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语言偏好: 简体 正體 telegram Icon Facebook Icon Twitter Icon Google+ Icon RSS订阅禁闻

被拐女子的漫漫回家路

2017年07月16日 22:41  PDF版 分享到微信

来源: 百家号

一、被拐

人生一辈子有无数个命运转的折点,对于阮春梅来说,她一辈子都忘不了那天的遭遇,直到终老,因为一个小小的错误,她为此付出无法承受的代价。

故事还得从几前说起,上海火车站,人间四月天,春暖花开。

“大哥,你认识这个地址吗?”一个乡下衣着的女人,梳着两个大麻花辫子,面带腼腆和微笑,手里拿着一张邹巴巴纸条逢人就问,人海茫茫,大家漠视而过。

阮春梅来自贫困的山区,在舅舅的制衣厂帮忙,为了生计,撇下一个不到五岁的女儿也出来打工,可是丈夫说好了来接她,春梅下了火车却找不到人,急得团团转,这才逢人就问。

“大妹子,你这是要上哪去啊?”一个肥胖的中年好心地问道。

“这里,这里,你知道怎么走吗?”春梅好像抓住了救命稻草,立刻展开纸条上的地址,念了念,却有几个字不认识,于是把纸条递了过去。

中年妇女看了看,发出郎爽的笑声,说道:“哎呀,刚好顺路,我和我老公刚好要去那边送货,妹子我送你一程吧。”

春梅感动不已,立刻跟着中年妇女来到了边上的一辆小货车上,中年妇女很健谈,不停地和春梅攀谈,口干舌燥之后给她倒了一杯水,春梅早就口渴了,喝完不久,不知不觉昏昏沉沉就睡着了,却不知这一睡,她的命运和人生从此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二、安家

春梅一醒来,发现自己困在了一个破屋子里,外面下着淅沥沥的小雨,她不知身处何方,只感觉脑袋还是昏昏沉沉,往窗外一看,全是一望无边的大山,她慌忙去开门,门被锁上了。

“你醒了,不要紧张,这里从此就是你的家。”一个头发凌乱的中年妇女,从门缝里说道。

经过艰难的交流,阮春梅这才得知自己被人拐卖到了大山。

“求你放我回去吧,我家里还有两个?”阮春梅跪地哀求,可是不管她怎么哀求都是于事无补,她被关在破旧不堪的木屋子里面,一日三餐食不果腹,整天以泪洗面。

就在一个漆黑的夜晚,一个男人爬上了她的床,她使劲挣扎着,呼喊着,从此这样的耻辱隔三差五就会上演,渐渐地,阮春梅麻木了、绝望了,想死的心都有,但是每当她一想到自己的孩子,老公、婚姻、还有自己的家乡,她都忍辱偷生。

随着一天天过去,阮春梅怀孕了,她被放出了小屋。

她曾经一次次逃跑,可是又一次次被抓了回来,殴打,辱骂,受尽凌辱,不安的心一次次退缩了。

她认真地审视着自己的新男人,粗狂,不善言谈,甚至比自己还要年轻,或许是瘸了一条腿的原因,性格暴躁。

阮春梅一次次哀求他放自己回去,但是每次换来的都是痛打一顿,尽管如此,她从未放弃过的念头。

三、生育

第二年春天,阮春梅顺利地在新家生下了第一个孩子,第三年又生下来第二个孩子。

自从有了两个孩子,阮春梅就有了干不完的活,洗衣做饭,她经常含着眼泪思念远方的孩子和丈夫,渴望,她坚信只要自己还活着就有希望,总有一天可以离开这里,回到

短短几年,岁月在阮春梅的脸上刻下深深的痕迹,正值青春大好年华的她面黄肌瘦,额头上还新添了一道长长的疤痕,一双肥厚粗糙的大手,不知不觉中,她被同化了,袒露着胸脯哺乳,衣衫破旧不堪。

日子一天天过去,孩子一天天长大,可是她心里一直有个信念,那就是回家。

可当她一照镜子时,才发现自己不再年轻,头发枯黄,脸色苍白,皱纹过早地爬上了她的脸庞,刹那间她似乎畏惧了回家,无颜以对,加上繁忙的事物和这边的两个孩子,她甚至有段时间忘却了回家,回家仅仅是一个念头,一种渴望。

可是每当夜幕降临,那个念头又会膨胀起来,但是她始终没有勇气面对,常年压抑的生活,阮春梅学会了顺从和麻木仅此而已。

然而时间一晃就是几十年。

四、回乡

人世沧桑,为了两个孩子,阮春梅在大山里一困就是36年,仿佛深深扎了根,虽然现在生活好了很多,却始终无法面对回家的路,当她再次重新审视着镜子中的自己,发现自己已经垂垂老矣,白发苍苍,如果再不回乡,或许一辈子再也没有机会了。

刹那间,回家的渴望再次潮水般袭来,她鼓起勇气一定要回家,看看远在他乡的孩子,远在他乡的丈夫和母亲,想着想着老泪纵横。

次日她就义无反顾地动身了,阔别几十年,早就恢复了自由身的阮春梅终于千里迢迢回到了家乡。

当她一打听,才知道自己丈夫常年犯病,一辈子没有再娶,一辈子寻找着自己,十年前就郁郁而终。而自己的父母早就在多年前双双亡故,自己唯一的女儿也远嫁他乡无处可寻。

阮春梅满怀希望地回到故乡,沧海桑田,却不知世事难料一起成空。阮春梅突然觉得自己苟活在人世,自己的家没了,孩子没了,婚姻也没了,她不知何去何从,彷徨而孤独,几十年渴望回家的路,物是人非,如今她却无路可走。

谁也不曾想到,一次不经意的离别造就了终生的遗憾和诀别,她的伤痛无人可诉。

离别半辈子,如今阮春梅回到了梦寐以求的故乡,没想家破人亡,此刻的阮春梅白鬓如霜,佝偻枯瘦如柴的身躯,步履蹒跚而艰难,仿佛风一吹就会倒下,她怀着沉痛的思绪,又开始了下一段旅途,那个困了她半辈子牢笼一般的大山……

欢迎您发表评论:

手机分享和访问:

禁闻网 二维码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