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语言偏好: 简体 正體 telegram Icon Facebook Icon Twitter Icon RSS订阅禁闻

王赫:习近平政治上开始转弯?

2019年11月29日 11:38 PDF版 分享转发

作者: 王赫

习如果仍陷于权斗、权谋,仍陷于现行的政策框架,仍不能跳出现有各政治派系的利益博弈和“政见之争”,将“新时代”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相分割,那习就不是“转弯”的问题,而是碰壁亡身的命运了。

深改委会议上的讲话,被认为“透露出政治上转弯的信息”。图为习近平在十一宴会上

习近平目前处境艰难,众所周知。有时局观察人士,研读了11月26日习近平在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十一次会议上的讲话(据新华社报导),认为这“透露出政治上转弯的信息”。

笔者认为,习“政治上转弯”,至少“向左转”刹车,可能性是存在的;但是否真的“转弯”,尚需观察。

经济下坠、中美贸易战与中美关系逆转、危局这三大难题,在现行的政治与政策框架下,可以说是无解。要解决这三大难题,就必须打破中共现行的政策框架;而现行的政策框架,不仅与习本人的“保党情节”相关,更受制于,包括各政治派系的利益博弈和“政见之争”。因此,习愿不愿“转弯”,能不能“转弯”,怎样“转弯”,这都是问题。

侥幸过关的代价,就是危机陷得更深。四中全会表面上风平浪静,其实,中共内斗可是汹涌澎湃。(这种巨大的反差,源于“黑箱政治”——故作神秘,故示“团结”,让外界难得其详。然而,这并不是说外界解析中共内斗与中共走势就无迹可寻了。)

10月31日四中全会结束以来,暗示中共内斗和习地位不稳的表征至少有这么一些:——11月3日,中共突然宣布候补中共中央委员、重庆第三号人物任学锋死亡;

——11月4日,陆媒披露习的亲信已兼任公安部新设机构特勤局局长,而王已经是公安部党委副书记、常务副部长了,还兼任着北京市公安局局长。这表明,习高度关注中共高层的人身安全(换种说法就是监控)问题,并将此作为内斗中的杀手锏。

——11月18日,习的亲信、“大内管家”丁薛祥为“深入学习贯彻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精神”,在《人民日报》发文称,“‘两个维护’有明确的内涵和要求,维护习近平总书记核心地位,对象是习近平总书记而不是其他任何人;维护权威和集中统一领导,对象是党中央而不是其它任何组织。”“‘两个维护’既不能层层套用,也不能随意延伸。”他称,近年来严肃查处的秦岭北麓西安境内违建别墅问题、安徽阜阳市搞形式主义问题等,就是反面典型。要建立定期就习近平重要指示批示和党中央决策部署贯彻落实情况“回头看”和报告、通报制度,确保党中央政令畅通、令行禁止。这是变相承认了习近平“政令也出不了中南海”。

——11月21日,中共军委副主席许其亮,同为“深入学习贯彻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精神”,也在《人民日报》发文,称中共军队在“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都坚决听从党中央、中央军委指挥”;要全面“贯彻军委主席负责制”。许说:“过去一个时期,郭伯雄、徐才厚擅权妄为、结党营私,虚化弱化军委主席负责制,给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造成极大危害,给军队建设造成巨大损失。”如此露骨挑明,不避政治忌讳,可见习近平在军中的地位稳不稳还是一个大问题。(事实上,习借“军改”重组军队,固然破除了江泽民的军中人事安排,但习没有嫡系,“打虎”不乏,频换换将,中高级军官人心不稳,军中派系界线难明,却难保没人不择机铤而走险,对习来说形势更加危险。)

内斗贯穿着整部中共历史,随着中共亡党危机日益加深,内斗会越来越激烈。习能否在内斗中不至于落败,能否控制、驾驭以致内斗,现在都还很难说。

而香港局势的发展,对习有极大的冲击,又给了习反省的机会。

11月24日,香港区议会选举,尽管中共有120万“铁票”垫底,但总计294万人投票、投票率高达71.2%,打破了1997年回归以来所有选举的纪录,在18区共452个议席中,泛民大获全胜(获388席),建制派惨败(获59席)。北京措手不及、方寸大乱。

习近平长期被中共体制性的假情报所包围,这个选举结果对习可谓棒喝。不论是追究涉港系统的误报军情还是谎报军情、故设陷阱,习却因此明白了香港的真实民意所在,从而为调整香港政策提供了可能。

并且,川普这时又把手伸向习。11月26日,在和中共达成贸易协议的最后关头,川普说,我和香港的示威者站在一起,也与习近平站在一起。其潜台词,就是要习近平和香港示威者站在一起。这是将习近平与中共区分,将习当作朋友之举。

11月27日,川普签署《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以及《禁止向香港出口防暴装备法案》,彻底断绝了中共的非分之想。在一份总统声明中,川普表示:“我签署这些法案是出于对习近平主席、中国人民和香港人民的尊重。颁布这些法案是希望中国和香港的领导人和相关代表,能够友好解决彼此之间的分歧,从而为所有人带来长期和平与繁荣。”

内有内斗,外有外援,中共体制性的假情报又大破产,客观上这些都是使习清醒的因素。

但习如果仍陷于权斗、权谋,仍陷于现行的政策框架,仍不能跳出现有各政治派系的利益博弈和“政见之争”,将“新时代”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相分割,那习就不是“转弯”的问题,而是碰壁亡身的命运了。

习现在是站在一个十字路口上,虽然焦头烂额、踟蹰徘徊,但幸运的是还有选择的机会,如果走错了路,以后恐怕连这样的选择机会都难有了。

喜欢、支持,请转发分享↓Follow Us 责任编辑:杨小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