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语言偏好: 简体 正體 telegram Icon Facebook Icon Twitter Icon RSS订阅禁闻

第一个修炼法轮功的台湾人—《金色种子》书摘

2020年01月08日 6:43 PDF版 分享转发
一九九四年济南讲法时 老师与来的、何来琴夫妇(右一左一)合影。(图:何来琴提供/博大出版社)

一九九二年五月十三日李洪志先生在长春开办了第一场的学习班,法轮大法正式对外广传。在一九九四年十二月广州举办的学习班,则是最後一场完整的讲法传功班,之後,李老师便只讲法而不教功。这短短两年多期间,台湾也有人参加了李老师的亲自传法教功班。目前所知,最早接触到法轮大法的是一对夫妇:郑文煌与妻子何来琴。

机缘是这样开启的——「我们这里有位从长白山来的李洪志大师,对疑难杂症的处理非常神奇,你们赶紧办手续过来!」何来琴远在济南的亲戚一再来电这样催促着。

那是一九九四年六月,四十七岁的何来琴与先生郑文煌就从台湾经由香港转机,前往山东济南。

济南亲人召唤「神奇之旅」

亲戚如此着急,不是没有原因的。十九岁嫁给大自己二十岁的丈夫为续弦,何来琴从花样少女一夕变成四个小孩的继母。前妻留下的小孩,老大小她四岁,老么年仅九岁,再加上从军中退休、大男人主义的丈夫,让原本性格内向、传统的何来琴过得战战兢兢。更糟的是婚後一年产下长子,还未品尝初为人母的喜悦,何来琴便不时莫名的,且发病越来越频繁。紧接着女儿、次子出世,头痛的病症益发不可收拾,这一痛就持续了二十七年。

「一发病就是痛,痛就想去撞墙,不然就是让先生拿一根棍子敲我的头,敲、敲、敲,为的是让痛感麻痹。」

丈夫带着她走遍台北各大医院,荣总、长庚、马偕各大名医都查无病因,束手无策下只能施打止痛针。到後来,从头到脚已找不到完好的血管施打,只好改吃止痛药。但疼痛时间越来越紧密,药量越来越大,肾脏与肝脏也出了毛病,丈夫形容她:「五脏六腑都坏了!」不仅如此,止痛药带来失眠的後遗症,更是另一场恶梦,「十几年都不能好好睡觉,整个人的精神都昏昏沉沉的……」

在西医药石罔效下,他们改以中医、民间疗法治疗,甚至求神问卜,恶疾仍如影随形。面对七个小孩的大家庭,刻苦认命的何来琴不仅家事一手包,先生的事业也得帮忙,她说:「有时候真的受不了就去睡觉,去睡觉又很害怕躺下去就起不来了。」

家庭的压力和身体的折磨煎熬着何来琴:「那时候就很想死,可是看到小孩那麽小,就舍不得,後来就靠意志力,能活一天就算一天,对生命很悲观。」

一九九四年六月十九日,何来琴与先生抵达济南亲戚家,等待为期八天的「中国法轮功济南第二期学习班」开班。

「中国法轮功济南第二期学习班」於一九九四年在济南开班。(图:明慧网)

二十一日,夫妻俩来到济南市皇亭体育馆,里面已挤满了四千多人,何来琴触目所及有罹患各种疑难杂症、坐轮椅、拄柺杖的……奇妙的是,抱着「死马当活马医」姑且一试的何来琴,还未走入会场,就感到身体有种微妙的变化,一种从未有过的舒服安适。

进了场,看了一眼讲台上的李洪志老师,向来难以入眠的何来琴此时却很想睡觉,很快的她的眼睛就再也张不开了,被一种平静、安详的情绪笼罩着。「我当时才真正体验到睡觉的感觉,原来睡觉的滋味是这麽美妙!」她回忆说道,那时她思想里没有一丝杂质,却有一念:「我要听李老师讲法!」

身旁不知情的丈夫看到双眼紧闭的妻子,不解的问:「你是来听李老师讲法,还是来睡觉的?」何来琴回答:「我知道,我的眼睛虽然张不开,可是脑袋很清醒!」

张不开眼睛,耳朵却能很清楚地听到李老师讲法,何来琴一字一句都没有遗漏,「听到老师讲生生世世业力的时候,我就很激动。啊,我懂了!原来我这麽多年的痛苦都是业力的关系。」在八天的学习班里,何来琴都是这样一边「睡觉」一边听课。

「李老师讲人要修炼嘛,才能返本归真,我就想,我要走这条路了。」第一天的课程还没结束,何来琴对生命就有了全新的体悟,这时,夫妻俩突然听到李老师说:「今天有两位学员是从台湾来的。」

他们惊讶的对望:「老师怎麽知道的?」

李老师请工作人员送书到他们的座位上,工作人员还特别嘱咐他们:「如果你们有需要帮忙,就到服务台来找我。」

学习班第三天,何来琴与丈夫早早进了会场,在搬座椅时,隐约中感到面前突然有一身影,一抬头就见到李老师,夫妻俩赶紧双手合十道:「老师好!」李老师亲切地问:「我讲的话,你们听得懂吗?如果不懂,可以请工作人员帮忙。」他俩赶紧回答:「懂!懂!懂!」此时,周围的学员也才发现了李老师,纷纷上前问好。事後,何来琴夫妇俩很纳闷:李老师怎麽就突然出现在面前了?两人益发觉得这位老师非比寻常。

一九九四年济南讲法时 李洪志老师与台湾来的郑文煌、何来琴夫妇(右一左一)合影。(图:何来琴提供/博大出版社)

李老师在讲课中提到,只要是真正来的人,李老师就会帮学员净化身体,让学员们能真正的修炼。在八天的学习班里,何来琴身体果真不断的净化,感觉也越来越轻松。看着妻子不断的净化身体,而自己却一点反应也没有,郑文煌不禁暗想:「大概我身体没什麽毛病吧?」

这个念头发出的当晚,郑文煌却开始腹部绞痛,还吐出血丝与黏糊糊的东西,连吞个口水都会喉疼,隔天清晨他却一切正常,好像什麽事儿也没发生一样。他知道,自己也开始净化身体了。

一场考验

八天的学习班就像一场神奇之旅。当夫妻俩回到了台北,何来琴「净化身体」的状态仍持续着,八、九天後,长达二十七年的多种疾病神奇般不药而癒,喜获重生的她由衷感激李老师。

每天外出买菜的何来琴,菜篮车不再像过去那麽沉重,原本病恹恹的她不仅变得有活力、有精神,讲话丹田也有力了,儿女们也感觉母亲像变了一个人似的。

大受鼓舞的夫妻俩就这样每天在家炼功,早晚各炼一次。五个月後,亲戚又再来电话说:「李大师这次在广州讲法,开最後一期学习班,这次离你们台湾很近,一定要把握机会!」

订好机票,尚未来得及出发,郑文煌却突然腹痛得在地上打滚。紧急送医,医师说是,且胆囊已布满结石,胆汁已流光,必须住院开刀,否则有生命危险。医院决定十二月二十一日动手术。

十二月二十一日,这天恰巧是广州学习班开班日。何来琴看着这个巧合的日期,心灵深处反倒升起一种觉悟,她问丈夫:「我们去大陆好不好?去见李老师!」一生个性刚毅果决的郑文煌,此时却乱了方寸,嗫嚅说:「你做决定好了。」

何来琴向医生表达出院的意愿,医生直言:「不可能,荣总有两万多个这种严重病例,没有一个不挨刀的,你不要想帮他办出院。」坚持到最後,医师看她态度坚决,便要求他们写切结书出院。隔日,何来琴搀扶着丈夫搭机。登上飞机後,这时原本重病的郑文煌反倒变了个样子:神情不再痛苦,脸色渐渐红润。住院六天未曾进食、滴水不沾的他此时却食慾大开,吃完自己的餐点,望着妻子的点心问:「你怎麽不吃?」何来琴会意的笑了笑说:「你要吃就拿去吧!」

下了飞机,郑文煌不再需要妻子搀扶。何来琴说:「他已经完全不像病人了,体力全恢复,可以自己走路了!」

一九九四年十二月二十一日,夫妻俩来到广州体育馆,由於是李老师最後一次开班讲法,吸引了来自大陆各地求法、求道之人。由於人数太多,很多人无法进场,包括何来琴夫妇。她回忆:「体育馆容纳不了,很多老学员心性高,都主动的退票让给外县市的学员进场,包括我们夫妻及亲戚才得以进场。」

一九九四年十二月二十一日,何来琴与郑文煌夫妇突破万难,参加广州第五期法轮功学习班。(图:何来琴提供/博大出版社)
一九九四年十二月二十一日,李洪志大师在广州体育馆举办中国最後一次开班讲法。(图:明慧网)

进了体育馆,座位已经坐满了人。李老师坐在场中,老师前面也挤满了席地而坐的人群。这次广州第五期法轮功学习班,约有六千人参加。何来琴形容当时的感受:「如果不是在现场的人,很难真切的体会有多麽殊胜庄严。」体育馆外数百名无法进馆的人舍不得离开,就在馆外坐听讲法。

後来,李老师亲自走到外面告诉大家,在外面听法效果是一样的。广州的生活消费较高,何来琴夫妻提到当时有些大陆学员一天也就只吃一、二个馒头过日子,有的学员则是自带方便面果腹。甚至有新疆学员提前一周到广州,钱都用完了,最後连馒头也没了,晚上就睡在树下或是走道上。北京学员知道後,无偿的资助这些偏远地方来的学员。

何来琴还亲眼目睹让她难以忘怀的一幕。一位来自新疆乌鲁木齐的年轻人,当他一到会场,便五体投地趴在地上嚎啕大哭。突来的举动让何来琴相当震撼,却也不明所以。身旁的人告诉她:「你不知道,他们为了求法、得法,历经千辛万苦,几千里路来到这边,到目的地了,所以很激动。」

这一幕,令她想起半年前在山东济南的学习班上看到的神奇事蹟:

李老师第一天讲法时,在她前面的走道上躺着一个约三岁大的小孩。当时她心里想:「怎麽有个小孩躺在走道上呢?」问了旁边的学员才知道,原来这小孩是个植物人。

第二天,小孩还躺在地上。到了第三天,小孩已经活蹦乱跳的在走道上玩耍了。她说:「这让在场的很多人感到法轮功真是奥妙,不可思议。」

而这次在广州,她的亲戚也目睹一位颈部长肿瘤的妇人,因为买不到票在体育馆外面逗留,看到李老师在体育馆外准备进场,这位妇人突然喊着:「李老师、李老师!」李老师当时回头看了一眼这位妇人,没多久,她原本颈部的肿瘤就破了一个小洞,然後流出血水似的液体,肿瘤也消下去了。

在为期九天的学习班里,类似的神奇事蹟难以道尽。随着郑文煌的身体一天天好转,夫妻俩心里更明白的珍贵。

一天夜里,当大夥儿回到旅馆在顶楼露台上炼功时,炼着炼着突然有学员喊说:「天空有法轮!」何来琴抬头往上一看,一个大大的法轮就在天空中正反旋转着,「就像李老师所说的一样,里面的卍字符以及太极图也都在自转。」当时在场约有五十人,一半以上的人都看到了,不少人激动的喊着:「法轮!法轮!我看到法轮了!」未曾见过如此美丽殊胜景象的何来琴,也不由自主的说着:「这是真的吗?太漂亮了!」

九天的课程结束後,临去前,许多大陆学员鼓励何来琴夫妻俩要将法轮功传给更多的台湾民众。他们也留了连系电话给来自贵州、预计不久将到台湾探亲的张普田。

带着同修的祝福与鼓励,何来琴与丈夫回到台湾,此时的他们还不知道,自己是法轮功在台湾弘传的一颗,即将在台湾的土地上萌芽、茁壮。

而张普田的探亲之行,也将为法轮功在台湾的传播埋下另一颗种子。

本文节自《金色种子——法轮大法在台湾的故事》,曾祥富、黄锦采访、撰稿,博大出版社2019年11月出版,由博大出版社授权转载。

点阅图书简介,如何购买(博大诚品金石堂

《金色种子》书封。(图:博大出版社)

喜欢、支持,请转发分享↓Follow Us 责任编辑:石方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