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语言偏好: 简体 正體 telegram Icon Facebook Icon Twitter Icon Google+ Icon RSS订阅禁闻

毛大秘陈伯达国民党出身 大憨大奸的政治变色龙

2017年10月12日 11:35  PDF版 分享到微信

作者:老兵夜话

法庭上的陈伯达

1966年7月18日,正直酷暑时期,主席在离京8个多月后回到北京。

7月19日,刘少奇、邓小平在怀仁堂照常召开局常委扩大会议。偷偷地进来坐到会议室最后排的沙发上。“刘邓”都未注意到江青进来了。

然后各口汇报各口的文革进展情况。

在会上尖锐批批评中央文革小组一些人,派工作组是正常的做法,党委不行了,理所当然要由工作组代替,群众自己解放自己行吗?“照你们这个做法,才是真正挑动群众斗群众,这个搞法不成,我这里有材料。”

康生立即叫板,说:“少奇同志,我们也有材料”。

然后,发言,激烈批判各级党委不深入群众,不放手发动群众。邓小平站起来了,叉着腰,十分气愤地说:“我们要讲得客观一些,要了解第一线的困难。什么叫放手?!要不要政策?!我们不行,你们上去!你们那样行,我们统统撤出来!党委垮了,工作组没有了,党的领导在哪里?谁来放手发动?你们根本没有搞过群众运动,你们去试试看!”

这是陈伯达跟上江青、康生以后,与“刘邓”发生的一次正面冲撞。

陈伯达一生始终在各派政治势力之间跳来跳去。毛泽东说陈伯达是个。他1925年加入国民党,最早是军阀张贞64师师部,然后是国民党汕头党部秘书,何应钦福州军官学校政治教官。1927年加入,1931年被捕,押在北平草岚子监狱。他在狱中写信请张贞救他。张贞在国民党军界活动成功,陈伯达写没写自首书,由于她一直处于老虎的地位,史界也未搞清楚。然后他先在北平,后到延安。他与洛甫在莫斯科中山大学是同学,洛甫介绍他接触上了毛泽东。

1939年春天(约3月)他调到毛泽东主席办公室任副秘书长。秘书的内涵外延都是一个模糊概念,职务可高可低,权力可大可小,办事可内可外。慈禧的“秘书”小德张可以乘龙舟下江南发号司令。陈伯达到毛办以后,根据毛泽东的意图对国内国外重大问题写时政评论,出版过《四大家族》《评中国之命运》等书。他无疑是有意识地利用了毛泽东的威望。王明说:“毛泽东不仅自己常常宣扬陈伯达是毛泽东思想的第一讲解员,而且竭力使这种状况成为公认的事实”。延安整风运动后,毛泽东“不止一次地宣称,他又添了几个新的亲密战友:刘少奇、陈伯达、胡乔木、、高岗、陆定一、周扬”(见王明回忆录)。

陈伯达常常言语不清,貌似迂腐。这个外貌,在官场帮了他的大忙。大家不防他。其实,貌似大憨的人往往藏着大奸。1962年刘少奇主持中央一线工作,他往刘少奇这边靠,主动帮刘少奇修改《共产党员的修养》,然后在他主编的《红旗》杂志全文发表。

随着他职务的升迁,在他周围聚集了一帮文人喽啰,著名的有王力、戚本禹、关锋等。王力原来是彭真、邓拓秀才班子里的,王力当了内奸,把彭真那里情况向陈伯达捅,尤其是彭真与刘少奇的来往。陈伯达得到这个情况捅给了江青。江青获此情报大为兴奋,表扬老夫子“点子多”,鼓励老夫子继续了解,有情况要马上报告给她。

陈伯达这种变色龙,一般要属于某一政治集团。自己是立不起来的,扯不起旗子的。一如皮与毛的关系,毛必须附着于皮。古语说“文人无行”,“文人势利”。其实,在权势财色喧嚣尘上的社会中,不是文人的也如此,官场更甚,尤其在信仰缺失的社会里。但势利也有区别,有的势利只是伤害了朋友,或者妻妾成群伤害了原配;有的势利却是祸国殃民。陈伯达属于后者。

来源:博客

欢迎您发表评论:

手机分享和访问:

禁闻网 二维码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