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语言偏好: 简体 正體 telegram Icon Facebook Icon Twitter Icon Google+ Icon RSS订阅禁闻

经纪亲述走资新招,香港如何成为人民币外流中转站?

2017年03月18日 23:23  PDF版 分享到微信

来源: 端传媒 作者: 陈嘉茵

图:Wilson Tsang/端传媒

“保证安全,你放心,见面再谈。”开往罗湖的港铁上,香港人何伟乐用微信语音对他的大人说。他身穿白色恤衫和黑色西裤,脚踏刷得亮眼的黑色皮鞋。

何伟乐从事证券及期货交易,这大半年来,他的香港与外国投资银行,绕过大陆政府的监管制度,为大陆富人“走资”——将资金从大陆转移到境外。至今,何伟乐已为五名客人走资10亿元人民币,数个月就为公司赚了500万人民币的佣金。

大额保单、、虚假交易……这些曾是大陆人把资金调出境外的主要方式,但随着大陆当局越发频繁地收紧外汇监管政策,限制资本外流,这些方式被逐一堵截。然而,大陆人走资需求仍然殷切,新的走资方式也层出不穷。

在何伟乐这名“香港仔”眼中,这些大陆人为何要将资本外移?大陆人与监管机构斗法之下,香港又扮演了什么角色?

走资新招曝光:香港公司与欧洲投行合作

开放前至今,中国大陆政府一直实施外汇管制,限制外汇买卖。长期以来,中国大陆居民每人每年有五万美元的购汇额度,由于额度太少,特殊的资产转移渠道应运而生。

2017年底,何伟乐在沙田一家酒店的餐厅里,向端传媒记者介绍他的走资生意。

他表示,自己手上现时有五名大陆客,四名是生意人,一人是中山市一名镇级官员。说起这名镇级官员,何伟乐滔滔不绝地分享他的“难忘”经历:“每次到中山,他都会招呼我吃古灵精怪的菜式,那道蚕虫蒸蛋,我真的吃不下。”何伟乐露出厌恶的表情,再道:“晚上又要到夜总会坐女(找舞小姐陪伴),那些女极度丑样,不过没办法,为了生意,都要笑笑口照单全收。”

与这些大陆客人交流期间,何伟乐发现,他们走资的最大原因,在于他们对中国大陆金融体系没有信心,担心资产大幅贬值。

“他们信不过人民币,常常跟我说人民币又贬值了,身家缩水了。加上政策不停收紧,令他们越来越紧张,不断四处寻找方法。在找到我之前,他们最少也问过十个八个人。”何伟乐说。

大半年前,何伟乐所属香港公司与欧洲一间投资银行合作,为大陆客人走资。大陆客人用大陆银行户口,以人民币转帐款项到投资银行的大陆户口,但这笔款项会先被冻结,等大陆客在香港的同名银行户口,收到港币汇款后,才会正式过数给投资银行。

整个过程中,客人需缴交5%的手续费,当中4%归投资银行;何伟乐所属的香港资产管理公司分得0.5%佣金;剩余0.5%,则是归介绍客户的中间人。何伟乐与同事大半年来,协助客人走资十亿元人民币,收取佣金高达500万元人民币。

“做法绝对合法,客人用完第一次服务后,看到可行,纷纷把上亿元的资金交给我们处理。”何伟乐强调。

香港中文大学全球经济及金融研究所常务所长庄太量分析说,这种方式在操作上,是大陆户口转帐至大陆户口,香港户口转帐至香港户口,不涉及跨境转帐,理论上没有违法。“只不过,这不合符法律精神,是走,大陆当局随时可以说,经中间人这样做是违法的。”他补充道。

虽然不断声言做法没有问题,但何伟乐还是千叮万嘱记者,不要刊出其公司及投资银行的名称:“虽然我们是合法的,但不想太高调,以免被当局找麻烦。”

昔日走资:转移“不能见光”的资金

图:Wilson Tsang/端传媒

何伟乐走上这条“财路”,要从十年前说起。

当时何伟乐仍在读大学,他最好的朋友是中山人,于是便常到中山玩,在酒吧认识了一群富二代及官二代。“那群人中,只有我一个是来自香港的,当时还未流行水货店,他们经常叫我帮忙在香港买东西,手提电话、名牌手袋和香水、必理痛等,我统统帮他们买,久而久之,他们都很喜欢跟我玩。”

直至2012年,何伟乐第一次接触“走资”一词。“那些富二代、官二代朋友,介绍了一些做生意的阿叔给我,玩得久了,那些阿叔就问我:‘作为一个香港仔,你有没有办法走资?’”何伟乐回忆说。

“他们常说,在大陆,银行户口随时会被冻结,全部钱突然会无原无故被充公,就连万一银行倒闭了,在存款保险制度下,亦只有最高50万元人民币赔偿。”何伟乐续指:“就算是买来自用的保险,他们也宁愿选择来香港买,觉得更有保障。”

回港后,他四出打听,透过一名黑道朋友介绍,得知香港有找换店可以走资,为大陆人洗黑钱。“大陆阿叔有什么要求,我便跟香港找换店的人说,找换店的人知我们什么都不懂,食水(抽佣)很深,甚至说过只可收回整笔钱的七至八成,最终都不成事。”虽然生意做不成,但何伟乐已记着大陆人对走资的需求。

说起走资的历史,庄太量指以往大陆当局对资金流出并不太重视,外汇规管较宽松,促使走资出现:“以前是贪官或有钱人,把不能见光的钱转出去。”直至2015年8月11日,大陆启动汇率改革,人民币转势下跌,因跌得太厉害,大陆民众担心身家贬值,普通中产家庭也纷纷加入走资热潮,把资产转移到境外,作全球资产配置。

根据投资银行高盛2016年12月的报告,2015年8月到2016年11月,高达1.1万亿美元的外汇被转移到中国大陆境外。

香港保险曾经是大陆走资的其中一个重要途径,但于2016年底政策开始收紧。摄:陈焯辉/端传媒

今日走资:担心身家大贬值

正是2015年,何伟乐在香港考获牌照,成为保险代理人,并从同事中得悉可藉购买大额保单,为大陆客人走资。于是,他随即联络以往曾问及走资的“阿叔”,收到的回复是:“尽快回广州谈。”

按香港保险业监理处规定,如未获得授权,香港保险业务员和保险经纪人均不可在大陆直接销售香港保险,但何伟乐干脆不理:“有客难道不做?我跟客都不说,怎会有人知?”

何伟乐记得,抵达广州那一晚,立即到酒吧与客人边喝酒边谈。“大陆人喝酒很狼(凶),一定要跟他喝,否则他不高兴,怎会把单给你?喝到呕都要继续喝。”

酒后翌日,他才向客人解释运作流程:用银联卡以人民币购买100万美元的人寿保险,每年最少派息1%,一般可达3至4%,按照这样的派息率,只要持有保单三年,人的利息收益就能补偿提前退保的损失,亦即三年后就能取回等值100万美元的港元现金。

另一个更快捷的方式,是以大额保单抵押贷款,由保险公司借出,抵押率为整份保单价值的7至8成。客人在收到贷款后亦不再需要供保单,这样保险公司可赚取整份保单单价的20至30%,保险经纪人则能收取第一年保费的54%做佣金。

何伟乐说,曾成功为三名大陆客透过抵押大额保单贷款走资。“当时客人把钱存入银联卡,买了一张单,一次过全数支付。银联卡当时已限制每次签卡上限5000美元,行政部门的同事于是要连续‘碌卡’6小时,好夸张。”他记得,当时的同事个个笑容满面。

也正是这一两年,何伟乐见证大陆人走资的需求有增无减,同时也转趋“平民化”:“他们自己是大陆人,也信不过人民币。相反,港元与美元挂勾,他们觉得港币汇率较稳定,较有保障。”

根据保险业监理处公布,2014年大陆访客新造保单保费为244亿港元,翌年已升至316亿港元,而单是2016年首三季,已有489亿港元,升幅达到100%。

不过,大陆当局很快便留意到漏洞,于2016年10月收紧监管,全面禁止大陆客以银联卡购买投资性寿险;同年12月,为Visa及万事达卡设限,规定大陆人来港投保,每份保单限刷一次,最多5000美元。

政策一出,透过投保走资的渠道被截。据《经济参考报》的数据显示,银联卡的境外保险交易由2016年10月的80.6亿元人民币,降至11月的3000万元人民币,跌幅超过99%。

深圳罗湖乐园路,有不少卖烟酒、茶叶、古玩的店铺,其实是地下钱庄,他们除了会帮街客兑换人民币及港币,还会帮熟客把人民币由大陆汇款到香港。摄:陈焯辉/端传媒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尽管大陆当局频频出招堵塞走资漏洞,但坊间秘密走资途径层出不穷。

“大部分在罗湖卖烟酒、茶叶、古玩的店铺,其实亦是地下钱庄,他们除了会帮街客兑换人民币及港币,还会帮熟客把人民币由大陆汇款到香港。”熟悉地下钱庄运作的华哥介绍说。

2017年3月初,记者按华哥介绍,在深圳罗湖乐园路找到一间售卖烟酒的商行。该店门面摆满香烟、白兰地及茅台等名酒,但走进店内较入位置,就能找到年约50岁、自称姓姚的地下钱庄女负责人。

她以广东话介绍说:“汇款多少也可以。我给你一个大陆户口,你把钱存进去,人在我店内等,我查到你入了数,我再打钱进你香港户口,你收到钱后才走,很快而已。”

她续说,汇率按当日市场价而定,钱庄只赚取汇率差价,不收手续费。虽然地下钱庄属违法营运,但整个接洽过程中,姚女士神态自若,边说还边邀请记者喝茶。

记者离开商行后,发现乐园路及相邻的湖贝路及中兴路一带,有近30间相类卖烟酒的店。

为何大陆人走资,大都会先把钱调到香港?庄太量指出,除了因为香港金融体制健全、资金可自由进出外,也与地理因素有关:“大陆人来香港较方便,他们在香港开户口也较容易,因为文件会有中、英文,相比起只有英文的地方,对他们来说会更易。”

学者:走资反映信心

《纽约时报》分析指,近年中国经济增长放缓,促使企业和家庭将资金转移至海外,这种资金净外流,会导致人民币贬值,又令更多大陆人想要转移资产到海外,造成恶性循环;而为了维持人民币币值,中国中央银行每月动用数十亿美元的外汇储备买入人民币,减慢其贬值速度。

庄太量指出,外汇储备是透过贸易、外国直接投资(foreign direct investment)储回来,2014年6月高峰期,曾达到近4万亿美元。但截至2017年2月底,中国外汇储备余额增为3.005万亿美元。

然而,直至2015年8月11日,大陆启动汇率改革,造成难以遏制的走资热潮。“那时当局想人民币贬值2%,但当一贬值,市场对人民币没信心,把人民币继续打下去,(贬值率)超乎了当局可控制的预期,那是一个错误。”庄太量解释。

“人民币持续贬值,加剧了走资意欲,外汇储备随之下跌,人民信心因而下跌又再走资,做成恶性循环。”庄太量说。

图:Wilson Tsang/端传媒

“如今当局不停堵塞走资漏洞,其实没什么作用,因为始终解决不了走资的源头。走资的大陆人,想要的是人民币汇率稳定。”在庄太量看来,大陆人走资纯属信心问题。

何乐伟也认同,大陆人一日对银行体制没信心,走资需求一日也会存在。

“只要有需求,就会有人想到新方法绕过法规,就算我今天用的这个方法,他日因政策改变而不能再用,很快又会有其他新方法。”他这样判断。

(为尊重受访者意愿,何乐伟为化名。)

欢迎您发表评论:

手机分享和访问:

禁闻网 二维码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