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语言偏好: 简体 正體 Facebook Icon Twitter Icon Google+ Icon RSS订阅禁闻

美国华人体验中式“坐月子”:后悔怎么没早尝试

2017年01月11日 13:55  PDF版 分享到微信

《华盛顿邮报》网站1月8日刊文称,妇女坐月子最早可以追溯到公元960年,对分娩后的在饮食起居方面进行一系列限制,为的是让“虚弱之躯”复原。在美国出生、成长并毕业于哈佛大学陈曾熙公共卫生学院的莱斯利生后,体验了中国式“坐月子”。文章摘编如下:

姨妈得知我怀上第四个孩子后,恳求我遵守中国“坐月子”的习俗。

“坐月子”之所以存在一些争议,是因为有各种各样的说法。比如,在洗头、淋浴、刷牙、使用空调以及出门等方面的禁忌都源自这样一种认识,即生孩子造成血液的大量流失。根据中医的说法,血承载着气,也就是你的“生命力”,是身体一切机能的动力之源。血亏则气亏,这样一来,身体就会呈现阴(寒)的状态。如果阴(寒)阳(热)失衡,人就会生病。

对于在美国出生、成长并毕业于哈佛大学陈曾熙公共卫生学院的我而言,不能不对“坐月子”的根据进行一番考证——我发现了完全不同的结果。一方面,我发现漫长的恢复期会提高们与相关的生活质量,也让她们与子女的联系更加紧密。但是在2014年对中国女性的一份研究发现,在长达一个月的时间里减少活动对肌肉和心血管健康都会产生负面影响,而且增加了患产后抑郁症的可能性。

另一项研究发现,虽然“坐月子”有助于一些女性恢复孕前的体重,但这似乎也导致了高胆固醇和高血糖,并让人因被困在家里而产生“极度忧郁”的感觉。

科学家达成共识的唯一点是,“坐月子”在东亚和东南亚国家以及来自这些国家的移民当中很流行,专业的医务者应该了解这种习俗,从而为践行这种文化理念的人提供适当的建议。

我猜想中国的有钱人愿意花2.7万元住进专门的月子中心一定是有理由的。在美国,一些朋友花费大约7000住月子中心,花3000美元请一个月的月嫂,或者花2000到4000美元订一个月的月子餐。

所以当我的第四个孩子出生后,姨妈在加州一家月子服务中心给我订了月子餐作为贺礼。这家服务中心承诺提供“有利于产后恢复的美味便捷的餐食”。

我和新出生的孩子从医院回家的当天,一个足以给我家3岁孩子当游戏屋的大盒子送到了家。这个94磅重的盒子里有7个冷藏袋,每个里面装的是事先做好的这一周中每天的食物,包括早餐(粥、鸡蛋)、午餐(鱼汤、用像人参这样的“阳性”食物做的主菜、蔬菜、米饭)、晚饭(用猪蹄或者像猪肝这样的内脏做的汤、芝麻油汤、蔬菜、米饭)、两份甜点和中药饮品。分量足够我们全家人享用;我们只需用微波炉加热一下即可。

安妮·李是布里格姆妇科医院的儿科医生,她和我一样,是在美国出生的,也是四个孩子的母亲。而且,和我一样的是,她在分娩时还在回邮件,在原本该休产假时依然工作,并且一直没有听从亲戚让她“坐月子”的建议。

不过,和我不一样的是,她生四个孩子期间,她的母亲都在身边帮忙。母亲熬的鸡汤和粥以及对的护理让她很受用,不过猪蹄仍是她不能接受的。李说,美食和母亲的帮助“让我获得了亟需的休息和精力,从而能够更好地护理新生儿,并以更健康的体魄回归家庭和工作岗位”。

她还指出,东西方文化对于女性产后有着相同的习俗,都强调营养和休息,并避免暴露在有可能造成感染的环境中。

她说:“不过另一方面,有些传统或许没有明确的好处,甚至有可能带来伤害。服用中药补品的做法不在食品和药物管理局的监管范围内,而且对于药物的有效成分和对乳汁以及新生儿的影响,目前尚无法获得相关信息。”

回过头来看,我和后悔没有在生之前的几个孩子时尝试“坐月子”。至少我们可以得到休息并享受美食。单是月子餐就让这次产后的经历比之前几次要轻松快乐得多。我们不用因为谁去做饭或者吃什么这样的事情而起争执,这让我们可以关注家里每一个人的健康与快乐。

如今,在孩子三四个月后,我可以更加清楚地看到坐月子所带来的长远收益。当宝宝啼哭或者需要换尿片时,我没有精疲力竭得只想让丈夫代劳。我无法证明这是“坐月子”的功劳,不过我还发现,宝宝似乎生来就有很好的性格:她的快乐感染着周围的人。最棒的是,作为一个身心放松的母亲,我终于有幸成为先把我的孩子逗乐的那个人——而不是将这份快乐拱手让给我的丈夫。

来源:华盛顿邮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分享到微信

分享页面

手机分享和访问:

禁闻网 二维码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