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语言偏好: 简体 正體 telegram Icon Facebook Icon Twitter Icon RSS订阅禁闻

王赫:四中全会前 习近平的弦外之音

2019年10月22日 10:46 PDF版 分享转发

作者:王赫

和香港危局为反习势力提供了足够多的弹药;而习的“小组治国”方式势将与里的“集体领导”支持者们形成某种对立;“大脑”王沪宁的误导大大加剧习的“左右徘徊”,致使习“里外不是人”,似乎丧失摆脱危机的决策能力。如此种种,上的摊牌将是大概率事件。

在十一宴会上

还有10天10月过完,而已被拖延了一年多的、原定10月召开的四中全会仍无确切日期。笔者以前说过:四中全会“注定是习的一大关”;习吉凶难卜。

为什么说是“注定”呢?其一,习的空前集权与中共的空前危机两者之间的巨大反差,需要一个说法;其二,以前的经历让习对四中全会心存忌惮了(习在17大被确定为接班人,但17届四中全会未让习循例出任中共军委副主席为接班做准备,一种流行说法是当时发生了一场“莽动的军事政变”)。

当然,习更知道,“改革开放”以来,中共暗斗最激烈的四中全会当属15年前那次。16届四中全会(2004年9月16日至9月19日),江泽民突然将中共军委主席的位置交给胡锦涛,在国内,不论官场还是民间,都大感意外;虽然,《》提前10天(9月7日)披露了此事。

顺便闲话一句,“《纽约时报》事件”导致在北京担任《纽约时报》研究助理的后被判刑3年。赵岩之事又波及到了我以前的一位同事,幸好他最后未被拖进去。

这次四中全会,笔者拙见,其凶险程度大大超过15年前那次。

习对此也不是完全没有一点本能、预感。如果存在预兆、存在一语成谶的话,今年以来习已悲鸣多次了(虽然在表达形式上很强硬)。

——1月21日至24日,习近平在紧急召开的省部级主要领导专题研讨班上,大讲“底线思维”、“重大风险”。

——3月,习访欧期间,步履蹒跚;在与意大利众议院议长菲科(Roberto Fico)会见临近结束时,突然抛出一句不明不白的“我将无我,不负人民”。

——6月24日至25日,政治局连续两天开会、学习,习大讲党内各种“动摇党的根基”的危险无处不在。注意是讲“党内”。

——9月3日,习近平在中共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中青年干部培训班的开班仪式上大讲“斗争”,新华社的一篇报导至少58次提到“斗争”一词。“斗争”谁呢?

——10月2日,即中共窃国70周年大阅兵次日,中共党刊《求是》竟刊发习近平2018年1月5日在中共中央委员、候补委员和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学习会上的讲话稿。习大讲,中国各个王朝都摆脱不了覆灭的宿命,中共作为一个大党,要“敢于刀刃向内”,“防止祸起萧墙”等。

——10月12日,习在南亚访问期间,令人惊诧地对尼泊尔总理奥利说:“任何人企图在中国任何地区搞分裂,结果只能是粉身碎骨。”谁将“粉身碎骨”?

现在,中美和香港危局为反习势力提供了足够多的弹药;而习的“小组治国”方式势将与中央委员里的“集体领导”支持者们形成某种对立;“中共大脑”王沪宁的误导大大加剧习的“左右徘徊”,致使习“里外不是人”,似乎丧失摆脱危机的决策能力。如此种种,四中全会上的摊牌将是大概率事件。

习大概还没有觉悟到,他的“保党情结”已演变成为了党吞噬他的“虎口”。

这个一心要吞噬习的党,习还想力保。世界上还有比这更荒谬的戏吗?#

喜欢、支持,请转发分享↓禁闻网责任编辑:唐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