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语言偏好: 简体 正體 Facebook Icon Twitter Icon Google+ Icon RSS订阅禁闻

广东一托养中心49天内死20人 网民震惊

2017年03月20日 23:46  PDF版 分享到微信

来源: 博谈网 作者: 苏智敏

新丰县大门口,托养中心由看守所改建,内部多处保留着原来的陈设

(博谈网记者苏智敏报道)“集中营?”广东省韶关市新丰县练溪托养中心恶劣环境遭曝光后,有震惊的如此形容。这所长年有官员介入主导财务的托养中心,竟到现在才由报导出来。

弱势者的“死亡终点站”

在周遭村民眼中显得神秘的练溪托养中心,从2010年运营,今年2月24日被新丰县民政局以“存在内部不完善,法人代表擅自离岗至今未归等问题”之理由要求整改,并要求各委托机构接回各自的托养人员,共计733人。

然而在整改之前,新丰县殡仪馆透露,该托养中心一年送来的尸体数量很多,从今年1月1日到2月18日共49天内,已送来20名死者。

49天内死20人,这恐怖的数字却只是冰山一角。据《新京报》采访,广东某救助站从2011年开始送至练溪托养中心的200多人中,6年内已有近百人死亡,2014年就有22人。

而这些死者多半只有编号,在殡仪馆的登记册上,可看到“OH178”、“无名氏386”、“无名氏683”等等,因为他们几乎不知道自己的名字,也极少有人来认领。

15岁的自闭症少年雷文锋算是死者里,少数“好一点”的,有家人认领、有名字而非冷冰冰的编号。他在去年10月19日走失,被辗转送到练溪托养中心,当年12月3日,仅一个多月即因伤寒身亡。同一天,包含雷文锋在内,该托养中心共有三人去世。

雷文锋的父亲雷洪向媒体表示,第一次认尸时,完全没认出眼前这具瘦得皮包骨的,就是自己的儿子。

这间由看守所改建的托养中心,竟变成了“死亡终点站”。根据练溪托养人员的送院记录,多数存在营养状况不好的情况。而曾进入室内的广东省某救助站人员透露,看到十几个人睡在一间约15平方米,只有水泥通铺的房间内,厕所也在房间里,因没有冲水系统,臭气扑鼻。有知情人表示,送到练溪托养中心的人基本是健康的,却有多人死于肺炎,而这跟卫生条件差有关。

但新丰县相关部门对媒体否认该托养中心今年仍有多人死亡的情况。练溪托养中心副主任刘凤则表示,流浪人员送到托养中心时就已疾病缠身。

本身为“民办非企业单位”的练溪托养中心,有知情人揭露,从2015年开始,每年盈利就达一两百万,同时此中心还存在内部管理混乱、未按期参加年检等问题。

同时,有多位知情人士指控,托养中心自成立后,新丰县民政局一位主要领导先后派侄子李志成、新丰县司法局政工科科长李伟理等人,主掌托养中心的财政大权,甚至是管理权。当该中心的法人代表罗丽芳想取回主导权时,却反被以涉嫌挪用资金罪,遭新丰县公安局刑事拘留。

被动的官方调查

问题丛生的韶关新丰县练溪托养中心,明显存在一些地方政府救助上的不尽责、监管缺位与腐败、利益勾结等问题。3月20日经媒体曝光后,韶关市政府发布通报,称相关部门已对该托养中心的四名主要责任人采取强制措施,并深入调查托养对象的死亡人数和死亡原因。而涉嫌违纪违规的公职人员也正进行调查。

该事件让人想起发生于2015年4月的河南信阳“干尸儿童”事件,一名12岁,45公斤的失踪男童在信阳救助站半年后,变成一具只剩15公斤、满布伤痕的“干尸”。

练溪托养中心的问题,再次引发人们对这类机构的争议。有网友就痛批,中国的养老院、福利院根本是人间地狱、纳粹集中营。也有人说,一个一切以利益至上的国家,“这是很正常的”。

网友“奉旨搞笑”:“有公权力的影子。怪不得,除了他们谁敢如此喝人血。”

网友“yihong12”:“49天死20人,世界第二经济大国上演的现实版奥斯维辛集中营。”

异义人士陈炎松在推特指出:“对于土共的免费福利机构还是少信为好,总而言之一句话,你要花土共的钱,它就要你的命!”

另外,也因该托养中心死亡率太高,让不少中国网友质疑,这背后恐涉及买卖。就有网友留言问道:器官还在吗?

在今年年初,一名移民美国的中共红二代向媒体透露,被强摘器官的对象已从被关押的人,如法轮功学员、藏人、新疆人、民运人士,扩大到访民、社会流浪人员等。有些政府机构对这些无依无靠的人,表面很“热心”,照顾吃穿并“检查身体”,实际上是趁“体检”机会,把血型都纳入数据库,一旦配型成功,这个人就会“失踪”。

托养中心内,第二道铁门紧闭,禁止外人入内

分享到微信

分享页面

手机分享和访问:

禁闻网 二维码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