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语言偏好: 简体 正體 telegram Icon Facebook Icon Twitter Icon Google+ Icon RSS订阅禁闻

中国官媒批日本“不自量力要出丑”

2017年07月16日 22:22  PDF版 分享到微信

来源: 美国之音 作者: 歌篮

北海道一个町政府内张贴反对TPP的海报,警告TPP会带来医疗、食品安全等方面坏影响。(美国之音特约记者 歌篮)

日本首次主办的TPP(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11个成员国周四(7月13日)在东京郊外的箱根结束了为期两天的高级事务全体。对这个美国已表明脱离的架构在日本开会,中国依然显示了警惕。

中国文章称日本企图替代美国主导TPP,与中国对抗。中国《环球时报》周四(7月13日)在日本主持的TPP(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11个成员国高级事务全体议闭幕的当天,刊登上海战略问题研究院亚太研究中心副研究员蔡亮的评论说,日本“强推TPP,不自量力要出丑”。

由日本TPP首席谈判官梅本和义主持的“TPP11”周四在东京郊外的度假胜地箱根结束了为期两天的高级事务全体会议。这次会议是在美国今年1月宣布退出谈判、其他11个签署参与谈判的成员国首席谈判代表继5月在越南开会,达成“追求尽快生效”的协议后,成员国中GDP(国内生产总值)占首位的日本第一次主办TPP会议。

这次会议的主要目标有二:第一是能否说服越南和马来西亚在美国退出TPP后,尽量靠拢原来已达成的高层次自由贸易目标。第二是如何修订原来达成的协定以利于美国将来可能重返TPP。美国退出TPP后,依赖海外市场的日本,一度曾对TPP几近绝望的首相安倍晋三政权,在其他成员国推动制定新协定的形势下,转念致力TPP新架构并谋求在新架构中发挥领导作用的政治成果。

修订协定

11个成员国中的越南和马来西亚原来主要为了扩大对美国出口,在两年前美国为主的12国部长级最终谈判中,作出大幅降低本国关税的让步。美国退出后,越南和马来西亚希望修订本国降低关税目标,与其他追求高自由化的成员国对立,使得TPP11国最终能否达成协议并生效前景朦胧。

这次会议前,安倍政权启用外务省个性温厚、善于实质谈判的外交官梅本出任谈判代表,希望在今年11月越南召开的亚太经合组织(APEC)峰会期间,日本继与欧盟缔结经济伙伴协定(EPA)已达成基本协议的框架,再显示TPP生效的明朗前景来力证日本的能力,为安倍锦上添花。

梅本在箱根会议期间,基于今年5月日本经产大臣世耕弘成与越南达成基本协议的精神,与越南和马来西亚谈判代表分别会谈、折衷。其实无论越南、马来西亚还是包括日本在内的其他成员国都仍期待美国TPP,所以箱根会议的次日议程主要是讨论如何把修订新协定限制在最小范围,以利于美国将来回归。

梅本说,会议已尽量争取TPP新协定的变更降到最低限度,“对具体选择或论点已有了相当深入的议论”,与会11国一致同意维持高水准的自由贸易规则,以最小程度修订既定协定来争取生效为共同目标,并达成8月底、9月初在澳大利亚再次召开高级事务会议的日程,而日本仍旧把争取11月亚太经合组织峰会期间达成基本协议作为今后努力的目标。

国内争议

不过日本国内至今也存在反对TPP的主张。与美国相反,日本农民是反对TPP的主流,此外医药、保险业界等对外来同行竞争缺乏自信的行业也基本持反对立场。但日本经济主流依赖出口,美国退出TPP前,日本预测,加入TPP后,日本GDP可增长3.2万亿日元(280多亿美元)。汽车、家电等工业产品占日本经济比重较大的业界TPP、大部分消费者支持TPP令安倍政权下了决心,而且自民党二战后长期依靠的农民选票近年不仅因农民高龄化(均龄超过70岁),力量降低,而且专业农民渐少、兼职务农的工人增多,也使自民党对农民的“怀柔”趋弱,更有少数生产优质农产品和高级畜牧产品的农民也支持TPP来增加他们的出口,北海道一位某名牌牛肉的畜牧场主说:“我非常支持TPP”。

美国退出TPP严重打击了日本对美国市场的期盼,以美国市场为主算出的经济效果大幅缩水,安倍今年初在国会说:“没有美国,TPP便没了意义”。

但安倍没料到其他成员国对没有美国的TPP生出新想法,墨西哥首先提出修订原来迎合美国要求的协定部分,接着秘鲁提出邀请中国和俄罗斯加入来构筑新架构的建议,越南展示日本汽车近年在其市场销量倍增所突显的新出路等,而不少日本观察人士认为,最终令安倍政权转念的原因之一,与澳大利亚指出“如果TPP没进展,那么这个空白将会由中国主导的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RCEP)填补”的刺激有关。

对抗

事实上,从美国可能退出TPP起,日本经济界已开始研究没有美国的TPP价值与“亡羊补牢”的手段等,原来反对TPP的在野党、反对日本降低关税或废除限制的农民、受冲击的业界也因可能修订TPP协定,暂时降低了噪音。

研究日本农业政策的佳能全球战略研究所主干山下一仁支持日本领导TPP11。他指出,没有美国的TPP并不绝望,不仅可考虑邀请一些新成员加入,例如邀请退出欧盟的英国可能正是契机,而且“美国尝到在亚太市场孤立的苦果后,未来依然有可能回归TPP”。他指出,TPP的11国修订协定生效后,美国如回归,遵守11国已确定的义务,未尝不是好事。

山下对中国疑虑TPP是为了与中国主导的RCEP对抗说,RCEP是有了TPP,中国才同意把原来坚持的东盟加中日韩三国扩大到日本主张的东盟加日中韩、澳大利亚、新西兰、印度六国的框架,他说:“旧TPP也好,新TPP也好,没有TPP,RCEP谈判就不会有进展,而且就算RCEP能成立,只要有中国和印度参加,就难有像TPP这样高自由的规章,因为国有企业、贸易与环保、贸易与劳动关系等令他们难以实现,也不能接受像TPP在服务业、投资、知识产权、政府调度等方面高层次规章,对中国政府来说,用法律来保障劳动者的劳动三权(团结权、团体交涉权、团体行动权)不是简单的事。”

中国《环球时报》刊登的蔡亮论文说日本把TPP视为抗衡中国的有效工具:“现阶段,中日两国在中日韩自贸协定和RCEP谈判中围绕贸易标准和规则等问题争执不下,中国强调应根据各谈判国的具体国情,由易到难、循序渐进地实现高自由化率,主张可以先签署协议,日后再分阶段第进行升级版的谈判。但日本执意要毕其功于一役,打造一个以TPP为范本的综合性高水平的RCEP。RCEP和TPP的成员国有很大程度的重叠,日本视TPP为奥援,拉拢更多谈判国支持自身主张的意图可谓不言而喻。”

从中日两种解说自由贸易理念来看,TPP与RCEP的本质是自由贸易价值观分歧:是为了参加自由贸易,所以各国不得不努力克服本国保护壁障向高度自由贸易规则靠拢,还是先参差不齐地凑合起来,再慢慢从磨合中争取高度贸易自由化。

此外,中国指责日本主持TPP11,也是安倍三天前在德国向中国国家主席表明日本愿意与“一带一路”合作后,中国出现不容日本在国际上自行谋求其它经济活动的表态。

欢迎您发表评论:

手机分享和访问:

禁闻网 二维码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