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语言偏好: 简体 正體 telegram Icon Facebook Icon Twitter Icon RSS订阅禁闻

“卡拉OK店”老板娘修炼法轮功的故事(图)

2019年12月07日 6:24 PDF版 分享转发

'图1:导致浑身病痛的紫云,修炼法轮大法,走上光明大道。'
图:导致浑身病痛的紫云,修炼法轮大法,走上光明大道。

来源:明慧记者郑语焉台湾采访报道

听到紫云说要,很多人直觉反应都说:“哪有可能?你经营这种行业的人,在那么复杂的环境中迎来送往,过惯了浮华夜生活的人,怎么可能?”紫云打从看到“法轮大法好”五个大字,引起好奇因而寻找大法,开始修炼至今,十多年过去了,当初狐疑不信甚至铁口断言绝不可能的人,眼镜掉了一地。

修炼法轮功之前,她曾当过“桌头”,在乩童(灵媒的一种)起乩(通灵)时,站在乩童身边充当翻译和解释乩童所说的话。当“桌头”的仪式前,紫云曾做过一个清晰的梦,梦到一尊蓝色卷发的很高大庄严、很神圣的神,梦中明白那是自己的师父、姓李。所以仪式时,当住持问她:“你知道你师父姓什么吗?”紫云随即回答:“我知道,我师父姓李。”但那时,她并不明白这意味着什么。

在此之前,常帮她洗头按摩的美容院师傅警告紫云说:“你的颈筋很紧,小心!你快要了。”那段时间里,紫云梦到自己往前拼命奔跑,一尊非常神圣威武的大佛驾着马车在后面追,追上紫云后,从她后脑勺下方的脖子拉出一根筋来扭断,挤出一些血之后再接上。紫云说:“当我看到神韵,师父驾着马车的那一幕,就象我梦境的那个画面,同时也恍然大悟,如果不是师父救我,帮我把日后因为酒瘾和生活习惯导致中风的严重性减轻了许多,当时哪能只吃几帖草药就没事了?”她是怎么有了酒瘾而致伤身的呢?

紫云充当“桌头”没多久就转业,自己开了一家“卡拉OK”店,每天将近傍晚时分开始营业,至凌晨三、四点才打烊,来客三教九流都有,很多客人除了唱歌之外还喝酒,因此“卖酒”也是很主要的营收财源。紫云身为娘,招呼客人、聊天并且陪客人喝酒成了惯例。

无酒难入眠 严重酒瘾 药不离身

喝酒难不倒她,从小练过酒量的紫云既有酒胆也有酒量,只是每天这么喝着,喝上了酒瘾。打烊后,觉得还不过瘾,自己在店里独酌,不论红酒、白酒,烈酒、薄酒,好酒、劣酒或是补(药)酒,只要有酒精的东西都喝,满足了酒瘾之后才甘心。

紫云说:“那时我过的真不是人过的生活,不喝酒没办法睡觉,我曾经一整个星期没办法睡觉。”那几天她感觉颈部发紧,右半边手脚有点麻麻的,反正身体不舒服习惯了,她没怎么在意。有天早上起床,右脚完全使不上力,没法儿走路,她艰难的一步蹭一步拖着下楼,“爸,我脚都不会动了!”父亲见她颜面神经颤抖,右半边眼歪嘴斜,喝的水全从嘴角流出来,料知她可能中风了,紧急到隔壁巷子买草药回来炖给她喝了几帖之后,症状缓和了些,脚底麻麻的,但已经能穿上鞋子,开车上下班。

“过量饮酒真是穿肠毒药,”紫云说:“我浑身是病,一个月总有二、三十天挂病号看医生,店里员工和老客人都知道我药不离身,中药也吃,西药也吃,就是好不了。”除了医药,紫云也努力寻找其它途径想让身体变好,“人家说念佛经可以使身体变好,可是我在佛教中一、二十年,念经结果身体还是没好转,健康情况很糟,身体已经快完蛋了。”

紫云说:“我那时真的很严重,也很危险,若不是幸运修炼法轮大法,我早就没命了。”那么紫云又是什么机缘下开始修炼法轮功的呢?

我要学法轮功

二零零五年入秋的某个清晨五、六点,紫云下班开车回家途中,看到公车外观车体上有五个大字“法轮大法好”,引起她的好奇,当晚紫云向店里的员工提及此事,“喔,那是法轮功!阿东(顾客)有法轮功的资料,前阵子有人送阿东一本法轮功的书。”紫云迫不及待打电话请阿东得空时把书带来,免费请阿东喝酒。打开《转法轮》一看:“这不就是我梦到的师父吗!”紫云说:“我看书的速度很慢,一本《转法轮》看了一个月还没看完,但还是持续的看,不间断。”她很想学炼法轮功,可是到哪里去学呢?她的心情越来越急切。

一日,紫云陪亲人坐计程车去医院看病,正巧司机陈女士是法轮功学员,送紫云一份法轮功简介,紫云循着简介上面的资讯,打电话给住处附近的炼功点:“我要学法轮功,需要什么资格条件?要多少学费?”电话那头传来法轮功学员黄女士的回答,让紫云既惊又喜:“一毛钱都不收,也不需要资格条件,只要你有心来学,我们就无条件义务教你。”天底下哪有这么好的事!紫云当下就报名参加二零零五年十月一日的九天班(法轮大法九天学习班)。

意志坚定,如愿上九天班

第一天上课就遇到阻碍干扰,短短五分钟的直线路程,偏偏她就从巷头的派出所走到巷尾的公园,再从巷尾走回巷头,脚不停步来来回回走了十几趟,就是找不到,“决不放弃,找不到九天班,我就不停下脚步!”紫云说:“我曾在佛教待过,知道这是‘业障’遮眼瞒目,不让我得法修炼,我绝不退却。”不一会儿,黄女士来了电话问清原委之后,说:“没关系,我下楼来找你。”结果紫云一回头,马上就看到九天班炼功点了,她高兴又感激的说:“师父看我想要修炼大法的意志坚定,帮我把遮眼的迷障给拿掉了。”

酒瘾尽消 好入睡

紫云说:“上九天班听师父录像讲法,我一句也听不懂,虽然拼命睁大眼睛撑着,可是就是一直想睡觉,曾经患过心律不齐的心脏很痛。说起来很神奇,看了《转法轮》之后慢慢发现我能睡觉了,上九天班不到一个星期就很好入睡,我终于知道睡眠又香又甜是什么滋味了。身体也越来越好,酒瘾很快就淡了,只是没有想到戒酒的问题。”

开始修炼三个月左右,一位体育老师来店光顾,紫云陪他喝了些酒,客人前脚离开店,紫云立刻上吐下泻被送医急诊,吃了一包药,打了一瓶点滴后回家,紫云说:“我吃药心脏就很疼痛,我不要吃药了,从此把中药西药全都丢掉,我只要炼功身体就很轻松舒服。酒嘛再也喝不了,无论多薄的酒精沾唇,我就欲裂,捧起酒杯看到酒就打从心里害怕,我对酒的执著心是彻底地放下了。”

无病一身轻的感觉

又过了两个多月,一日,紫云重发高烧咳嗽很厉害,感到很难过,她打电话给辅导员郭女士,郭女士和她在法上交流之后,又体谅的说:“紫云,你要是撑不住的话,你要去看医生。”紫云说:“我那时感觉快没气了,不想去医院也不想吃药,趴在柜台边休息,心里一直求师父救我,求着求着就睡着了,两个钟头醒来发现烧退了,身体也舒服了,师父照顾我安然度过这次病业关。”

得法将近两年之后,她才认识到清晨参加集体炼功的重要和意义,从那时起,每日清晨店里打烊后,她就直奔炼功点参加集体晨炼之后才回家休息睡觉,无论刮风下雨从不间断,紫云说:“集体炼功感觉很好,什么观念都没有了,身心很轻松自在,全身轻飘飘地,有种无病一身轻的舒畅。”

修炼至今已近十五年,紫云在“真善忍”法光的熏陶中,时时刻刻把自己当作修炼人对待,用“真善忍”的标准衡量自己的言行,归正自己的一思一念,人生观和处世态度也有翻天覆地的变化,紫云说:“修炼之前,总认为自己是很不错的人,得法之后,反顾自己以前种种,才知我离真正的好人还是差得很远。”

把真相带给有缘人

修炼大法之前,紫云一身是病,每日出门,随身的皮包装的是中药、西药,药不离身。修炼大法不久,困扰她几十年的浑身病痛不药而愈,现在她偶尔陪先生出去爬山、应酬和参加一些社交活动,皮包里装的是“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的莲花挂饰,以及资料,找机会送给有缘人及讲真相。

紫云说:“大法弟子身处的环境都是修炼与讲真相的场所,我到野柳景点讲真相、劝三退将近十年,是讲真相也是修炼。偶尔陪先生去爬山郊游或应酬,碰到的朋友和陌生人也是我讲真相的对像,就算来不及讲真相,匆匆一走一过之间也要把慈悲留给对方,大法弟子有真相,诚愿世人不要错失了解真相的机会,选择与善良正义同在。”

相关文章:

喜欢、支持,请转发分享↓Follow Us 责任编辑:赵凌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