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语言偏好: 简体 正體 telegram Icon Facebook Icon Twitter Icon Google+ Icon RSS订阅禁闻

年底人民币对美元应该会贬值到7

2018年07月12日 1:10 评论 PDF版 二维码分享

来源: 上报

作者: 末夏

中国债务正面临去杠杆的内外部双重压力下,最近一个月的持续下跌,引发全球密切关系。下一步人民币将何去何从?

从中国监管层的表态来看,显然并不认为中长期人民币将面临跌市。除了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易纲和外管局局长潘功胜的同一时间表态外,被外部称为“金融改革家”的郭树清最新也警告了那些对人民币持有不怀好意的人。

人民银行党委书记、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7月5日对外强调,“过去30多年,凡是看贬人民币、抢购并较长时间持有外汇的,最终都蒙受了较大损失。近些年,一些国际投机者试图通过做空人民币谋取暴利,事实证明他们严重误判形势。”

这是中国金融监管高层对人民币汇率发出最强硬的声音。易纲和潘功胜的回应则更像是一种例行公事的官方答复,目的当然也是希望提振信心。

易纲说:我国实行的是以市场供求为基础、参考一篮子货币进行调节、有管理的浮动汇率制度。多年来的实践证明,这一制度行之有效,必须坚持。我们将继续实行稳健中性的货币政策,深化汇率市场化改革。中国央行副行长、国家外汇局局长潘功胜表示:中国有信心让人民币在合理区间保持稳定,中国外汇储备充足,增长基本面良好,经济增长韧性增强,发挥好宏观审慎政策的调节作用,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准上的基本稳定。

赞助商链接
赞助商链接

潘功胜认为,中国有信心让人民币在合理区间保持稳定。中国外汇储备充足,中国经济增长基本面良好,经济增长韧性增强。

在一个管制经济为主的汇率市场(尤其对资本流入流出的严格控制),官方高层的表态,似乎每一次都能短暂提升市场信心,像7月5日的人民币汇率就回升上涨了1000点。不过,从中长期而言,中国官方的说法,并没有战胜市场的悲观

2015年至今,全球市场对人民币的贬值趋势仍在与日俱增。最关键的因素莫过于中国近些年持续高攀的债务杠杆率,按国际清算银行的研究,中国杠杆率的增速是2008年全球最高的,甚至从历史上也是增速最快的。

如此高的靠债务为生的畸形经济,不解决这一关键问题,人民币汇率的悲观预期不可能结束。再加上,原本中国金融市场就是一个极其封闭与不透明的体制,在国际商品的结算与交易中,人民币的份额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因为拿着人民币就意味着拿着一种不可能自由后兑换的货币。

如何看待下一步人民币走势?日本大和资本市场亚洲首席赖志文几乎是投行家中近年来极少一直坚持人民币应贬值到7的。即便是外贸出口与经济走势看似不错的2017年,赖志文还是觉得人民币应该贬到7。

赖志文是一位精准的预言家,早在2016年川普当选美国总统前,他就第一时间提出了先见之明,他提出的“川普是中国的噩梦”流传至今。

赖志文当时认为,川普认为之间的贸易关系不平等,美国完全向中国打开了市场,而中国却没有对等回应,而是用各种关税或非关税壁垒将美国公司拒之中国门外,如其当选,将致力于扭转这种不对等的关系。

赖志文此前担任香港大和资本市场亚洲经济学家、经济研究部副主管。他毕业于英国伦敦政治经济学院。拥有近20年宏观经济研究经历。加入香港大和资本市场前,曾任恒生银行和澳洲国民银行高级经济学家,长期关注中国和亚洲区域经济。

如何看待人民币汇率的前景?笔者日前和赖志文有过对话访谈。

问:最近人民币汇率持续下跌,官方也相继表态,怎么看待人民币的前景?

赖志文:现在人民币的环境跟2014年差不多,当时信贷的环境也开始紧缩,之后银行开始放松,市场上对人民币贬值的预期也很强烈。现在我们看到的基本上都是一样的,年初的时候总体信贷环境很紧,人民币还在上涨,4月份银行开始放松,最新又再放松更多,人民币也开始跌了,只要货币政策放松,人民币就一定有贬值压力。

赞助商链接
赞助商链接

另外,美联储在持续加息,持续收紧,人民币还面临着息差的压力,美联储在加息,中国没有加息,而且还在松,人民币必然会面临压力。如果看三年期的美国银行利息,跟中国的三年期利息,基本上都差不多了,息差没有100个点了。可能今年年底之后能看到美国银行利息比中国的还要高,这样对中国的现金流压力会比较大,更多的资金会回到美国。

从一个角度来看,中国现在持有的美元债比2015年要多,多30%以上。这还不包括中美贸易摩擦的影响,所以综合来看,现在人民币面临的挑战比2015年还要高。

问:人民币贬值还会进一步持续?还是有可能很快能稳定下来?

赖志文:我们看年底人民币对美元应该会贬值到7,差不多在2016年最低的水准(当时到6.95),然后再看7之后怎么办?央行要决定是不是继续放松?松的话人民币会比7还要低了。

或者说央行不放松了,我们要收紧了,要稳定人民币汇率,那可能会上涨。采用什么办法?现在无法确定。

简单来说,现在人民币是2017年、2016年、2015年的重复了,如果要考虑中美贸易摩擦,政策层面操作的难度比以前要高多了。

问:中美贸易摩擦是今年以来的主旋律,这方面怎样对人民币汇率产生压力?

赖志文:一定有的,它会影响中国的出口表现,还会增加中国的通缩压力,所以银行货币上要放松,放松对应的是需求方面和人民币汇率的影响,所以最后这些因素一定会加大人民币的下行压力。

问:而且现在看起来中美贸易摩擦不是一个短期问题,可能中长期都会如此。

赖志文:对。现在不是一个简单的贸易问题,而是大国博弈,贸易只是很小的部分,美国对中国的政策是全方位挑战,过去46年中美的合作战略现在全部调整了,而且是180度的巨大转变,不是单单因为美国12月中期的选举,很多人还说是因为川普要争取选票,这是错的。

我可以告诉你,12月以后,美国总体对中国的政策还是这样的,不会变的,可能来的还可能来的还要更猛烈。

赞助商链接
赞助商链接

问:这是否意味着人民币未来两三年面临的压力都比较大?

赖志文:去年中国还可以从外部市场拿到很多美元,如果中国可以继续从外部市场拿到美元,那人民币会好一些,但问题是,外部市场美元的供应已经很紧,成本已经很高,而且美国对美元的流动性收缩已经很多了,所以要去外面拿美元,不容易了。

除此之外,很多新兴国家还要去拿美元,所以不是单单中国或香港去拿,这决定了美元还会更加收紧。因此,从国内货币政策与外部美元加息以及不确定性很大的贸易战综合来看,人民币未来两三年的走势会承受压力,不同于去年。

问:中国降准是今年已经第三次了,不少人预期还会进一步降准,您怎么看?

赖志文:对,我预测今年有1次,明年有2次,货币政策一定会放松的,对现在中国经济而言,似乎只剩下这条路了。

如果贷款有压力,唯一办法就是放松,注入流动性,但问题是,2015年、2016年还有空间去操作,从外面拿到更多的美元来对冲汇率问题,现在空间已经很小了。

货币放松的话,人民币下行的压力就很明显了。如果要保持人民币稳定,另一个办法就是中国跟美联储一起收紧。

问:现阶段像美国一样收紧似乎是不可能的。

赖志文:那就没办法了。现在面临的挑战是蒙代尔的“不可能三角”,货币政策跟人民币汇率无法兼顾。以前长期存在的问题并没有真正解决,但压力比之前更大。

问:贸易摩擦会对今年造成比较大的影响吗?

赖志文:现在很难说,很难说到底有多少,是不是有可能加码,GDP数字应该跟官方的预期差别不大,因为中国统计局是可以随便统计的,所以GDP资料意义不大。

手机分享和访问:

禁闻网 二维码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