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语言偏好: 简体 正體 telegram Icon Facebook Icon Twitter Icon RSS订阅禁闻

谢田:美国的格陵兰和中共的北极

2019年09月05日 10:57 PDF版 分享转发

作者:

世界上大概没什么地方比更特殊了,从地图上看,上北下南,北极在世界的最上方、最顶端。凛冽的寒风和冰冷的海水,人迹罕见绝无污染,可能是只有神仙、超人,或世外高人才会考虑、才能呆得住的地方。有趣的是,世界上许多国家都声称拥有北极,至少是其中的一部分,但现有的国际法规定,北极不属于任何国家,也没有任何国家可以从地理或地质上证明,其国土的大陆架可以伸延到北极。

北极圈内的国家,除了、加拿大和,还有北欧的几个小国,但作为的属地,在北极圈内鹤立鸡群。不仅占据了一个显着突出的位置,并且还处在一个关键水道的要冲。这也是为什么要购买格陵兰的消息被媒体披露,后来又被证实之后,战略家们立即嗅出了特朗普这个出色决定背后的重大意义。

美国想买格陵兰,丹麦的反应不是最主要。虽然格陵兰属于丹麦,外交、国防与财政由丹麦代理,但格陵兰并不是欧盟的一部分,反而与北美的加拿大和美国更接近。丹麦首相还没仔细听特朗普的建议,就匆忙拒绝,实在没必要。特朗普推迟访问,可惜了一个机会。丹麦的反应颇为滑稽,“格陵兰不卖。格陵兰不是丹麦的,格陵兰属于格陵兰。”既然格陵兰不是丹麦的,丹麦又怎么可以替格陵兰说不卖?至于格陵兰人是否要变成美国人,可能要5万因纽特人充分考虑后才能决定。1985年,格陵兰退出欧盟的前身——欧洲共同体。这是不是对它日后的归属埋下了伏笔?也未可知。

对于特朗普的意向真正感到震惊的,应该是和俄罗斯。但俄罗斯目前经济上空虚,军事上薄弱,不是美国真正的威胁,而中共则日渐成为自由世界的最大威胁。特朗普真正的意图,除了强化国际贸易,促进经济,还有清除全球共产主义,遏制中共在全球扩张、攫取资源的野心,这样一个战略目标。

从国际贸易看,购买格陵兰有助于确保“北极航道”的畅通。北极航道(Arctic Sea Route)指穿过北冰洋,连接大西洋和太平洋的航道。随着地球暖化,北极航道的开通变成现实。亚洲和欧洲巨大的市场和生产基地之间的联系,向来是国际贸易的关键。目前,连接太平洋和大西洋的航路,或通过巴拿马运河,或通过苏伊士运河。如果北极航道开通,航程会缩短,运输成本减低,也可以避开非洲沿海、印度洋的海盗,以及伊朗等的威胁。

一般认为北极航道有两条,“西北航道”和“东北航道”,其实更重要的还有一条——“中央航道”。西北航道大部分位于加拿大北极群岛水域,从白令海峡向东,延伸到阿拉斯加北部海域,穿过加拿大北极群岛直到戴维斯海峡。东北航道大部分位于俄罗斯北部沿海,从北欧出发,向东穿过北冰洋直到白令海峡。

从16世纪始,西北欧的探险家就希望打破葡萄牙和西班牙的垄断,不绕过非洲和拉美南端,而是直接通过北极建立与东方的联系。从日本横滨到荷兰鹿特丹,绕好望角要30天,经马六甲—苏伊士运河要22天,从北极只要15天。

加拿大早就宣称“西北航道”是国内航线,拥有主权。“东北航道”经俄罗斯沿岸,船只被强制使用俄罗斯破冰和导航,向俄方付高额“过路费”。俄罗斯希望北极航路成为苏伊士运河的竞争对手。2013年,中国、韩国、日本、印度、新加坡、意大利等六国家被批准为北极理事会正式观察员。北极的治理更加国际化、复杂化。

北极航道的第三条—“中央航道”,在笔者看来,更为重要、更具未来价值。因为它摆脱了俄罗斯和加拿大,从白令海峡出发,不走俄罗斯或加拿大沿岸,而直接穿过北冰洋中心区域,最后抵达格陵兰海。在俄罗斯和加拿大之间独辟蹊径,才是美国对格陵兰有兴趣的真正原因。

对中共来说,特朗普这一企图是打击中共全球战略、挫败中共北极野心、削弱一带一路、挫败中俄联盟、减低马六甲战略地位的综合之举。中共宣布为“近北极国家”,格陵兰岛是“冰上丝绸之路”的关键一站。俄中结盟后,会在控制北极航道上联手对付美国。美国在格陵兰有空军基地,可追踪导弹,美国去年发现中共试图在格陵兰建设机场时,及时的干预,使希望落空。

从战略角度看,美国的确应买下格陵兰。特朗普的不动产直觉,简直太惊人。作为房地产开发商,他可以在曼哈顿驰骋;作为美国总统,在国际地产开拓,也是大手笔一桩。现在买卖不成,没有关系,但特朗普开了口,有人就会思考。很快,格陵兰就会有人主张,特朗普只要把他的Offer(购买意图)丢在那儿,就有足够的吸引力,会带来未来的变化。

加上格陵兰的美国,会是什么样一幅版图?这将是21世纪美国又一次扩张,让自由世界欣慰,让共产邪恶胆寒。美国左派和主流媒体,害怕特朗普超高的人气,和特朗普可能因为购买格陵兰、扩大美国版图的历史成就,而一味的诋毁和压低这个主张的意义,非常可悲。

美国1867年购买阿拉斯加后,就研究购买格陵兰。来自田纳西的安德鲁.约翰逊(Andrew Johnson)是当时的总统,国务卿希沃德(William H. Seward)以720万美元从俄国的亚历山大二世买下阿拉斯加,每英亩2分钱,被当时的媒体称为“希沃德的愚蠢”。当然,今天没人说买阿拉斯加愚蠢了。但看看今天左派媒体对特朗普格陵兰的冷嘲热讽,历史是何等相似!

1867年720万,相当于今天的1亿2千万。当然,格陵兰(84万平方英里)是阿拉斯加(66万平方英里)的1.26倍,格陵兰即使出让,也不会比照当年的价钱。美联社1970年代从解密的政府文件中发现,1946年杜鲁门时代,参谋长联席会议的将军们曾向丹麦提出,用价值一亿美元的黄金购买格陵兰,又被丹麦拒绝。

1946年金价是每盎司34.71美元,1亿美元能买289万盎司。按今天1500美元一盎司的金价算,70多年前的一亿是今天的43亿,钱还是太少。当然丹麦没松口,特朗普也没开价,如果真讨价还价,应该至少在5000亿美元以上,甚至上万。俄国奥尔多夫(Constantine Oldorf)教授认为,类似格林兰的岛屿价值在每平方公里500万美元,格陵兰值10万亿,这可能太高了。如果是数千至数万亿美元,特朗普用从中共那里得来的关税,每年几百到上千亿,就可以支付了。◇

本文转自648期“商管智慧”栏目

http://www.epochweekly.com/

来源:纪元周刊

喜欢、支持,请转发分享↓禁闻网责任编辑:赵凌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