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语言偏好: 简体 正體 telegram Icon Facebook Icon Twitter Icon Google+ Icon RSS订阅禁闻

美国人救了中国 毛泽东却与斯大林分赃

2017年06月19日 11:19  PDF版 分享到微信

作者:颜昌海

在抗战期间,美国人救了中国。其时,为了争取美国不支持蒋,对中共采取友好立场,毛泽东制定了“中立美国”的政策,声称中共只是温和的农村改革者,不是要搞,完全可以跟美国合作。1944年,罗斯福曾派观察组去延安。美国人刚到,毛泽东就在8月12日对苏联联络员孙平说:“我们在考虑改变党的名字,不叫‘共产党’,而叫别的什么。这样形势会对我们更有利,特别是在跟美国的关系上”。

莫斯科马上和毛泽东唱起了同一调子。8月下旬,莫洛托夫对当时在苏联的赫尔利将军说,在中国,“有人称他们为‘共产党人’,实际上他们跟共产主义一点关系也没有。他们不过是不满自己的经济状况,只要经济状况一改善,他们马上就会忘了他们是共产党。苏联政府与这样的‘共产主义分子’毫无关系。”

1946年3月4日晚,中共中央举行晚会欢迎马歇尔,从左起为:毛泽东,马歇尔,江青,张治中(网络图片

莫斯科跟毛泽东唱的双簧欺骗了很多美国人,多年来这些人一直以为毛泽东有可能被美国争取过去,美国没能把毛泽东从苏联阵营里拉走是“失去的机会”。他们哪里知道,就在毛泽东跟美国拉关系时,他反复告诫中共干部,说这“只是在对蒋斗争中的一种策略”。

毛泽东的策略也蒙住了杜鲁门总统的遣华特使马歇尔。马歇尔1945年12月来华,使命是停止内战。1920年代他曾在中国服务过,讨厌的亲戚们腐败。中共说他们跟美国相似之处甚多,这使他特别动心。他跟周恩来次见面,周恩来就奉承他说中共“期望美国式的民主”。一个月后,周恩来又说毛泽东喜欢美国更胜于苏联,并告诉马歇尔:“有这么一个小故事,说了您或许有兴趣。最近传言毛泽东要苏联,毛泽东听说后大笑,半开玩笑地说如果他真有机会出国的话,他想去的倒是美国。”马歇尔完全当真,把这番话转述给杜鲁门,还说毛泽东比国民党更跟他合作。到1948年2月,马歇尔还在对美国国会说:“在中国我们没有确凿的证据表明有外来的共产党支援。”

美国怎么可能全然不知情,他们跟英国人都在不断监听苏联与中共的电讯联系,不少电报从莫斯科直达延安,清楚无疑地显示了两者的密切关系。其他美国官员也曾告诫马歇尔,延安美军观察组负责人最后的报告开宗明义就是:“共产主义是国际性的!”

马歇尔1946年3月4-5日访问延安。为了把一切都控制得天衣无缝,毛泽东连儿子都送下乡去。毛泽东对毛岸英说,这是为了让他学习农活和中国习惯。但真正的原因是毛岸英会讲英语,毛泽东怕他跟马歇尔等人交谈。毛岸英在斯大林的苏联长大,不是不熟悉管束,但对毛泽东控制的严厉他仍然全无思想准备,毛泽东对他不放心。

马歇尔向杜鲁门报告说:“我跟毛泽东作了一次长谈,我坦率得不能再坦率了,他没有表现任何不满,向我担保尽其所能合作。”马歇尔称在东北的“共产党势力比乌合之众强不了多少”“从延安大本营跟当地共产党联系简直就办不到。”其实,延安跟东北局和在东北的几十万大军天天都有长电来往。马歇尔在延安时,毛泽东就已经向阿洛夫详细复述了跟他谈话的全部内容,请阿洛夫电告斯大林。

马歇尔为毛泽东的成功作出了关键。1946年晚春,当毛泽东的军队在东北全面溃败时,马歇尔给蒋介石施加了决定性的压力,迫使蒋介石停止在东北追击。马歇尔威胁蒋介石说,如果继续追击,美国就不再帮他运部队去东北了。5月31日,马歇尔甚至写信给蒋,称这事关系到他本人的荣誉:“在目前政府军在东北继续推进的情况下,我不得不重申:事情已经到了这样一个关头,即我本人的立场是否正直成了严重问题。因此,我再次向您要求,立即下令政府军停止推进、打击、或追赶”。措辞如此强硬严峻,蒋介石答应停火15天。这个决定,使毛泽东绝处逢生。他刚于6月3日被迫同意放弃北满重镇哈尔滨。一得到停战令的消息,毛泽东立即发电东北追改部署:“蒋已允马停战十天谈判,请东北局坚守哈尔滨……至要至要”;“保持松花江以北地区于我手中,尤其保持哈市。”转折点就这样到了。

在东北的中共官兵,包括林彪在内,都说蒋介石停止向松花江北推进是大大的失策。蒋介石只要穷追猛打,至少能阻止中共在苏联边境建立强大巩固的北满根据地,切断中共与苏联的铁路线,使苏联重型武器不可能运进来装备中共。

蒋介石答应停火15天之后,马歇尔又再施加压力,要蒋把停火期延长为4个月,甚至把整个北满让给中共。重开战火意味着跟马歇尔直接冲突。当蒋介石被马歇尔逼得焦头烂额时,又接到杜鲁门总统的严厉警告。7月中旬,两名反蒋知识分子李公朴、闻一多在国民党统治的昆明被枪杀。美国民意测验立刻显示,只有13%的人赞成继续援蒋,50%的人要求“不介入”。8月10日,杜鲁门写信给蒋介石,声色俱厉地提到这两桩暗杀,说美国人民对这样的事“深恶痛绝”,威胁说如果没有进展,他只好重新考虑美国对蒋政权的态度。

在这样的压力下,蒋介石在东北的停火继续了下去。蒋的亲信陈立夫对我们说,他不赞成蒋的做法,劝蒋“像西班牙的佛朗哥,反共就是要反到底。打打谈谈,谈谈打打,没用。”但是蒋离不开美国的援助。东北的停火使毛泽东得以在北满建立了横一千公里,纵五百公里,面积比德国还大的根据地。毛泽东把这块地盘比作舒适的“沙发”背靠苏联,两臂有北、外蒙古作依托。

停火的4个月使中共有了充裕的时间整顿部队,包括整编原满洲国的20万军队。凡是信不过的被通通“清洗”。据《东北三年解放战争军事资料》透露:这3年中“清洗可能有15万人”,几乎快赶上“战死、失踪、被俘、医院中死去和残废等”的总数。整顿的重要内容是激发士气,办法是“诉苦大会”,由干部带头,战士们一个个上台去诉本人和家庭之苦。他们大多数出身于贫苦农民,目不识丁,因为忍饥挨饿,遭遇不公,有一肚子苦水。痛苦往事被勾了起来,大会上男子汉们哭得像泪人儿一般,空气变得像发烧似的滚烫。

有份给毛泽东的报告说:“一个战士对旧社会不满而诉苦,他气愤填膺感动的气死了。死而复活,现成傻子。”党告诉那群哭得死去活来的战士们,他们的苦都是蒋介石政府造成的,他们要“向蒋介石报仇”。亲历者说,这类诉苦真是立竿见影:“一场诉苦会下来,一个个抽抽噎噎的……那颗心已经是共产党的了。”与上洗脑齐头并进的是军事训练,苏联人起的作用举足轻重。中共第一支部队进入东北时,看上去不像正规队伍,也不会使用现代化武器,苏军还以为他们是土匪。停火期间,苏联人开办了16所空军、炮兵、工程兵等军事学校,军官还到苏联去培训,有的去苏军控制区旅顺、大连。

莫斯科为毛泽东提供的武器包括缴获日本人的9百架飞机、7百辆坦克、3千7百多门各种大炮、将近1万2千挺机关枪、一支颇具规模的松花江小舰队,还有无数步枪、高射机枪、装甲车。北朝鲜是日本的重要军火库,那里的军火都给了毛泽东,足足装了两千多车皮。还有更多的日本军火从外蒙古运到。苏联制造的武器也来了,外加苏德战场上缴获的德国武器,上面的德文被锉掉,毛泽东宣称它们美国制造,从“蒋介石运输大队长”那里缴获的。

毛泽东从苏联秘密接收了数万日本战俘,他们在把中共军队训练成强大作战机器上功不可没。是他们教中共军队怎样使用日本武器,怎样保养、维修武器,他们创建了中共的空军,由日本飞行员做教练。数千训练有素的日本医护人员悉心治疗护理中共伤病员,流过血的老人至今提起来还非常感激。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北朝鲜。中共从那里不仅得到了军火,而且得到了一支由日本加苏联训练的20万人的强悍军队。北朝鲜与东北有8百公里边境线,中共把它称为“我们隐蔽的后方”。1946年6月中共被国民党赶着跑时,大量伤病员、后勤人员和战略物资转移到这里。国民党占领东北中部,把中共军队断开后,北朝鲜成了沟通北满与南满的走廊,也是连接关外与关内根据地,尤其是战略要地山东的要道。为了协调这张庞大的转运网,中共在平壤和北朝鲜的四个港口设立了办事处。

斯大林的贡献还不止这些。1946年下半年,苏联铁路专家组开始修复东北铁路。1948年六月,斯大林派前铁道部长科瓦廖夫来华总领全面修复工作。苏联人共修复了1万多公里的铁道线,120座桥梁,使中共能快速运输大部队和苏联重型武器,得以攻打大城市。

苏联、北朝鲜、外蒙古对中共的这一切援助都是在绝对保密的状态下进行的。毛泽东用各种办法掩盖它,毛泽东特意命令林彪从党内秘密文件里删去“展开背靠朝鲜、苏联、外蒙、热河的根据地”一句。毛泽东还叫林彪写上战争目的是“为经济上、政治上、军事上的民主”。“阶级斗争口号不要提。”莫斯科的宣传机器说苏联援助毛泽东的传言“是彻头彻尾的谎言”。事实上,毛泽东声称打蒋介石靠“小米加步枪”,才是货真价实的谎言。但毛泽东不想欠斯大林的情,大规模苏联军援开始后,1946年8月和10月,中共两次主动提出用食品偿付。苏联驻哈尔滨的贸易代表谢绝了。毛泽东11月派亲信刘亚楼到莫斯科去游说,达成秘密协议,中共每年给苏联100万吨粮食。这些粮食都是从老百姓口中夺走的。

东北停火时,蒋的军事力量仍远远优于中共。国民党军队有430人,中共只有127万。蒋把中共军队赶出了关内的大部分城市,和几乎整个长江流域。毛泽东在所有这些战区里,一再坚持要部队夺取和保卫大城市,都遭到失败。在华北,有“三路四城”之战(指夺取三段铁路,及保定、石家庄,太原、大同四大城市)。在华东,毛泽东指示向蒋介石刚恢复的首都南京挺进,说这个计划“并不冒险”。虽然挫折一个接一个,但毛泽东毫不灰心,他有把握赢得最后胜利,因为他有北满这个“沙发”。1946年10月,当蒋介石重新进攻时,中共已利用4个月停火把“沙发”建得如铁打的一般。那年冬天,国共双方恶仗不断,国民党发现他们的对手今非昔比,顽强善战。中共军队总指挥林彪的军事才能这时发挥得淋漓尽致,打起仗来“又狠又刁”。在摄氏零下四十度的天气里,他的部队日夜卧在冰雪地里打伏击。几番大战下来,国民党在东北黑土地上的主动权,遂告易主。

1947年1月,马歇尔离华,美国调停宣告失败。美国开始认真援蒋,但为时已晚。毛泽东20多年来孜孜以求的“打通苏联”,已经大功告成,而且是在美国人的帮助下实现的。毛泽东在全国的胜利只是时间早晚问题。

同国民党的内战刚胜利在望,毛泽东便跃跃欲试,要在斯大林的全球势力内插一脚。毛泽东希望有个斯诺式的人物来助他一臂之力。但莫斯科已禁止毛泽东再接待斯诺。他只能转而求其次,用二流美国记者安娜•路易斯•斯特朗。斯特朗在西方完全不具备斯诺的名声,人们认为她不过是共产党的传声筒。1947年,毛泽东派斯特朗周恩来游列国,为他宣传。临行前,毛泽东给了她一套文件,嘱咐她“转交给全世界的共产党,特别是给美国、东欧共产党领导人看看”,要她“不必拿到莫斯科去”。斯特朗遵命写了篇文章《毛泽东思想》外加一本书《中国的黎明》,颂扬毛泽东“用马克思、列宁做梦也没有想到的方式解决每一个具体问题”,“整个亚洲可以从中国学到比苏联更多的东西”,还说毛泽东的著作“完全可能影响了欧洲有些政府战后的模式”。这些话明摆着在夺斯大林的风光。斯特朗的书在苏联出不了,在美国出版时美共删去一半。但书的全文在印度和好几个东欧国家出版了,包括正跟斯大林顶著干的南斯拉夫

斯大林盘算著采取什么办法教训毛泽东,让毛泽东知道谁是大老板。1947年11月30日,毛泽东看着内战胜券在握,向斯大林提出访问苏联的要求。斯大林的机会来了。12月16日,斯大林办公室给毛泽东回电说欢迎他访苏。电报由阿洛夫大夫转给毛泽东。阿洛夫大夫同时收到指令,要他汇报毛泽东的反应。第二天,他电告斯大林:毛泽东“非常高兴”,“可以说是兴奋得手舞足蹈”,“马上说:‘好极了,我三个月后可以动身’。”但三个月过去了,斯大林没有发来邀请函。毛泽东等了又等,中共收复延安那天,毛泽东再向阿洛大大夫提起,说他打算5月4、5日起程。斯大林回电说“好”,毛泽东要求把两个苏联医生都带上,说是健康缘故,其实是防备:他不在时宿敌王明直接跟莫斯科联系。斯大林回电说可以,但是有意不表示同意毛泽东的另一个要求:访问东欧。5月10日,毛泽东自己定的起程日子已过了几天,斯大林突然来电推迟访问。春去夏来,再也不见斯大林提及邀毛泽东访苏的事。毛泽东着急要走,这时;他已与中共其他领导人汇集在西柏坡,人人都知道毛泽东要去莫斯科见斯大林,而且就在这几天。说走说了半天,斯大林仍不来邀请,毛泽东大失面子。

7月4日,毛泽东沉不住气了,给斯大林发了封电报,说他打算10天后出发:“我决定近期访问您”“无论如何我们都得要在这个月15号动身。”他要斯大林派两架飞机。14日,毛泽东自定行期的前一天,天上不见飞机,地上阿洛夫大夫却传来斯大林的电报:“告诉毛泽东:鉴于粮食收获季节在望,党的高级领导都要在8月份离开莫斯科到各省去,11月才回来。因此,中央委员会敬请毛泽东同志把他对莫斯科的访问推迟到十一月底,以便有机会会见所有中央负责同志。”全苏联的领导人都要离开莫斯科四个月到外省去收庄稼?毛泽东访苏非得推迟到有名的俄罗斯隆冬?这显然是在耍毛泽东。

毛泽东意识到他的野心惹恼了斯大林,连忙采取措施补救。8月15日,他得知华北大学准备提出“主要的要学习毛泽东主义”后,马上否决了这一提法,说这是“无益有害的,必须坚决反对这样说”。他还下令把文件中“毛泽东思想”改为“马列主义”。9月28日,毛泽东发给斯大林一封讨好的电报,请求斯大林让他去苏联。毛泽东首次用斯大林喜欢听的别号“大老板”称呼斯大林:“请让我本人面见大老板,亲口向大老板汇报情况,这至关紧要。”斯大林见毛泽东低了头,便放下身段,10月17日,给毛泽东回了封友好而不失居高临下的电报,说他欢迎毛泽东11月底来。毛泽东吃了定心丸。只是国内战局的发展使他不得不自己主动推迟访苏行期。

但在关键问题上,毛泽东对斯大林是寸步不让。国共内战接近尾声时,1949年1月,南京政府要求和谈。斯大林要毛泽东答复“中共主张同国民党进行谈判”。毛泽东大为光火。阿洛夫大夫报告斯大林说,毛泽东“比起平常来说话更不客气”。斯大林得知后第二天补发一封电报向毛泽东解释,说他的提议完全是做样子,为的是让全世界看到继续内战的责任在国民党。斯大林说:“我们为您拟的答复,目的只是为了破坏南京方面所提议的和平谈判。”

毛泽东的想法是一天和平也不能给国民党,哪怕做做样子也不行。他对斯大林说,他要的是南京政府的无条件投降。毛泽东还史无前例地教斯大林怎样说话,当时南京政府请求苏联调解,毛泽东对斯大林说:“我们认为您应该这样回答——”,斯大林身边的人都觉得斯大林“受了毛泽东的训”。斯大林当然不会善罢甘休,第二天就给毛泽东来了篇长篇说教,说拒绝和谈有损公众形象,还危言耸听地说可能导致西方武装干涉。毛泽东根本就不相信什么西方干涉,但也不想叫斯大林下不了台,他策略地找了个办法。当天发表声明,开出一系列和谈条件,等于是叫国民党无条件投降。然后毛泽东电告斯大林,巧妙地引用斯大林的原话,似乎这一声明是按斯大林的指示办的:“在破坏同国民党的和平谈判,将革命战争进行到底这一基本方针上,我们同您的意见完全一致。”斯大林也顺势下了台阶,第二天回电:“我们已经达成完全一致的意见”,“这件事就此了结。”

斯大林再次感到毛泽东这个人不简单。就是在这时他对南斯拉夫等共产党人说:毛泽东不听话,但是个能成事的。1月14日,斯大林要毛泽东再次推迟访苏,说“中国此时的局势缺您不行。”斯大林提出即刻派权威的政治局委员来见毛泽东。得知斯大林又要延期,毛泽东的第一反应是把电报往桌上一扔,说:“随他去吧!”毛泽东明白斯大林其实是看重他,斯大林还从来没派政治局委员到任何共产党打内战的国家去过,更不用说那个国家的政府跟苏联还有外交关系。1月17日,毛泽东回电说“非常欢迎”斯大林的使者。米高扬在1949年1月30日到达西柏坡。在给斯大林的汇报里,米高扬说毛泽东“高兴已极,感谢斯大林同志的细心关怀”。跟米高扬一道来的还有一直在东北为中共修复铁路的科瓦廖夫,做毛泽东和斯大林之间的联络员。

米高扬到的第二天,国民党政府由南京搬到广州,随同搬去的只有一个外国大使:苏联大使罗申。周恩来受命请米高扬解释,米高扬说:“这是很正常的。不仅对我们的共同事业无害,恰恰相反,还有助于它的发展。”斯大林后来对刘少奇解释,说大使搬去广州是为了收集情报。毛泽东不依不饶,拿罗申出气。罗申被斯大林派到毛泽东的中国来做首任大使时,设宴招待中共领导人,毛泽东一言不发,苏联外交官称毛泽东“露出一副不屑一顾的样子”。

尽管心怀不满,毛泽东仍让米高扬喜出望外。他对苏联跟蒋介石政府1945年签的损害中国领土权益的协定没有提出任何异议,反而说它是“爱国的”。米高扬向斯大林汇报说:毛泽东再三强调说,斯大林是中国人民的导师,是全世界人民的导师,他是斯大林同志的信徒,随时准备接受指示。毛泽东有意降低自己作为领袖、理论家的地位,说他没有对马克思主义做出新的贡献,等等。那时南斯拉夫的铁托由于表现出太多的独立性刚被斯大林开除出共产主义阵营,毛泽东竭力表示他不会成为铁托式的人物,在米高扬面前批南斯拉夫,甚至还引用斯大林远在1925年对南斯拉大民族主义的批评。

米高扬向毛泽东提起亚洲共产党之间的关系。毛泽东马上提出成立“亚洲情报局”。斯大林在这之前成立了“共产党情报局”,成员只有欧洲的共产党,毛泽东认为这是斯大林示意亚洲共产党可以有另外一个组织。毛泽东对米高扬说,他已经计划好了亚洲情报局的成员,列举了朝鲜、印度支那、菲律宾等,一旦在中国掌权后,立刻可以干起来。米高扬建议考虑成立以毛泽东为首脑的“东亚”情报局,一开始只包括三个成员:中国、日本、朝鲜,以后再逐步增加。这比毛泽东期待的范围小得多。米高扬同毛泽东讨论势力范围的第二天,斯大林通过米高扬向毛泽东发出强烈暗示:你的野心不要太大了!具体方式是命令毛泽东逮捕为毛泽东到处游说的斯特朗的美国同事李敦白。斯大林说他俩是美国间谍网成员,《真理报》公布了斯特朗在莫斯科被捕的消息。

毛泽东按斯大林的意思逮捕了在西柏坡工作的李敦白。在苏联,随著斯特朗进监狱的还有曾风云一时的鲍罗廷。斯特朗请他帮忙在苏联出版她颂扬毛泽东的书,鲍罗廷为之奔走。现在他也跟着倒楣,刑讯逼问要他交代跟毛泽东的关系。

面对斯大林的“项庄舞剑,意在沛公”,毛泽东并不紧张。他领会到了斯大林对他的警告,但更多地看到斯大林的主动让步:东亚可以给你,不要把手伸到美国、欧洲去。斯大林在和毛泽东划分势力范围,对毛泽东,这是何等的成就!

此时的王明,自知没法子扳倒毛泽东,转而对毛泽东极尽恭维之能事,说毛泽东思想“是马列主义在殖民地半殖民地的具体运用和发展”。不仅是东亚,甚至不仅是亚洲,而且是全球的“殖民地半殖民地”。王明搔到了毛泽东的痒处,搔得毛泽东格外舒服。在1949年3月13日七届二中全会上,毛泽东浮想联翩:“照王明的提法,则有点划分‘市场’的味道。世界上殖民地半殖民地的范围很宽,一划分开,就似乎是说,斯大林只管那些工业发展的地方,而殖民地半殖民地归我们,可是有那么一个国家,提出不买你的货,而要直接到莫斯科去买货,这又怎么办呢?……比如,拿日本来说,按照王明的提法,它现在算归我们,将来美帝国主义撤走以后,它又该归斯大林管了,这岂不是笑话?当然,我们不要忙于想宽了,先把中国自己的事情做好。”

毛泽东做的梦,已经是在与斯大林瓜分世界、坐地分赃了。

来源:博客

手机分享和访问:

禁闻网 二维码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