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语言偏好: 简体 正體 telegram Icon Facebook Icon Twitter Icon Google+ Icon RSS订阅禁闻

美国商务部长罗斯——中美贸易战急先锋

2017年03月19日 1:48  PDF版 分享到微信

如果用动物来比喻的话,美国总统特朗普就像是一只光鲜亮丽的雄孔雀,商务部长威尔伯·罗斯(Wilbur Ross)则像是一只秃鹫。这对奇特的组合将对未来四年乃至更长期的起到决定性的影响。

多年奋战在电视真人秀一线的特朗普,至今都不遗余力地展现着他与众不同的“羽毛”:言论出格、行为特立独行,手势独具特色,其言行举止令人印象深刻。

罗斯给人的印象就完全不同了。他低调务实、老谋深算。和特朗普相比,实干才是他的代名词。他一生都在与企业打交道,对、纺织、煤炭、电信等行业中的破产企业大笔押注。别人看到的是风险,他看到的则是金矿。他常以传奇般的技巧廉价收购陷入困境的公司,之后再高价转手,从中赚取高达数十亿美元的利润。

就像特朗普一样,人们对罗斯有着很极端的评价,有人爱之深,也有人恨之切,很少有中间派。比如《财富》杂志1998年就送给他一个颇具气势的称号:“破产重组之王”;而在陷入麻烦的企业眼里,他是“最恐怖的噩梦”,是一个“秃鹫”投机者。

特朗普在总统竞选期间批评了美国的对外贸易政策,展现出强烈的鹰派立场,并且尤为关注中国。作为商务部长,79岁的罗斯将帮助建立并执行相关外贸法规和政策。

就是这样一位在特朗普政府的贸易政策中“打前锋”的人,与中国颇有渊源。

说不清的“中国情”

与特朗普不同的是,罗斯与中国的关系很复杂。

赞赏中国经济政策和艺术

罗斯对中国经济政策表达过赞赏,甚至将中国五年经济计划与美国产业政策作比较。2010年,当时还属于民主党的罗斯在接受Charlie Rose采访时高度赞扬了中国的五年经济计划,“他们真的做了五年的规划,并且真的坚持了下来。他们真的相信。如果你思考的是五年,而不是接下来的十分钟,你的思路会很不一样。”

2008年汶川地震后,他还曾帮助中国进行灾后重建。

罗斯还热衷于收藏中国艺术品,一份文件称他的中国藏品大约有200件。在他的投资公司的纽约总部墙壁上,挂了一张北京天安门广场的照片,旁边还有一对清代石狮雕像。他在棕榈滩的海滨别墅餐厅里还展示着六个明代青花瓷瓶。

批判中国

在1月确认其商务部长职位的参议院提名听证会上,罗斯称,中国是大型经济体当中“贸易保护主义最严重的”国家,对进口设置了非常高的关税与非关税壁垒。

当时他表示,对于那些与中国进口商品展开并试图在中国做生意的美业,他将为之争取平等的竞争环境。他称,中国“对于自由贸易说得远比实际做得多。我们希望实现竞争环境的平等,让他们的言行更加一致些。”

罗斯称,中国国营企业是一个需要解决的特殊问题。这类企业中有多达三分之一从未盈利,却让生产能力过剩问题变得越发严重,导致钢铁和铝等产品的大量倾销。“他们依靠国有银行维持生存。在我看来,这非常像人为补贴,”他还称商务部在确认不公平补贴方面将“非常严谨”。如果确定存在不公平补贴,则需征收反补贴税。

罗斯没有具体提及特朗普对中国输美产品征收惩罚性关税的威胁,但他表示,那些以低于成本价倾销产品或未能提供公平贸易环境的国家应“受到严厉惩罚”。

在贸易问题上,罗斯与特朗普立场一致,对中国商品收取高额关税的威胁——特朗普在竞选时声称将对中国出口美国的商品征收35%-45%的关税。

他曾经立场鲜明地表达过自己的贸易观:“我不反对贸易,我是支持贸易的。但我支持的是合理的贸易,而非不利于美国工人和制造业的贸易。”

除了削减规模高达5000亿美元的贸易赤字之外,罗斯的重要职责还包括与中国谈判,或是对中方的行为做出回应,并且,他还是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的成员——这个机构已多次挫败来自中国企业的并购要求。他曾指责中国企业收购美国娱乐及发行商控股权的举动。

就在3月8日,中国通信巨头中兴(ZTE)承认违反美国对朝鲜和伊朗制裁的刑事指控,将支付最高12亿美元的罚金。对此,罗斯表示:“我们正提醒全世界注意:这种游戏结束了。”

作为一名商务部长,罗斯还会对那些诸如制定纺织品进口限制、对不公平贸易物资征收关税的机构进行监督。按照德银大中华区首席张智威和经济学家曾黎(Li Zeng)去年12月研报中的,倘若美国真要开展对华贸易战,最有可能卷入其中的行业就包括纺织和服装产业。

不过,罗斯关于中国的一些言论似乎有些矛盾。比如,他在2012年11月接受CNBC采访时称:“我认为美国对中国的批评过头了。中国已经成为美国的替罪羊,就像15年前的日本一样。从理智上说,这当然是不对的。”

去年5月,罗斯说人民币汇率实际上是被高估了,而不是像特朗普所说的被低估,“我不同意我的朋友特朗普的一些观点。”然而到了9月,他在与国家贸易委员会主席纳瓦罗合著的一本书中却承认,人民币是被低估了。

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经济学家Gary Hufbauer表示,现在难以看出特朗普团队的持续模式,“这只是特朗普的竞选辞令与主要顾问的行动之间存在矛盾的冰山一角。比如,威尔伯·罗斯的行动和他在海外的投资就是其中一个。我们谈论的是180度的相反。

与中国做生意

在加入特朗普团队之前,罗斯与中国有着广泛的经济往来。

新华网上个月曾援引外媒的报道称,中国主权财富基金中投是罗斯持股的私人油轮公司钻石航运(Diamond S)的主要股东。称,2011年,罗斯的私募基金牵头中投,向钻石航运投资10亿美元。

2008年,罗斯还参与投资了一个与中国华能集团合资的企业。

缓和力量?

罗斯于2013年加入了知名智库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 Institution),并沉浸在学会的经济研究里,经常打电话给学者们讨论他的观点。学会主席Strobe Talbott说,罗斯会仔细阅读报告并进行分析,已到了令人钦佩的程度。

“他将对中美关系有积极影响,”前高盛总裁、布鲁金斯学会的中国研究中心创建人John Thornton这样说道,“他是一个实干者,而不是空想家。”

美国媒体Newsmax创始人Chris Ruddy说:“就我和罗斯的交往经验,他不会基于意识形态来处理事情。他是一个相当实际的思考者。他是个商人,与中国做过生意。他可能会是一个缓和的力量。”

“破产重组之王”

按照美国媒体的评价,罗斯讲话柔和,举止文雅,是一个乐观、有野心的人。

他出身美国新泽西州Weehawken,父亲是一名律师,后来成为一名法官。他的母亲是一名教师。少年时他毕业于一所耶稣会军事学校,此后进入耶鲁大学并获得科学类本科学位,之后又以优异的成绩从哈佛大学商学院毕业,获得商务管理硕士学位。

投身工作后,罗斯在罗斯柴尔德(Rothschild Inc.)担任执行董事总经理长达25年,专门研究破产案例。上世纪90年代初,罗斯曾联手对冲基金大佬Carl Icahn帮助了特朗普,挽救他的特朗普泰姬陵赌场酒店(Trump Taj Mahal)免于破产倒闭。

1997年,他成立了自己的私募基金WL Ross& Co.。创业后仅仅五年时间,他便成功跻身福布斯富豪榜,身家大约在25亿美元。

在比尔·克林顿政府时期,罗斯被任命为美国-俄罗斯投资基金委员会的主席,并曾担任前纽约市长Rudy Giuliani的私有化顾问。他还曾是耶鲁管理学院顾问委员会的商业圆桌会议成员,同为该委员会服务的还有邓文迪。1999年,时任韩国总统金大中给他颁发了一枚奖章,以感谢他在1998年金融危机中的帮助。

罗斯的经商智慧从他此生的多次知名收购中可见一斑,特别是在钢铁业数笔令人称道的交易。

2002年,罗斯成立了国际钢铁集团(International Steel Group),并斥资3.25亿美元买下了破产钢企LTV。几周以后,时任总统布什宣布对进口钢铁征收30%的关税,这使得罗斯的钢企一夜之间变成了摇钱树。

2003年,罗斯收购了陷入困境的老牌钢铁厂伯利恒钢铁(Bethlehem Steel)——他一直耐心地等到这家钢企已经申请破产,并且卸下了工人们的福利和养老金缴纳责任之后才出手。此后不久,中国的钢铁需求开始增加,引发钢材价格飙升,罗斯手里的伯利恒钢铁就这样给他带来了不菲的收入。

就在同一年,他的国际钢铁集团上市了。2005年,这家钢企被卖给了印度钢铁业大亨Lakshmi Mittal。据报道,这笔交易让罗斯个人狂赚了25亿到50亿美元。不仅如此,一年之后汽油价格大涨严重影响了钢材的销量,再次证明了他的出售时机无可挑剔。

“罗斯对低买高卖的时机把握的十分精准,这并不容易,”国际知名智库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高级研究员Gary Hufbauer曾如此评价,“他或许会在外交事务中延续这一点。”

来源:华尔街见闻

欢迎您发表评论:

手机分享和访问:

禁闻网 二维码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