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语言偏好: 简体 正體 telegram Icon Facebook Icon Twitter Icon RSS订阅禁闻

现代聊斋:我驱逐白色九尾狐的故事

2019年09月09日 15:37 PDF版 分享转发

我二十五岁,大学刚刚毕业,留在北京工作。二零一八年,我经历了从未有过的惊悚。

那天我拨通了家里的电话,一个尖锐刺耳的女声从电话那头传来,说的是标准:“小伙子,放心吧,别管我的事,我就用用你妈妈的身体。”说这话的竟然就是我那不会讲普的母亲!我每个汗毛都竖了起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老家在北方一个山峦包围的狭长盆地中,这里平均海拔超过1100米,水草丰盛,牛羊众多,从战国起就是有名的“皮都”,家家也多供奉着各类“地仙精灵”的造象。

二零一八年二月五日,为了看运势,找来了邻县的一个先生给他算命。那人来家后,见到母亲就说:“你身上有好东西,现在最好在家里设个堂子,你很快就能出山给人看病了。”随后,他给家中几个关公、太上老君等造像“开了光”。

三天后的半夜时分,我母亲突然从梦中惊醒,她摇醒父亲说,有个东西慢慢侵入她,似乎要占用她整个身体,她感觉难以控制自己。

还没等父亲缓过神,母亲一改平时的方言,突然说起标准的普通话来:“你不要害怕!我不会伤害这个身体的,我只是来帮她的!”这声音从母亲嘴里发出,非常尖锐,父亲顿时吓得睡意全无,母亲怎么会说起普通话来?定睛看时,母亲的眼神、神态宛若另一个人。

稳了稳情绪,父亲试探性地问道:“你哪来的?你是什么东西?你要干啥?”“我要出山,给人治病,帮助别人,而且还可以给你们家里赚钱。”被控制的母亲冷冷地说道。

到了早上,姥姥来看母亲,没想到,一向孝顺温和的母亲,一反常态,把姥姥骂了一通。

后来,母亲身体难受,因为她说自己一想恢复自己的意识、不让那东西上身,那东西就让她不舒服,接受它上身,她身体就舒服,一点疼痛都没有了。

于是父亲带着母亲去算命先生家。正在路途中,我凑巧拨通了他们的电话,只听到电话里,又传来了那刺耳的普通话:“小伙子,放心吧,你别管我的事,我就用用你妈妈的身体。”啊?这是谁?这不是我母亲啊!我身上直冒冷汗,直觉母亲可能被了。我说了附体的危害,试图说服父亲不要去。父亲虽然也害怕,但还是去了算卦先生家。

到了那里,母亲身体很快就舒服了。算卦人说,这是刚开始,母亲没完全接受“仙位”,所以难受,过段时间接受了“仙位”,稳定下来就好了。

附体和父亲有很多交谈,它自述,自己是一条九尾狐,跟我妈二十多年了,从年轻的时候就觉的我母亲人好,想帮母亲赚钱。父亲说这附体通过我母亲的嘴,点名要吃鸡肉,晚上也不怎么睡觉,基本是打个盹儿。它说想要见家里其他的亲戚,点名要见父亲的姑姑、母亲的大姐,说希望得到亲戚认可,支持它在我母亲身体上待着,给人看病、算卦。

当我急急忙忙赶回家,看到母亲坐在床上,口中还是说普通话,我摸她手脚冰凉,就问她:“妈,您要这东西,它就让您这么难受,失去正常。如果您不想要,就尽力在思想里排斥它。”这时那附体借母亲的嘴,喃喃道:“就用用这身体,怎么你们这么不愿意,好多人想要我,我还看不上呢!”

父亲也劝那附体:“你先下身,让她和她儿子说句话,待在身上一天了,也让她休息休息。”“行,那我离开一会儿,再上。”那东西借我母亲的嘴说完就下身了。

马上我母亲就说起熟悉的家乡话:“妈是由不得自己啊,我一想不要它,它就折腾我,让我身体难受,一顺应它,它就不折磨我了。”我抱住母亲说:“妈,您别害怕,您是想要它吗?”母亲哭着说:“我之前想要它,现在我后悔了,我听你的,不想要它了,不要了。”  “那您否定它,不要它!别怕它!它很弱!”

再次谈话时,母亲已经恢复了正常,象以前一样和大家交谈了,也不会讲普通话了。

母亲应了几声后,又开始被控制。这时,我就对那东西说:“我是学法轮大法的,我知道你是什么东西、你要干什么,为什么待在人身上不走。你现在是在做坏事,神佛不会饶你的,不管你修了多长时间,你都不可能修成,你要想修,那就转生成人,快离开吧!”  说着,我就把母亲手上那个算命人送的“雪镯”给拿下来,顺手扔了出去,只听镯子摔碎的声音,却没见那些碎石。

那附体哭闹着不走,说要和它的师父通话,问它师父能不能离开。于是父亲拨通了那算命人的电话,电话那边,传来一个讲着普通话的女声:“怎么样?”附体控制着的母亲高声哭着说:“他们家人不想要我,我该怎么办呢?我自己走也走不了,在这待着很难受。”  那女声说:“我已经知道了,找三张黄表纸,一会儿在佛堂烧,烧着了磕三个头你就跟我走吧,再不走这家人会伤了你。跟我再修一年,功高了明年再说。”  话音刚落,母亲便自己从地上起来,用方言说:“没事了,它走了。”  说着露出了久违的笑容。

这天夜里,母亲又从梦中惊醒,说她有凉风萦绕两耳,她怕那狐狸附体再来。我就告诉母亲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让她和我一起看李洪志师父讲法视频。第一讲刚看了几分钟,母亲就恶心要吐,她说从脚底开始,从骨头缝里往外出凉气,大腿小腹部位有针扎、电麻的感觉,后来她头部反应强烈,左脸五官抽搐在一起,右脸则张得很开,整个身子开始颤抖。我用头顶着母亲的头,减缓她的颤抖。过了一会儿,母亲说好了,身体越来越轻松了。

第二讲开始不一会儿,母亲就说看到了一条宽宽的大道,望不到尽头,一支大大的毛笔,在她脑袋斜上方划了一笔(悟到是一笔勾销了),还看到了高高大大的佛,金光闪闪的。她激动地说:“这才是真佛!”后来她睡得很香。

家人和亲戚得知后非常惊奇,为什么附体这么快就走了?为什么它师父说我们家人会伤害它?我拿出《转法轮》,为大家读了有关附体以及开光的法。大家都明白了,都说要把家里那算命人“开光”的佛像送走。后来很多人都相信了法轮大法。

作者:文: 大陆大法弟子,来源:明慧网

喜欢、支持,请转发分享↓禁闻网责任编辑:唐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