下学长这关键的一票。

“直属学长一直对我有偏见,我心中暗道不妙,没想到学长竟然投下赞成票!最后我们在尾牙活动近三百人的舞台上演示五套功法,当炼功音乐中师父洪亮的声音在全场回荡,我内心激动不已,眼泪快掉了下来。事后陆陆续续有好多长官问我法轮功是什么,有的也想来学,洪法效果超出我的想象!而那位学长事后告诉我,他放假回家在景点看到法轮功学员,觉得他们好善良,太了不起了。看到学长对法轮功的态度由反对到正面支持,我感慨不已,如果自己做不好,没能守住善念,学长怎能投下最关键的一票呢?”

有了这次成功的经验,宪琦在退伍前参加了部队的演讲比赛,他以大纪元报纸头版作为简报,反复熟读《九评》一书,将中共“邪、骗、煽、痞、间、抢、斗、灭、控”的九大基因,以及如何迫害污蔑法轮功、如何全面渗透国家的真相娓娓道来,台下近百名长官听得津津有味。最后,长官表示:“我们图书室也应该有几本《》才对!”

赞助商链接
赞助商链接

二零一二年八月,宪琦在退伍隔天至海外最大中文媒体《大纪元》担任业务工作至今,他希望能透过媒体的力量,快速大面积传递真相,并将人性的善良和美好、中华五千年的正统文化与道德,传遍全世界。

曾经蹉跎,曾经失落,直到踏实走回返本归真的路上,宪琦深刻感受师父对弟子无尽的慈悲与保护。他真诚表示:“我希望每个人都能静下心来看看《转法轮》这本书,当你放下观念去了解,你会发现这就是每个人生生世世的等待和归属!”

相关文章:

喜欢、支持,请转发分享↓禁闻网责任编辑:周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